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愧疚吗
    苏青桑觉得这林刚也解决得太容易了。

    “不容易啊。因为那个不是一般的人,而是他上学时的女神。是他们班的班花啊。”

    霍靳尧可不觉得林刚容易相信人,不过是天时地利人和,刚好都占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个温菲是他们班上的班花?”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一眨一眨,有如夜空星子一般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不正经。苏青桑看着他,没有亲他,反而想到另一件事情。

    “那,你也说那个温菲,是你让她去接近林刚的。那万一林刚缠着温菲不放怎么办?”

    “我说了,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这个人真是——

    苏青桑凑过去,亲了他一记。霍靳尧觉得不够,抱着她又是一通深吻,直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才放开了她。

    他想吻她就吻,不过却是喜欢看她脸红的模样。

    她含羞带嗔的目光格外动人。霍靳尧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脸颊上又亲了一记。

    “你可以说了吧?”

    “那天删除微博的事,也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后来事情闹开,我让杨文昌把这个林刚查了一下。”

    像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太多时间,就能查得个一清二楚了。

    一查就知道了,原来这个林刚高中三年,心思不说在学习上,就想着这个温菲呢。

    不过人家温菲看不上他。这可是一个极好的利用点。

    换一个人来,也许会有效果,但绝对没有这么快的。想想现在,年少的女神,又没有孩子。

    而他刚好想要一个孩子,所有的条件,都完全的满足了林刚的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动心不要太容易。只要温菲多把他带到“她的酒店”去多看看,多吃一顿饭。

    只要温菲把自己说得再无助一点再可怜一点。

    林刚色令智昏,又怎么会想到,温菲从头到尾都是在跟他演戏呢?

    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看着温菲被人叫温总。

    再看看温菲一身名牌,举手投足的气质。他又怎么可能会想到,温菲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呢?

    这样的出手,比霍靳尧直接让人去对付林刚这样的人,要简单得多了。

    苏青桑点了点头,看着霍靳尧眼神比刚才要闪亮得多:“你真厉害。”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查到这么多的事情,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温菲的出现都安排好。

    最重要的是毫无安排的痕迹,并让林刚相信。就这个就很厉害了。

    霍靳尧勾唇,俊逸的脸上此时带着淡淡的笑意。搂着苏青桑的腰,在她的脸颊上又是啵了一记。

    “老婆。你继续。”

    “继续?”

    “恩。继续夸我。我爱听。”

    苏青桑看着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翻白眼,而是圈住了他的颈项,跟他四目相对。

    “夸不出来。”

    “夸不出来也要夸。”霍靳尧的手放在她的腰上,满是威胁之意:“快说。”

    “好啦好啦,你厉害你最厉害。”

    “我是谁?”霍靳尧的手微微用力,苏青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绝招。她就怕他会挠她痒痒,赶紧开口求饶,顺便说他想听的。

    “我老公最厉害。”

    “还有呢?”

    “我老公最帅。”

    “还有呢?”

    霍靳尧的脸往前凑了一点,苏青桑窘得不行。

    “我老公最能干。行了吧?”

    她真的找不到词了,原谅她就算是真的想夸他,也架不住眼前这个局面啊。

    霍靳尧微微眯起了眼睛,对于这个夸赞觉得自己完全“名符其实”。

    “老婆,难道你觉得我不能干?”

    放在她腰上的手,轻轻往她腰后探去。这突然改变方向是为了什么,苏青桑再清楚不过了。

    “能干能干。我已经说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既然老婆你这么肯定我的能干。我当然要好好表现一下。你说,是不是?”

    表现?怎么表现?当然是能干给她看。

    苏青桑事情还没弄清楚的,她赶紧将手抵着他的胸膛。身体往后,跟他保持了半个手臂的距离。

    “你还没告诉我呢。那万一温菲被林刚缠上了,怎么办?”

