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他只是会算计人心
    霍老爷子闭了闭眼睛。是啊,以前。

    当年刘童佳这个儿媳妇刚一进门,霍家上上下下,就没有说不好的。

    不管是他也好,还是他家老伴也好都很喜欢这个儿媳妇。有风度,有眼光,有格局。

    为人大气,不计较。处理人情事故,也是相当有一套。

    哪怕是后来霍明亮娶了身份地位不如霍家的年春雅。年春雅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没什么大见识。却总喜欢争个高低。

    霍逸凡跟霍逸杨包括霍曼姿的个性变成后来这个样子,跟年春雅的没见识也是有相当大的关系。

    说起来,刘童佳以前真的当得起当家主母这个称号。

    毕竟不管霍家什么样的麻烦事,包括这些亲戚之间的来往,刘童佳都能处理得当。

    跟年春雅的妯娌关系也好,和霍明美的姑嫂关系也罢,都能处理得相当的完美。

    “恩。”苏青桑知道,她看了霍老爷子一眼:“那,阿姨她——”

    后面的话突然就停下了,因为霍老爷子的脸色这会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

    苏青桑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事,也就不问了。

    “没事,都过去了。”霍老爷子拍了拍苏青桑的手背:“青桑,这人活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会钻牛角尖。她这钻进了牛角尖就容易出不来,其实并不是她在针对你。你明白吗?”

    “我都明白的、爸爸你放心吧,我没有生气,也会在意。”

    她心里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霍家上上下下都三缄其口的模样,苏青桑反而问不出口了。

    “总之,靳尧妈妈她也有她的苦。你还年轻,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放心吧爷爷,我不会的。”

    “恩。我知道的。你是个好孩子。”

    要是老伴还在就好了,看到大孙子娶了这样一个媳妇进来,指不定要多开心呢。

    苏青桑没有接霍老爷子的话,她突然想到了霍靳尧。其实真的要介意,也是霍靳尧来介意吧?

    如果霍靳尧都不介意,那么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指摘刘童佳的不是?

    虽然她其实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刘童佳这么不喜欢霍靳尧。

    但是她不会轻易去掀开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可以,她更希望有一天,当她跟霍靳尧的关系足够亲密,足够互相信任的时候,让他亲口告诉她。

    此时的霍靳尧坐在办公室里,脸色却不是那么太好。他没想到,那个买通乔弘的人,竟然这么沉得住气。

    事情过去这么些天了,对方竟然还没有联系乔弘,没有给乔弘尾款。

    难道这真的是意外?他怎么一点都不信呢?

    杨文昌站在办公桌对面看着霍靳尧沉默,事情弄到现在这个地步,他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霍总,可能也有我监管不力的原因。我会再盯得更密切一些的。”

    “不用再派更多的人了。”

    霍靳尧摆了摆手,问题不在乔弘身上,而是在联系乔弘那个人身上。

    如果对方跟这次出手整治苏青桑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对方真不一定会在眼下这个情况跟乔弘联系。

    “你现在,先把乔弘的事情放一放。有人盯着就行,不用你自己每天过问。”

    “但是另一件事情,却是急着去解决的。”

    不用霍靳尧说,杨文昌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你是说霍太太的事情?”

    霍靳尧点头,然后把他的打算告诉了杨文昌。

    杨文昌连连点头:“霍总,还是你厉害。”

    厉害吗?霍靳尧不觉得,他不过是算准了人心罢了。

    “记住,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不要假别人之手。”

    “是。”

    “还有。”霍靳尧想到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脸上是难得的严肃:“这件事情除了你之外,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

    杨文昌秒懂:“你放心吧霍总,我有分寸的。”

    “去吧。”

    霍靳尧摆了摆手,示意杨文昌出去。他拿着霍靳尧签好名字的文件往外面去了。

    一出霍靳尧办公室的门,刚好就碰到了丁晴。她手中也抱着一撂文件。

    “杨助理,又有差事了?”

