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青桑闭上了眼睛,周围的声音就能听得更加的清楚。

    脚步声,喧闹声,还有细微的风声。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拳头朝着她挥过来带过来的风。

    “住手。”

    冷冷的一声喝斥中,有人拉了她的身体一把。下一秒,她跌进了一个温暖而又结实的怀里。

    苏青桑睁开眼睛,顺着扶在她腰上的手往上看。

    “靳尧?”刚刚跟他通电话,告诉他不必过来。可是天知道,以为自己会被揍的那一瞬间,她有多渴望她的出现。

    “靳尧。”

    紧紧的攀着他的手臂,刚才还一脸平静的接受结果的苏青桑,这会看到霍靳尧却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霍靳尧。”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我在。”霍靳尧扶着苏青桑,将她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

    “老婆,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着刚才挥出来的那个拳头,他早就挡开了。这会人虽然多,但是霍靳尧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把苏青桑成功的护在了怀里。

    他将她带到一旁的角落,靠近墙壁的地方。用自己的身体跟臂弯形成了一个绝佳的避风港。把外面所有的风风雨雨都帮她挡在外面。

    苏青桑紧紧的攥着霍靳尧前襟的衣服,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借这个动作缓和自己刚才激动的情绪。

    霍靳尧任她抱着,目光扫过走廊上那些人。微眯的双眼落在林刚身上,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刚才就是这个人,动的手。

    不过现在他不急了。有些账,慢慢算。

    苏青桑闻着霍靳尧身上熟悉的清冽气息,整个人慢慢放松下来。放松之后,才发现周围安静得过分了。

    她忍不住就转过脸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廊刚才的那一场混乱这会完全安静了下来。

    不光是那个打算第一个动手的。包括之前采访的记者,还有林刚带来的那些人,现在都被人制住了。

    而制住他们的人,穿着清一色的绿色军装。苏青桑看清楚带着的人时,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章,章毅臣?他怎么在这里。

    跟以往不一样,章毅臣这一次穿着的不是军队常服,而是非常正式的军装。那肩膀上的那两条金色细杠和四枚星徽差点没有闪瞎苏青桑的眼。

    她早听过霍靳尧说过这个表叔的事迹。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还这么年轻,竟然真的就已经是大校了。

    现在,他带来的人,分成两拨,轻易就把刚才那些人给分开了。

    章毅臣站在走廊中间,冷冷的扫过在场那些刚才还在闹事的人:“我们在执行任务,拒绝拍照。”

    执行任务?什么任务?没人敢细问,想拍照的把手机都放了下来。

    苏青桑瞪大眼睛看着那人,完全不能相信,事情竟然就这么简单,这么容易的解决了。

    林刚还站在那里呢。他想说点什么,不过对上章毅臣的目光时,很怂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开口了。

    “我们有首长在这家医院治病。请你们保持安静。现在,请无关人员,离开医院。谢谢配合。”

    很客气,又算是很不客气的话让那些记者跟闹事的人,都面面相觑。

    最后缩着头,全部都散了。

    林刚不想走,他还想闹。但是也知道自己现在占不到便宜了。

    他瞪了苏青桑的方向一眼,那个眼神,一看就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苏青桑下意识向着霍靳尧的身边偎过去。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招惹到这么难缠的一个人。

    “没事的。”霍靳尧搂着她的肩膀,靠近了她的耳边低语:“交给我,我会帮你解决。”

    苏青桑抬头看他,眼中难掩担心:“霍靳尧。”

    她并不想把他扯进来,现在的情况是已经连累到他了。

    “放心吧老婆。”霍靳尧亲吻着她的额头:“相信我,我已经有办法了。”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像李红跟林刚那样无赖的人,就算是答应了什么事,也可以反悔。

    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老婆。你要学着再相信我一点。”

    霍靳尧靠在她的耳边,极轻声的开口。苏青桑看他,最后点了点头。

    走廊上人群已经散去,两个人此时的举动,却是相当的打眼。

    章毅臣刚让人把那些人都驱散了。转过头就看到抱在一起的苏青桑跟霍靳尧。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举动,让章毅臣的眉心微微紧了紧,也只有一瞬。他长腿一迈,朝着两个人走过来。

    章毅臣今天一早跟着他的下属汇合之后,刚好就接到一个军事演练的命令。

    荣城当地驻队正在进行军演,他被派去指导一下。顺便带自己手下去切磋切磋。

    这种演习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演习结束,他带着自己这手上最精英的一队人正打算归自己所在部队。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说是缘分。他经过医院时就看到了医院外面堵着很多闹事的人。

    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却莫名担心苏青桑。

    还没进来,就看到了霍靳尧的车,匆匆的下了车。

    发现苏青桑要被人打的时候,他的脚已经朝着这个方向飞奔过来了。

    不过他的动作比霍靳尧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又或者是因为他看到了霍靳尧的出现,所以特意让自己晚那一步?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霍靳尧比他先制止了那挥向苏青桑的拳头。

    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庆幸。幸好,她没受伤。

    “没事吧?”

