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今天第六更
    苏青桑没有注意到李美琳的目光,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低下头去看刚才就打开的微博页面,同时点开了本地热门。

    跟早上那些已经删除的微博内容不一样,这一次几乎所有的本地热搜,都是她。

    或者是,跟她有关的消息。比如霍靳尧,比如天域集团。

    这些关键词并没有明着出现在微博上,但是文章的暗指性非常强。

    辱骂病人的医生,为什么还在医院任职?

    当医风医德成了空谈,我们拿什么信任你,医生?

    辱骂病人的医生背景起底。原来是某大集团的总裁夫人

    辱骂病人的医生相关微博一夜之间全部被删除,原因何在?

    #辱骂病人的医生#这个话题被顶上了本地热门,不光如此,这个话题附带的话题今天全部是热门推送。

    比如#医生辱骂产妇导致产妇刀口开裂#,#医生辱骂产妇,治病救人,是不是应该有救无类?#

    #医德丧失,医患关系越加紧张##医生辱骂产妇,导致产妇抑郁#。

    这些热门微博,几乎都带着这样的热搜话题。

    其中还有一个微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相当的清楚。

    比如苏青桑接治了那个碰瓷的孕妇,然后是孕妇的照片。

    再是那天苏青桑出现在医院,李红一身都是血的场景。

    不光有照片,还有视频。那天李红在病房里苍白着一张脸的控诉。

    最后镜头一转,就是苏青桑的侧脸。

    视频的点击跟转发都已经几十万了。这个热度,跟之前的明星出轨,红毯摔倒,也差不多了。

    苏青桑看着本地热搜前十,其中有八个话题都是带着#医生辱骂病患#这一类的。

    这些话题,全部都是冲着她来的。不光是跟她有关的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甚至连带着整个妇产科,整个第一医院都让人骂进去了。

    但是骂得最多的,还是她。

    其中还出现了#强烈要求人肉出这位医界败类#这样的微博。

    下面发微博的人,不断的在评论区要人将这条微博顶上头条。下面的转发量已经超过了五万。

    翻一下评论,也是清一色的骂的。什么去死吧。败类。人渣。庸医。

    如果遇到偶尔几个还是有点理智的人会帮着说话的,那个人就会被一群人围攻,骂得更惨。

    整个微博就像是一个不见硝烟的站场。这些新闻,这些热搜,最能抓人的视线。

    跟在这些热搜,这些头条微博下面的,是比上一次还要过份的谩骂。

    哪怕苏青桑早有准备,冷不防看到那些些键盘侠的各种骂声,还有说要找到她家的。还有人要来医院找她的。

    更甚者还有人说要在半路堵了她沷硫酸的。

    很多很多,比之前在林市夸张了不知道多少倍。

    “苏医生。”她还在看,李美琳却有些不忍:“你要不要避一避?”

    “避?”她能避到哪里去?

    “外面来了很多人,有记者,还有——”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无关路人,还有就是医院的一些病患,病患家属,都挤在了外面,看那些记者。

    苏青桑感觉到自己的额角跳了跳,看着手机上那耸动人心的微博文字,还有画面,她对着李美琳笑了笑。

    “美琳,谢谢你。”

    “苏医生。”李美琳左右看看,最后有些无奈:“要不,你从后门走吧?”

    苏青桑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但是她知道,她不想逃跑,至少不想就这样逃跑。

    手机响了,竟然苏昱昕。

    “姐,你那边怎么回事?”

    苏昱昕以前不怎么玩微博的。不过自从苏青桑去了荣城之后,两个人除了朋友圈,就是互相关注了对方的微博账号。

    他今天也是无聊,一刷就刷到了。满屏幕都是跟苏青桑有关的新闻。

    初看到苏青桑的照片时,还觉得有意外,再认真一看那些微博的内容,苏昱昕几乎要被气炸了。

    “姐,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家里说一声呢?”

    这帮玩艺都什么人啊?真以为苏家没有人了是不是?

    就算是苏青桑嫁到了荣城,那也是苏家人,也是厉家人。

    “没什么事。”苏青桑这会还笑得出来:“真的没什么事。昱昕,你忙自己的事吧。我有分寸的。”

    “有什么分寸啊?别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苏昱昕忍不下这口气:“你等着,我现在就订机票,下午就过来。”

    “昱昕。”苏青桑怎么能让他过来:“你就不要给我添乱了。这事哪用得着你?还有你姐夫呢。”

    “对啊。姐夫呢?”苏昱昕的声音带出不满来:“这么大的事,闹成这样了,我不信他不知道吧?”

