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表叔今天怪怪的
    苏青桑坐在霍靳尧的车里。想到刚才差点就被打的一幕还心有余悸。

    “今天真谢谢你表叔了。”

    苏青桑虽然知道章毅臣就算是不来,事情也会解决,但是能这么快,这么容易的让那些人离开,章毅臣功不可没。

    “恩。回头我请他吃饭。”

    就不知道这次章毅臣回了部队,要几时才能再来荣城了。

    霍靳尧想到刚才章毅臣的眼神,总觉得好像有点怪怪的。

    这个表叔以往看到他也不是一个话少的人,这几次却感觉章毅臣都不怎么爱开口说话了。

    难道是因为出任务太累了?

    “那,你请他吃饭的时候把我也叫上吧。怎么说他也帮了我。”

    霍靳尧没反对,那一点怪异的感觉,因为苏青桑的话又消散了。可能真的是他想多了吧。

    苏青桑看着外面已经渐渐深沉的夜色,想着那些还挂在热搜的跟她相关的话题,情绪有些低落。

    注意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的霍靳尧,伸出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老婆,我说了三天就是三天。你不要担心了。”

    “怎么可能不担心呢?”苏青桑看着他刀刻一般的侧脸:“像林刚李红这样的人,根本不讲道理。只要他们咬死了不承认,你又能怎么办?”

    之前警局的人去给林刚录口供的时候,周绍南跟陈主任都有跟着去看的。

    也听到了林刚说的,他不会就这样算了。说是要不断的向上申诉,一定要苏青桑付出代价。

    “林刚说是要向上申诉,他这是非要咬着我不放了。”

    “那也要他咬得成。”

    霍靳尧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狼戾,苏青桑看着窗外,并没有发现。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对付像李红跟林刚这样无赖又不讲道理的人?”

    “老婆,我觉得你真的是关心则乱。”

    前面刚好有一个红灯。霍靳尧停下车,伸手捏了捏苏青桑的掌心。

    “你就没想过一件事吗?”

    “什么?”苏青桑回过头来,霍靳尧看着她,目光柔和。

    “这次事情,是我急了点。让人删除微博。可是再大的新闻,也是有一定时间的热度的。热度下去了,也就没有人关注了。对吧?”

    “第二,那人说要去申诉,要去告你。他有证据吗?”

    苏青桑拧起了眉心,她一直忽略了这个关键点。当时病房没有其它人,所以没有人给她作主。

    可是同理可证,没有人给她作证,难道就有人给林刚作证了?

    “他可以说你辱骂病人,你也可以说他辱骂医生啊。一件事两片嘴,就看你怎么说了。你说呢?”

    林刚是也只有一张嘴在那里指控,现在那些人相信,不过是受了蛊惑,被人煽动了情绪。

    总有人有理智的。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冷静下来,就会发现,这件事情就是一出闹剧。

    看着前面的红灯变了颜色,他重新踩下油门。他后面一句话近乎低语。

    “不过,我也不打算让这件事情拖太久。”

    虽然没有明着指名道姓的,竟然连天域集团都被带进话题里。

    霍靳尧是何等敏锐的人?早在今天下午那些微博一出来的时候,他不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了。

    这次的事情要对付的不是苏青桑,而是他。

    微博事件在持续发酵,但是苏青桑跟霍靳尧都没有再去关注了。

    两个人回了家,苏青桑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宜居服。

    出来的时候霍靳尧在打电话,她也没有问他给谁打。

    反正现在事情就是这样了。她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

    夜里,苏青桑躺在床上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霍靳尧开口:“明天我不上班,我回老宅看看爷爷好了。”

    “好。”反正不上班,霍靳尧想到另一件事情:“你有三天假,也可以回林市去看看你妈。陪陪你外公。等你回来了,我一定已经把事情给解决了。”

    让苏青桑去林市,也是顺便让她避开一下。

    苏青桑却没有这个想法,看着霍靳尧走到床边坐下,她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

    “我不回林市。”

    “不去看你妈?”