    “这个,你就放心吧。不会的。”

    “你就这么肯定?”

    “我当然肯定。”霍靳尧看着苏青桑,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温菲过几天就要出国了。到时候,林刚去哪里找她?”

    “出,出国?”

    “恩。”

    霍靳尧点了点头,会找到温菲,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温菲的故事是假的,她本身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一出生就有先天性的心脏病。需要做移植手术。

    这些年,因为治疗费,因为这个孩子,温菲的丈夫都跟她离婚了,抛弃了他们母子。

    丈夫不愿意救这个孩子,温菲却不能放弃。她想给孩子做手术,想让孩子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偏偏她穷,没钱。这么多年只能是看着儿子拖着病体慢慢长大。

    好不容易上个星期,美国那边有消息传来,说有合适的心脏源。但前提是需要钱。

    温菲急得头发都要白了。她缺钱,缺一大笔钱来给孩子做手术。

    当杨文昌找上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她拿了钱,就会带着她儿子去国外给他做心脏移植手术去。林刚又怎么会找得到她呢?

    “那她还真的是个可怜人。”

    “算是吧。”温菲本来对骗人这件事情有很大的抵触。尤其是那个还是以前的同学。

    不过当杨文昌把林刚做的事情告诉温菲以后,温菲这才同意了。

    “说起来,这个温菲,不但是个可怜的人。还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霍靳尧想到杨文昌报回来的信息的,他说这些年温菲一直忙于生计,还有就是照顾孩子。

    本来好好的工作,后来也丢了。只能去打些零工。

    她气质是不错,穿上衣服,化个妆。整个人就精神了三分。

    杨文昌又临时叫来了一个礼仪老师,教温菲怎么品酒,怎么吃西餐。怎么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合格的豪门太太。

    那温菲是真的厉害,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学了七成。

    如果是跟真正上流社会的人在一起吃饭,那一定是看得出来的。

    但是对方是林刚,那就绝对不可能会被看出来。

    “那她蛮厉害的。”

    “恩。”霍靳尧点头,说起来那温菲家里条件一般。当初也是学商的,要不是被儿子拖累,又遇到一个那样的老公,想来她在事业上也会有一番大作为。

    “你这么欣赏她,不如以后请她去你们公司上班好了。”

    苏青桑说这个话可不是吃醋,就是单纯的觉得这个温菲经历也蛮传奇的。

    有那样的先天条件,还没有被钱财迷了眼。不放弃自己的孩子,一力扛起责任。哪怕没见面,苏青桑都已经先有了三分好感。

    “停。欣赏她的人是杨文昌。”

    这件事情是杨文昌去安排的,也是杨文昌回来以后一直在说温菲这个人不错,是个人才。

    言语之中,颇有些可惜的意思。倒不是有其它什么心思,就是觉得人才难得。

    “再说吧。我想她现在也没有心思上班。”

    温菲已经跟那边的医生联系好了,过两天就会把人带出去。心脏移植手术的恢复期可不是一天两天。

    到时候若是她回了国,又还有机缘,天域请一个这样心思纯善的人进来,也不是不可以。

    苏青桑想着林刚,想着温菲那个丈夫,心里还是挺感慨的。

    “你说,男人是不是生下来就比女人心狠?”

    “你想说什么?”他也是男人。她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霍靳尧微眯着眼睛,那个模样完全是苏青桑敢说他这个计策过分,他就要对她不客气。

    “不是,我不是说你。”

    苏青桑在医院上班,看多了生离死别。人间自然是有真情的。但是也确实是有很多人,都很不是东西。

    “有些孩子一出生就不健康的,生病的,动念头要抛弃他们的往往是男人。大多数妈妈都不舍得。”

    “你看好像你说的这个温菲。她那么辛苦,无非就是因为丈夫不负责任。”

    “还有你看林刚。老婆怀孕了,还能让李红继续去碰瓷。完全不顾自己妻子的死活。孩子生下来,没住几天就让搬出保温箱。”

    说真的,幸好那个孩子生命顽强,没出什么事。

    如果真的因为救治不当而造成什么意外,到时候,他们是不是又要来指责医院有责任了?