    丁晴看着杨文昌,脸上笑意盈盈。

    杨文昌点了点头:“是啊。又有差事了。我现在就去。”

    “杨助理不防说一下,到底是什么差事,说不定,我能帮上一二呢。”

    “不用了。”杨文昌看着丁晴,想到之前霍靳尧说的话。

    虽然暂时来说丁晴可以信任,但是如果连霍家自己的兄弟都不能信任,那对这个丁晴的信任,也是要打几分折扣的。

    “杨助理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如果是这样,我还真伤心啊。”

    “你想多了。”杨文昌摇头:“不过是小事,我能办好。”

    丁晴站在那不动,杨文昌加了一句:“霍总让我加紧盯着乔弘。我想,那个幕后之人,一定会在最近的时间联系他。所以我先走了。”

    “这事啊。那你是要抓紧。”丁晴极为好心的给杨文昌建议:“说起来那乔弘得了霍总两百万,万一他带着女朋友去了国外,我们就算是想找也找不到。”

    “我也是这样说的。”杨文昌点头,似乎是因为丁晴的话受到影响一般:“那我现在先去了。”

    “杨助理慢走。”

    杨文昌的身影消失在了电梯后面,丁晴半咬着唇,脸上的笑十分灿烂。

    “盯着乔弘?”

    呵,她倒是想看看,杨文昌可以盯出什么结果来。

    想想,还挺有趣的呢。

    林刚最近很得意。老婆虽然在医院生孩子,可是整个医院的人都像是侍候大爷一样的侍候着他们。

    最近更是,有人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一定要咬牢苏青桑,不能让她好过。

    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了。看看,就算是李红,不也看在钱的份上,那最后发作的良心又转而向钱看了?

    想到他马上可以过上住大别墅,开豪车的美好生活,林刚觉得自己做梦都会笑醒。

    连带着对李红也看得顺眼了很多。毕竟那臭婆娘要不是当初识时务,会反口,现在哪来的钱花呢?

    他心中得意,连带着脚下走路都有风。以后等他有了钱,看谁还敢看不起他。

    他边心中得意,走路只差没有鼻孔朝天了。

    “哎呀。”

    一声娇呼让他低下头来。在看到眼前人时,顿时眼神一亮。

    “你你你——”

    “哟?这不是林刚吗?怎么了?老同学,你不认识我了?”

    眼前的女人挑高了眉尾,眉眼都染着三分媚意,七分风骚的看着林刚。

    “你你你,你是温菲?”看看对方身上那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林刚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x光线一样,把对方从头扫到脚。

    她胸口戴着的钻石,是真的吧?还有手上的那个表一看就很贵。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同学,多年不见,竟然混得这么好了?

    “对啊,就是我。”温菲上下打量着林刚:“老同学,这么长的时间不见了。没想到你还是风采依然啊。”

    “客气了,客气了。”

    那个在苏青桑面前颐指气使,对着医院其它人一脸嚣张的林刚,这会笑得跟一朵花似的。

    想当年温菲可是班上有名的美人,班花来的。林刚对于温菲这样的班花,那就是只能仰视,连多看一眼都觉得亵渎。

    谁知道班花竟然还记得他,这简直让他觉得太幸福了。

    “老同学,相逢就是有缘。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好。好。”林刚被温菲这样一说,几乎忘记了他从医院出来,是为了回家给李红去买饭的了。

    “那,走吧。”温菲带着林刚去了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餐厅。

    林刚以前虽然总是碰瓷,也接触过不少的有钱人,可是这样的地方,却是第一次来。

    他一时手脚都不知道要往哪放了。

    “老同学,你看你。不要这么客气。这家酒店啊,现在是我的。”

    “你,你的?”林刚这会是真的诧异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对啊。意外吧?走吧。”

    林刚一开始还不信,可是谁知跟着温菲进了门,两边的服务生都跟着弯腰,冲着温菲叫着温总好。

    林刚被这样的排场吓到,身体紧贴着温菲身后,眼睛一时也不敢再乱看了。

    直到进了包厢,林刚才放松了一些。

    温菲却像是没看到他的局促不安一样,招来了服务生,开始给林刚上茶,又让人上菜。

    也不看菜单,直接就是让上店里的招牌菜,最贵的。

    “老同学,这澳洲的龙虾是今天刚刚空运过来的。还算是新鲜,你可不要嫌弃。”

    温菲说得客气,语气中的不经意却让林刚心惊。

    “怎么会呢?”

    澳洲龙虾?那是他只在电视上听过见过的,现实生活中,林刚哪有机会见这个?