    “他知道,昨天也让人删除过一次微博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越删除越糟糕。那些人,看到之前的微博被删除,反而更加的热闹,所有的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那些微博还有很多是跟天域集团有关的。

    有微博把她的身份扒出来了。只差没有指名道姓说她丈夫是谁了。

    可是她今天早上跟霍靳尧在车上的照片被人拍到了。霍靳尧的脸被她挡住了一小半,但如果有心人去分辨,还是会认出来的。

    那些骂她的微博下面,还有一些就说是他们为富不仁,仗势欺人的。

    甚至包括她之前在林市发生的那几件事情,也都跟着被爆出来。

    跳楼的张梅,被家暴的刘香玉。还有那个李蓉蓉的事。

    明明以前的微博都能翻得到,能知道那些事情她是冤枉的,是无辜的。

    可是现在到了这些人的嘴里,那些事情全部都跟她有关。

    为什么她还能当医生,就是借了某集团的势。这个某集团是哪个集团,不用点出来,大家也猜得到了。

    这也让骂声更厉害,很多荣城人表示她是不是在林市害人害多了,所以才跑来荣城行医?

    更多的人表示要让苏青桑滚回林市去。既然医术医德都不行,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这么多负责消息,随便一条都足以让苏昱昕气得爆炸了。

    “姐,他删除了那现在我看到的是什么?好,就算你不让我来荣城,我也要让咱妈来。”

    “苏昱昕。”苏青桑头都大了:“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捣乱了?你相信我吧。这件事情,我跟你姐夫会处理好的。”

    “可是——”

    “妈又不玩微博,她现在本来就要忙公司的事,加上之前爸的事情让她那么不高兴,难道你还想让妈跟着担心吗?”

    苏昱昕不说话了。可是自己家人被人这样欺负,感觉真的是太坏了。

    “姐,我们荣城不呆了总行吧?你回家。你回林市。反正林市这边你也熟,再不行,我买家医院下来。”

    “好啦,别闹了。”

    苏青桑有插拔进来:“你姐夫打电话我了,我不跟你说了。总之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也不许告诉妈。”

    苏昱昕不愿意,却也只能先这样。毕竟荣城还是霍靳尧的地盘,相信他可以处理得好。

    苏青桑挂了电话,这次打电话来关心她的人是施梦绾。

    她也是个喜欢玩微博的。结果就发现了苏青桑又惹事了。

    跟劝苏昱昕一样,把要来荣城的施梦绾给劝住了。苏青桑挂了电话,想着自己这次这个倒霉劲,

    “苏医生。”李美琳都急了,怎么也没想到苏青桑还有闲心在这里打电话:“你还不赶紧走,呆会真走不掉了。我怕那些记者呆会就来妇产科了。”

    现在是还有保安跟医生在挡着,只怕人太多了,呆会就挡不住了。

    “美琳。谢谢你。”

    苏青桑想了想,既然那些人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她,那么现在先避开一下,也是一个办法。

    只是还不等她避开,院办领导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还是周绍南亲自打的电话:“苏医生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过院办来一下。”

    “好。”苏青桑挂了电话,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苏医生?”她也听到了苏青桑打电话,眼中的担心更多了。

    “谢谢你。我没事。”

    苏青桑拍了拍李美琳的肩膀,不管怎么说,她能这样关心她,已经让她很感动了。

    出了办公室,院办的办公室在另一头。苏青桑往那边去了。

    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霍靳尧的电话。

    “青桑,你在哪?”

    “我在医院,怎么了?”