    霍靳尧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将苏青桑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捞,让她坐在他腿上。

    “老婆,这个世界,有阳光,自然就会有阴影。我不能保证别人,但是我可以保证自己。”

    执起苏青桑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吻,霍靳尧看着她的眼睛,无比的认真。

    “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永远不会像他们那样。”

    他此时的嗓音低沉,磁性中透着性感。而他眼神流露出来的坚定,让苏青桑心头微微一颤。

    她极轻的点了点头,那是对她的信任。

    霍靳尧复又去亲吻她的唇,她全心全意信任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太美,他忍不住。

    苏青桑感觉着他亲昵中的温柔,眸光氤氲如水。

    她跟霍靳尧结婚有大半年了,她一直在学习。

    学习怎么付出真心,学习怎么做一个妻子。学习着怎么去处理夫妻之间的关系,跟丈夫家人的关系。

    最最重要的是,她要学会去信任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这对她来说其实并不容易。

    哪怕认了厉千雪,她从小到大私生女的这个印记却让她比一般的人要敏感多疑。

    不过是这样的敏感被她隐藏了,不表示不在。

    现在,她想,她可以去相信霍靳尧,把她的信任慢慢的,从一点一滴到完完全全的交给他。

    相信他是她的后盾,相信他会永远站在她身后支持她。

    相信他对她的感情,相信他永远不会背叛她。

    林刚的事情,经过这一闹,就算是彻底的过去了。那李红,本来就骗了人,之前她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窝囊。

    医院的医生护士自然不可能去为难她,但是要有什么好脸,却绝对不可能。

    这些李红还能接受,但是那天闹出这事之后,林刚竟然不见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也不回。

    她也不知道林刚到底干嘛去了,又是怎么回事。

    可怜她连着饿了半天,也没有人给她送饭。

    医院里的医生护士都不喜欢医闹,虽然不能赶她出去。可是她前阵子闹得太厉害,自然不可能有人主动过来关心她有没有吃饭。

    也没有安排别的产妇住进这间病房。这个李红这么能作,又这么能闹腾,让她自己去闹腾好了。

    可怜那李红本来也只有林刚在照顾她。又因为生了个女儿,林刚也不见得多上心。

    现在倒好,林刚也不出现了。李红无奈,也幸好之前那个车主算是个好的留下一些钱在李红这。

    加上前几天有人过来同情李红,还有不明真相的病人家属给李红给红包。

    不然只怕吃饭的钱都没有。林刚联系不上,自己家亲戚更指望不上。

    李红一个人带着个孩子,伤口总疼不说,还事事要自己来。

    这样一来,她脸色越发的苍白。倒是苏青桑来了医院,例行查房的时候发现了李红的“惨状”。

    她倒不是心软,而是对方毕竟还在她们医院里治病。她私下让一个护工看着点。

    心里清楚,现在的林刚只怕忙着去讨好跟他演戏的温菲,怕是没有空来管李红了。

    李美琳笑苏青桑大肚,这样的人这样的事也能忍。

    苏青桑摇头:“我不是能忍,我只是知道我是医生。”

    是医生就不能见死不救。是医生,就不能看着病人在自己面前病情恶化。

    再怎么说对方现在是在医院。要是他们真的不管不顾,只怕那些媒体啊,键盘党又要说他们当医生的冷血无情了。

    更何况,苏青桑相信,等李红知道林刚做的事情之后,更大的打击,只怕就在后面来了。

    到时候李红能不能承受还是两说。这样一想,苏青桑就没有兴趣去跟李红计较了。

    李红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苏青桑不关心,却多少能猜得到,反正结果一定不会太好。

    她愧疚吗?才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