    “要看我妈,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现在,我想陪着你。”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眸光如水。她不是一个笨蛋。有些事情,经过了这么些时间,她大概也看出来了。

    就算是霍靳尧能解决,眼前这个阶段,她也想陪着他,跟他一起。

    她半倚在靠枕上,床头晕黄的灯光衬得她的脸温柔如水。

    她的小手轻轻的托着他的手,霍靳尧反手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执起来放到唇边,落下轻轻的一记亲吻。

    他没有说话,她也不开口。

    两个人看着彼此,双方的眼中,都只看得到对方的影子。

    “啵”的一记,霍靳尧在她的唇上留下一个吻。却没有更多的动作了。

    他翻身上床,在她的身边躺下。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苏青桑贴着他的胸膛,在他的怀里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将双手环上了霍靳尧的腰,苏青桑的声音,特别的轻。

    “霍靳尧。我想,我可能不是完全可以理解你们公司的那些跟运作有关的事。我可能也不能像其它女人一样,在公事上帮到你。”

    “但是我想我可以陪着你。”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以前经历过什么,将来还会有什么。

    她或许帮不上忙,但是她愿意陪着他。

    霍靳尧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闻着她颈项处沐浴过后,那淡淡的馨香。

    “好。”

    他的话就是承诺,苏青桑笑了,闭上了眼睛。

    霍靳尧第二天很早就起床离开了。苏青桑也没有睡很久。

    哪怕现在她现在身陷旋涡,但是对她来说她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就像是之前那几次一样。

    按着一开始的计划,她去看霍老爷子,刚好之前在林市买的礼物还没有给霍老爷子送过去,。

    霍老爷子看到她来了,特别高兴。

    “青桑来了?今天不上班啊?”

    他年纪大了,自然不可能会玩微博一类的。所以不知道苏青桑的事。

    苏青桑也不打算跟他说,把厉千雪跟厉老爷子准备的回礼拿出来,霍老爷子很高兴。

    “你外公太客气了。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林市看看他。”

    “好啊。我外公也让你去呢。”

    “一定。一定。”霍老爷子笑得很是爽朗:“我这把老骨头还没老透,趁着还年轻,到处走走,看看。”

    “爷爷,你可一点也不老。”

    “你就知道哄我开心。”

    “我可不是哄你。爷爷看起来精神着呢。”

    霍老爷子笑得更灿烂了。苏青桑还带了另两份礼物。一份是给霍明光的,一份是给刘童佳的。

    都是厉千雪挑出来的。不是说多贵重,就是一个心意。

    也是很巧的。今天霍明光跟刘童佳也在家里。霍明光因为公司最近事情多,昨天有个应酬,回来晚了,自然也起晚了。

    刘童佳今天本来约了人去打球,谁知道要出门时那人临时有事爽约了。

    被人放了鸽子,刘童佳脸色不怎么好看。等她下楼的时候看到苏青桑,眉心紧紧的拧起,脸色更难看了。

    霍明光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苏青桑看到他们之后,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爸。阿姨。”

    其实这样的称呼听起来非常的怪异。感觉好像刘童佳是霍明光的继室一样。

    刘童佳以前没听出什么不对来,这次却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爸,前几天我回了一趟林市,这是我妈跟外公给你挑的礼物。”

    “好。谢谢。”霍明光接过那个盒子,没有拆开,但是收下了。

    苏青桑也跟着把另一个盒子递给了刘童佳:“阿姨,这是我妈给你挑的礼物。”

    刘童佳看了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一眼。很快就转开了脸,完全不看苏青桑。

    苏青桑略有丝丝尴尬,却还是把盒子又往刘童佳面前推了一些。

    刘童佳不接这个茬,霍明光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不赞同。

    她这才伸出手,将那个盒子拿了起来。厨房帮忙的周婶这会送了水果跟茶点出来。

    “周婶,这个送给你了。”

