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那也没办法
    不光是乔弘的事,他完全有理由去相信,苏青桑的事情背后也是这个人。

    也有可能是两拔人做的。一拔人针对他,一拔人针对苏青桑?

    可是青桑没有得罪人,对方真的冲着她下手,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

    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打算让这些人再得意下去了。

    霍靳尧回家的时候,苏青桑刚把衣服收下来,然后放在房间收拾好。

    家里的事务跟卫生有玉婶跟每周一次的钟点工,不过很多时候,苏青桑还是喜欢自己动手。

    他喜欢看她在灯下忙碌的样子,喜欢看她为了这个家去花心思。

    比如下班时顺手买回来的一束花,又比如摆放在房间里可以帮助睡眠的香薰小夜灯。

    她一点一点的把她的痕迹染在这个家的每一个地方。

    苏青桑将一件外套放进衣柜里的时候,转身正好就看到了出现霍靳尧。

    “你回来了?”

    她向着他的方向走过去,她已经洗好了澡,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淡淡馨香。

    将她抱在怀里,他整个人都跟着放松了。

    “怎么不放着让明天玉婶来收?”

    “我看天气预报说要下雨了。而且这点小事干嘛非要等玉婶啊?”

    她以前这些事也自己做的。没道理结了个婚,就让自己变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懒人。

    说话的时候刚好就听到外面雨打玻璃的声音,她转头看了霍靳尧一眼:“你看,真下雨了。幸好你回来得早。”

    霍靳尧进出都开车,下不下雨都跟他没关系。不过是下雨的话,路总要滑一些。

    加上现在又晚上了,苏青桑觉得真的是运气不错。

    霍靳尧喜欢她这个样子,一点小事都能让她心情愉悦。越是相处越能发现苏青桑是个很简单的人。

    她也不喜欢太复杂的人跟事。可是偏偏因为嫁给他,她总是会遇到一些更复杂的人跟事。

    他想起这几天,他一直让杨文昌盯着丁晴,可是丁晴却迟迟没有跟她那个幕后人联系。

    他昨天连监听手机这样的招数都用出来了。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这样。

    他跟苏青桑一样,都不喜欢这样的事。可是他也跟苏青桑一样,避无可避。

    “怎么了?”苏青桑敏感的发现,霍靳尧的情绪有些不太好。

    “青桑。”霍靳尧执起她的手,极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你,来了荣城这么久,你习惯吗?”

    霍家人多,要面对的事情也多。以前在林市,能为难苏青桑的也不过是一个苏沛真。

    到底还是苏家的女儿,苏沛真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可是来了这边却不一样。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

    他偶尔也会去思考,苏青桑,是不是也会觉得累呢?

    “习惯啊。”苏青桑不明白他好好的怎么问这个,她是真的觉得没什么不习惯的。

    真要说起来唯一的缺点就是没办法经常跟施梦绾见面,聚会。

    而之前林市医院除了左弘琛,还有好些个是她的同学。大家一起做课题,做研究,感觉特别好。

    但是在这边的话,平时除了做课题研究,呆在医院,就只剩下去霍家了。

    确实是有点无聊了。不过没有关系啦。她最近跟医院的同事关系慢慢增进。不会一直无聊下去的。

    “真的?”霍靳尧怎么这么不信呢?

    “就算真不习惯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回林市不成?”

    这话霍靳尧没办法接。天域集团的总部在荣城,他就算是回林市,也不是久呆。

    而他走不了,苏青桑自然也是要在这里呆着了。

    霍靳尧第一次发现,他原来不是那么无所不能。他有软肋,有责任。

    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去任性。将苏青桑抱紧在怀里,霍靳尧好像是怕失去她一般,紧紧的,用力的抱住。

    这一次,苏青桑却是猜到了他的心思。

    将双手放在他的后背,轻轻的拍了拍。苏青桑抬头看他:“霍靳尧,我没有不习惯。挺好的。”

    虽然这边的冬天很冷,但是有暖气。

    虽然这边的熟人很少,但是她会慢慢去熟悉。

    只要她身边的人是他,那么那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她会好好的,努力的在这边生活。为了他,也为了自己。

    霍靳尧看着她在灯下白皙得近乎透明的小脸,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

    那谢谢你三个字,没有说出口。也不需要说。

    “沛真,外面都下雨了。你这是要去哪?”

