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开始下套
    天域集团总裁办公室。

    苏青桑已经恢复了正常上班,霍靳尧也不必再每天跟着担心她又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这样解决,又被那个直播记者上网一闹,想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有人对着苏青桑出手了。

    当然,他也没忘做点别的安排。就不信还有人不长眼,敢惹到苏青桑的头上。

    杨文昌告诉他,温菲已经订好了明天晚上的机票。他有给她安排一个随行的医生,跟一个护士。

    有人照顾相信她跟她儿子可以一路平安的飞去美国。

    “这次的事情,你处理得不错。”

    霍靳尧相当肯定杨文昌的能力。那个温菲,实在是找得好,找得妙。

    能这么快把林刚的事解决,温菲功不可没。

    当然这后续的事情处理也不错。怎么说温菲也帮了他们的忙,就算是收了钱,也还是一个人情。

    杨文昌做的还不止这个,本来温菲找的那个医生还不算是顶级专家。

    杨文昌在请示过霍靳尧之后,给她换了一个名气更大,手术成功率也更高的专家。

    对于霍靳尧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情。几个电话就能解决。

    “不管怎么说,你辛苦了。”霍靳尧也没什么可以奖励给他了:“最近这段时间事情多。等忙完这一段,我同意你休假。”

    杨文昌很多时候比他还忙。他不休息,杨文昌也不能休息。甚至他休息了杨文昌也没得休息。

    “为老板分忧,应该的。”杨文昌笑着开口:“不过要是霍总你愿意让我多休段时间,我会更高兴的。”

    霍靳尧没反对:“也行,不过你先把小余几个培养出来。能替代你的时候,你就可以休假了。无限期休假。”

    “那霍总我还是不休了。”

    杨文昌跟霍靳尧开起了玩笑,他几乎是从大学一毕业就跟着霍靳尧。

    两个人合作多年,感情非比寻常。开这样的玩笑也不会往心里去。

    玩笑开过了,要说正事了。杨文昌把自己让人盯着乔弘的事情又汇报了一遍。

    不过依然没有什么线索,也没什么结果。

    正想问霍靳尧接下来还要不要盯着,丁晴敲门进来了,说是有事找霍靳尧。

    她手上有一份策划部送上来的加急文件,那人知道这个文件晚了三天,不敢来找霍靳尧,就让丁晴送上来了。

    霍靳尧接过对方手上的文件,随意翻了几下。

    “策划部的人倒是乖觉,知道方案我不满意,就来找你,让你送上来?”

    将那份文件随手扔在桌上,霍靳尧抬头看向丁晴:“丁秘书,我承认你有能力,我也赞同你的野心。不过,这样的好人好事,似乎不是你的风格?”

    “都是同事。”丁晴笑得灿烂,知道那份方案又没过关也不多说,直接拿了起来:“能帮就帮一把了。霍总应该不会介意吧?”

    霍靳尧没没回她的问题,目光看了眼杨文昌:“刚才你说的事情,我觉得同意。不用再盯着乔弘了。”

    “霍总?”

    “都盯了这一个多星期了。他要露馅早就露了。再盯着也只是浪费时间跟精力。”

    “是。”杨文昌点头,霍靳尧看了丁晴一眼:“还有事?”

    “没有了。”

    丁晴拿着文件往外面走,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霍靳尧说了一句:“我倒是还有另一件事情要你去办一下。那件事情可比乔弘的事重要多了。”

    她的眉心动了动,几乎有冲动想留下来听完。到底不想把霍靳尧给得罪了。

    不过,会是什么事情,比乔弘的事更重要呢?

    丁晴出去了,霍靳尧用眼神示意杨文昌看看办公室的门关好了没有。

    杨文昌不解其意,上前确认过以后重新站回了办公桌前。

    “霍总?什么事?”

    霍靳尧看着杨文昌,突然正色:“继续盯着乔弘,而且还要派出比之前更多的人。全方位的监视。如果可以,让人窃听他的电话。我相信马上就会有结果了。”

    “霍总?”