    “再来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温菲说到这里,脸上带着几分尴尬:“老同学,真的是不好意思。其实这个拉菲就是一个名气响。事实上有很多欧洲酒庄的酒,都比拉菲好喝。可是偏偏拉菲在中国特别有名。没办法。有些人就喜欢它这个名头。你可不要见怪啊。”

    “不会不会。”林刚这会又有那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感觉了。

    澳洲龙虾,八二年的拉菲。法国顶级鹅肝酱。

    这些林刚只听过名字,见都没见过的食材,被一样一样的端到了桌上。

    温菲像个贵妇一样,优雅的拿着刀叉,教林刚怎么用。

    她完全没有嫌弃的意思。林刚一开始还不自在。结果两杯酒下肚,就放开了。

    再看温菲完全没有嫌弃他的意思,反而还一直十分温柔。又十分耐心的教他怎么用刀叉,怎么品酒,怎么吃澳洲龙虾。他的眼睛都亮了。

    “温菲,真没想到,你能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怎么了?你是不是很意外啊?”

    “是很意外。我还记得当年,你家条件挺一般的。”

    说是一般,其实大家都差不多。不过跟现在这样的条件一比,那就是很一般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啊。”

    温菲端起了面前的酒,轻轻的晃动着杯子,看起来似乎也是无限的感概。

    “怎么了?温美女,你现都这么好了。还这样不开心啊?”

    温菲看着林刚喝了酒变红的脸,叹了一声,脸上没有了刚才的自得之色,一脸愁苦。

    林刚喝了酒,酒意上头,那点子怂样也扔开了。连称呼都变了。

    “温美女。你要是有什么难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保证,帮你的忙。虽然我的能力,跟现在的条件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可能会惹你嫌弃。”

    “老同学你说这是什么话呢?我现在哪有资格去嫌弃别人啊。”

    “你这样的条件,还没有资格嫌弃别人?要我看。你那些人都应该被你嫌弃才是。”

    “温,温美女,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菲放下酒杯,长叹口气:“都是同学,也没什么丢人不丢人了。我就跟你直说了吧。现在,我也是真的想听听别人的建议了。”

    “你说,我听。”林刚为了表示自己是认真的在听她说话,还甩了甩头,拍了拍自己的脸,看起来清醒一些。

    温菲叹完气后,终于开始说了。

    原来,这个酒店说是她的,其实是她老公的。她老公为什么送她这个酒店呢?自然是为了补偿。

    她老公是她一次意外认识的。一开始以为对方是个穷小子,后来才发现对方是个有钱人。

    门弟配不上,偏偏她老公对她很好。她变成了大家都羡慕的豪门少奶奶。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跟老公结婚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她的婆婆以前催她催得厉害,后来见她不肯生,就开始种种为难。

    她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都一一忍耐了下来。她老公人很不错,对她很好,为了她,一直跟她婆婆对着干。

    可是没想到,一直到今年,结婚的第十年,她才终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知道了,原来她老公得了无精症。

    也就是说她不能生的原因根本不是在自己身上,而是在老公身上。

    知道真情的她,伤心难过,虽然很想要孩子,却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就是没有孩子吗?。

    她跟老公感情好,两个人一起过,也是很幸福的。可是谁知道,她那个奇葩的婆婆,在知道不能生的人是她老公之后,竟然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说要让她跟她的小叔子借种,生一个孩子。

    这样荒唐的事情,温菲怎么可能答应?她死活不肯,不管婆婆怎么威胁利诱,她都一口拒绝。

    却因此惹怒了婆婆,婆婆要她跟她丈夫离婚。

    她丈夫心疼她,偏偏自己的妈闹得厉害。他又确实不能生。最后同意了离婚,却也把这家酒店送给她,做为补偿。

    说是浪费了她十年的青春,给一家酒店作为补偿。希望她以后可以找过一个能生孩子的男人,愿意对她好的,两个人可以好好过。

    温菲说到这里,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你说,我现在这样,怎么就是幸福了?我老公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

    “我老公说是让我再去找一个。可是他曾经对我那么好。我又去哪里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呢?”