    向采萍看着外面的天气,发现苏沛真换好了衣服,拿着包包一副要出门的模样。

    “见一个朋友。”

    苏沛真对于向采萍的话,并不是特别有耐心回答。

    向采萍不是没听出来,但是现在她只担心女儿的安危。

    “可是呆会下雨了。什么朋友不能明天见?”

    “妈,我林市的朋友,人家这么大老远从林市飞过来看我,我总不能不去吧?”

    想到向采萍虽然把超市给了她,可是股份却还是自己留着。

    苏沛真耐着性子,让自己回答向采萍的问题。

    “什么朋友啊?”

    “我说了你也不认识啊。”苏沛真看到向采萍脸上的纠结之色,到底是为了把戏做全。

    上前拍了拍向采萍的肩膀:“好啦。我答应你。我见完了很快就回来。妈你也早点睡,别等我了。”

    “可是——”

    “我走了哈。”苏沛真挥了挥手,就这么走了出去。

    向采萍站在别墅门口,门还没关,外面的冷空气吹了进来,她冷得缩了缩身子。

    将门关上,她站到了窗户边,看着苏沛真发动车子,然后离开。

    其实不光是今天。来了荣城之后,她就发现苏沛真很喜欢出去玩。

    不光是白天,晚上也是。她好像不怎么愿意呆在这个家里,她也不太愿意陪她。

    她去的地方,向采萍过问了好几次。可是每次苏沛真都不乐意回答。要么就是随随便便的说几句。

    她问得多了,苏沛真就说她说了她也不知道。

    向采萍说不上心里什么感觉。但是她知道,这不是她想象的,以为的母女关系。

    她还记得当她误认苏青桑的时候,苏青桑对她特别好。

    每次一下班,就急急的赶回来。她会陪她说话,还会陪她解闷。

    她会带着自己到处去逛街,买东西送给她。

    而不是像苏沛真这样,来了之后,好像就变了一个人。

    她对自己不耐烦,也不愿意说她在外面遇到的事情。

    上次因为超市员工把她的行踪告诉了自己,还引得苏沛真大发脾气。

    她说她不是犯人,不是她的犯人。让她不要天天盯着她,说这样她会有压力。

    被她那样一骂,向采萍也不敢管她了。

    心里却是掩不住的难受。她并不是想管她,只不过是关心她罢了,为什么她要这样说自己?

    当时她是怎么回应的?她一个劲的向苏沛真解释,只差没有哭出来了。

    苏沛真虽然信了,却在后面再不让她管她的事情。

    不光如此,她还借口那个员工不忠于她,就把人家换了。

    她明明知道现在还在做的,都是公司的老员工,却还是任苏沛真这样闹了一场。

    也是自那件事情之后,她再去超市,那群老员工也不敢再跟她说话了。

    她想问苏沛真每天做得怎么样,对业务上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地方都不行。

    因为那些员工害怕会被辞退,没有人敢跟她说苏沛真的事情。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苏沛真去了超市不要说像她曾经那样把超市当家,从早忙到晚就算了。

    更重要的是苏沛真经常不在,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她后来又问了一次,苏沛真的脾气比之前更大了。她越是说自己只是担心,苏沛真就越是反感。

    “我这么大个人,有手有脚,还能丢不成?”

    苏沛真的话让她无言以对。

    向采萍心里清楚,女儿到底是缺了那二十几年在一起的时光,跟她亲近不起来,自然也不愿意听她的话了。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那个,可是她的女儿啊。

    向采萍看着窗外,雨越下越大,她心里的失落就越来越明显。

    脑子里忍不住就去想,如果苏青桑真的是她的女儿——

    这个念头一涌上,她就把她压下去了。

    不要想,不能想。苏沛真再怎么不贴心,也是她自己生的。

    那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恨那个厉千雪,抢走了她的男人,抢走了她的女儿。

    还把女儿教成今天这个样子。说起来,这不是苏沛真的错。

    是苏成辉跟厉千雪的错。

    向采萍想,她应该再对苏沛真好一点,再好一点。

    也许慢慢的,苏沛真就会感动了呢?

    杨文昌看着霍靳尧,他的脸色这会很难看。

    距离上次霍靳尧让杨文昌去查丁晴开始,又过了近十天。

    杨文昌很有耐心,可是丁晴好像也很有耐心。

    她这些天都没有什么异常。不光是行为没有异常,连电话都没有异常。

    但是这样的没有异常,只维持到了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杨文昌的人像以往那样,在丁晴有电话进来的时候监听。

    安分了十天之久的丁晴,终于联系了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