    他的话杨文昌一时没想明白,明明刚才霍靳尧不是这样说的。

    杨文昌也是一个聪明人,刚才丁晴还在这里。那么霍靳尧刚才是故意那样说?

    “霍总,你这是在怀疑丁晴?”

    杨文昌一脸的震惊,霍靳尧微眯着双眼。他的手,无意识的在桌面轻轻的敲击。

    霍靳尧不想用那两个字:“按我说的去做吧。还有,再查一下丁晴。查仔细些,最好是查一下,她到底都跟谁有过接触。”

    “是。”

    杨文昌这几天没看出丁晴的问题来,但既然霍靳尧这样说,那就一定有问题。

    霍靳尧在杨文昌走了之后,看着手边刚才丁晴送来的文件。

    丁晴的工作能力确实是很强,他不否认。可是再强的工作能力,如果没有忠心,他都不要。

    不过没有关系,对方是人是鬼,他马上就会知道了。

    苏青桑心情不错。事情解决了,苏昱昕施梦绾都打电话来关心她。

    事情虽然闹得很大,但是解决得也很快。后来听说是霍靳尧出的力,苏昱昕也就没什么不满了。

    经过这次事情,院里领导都来妇产科“看望”她,说她受委屈了。

    又在全院大会上表扬了苏青桑,说她不计较个人得失。说她不计前嫌,对病人家属有如家人一般的温暖。

    苏青桑心知这是院方不愿意得罪人做出来的决定。她一个刚进医院没多久的人,哪里就担得起这样的称誉?

    她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继续上班,门诊,手术。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她忙,霍靳尧也不清闲。她看他倒是比之前还要忙碌一些了。

    时间又往前过几天。那个李红的伤口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

    不过问题却来了,她家那个林刚竟然不出现了,没有人给李红结清剩下的钱,她只好在医院里继续住着。

    她一直给林刚打电话,又找自己家里的邻居给林刚带话。

    那林刚终于来了一趟,结完住院费,留下了五万块钱,扔下句要离婚就跑了。

    李红呼天抢地,抱着林刚的手不肯放手。怎么也不相信林刚这么绝情,竟然就这样扔下他们母女不管。

    “林刚,你不得好死。我碰瓷是你怂恿的,我污蔑苏医生也是你的主意。你竟然敢不要我。你不是人。”

    李红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却根本没有想到,林刚会不要他们哪里是因为之前的事情?

    那温菲也是个聪明的。她怕林刚纠缠,前几天就把林刚哄好了。要走之前告诉他,自己是要去国外出差。

    林刚这会正是开始做梦的时候,完全没有多想。问了温菲知道她要去一个多星期之后,眼神满是失落。

    那温菲怕他不上当,最后给了他总统套房的门卡,意思是他若是愿意,晚上可以来这边住。

    这对林刚来说简直就像是中了五千万一样。

    他住在豪华酒店的五星套房,吃的是酒店每天送上来的大餐。内心快速膨胀的他又怎么会顾李红死活?

    当初那个车主赔的钱都交了住院费。后来身上的那十几万是那个让他污蔑苏青桑的人给的。

    十几万的钱,他本来一分钱也不想给李红。不过想到他马上就要有一家酒店了。

    倒是大方了一点,给了李红五万。就当离婚了。

    李红刚生了孩子,哪怕伤口好了,可是身体还很虚弱。

    之前又是挨打,又没人好好照顾。李刚现在又要跟她离婚,她哪能受得了?

    也不想着出院了,在医院大吵大闹,怎么也不肯走。

    后来还是来了保安,又报了警,这才把李红劝走了。她拿着那五万块,抱着女儿,一个人离开了医院。

    苏青桑并没有关注这件事情,一是她自从林刚的事情之后,现在在荣城也变成名人了。

    很多人上门竟然会指定想找她看病。医院还开后门,让她成了专家号。

    她现在的病人比以前多了不少,越发的忙碌。

    二是对李红她实在是同情不起来。林刚让她去碰瓷,林刚固然不对。但是李红明知道这种事情是错的,还容易产生危险,也还要去。

    本身自己也有问题。现在变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另一头,蛰伏了一段时间之后,杨文昌终于查到了霍靳尧想要的消息。