    “你呆在那里,不要动,我过来找你。”

    “不用。我现在去院办,周院长找我有事。”

    “那好,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来。”

    “没有关系的。我呆会就走了。”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院办会议室门口了。

    “行了,先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苏青桑挂了电话,看着那白色大门深吸口气。最后推门而入。

    院办的领导比昨天要多了两个。苏青桑之前见过一次,却叫不出名字来。

    “周院长好。”

    苏青桑看着几位领导。跟在林市不同,林市当时因为左弘琛在,只是让她回家先休息,等调查结果。

    可是看现在这个阵仗,只怕是不会让她像是在林市那样轻易过关。

    “苏医生。”

    周绍南也是为难,昨天不管他怎么问李红,她就是不肯松口。

    她跟她丈夫都咬死了,苏青桑辱骂了她才造成她伤口开裂的。

    对方实在是太固执了,固执到周绍南跟另两个主任完全找不到办法来对付这样难啃的骨头。

    苏青桑的背景,院方也知道。毕竟苏青桑上班第一天,霍靳尧就那样大摇大摆的来医院,为她撑腰。

    第一医院的正院长赵宏宇,跟霍老爷子也是有点交情的。私下的饭局也都见过。

    苏青桑是天域集团的总裁夫人,若无必要,医院实在不愿意得罪人。

    可是眼前这样的情况,明显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院方也是头大,要是强制让苏青桑停职,又怕得罪了天域集团。可是不让她停职,事情现在闹得这么大,外面还有那么多记者跟病人家属。

    “你看这事现在闹得这么厉害,你说要怎么解决?”

    苏青桑站在那不动,她知道院方的顾虑。她早不是那个刚毕业的新手医生了。

    “苏医生。我们都知道你是冤枉的。不过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你看——”

    周绍南也觉得自己很为难。怎么这样的事情落到他头上?让他来出面?

    他也不想得罪天域集团啊。

    “我理解我也明白。”苏青桑不用等他把后面的事情说完:“周院长,陈主任,黄主任,我是冤枉,我相信自己。但是我也明白,院方需要对民众做出解释,我也知道你们要给媒体跟公众一个交代。所以,我愿意接受停职处分。等这件事情完全调查清楚了,再回来上班。”

    “你看你。这,这么懂事。”周绍南面上也是一阵尴尬。事实上如果可以,他们真的不想执行这个决定。

    苏青桑不用他们再说,已经能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她对着周绍南欠了欠身:“谢谢周院长。你放心,我不会让院里为难的。”

    “苏医生啊,你也不要怪我们。我们也是没办法。”周绍南这会官腔打得那叫一个圆滑:“你放心,我们一定相信你的清白。现在只需要将事情调查清楚,到时候,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好。我也等着可以还我清白那天。”

    苏青桑说完,退出了院办办公室。一出那扇门,她脸上刚才还保持着的镇定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她本来就做好了可能会停职的准备,可是当这个处分真的来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很难受。

    她真的只是想当一个好医生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么难?

    苏青桑向着妇产科他们的办公室走去,被停职这件事情让她有些走神,她一时忘记了,刚才李美琳的话。

    不等她走到自己办公室,就在走廊上,苏青桑已经被人堵住了。

    带着的人不必说别人,自然就是李红的丈夫林刚了。

    他身边有很多看起来像是各媒体的人。那些人拿着麦克风,拿着录音笔,还有拿着摄像头的。

    “就是她,就是她。”

    林刚看到苏青桑,眼珠子都瞪昨要突出来一般,他指着苏青桑,脸上是满满的指责。

    “记者朋友,就是这个人。是她推倒了我老婆,害得我老婆伤口裂开。是她,都是她。”

    苏青桑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那些记者包围了。

    其实只有一半是记者,还有一半都是林刚叫来的人。

    这么多人把苏青桑团团围住,淡首的一个刚好就是本地都市频道的一个记者。

    “请问是苏青桑医生是吧?请问你对你辱骂病人,并且导致产妇伤口开裂这件事情,你有没有什么想解释的?”

    解释?解释什么?

    苏青桑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她想退后,可是后面也站了人了。

    “苏医生,作为一个医生,你说出那么多不妥当的言论跟有过那么多不妥当的行为,你就不觉得你应该给病人家属道歉吗?”

    苏青桑退无可退,她看着林刚,神情冷静:“我没有做错事情,我为什么要道歉?”

    “你们你们看。”林刚一下子来了劲,站在人堆里指着苏青桑:“这么横?这么横的医生你们见过吗?我是没有见过。这么横的医生。”

    “到底是谁横?”苏青桑直直的盯着林刚的脸:“是谁横?林先生不说说自己做了什么呢?”

    “医生威胁人啊。我好怕啊。”林刚缩了缩身体,像是被苏青桑的话吓到一般。

    苏青桑都想翻白眼了,她刚才说才能了?怎么变成在威胁了?