    多喝了几杯,温菲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命苦,就是没有自己的孩子呢?要是我有自己的孩子,要是我老公能生,那有多好啊。”

    林刚喝大了,他红着眼睛听着温菲的话。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传奇的经历。

    “别哭了。我想,这可能是命吧。更不要说,你现在还有这家酒店在呢。”

    一家酒店啊。啧啧,这个温菲的老公真大方啊。林刚努力克制自己话里的酸意。

    温菲抬起头,眼妆都哭花了的她,脸上还有泪痕。

    “有这家店又有什么用?我没有丈夫,没有孩子。现在还好,还年轻,再过几年,想着身边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我就觉得我这颗心就像是泡在冰水里一样的难受。”

    林刚抽出纸巾去给她擦泪。却在听到她的话时,手悬在半空中。

    看着温菲年轻依旧的脸,林刚想到自己当年对她的暗恋。

    更重要的是,一个极为大胆而疯狂的念头就这么涌上了脑海。

    温菲的丈夫不能生,可是他能啊。像她丈夫那样对她好,照顾她,有什么难的?

    只要他做到了,这家酒店以后不就是他也有份了?

    林刚这样一想,整张脸更红了。那是因为兴奋而造成的。

    温菲这会却缓过来了,擦干眼泪看着林刚:“你看我。老同学见面,应该高兴的,我却尽说些扫兴的话。说起来,老同学你年纪跟我差不多,你应该也已经结婚了有孩子了吧?”

    林刚看着温菲因为哭过而变得湿润的眼,刚才那个疯狂的念头这会完全压制不住了。

    “艾。我是结婚了。不过——”

    “怎么了?老同学,你要是有困难,你也可以跟我说,我保证,尽量帮你。”

    “说起来,真是家门不幸。我跟我老婆结婚好几年,好不容易她今年怀孕了。却在上个月被车撞了。一尸两命,可怜,我,我——”

    后面的事,林刚编不出来,却不影响他的演技,他低下头,作势伤心的哭了出声。

    温菲看着他的模样,脸上满是同情:“没想到啊老同学,我们两个现在,倒是同病相怜了。”

    说话的时候,她抽出纸巾给林刚擦泪。看到他还是一脸不开心。她拍了拍他的手背。

    “逝者已逝,你还是多保重为好。”

    林刚看着对方还放在他手背上的那只手,眼中的算计越发的明显了,不过借着擦泪的动作掩去了。

    “温菲,我们两个人,现在真的是同病相怜啊。”

    “恩。以后可以多出来聊聊。坐坐。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你有空,就来这家酒店找我。楼上的总统套房是固定的我的房间。只要我在,你随时可以来。”

    温菲的话,让林刚有些想入非非。看着温菲比自己家那个臭婆娘不知道漂亮多少倍的脸。林刚的眼神都亮了。

    有门。酒精冲脑,色动人心。林刚越想越觉得兴奋,越兴奋越喝。

    至于那个还在等着他送饭的李红,早就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苏青桑晚上又看了眼微博。果然像是霍靳尧说的。

    关注度下降了不少,虽然还在热搜上,但是下面评论跟转发的人,明显没有昨天那么多了。

    看来,只要等这个事件的热度下去。相信后面的事情也不难处理。

    像林刚跟李红他们,既然能在怀孕的时候说要去碰瓷,想来段数又能高到哪里去?

    说不定还是为了钱。真不是她看不起林刚。昨天看林刚的表现就知道了。

    只怕他要不是为了让人说他是为了钱,昨天就同意开出价格接受谈判的条件了吧?

    “还在看微博呢?”

    霍靳尧从浴室出来,看到了苏青桑手机开着的屏幕。

    他将手从苏青桑手中抽出放到一边:“别看了,影响心情。”

    “放心吧。我的心现在就是铜墙铁壁,只是看微博,根本影响不了我。”

    “铜墙铁壁?”霍靳尧挑眉,大手按在了苏青桑的心口:“我看看,恩。怎么这么软?这么软?哪里就是铜墙铁壁了?”

    “你别闹。”

    苏青桑伸手去拉开他的手。霍靳尧却将两个手都放上去,低下头,直接就吻上苏青桑的唇。

    他的唇,又软,又热,带着洗漱过后的淡淡薄荷味。

    苏青桑被他吻得意乱情迷。这段时间事情多,她不是那么有心情,却被他的吻勾起了那一点点的火苗。

    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她用柔软迎接他的刚硬。

    那些烦恼的事情,在他的温柔之下,好像都不复存在。

    哪怕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也愿意相信,林刚的事情,三天之内,一定会解决。

    这两天她就在家里好好休息。看,听听音乐。不去管外面的事情。

    每天晚上跟着玉婶研究一下,新的菜品。晚上跟霍靳尧缠绵。

    她不问他公司的事,不问他林刚的事。她全心全意的相信他。相信他说的话。

    转眼,三天就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