    刘童佳把那个盒子拿起来,当着苏青桑的面就往周婶面前一递。

    周婶愣了一下,刚才她可是看清楚了,这个可是大少姐姐送给夫人的。

    苏青桑没想到,刘童佳会这么直接的下她的面子。虽然早就不意外了,但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被人这样直接的转手送给别人,换了是谁都不会高兴。

    霍老爷子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他看着这个儿媳妇,眼神有些不满。

    “童佳。”看出自己父亲情绪的霍明光,碰了碰刘童佳的手臂。

    刘童佳挑眉,一脸坦然:“怎么?不能吗?既然她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了。是我的东西,难道我没有处置的权利了吗?”

    这话说得没错,谁都不能反驳。苏青桑不觉得受伤,但是多少有点不舒服。

    但是在场都是长辈,她最后选择垂眸看着自己的指尖,一句话也不说。

    霍老爷子的额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一个影子,霍明光脸上也带着淡淡地不赞同。

    刘童佳却又一次将那个盒子给了周婶:“周婶在我们家做了这么多年,饭菜烧得又好吃,人又勤快。我送个礼物给她,不过分吧?”

    没人接刘童佳这个话。就算是不过分。但是她完全可以私下再来做这样的事。

    “童佳——”

    霍老爷子的脸此时拉得老长。明明白白让人看到他的不快。

    霍明光有心说什么、刘童佳却站了起来,固执的将那个盒子放到了周婶的手上。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我什么时候连处理一个小辈送的礼物的资格都没有了?我还是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没人应声。哪怕是霍老爷子,这会也不说话了。

    这十几年来,自从老伴去世以后。霍老爷子也承认,刘童佳的手腕还是有的。

    霍家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对外也称得上是霍明光的贤内助。

    霍明光之前之所以可以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到公事上,把天域集团经营到现在这个地步,刘童佳也是功不可没的。

    霍老爷子不说话了。他看了苏青桑一眼,神情有些愧疚。

    那周婶手上还拿着那个盒子,她站在那,这个盒子是收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苏青桑见状,笑着开口:“周婶,没关系的。既然送你了,你就收下吧。”

    周婶笑得有点尴尬,不想卷进这两婆媳的斗法里去,她欠了欠身就离开了。

    刘童佳在苏青桑的对面重新坐下,她的目光冷冷的扫过了苏青桑的脸。

    “看来我在这个家里,马上就要没有地位了。连送个礼物,都要看别人的眼色。还真是——”

    她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了,但是也不用说了。

    “童佳。”霍明光扯了扯刘童佳的袖子,让她不要说了。

    刘童佳脸色不善,到底没有再开口了。

    因为这个事情,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怪异。

    霍老爷子看着苏青桑,总觉得有些愧疚。青桑是个好女孩,不过嫁给了霍靳尧。偏偏霍靳尧又不得刘童佳的喜欢。

    “对了。青桑。你送的那个翡翠,最近可吵了。”

    霍老爷子转移话题,苏青桑站了起来:“那正好,我去看看它。”

    “我跟你一起去吧。”

    霍老爷子不愿意留在这里面对刘童佳。这么多年,他也理解刘童佳的心理阴影。但是有些事情,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

    出了门,那个鹦鹉果然在叫。聒噪得很。

    见到苏青桑跟霍老爷子出去了,反而不叫了,转开了脸。

    霍老爷子看着这个鸟,一只鸟的时候叫得厉害,有人来了又一副高冷的模样。

    “一只鸟这样还真让人觉得挺好笑的。”

    霍老爷子看着苏青桑似乎一点也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心里多少松了口气。

    “青桑。靳尧妈妈,她以前其实不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苏青桑这是第一次的到霍家的人提起以前的事情。

    她看着霍老爷子,神情忍不住就带出几分紧张。

    “爷爷,你说以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