    “苏青桑医生,你这是在威胁产妇家属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会被吊销执照的。”

    “我是威胁吗?”苏青桑看着那个出声的记者,某家小报的,看起来应该不怎么出名:“你语文都没学好,就来当记者了?”

    “你怎么骂人啊?”那个小记者不干了。

    苏青桑清了清嗓子:“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我哪骂你了?”

    “记者朋友们,你们现在看到了吗?看到了吧?这么横的医生啊。不光威胁病人,现在还骂上记者了啊。”

    “对啊。为什么这么横,就是因为她有后台啊。”

    “没错。可是有后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们不认。道歉。我们要你道歉。”

    在场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好像那个被威胁的,被辱骂的是他们本人一样。

    苏青桑的额头跳了跳,她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麻烦你们让一下。”

    “你们看啊,她现在是想要就这样走人啊。”

    林刚带着身后的人挡在苏青桑面前的一边,记者带着人挡在另一边。

    苏青桑被围在这么一群人中间,根本逃不脱。她的眉心拧了起来。

    “请你们让一下,这是医院。”

    “我们知道这是医院。”林刚指着她:“就怕你不知道吧?啊?身为医生,胡乱行医。人都差点给你害死了,你还要要骂人。今天你要不给个说法,你别想走。”

    “对,没错。别想走。”

    后面有人跟着起哄。

    医院走廊被堵得是水泄不通。为首的记者看着苏青桑。

    “苏青桑,赔偿的事情我们先不说,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言行道歉?”

    “没错。道歉。”

    “对啊。道歉。让她道歉。”

    “道歉。”

    “道歉,道歉。”

    不光是那些记者,他们身后的那群病人家属也跟着起哄。

    几十个人,在此时发出统一的声音,都在起哄着让苏青桑道歉。

    苏青桑站着不动,她绝对不要道歉。她如果道歉了。那么本来没做的事情,也变成是她的错了。她怎么会允许事情变成那样?

    只是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混乱,而且对她很不利。也不知道医院的保安跟其它人是不是被人挡着了。

    这会根本没有人上来。苏青桑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不去看那些记者,不去看其它那些闹事的家属,不去看看热闹的路人。

    她不退反进,向前一步,站到了林刚面前。

    “你说,我辱骂你太太,让她伤口裂开?”

    “是。”林刚相当有底气:“怎么?你想不承认啊?我告诉你,我不但要你当面道歉。我还要你赔偿我太太的损失。”

    苏青桑不是笨蛋,听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林刚,说穿了就是要钱。

    “哦?那你觉得,我赔偿你多少钱合适?”

    苏青桑没有错过林刚眼中一闪而过的喜色。她正等着他后续出招。

    林刚身后却有人重重的拽了一下林刚的手臂,他像是一下子清醒过来一般。

    “谁要你的钱?我才不要你的钱。我刚才说了,我要你赔偿我太太的损失。毕竟现在因为你的行为而受到伤害的人,是我的太太。”

    “至于我,我们有权利要求你道歉吧?有吧?”

    竟然不上套?苏青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刚才拽林刚手臂的人。

    林刚或许是为了钱,但是其它人呢?

    “我没有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道歉?”

    苏青桑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可是她也没打算这样认输。

    “林先生,我再说一遍。我不会道歉的。因为我没有错。”

    林刚没想到苏青桑都到了眼前这样的情况了,竟然还这么嘴硬。

    他想到李红被苏青桑切除了子宫,这会怒气就上来了。倏地抬起手指着苏青桑。

    “这个庸医死不认错。你们说,怎么办?”

    “道歉。道歉。”

    “道歉。道歉。”

    “对,没错。道歉。”

    苏青桑就这么看着这些人往她面前挤过来。她突然意识到,她这次是真的太天真,也太大意了。

    身体退后,却被后面的记者挡住了去路。往前,就是凶神恶煞的林刚跟他带来的那些“医闹”。

    走廊里的人都叫了起来。也不知道谁先起的头。苏青桑竟然看到有拳头朝着自己挥过来。

    她大惊,想避开,已经是来不及。

    眼看着那拳头离她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苏青桑心知避不开,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痛意。

    知道躲不过,心里生出了一股带着愤怒和不甘的怒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