    “霍总,那个林刚,今天已经被酒店赶出去了。”

    杨文昌跟霍靳尧汇报这件事的最后后续。

    “还算是便宜他了。”

    白住了这几天酒店,又好好享受了几天。

    杨文昌说起来,还有些不虞,那样的人,让他得到这些,太便宜他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霍靳尧笑了:“越是这样,对他来说,才越残忍。”

    若是一个人从来没有得到过某样东西,那么必然不会去想。

    可是一个人得到了,又让他失去。那个感觉可比从来没有得到这更让他痛苦。

    就好比林刚,前几天温菲说要出差让他住进总统套房,他也相信了。信了就算了,还去跟李红离婚。

    现在他跟李红已经离婚了,自然可以收网了。

    那李红也不是善茬,林刚要跟她离婚,她就让林刚把房子跟钱都给她,不给不肯离。

    说她一个人要带孩子,要吃要喝,孩子以后还有奶粉钱。

    那林刚还做着可以娶女富豪的美梦,思来想去,倒是没有为难。把钱跟房子都给了李红。

    他这头给完了,酒店那边的人也得到了消息。

    林刚再进酒店的时候,就被告之酒店的总统套房已经到期了。问他是否要续住。

    林刚都傻眼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劲的跟酒店的人闹腾。

    说这个酒店是温菲的,温菲是他朋友,他怎么需要付钱了?

    酒店的工作人员一脸茫然,说温菲是谁?

    这个酒店是别人订的,名字不是温菲的。温菲也不是这里的老板。

    “那你们那天温菲来了,你们管她叫温总?”

    “我们这里随随便便一个总经理,或者是老板来了这里都叫老总。”

    酒店人员的解释林刚不服,他撒泼闹了起来。最后连警察都来了。

    一番纠缠之下,才知道他上了当。他跟之前的李红一样,在酒店破口大骂,不过却被酒店的保安跟警察带走了。

    现在林刚发了疯,正到处找温菲呢。

    霍靳尧真心觉得这个林刚蛮可笑的:“这事你办得好,那一点让他占的便宜,我们就当做善事了。”

    杨文昌点头,事实如此,林刚现在都不相信自己被骗,那可是他的同学啊。

    想到林刚发疯一样,说一定是酒店的人看着温菲一个单身女人好欺负,所以谋财害命的想法就觉得特别可笑。

    “不说林刚了。反正他现在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杨文昌今天可是查到重大消息:“霍总,你让我盯着丁晴,已经有结果了。”

    霍靳尧眯起了眼睛,杨文昌把手中的资料拿出来,放在了霍靳尧面前。

    “我们昨天晚上跟着丁晴的人和盯着乔弘的人碰到一起了。”

    霍靳尧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丁晴跟乔弘见面,两个人又是约在酒吧。

    鱼龙混杂,人来人往,方便了他们碰面,也方便了杨文昌的人拍照。

    “她倒是很警觉,那天你说完那个话之后,她并没有急着去找乔弘。而是晚了三天才去。”

    霍靳尧沉默,看着丁晴跟乔弘碰面的情景。两个人中间有掏出手机。

    杨文昌也看到了那张照片:“我们查过了。乔弘的账户里,多了一千万。”

    霍靳尧勾起了唇角:“一千万?倒真是一个不错的价格。”

    跟他们给的两百万来说,算是多的了。但是跟那份文件的值钱程度来说,一千万又不算什么了。

    “那么丁晴背后是谁?查出来了吗?”

    “暂时还没有。丁晴的通话记录我们并没有查到。她是用其它通讯方式联系。”

    霍靳尧眼中有厉芒闪过:“丁秘书的手机好像是新买的吧?你说,如果她不小心把手机摔一下,或者掉水里了,那她不就要换一个手机?”

    杨文昌点头:“我明白了。”

    “去吧,时间不要拖到久。我现在是真的特别想知道,丁晴后面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