    淡淡的三个字,完美地隐藏了他内心深处的关心。听起来像是因为对方是霍靳尧的太太,他不得不开口问一声。

    “我没事。谢谢表叔。”苏青桑这会情绪缓过来了,才意识到自己跟霍靳尧在这医院的走廊上抱在一起。

    她有些脸红,快速的从霍靳尧的怀里退开。

    “暂时没事了。”霍靳尧改为拉住了苏青桑的手,已经报警了。不过他们来的速度显然没有章毅臣的速度快:“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

    章毅臣摇了摇头,目光不着痕迹的扫了苏青桑一眼。她刚才还苍白着一张脸,这会在霍靳尧的安抚下,脸色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霍靳尧拉着她的手,她总想着抽出来。

    不过霍靳尧将她的手握得紧紧的,她根本挣不开。

    她忍不住就会去看霍靳尧,可是霍靳尧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她的目光一样。

    最后苏青桑有些无奈了,在霍靳尧的掌心上轻轻的挠了一记。霍靳尧却因此将她的手给握得更紧了。

    两个人之间的动作看着不显,却处处透着亲昵。

    章毅臣是军人,五官比正常人敏锐得不知道多少倍。他忍不住就将目光从他们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上扫过。

    察觉到章毅臣的目光,霍靳尧将苏青桑的手举了起来。

    “表叔,羡慕啊?羡慕你也赶紧去找一个去。”

    章毅臣的唇角抿了起来,对于霍靳尧的话,完全不加理会。

    苏青桑瞪了霍靳尧一眼,这人真的是知道怎么让人尴尬啊。

    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不过走廊还有医生跟护士。,他们刚才想过来,却没能过来。

    这会却纷纷让开一条路,让后面的人往这边走。

    这么长的时间,院办的人跟周绍南院长,才闻讯赶来。

    周绍南一来就走到了苏青桑面前。

    “苏医生,你没事吧?”

    “我没事。周院长,让你担心了。”

    周绍南将苏青桑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她确实没有受伤,这才多少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院长还在跟院办的人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呢,就听到说医闹跟一群记者在楼下闹起来了。

    等他们匆匆赶过来,冲突已经结束了。

    事实上刚才很多医生都想过来阻止,他们也确实是试图阻止了。可是对方人多,他们又不能动手,要知道他们如果动手了,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走廊上站着的其它医生,只能想办法去拉开那些人,却因为人数悬殊太大,没能成功。

    这会看到苏青桑没事,也都松了口气。这样的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每个人都在说现在的医生有多黑心,有多医德败坏,只想着捞钱。

    可是天知道现在的医生越来越难当。病患一点小事情,就能闹得天一样大。

    好不容易现在事情解决了,大家算是松了口气。

    他们觉得解决了。霍靳尧可没有,他看着周绍南,眼神有明显的不满。

    “周院长是吧?你们医院就是这样对你们的医生的?没错。青桑来的时间是比较短,但是她在你们第一医院上班这两个多月的表现,我想你们也是看得到的吧?”

    自己的老婆,当然要全力护着。

    “看得到,看得到。”周绍南觉得后背的汗都要流下来了:“这次是我们的失误。”

    “这当然是你们的失误了。”霍靳尧一想到要是自己晚来一分钟,苏青桑就挨揍了。就忍不住生气。

    “这件事一看就知道青桑是冤枉的。你们不全不帮着她讨回公道,还她清白,反而还任那些医闹找上门来,这样在医院大闹?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把青桑开除了,或者是停职了就解决问题了?”

    周绍南这会不光是后背要出汗了,头上都有汗要落下来了。

    尤其是看到边上站着的章毅臣时,他越发的后悔了。

    本来天域集团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现在又来这样一个不知道是哪路神仙的人物——

    “抱歉,这件事情,我们一定给苏医生一个交代,不过也请你理解一下。因为对方这事闹得有点大。你知道的。”

    后面的话周绍南没有说,可霍靳尧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不想处置苏青桑,但只要林刚跟李红一口咬定苏青桑辱骂他们导致李红伤口裂开。这事就算是没完。

    医院当然也可以让苏青桑继续上班,可这样一来,院方能不能服众?病人跟病人家属会不会买账?

    这些都是问题,也都会成为医院的后续麻烦。

    就算是他们不处分苏青桑,可这事不解决,苏青桑又怎么能继续在第一医院干下去?

    毕竟身为医者,被人骂没有医德,还怎么当医生?

    霍靳尧都想骂人了,这说穿了还不是又回去了?他们相信苏青桑没犯错,但还是要给苏青桑处分。

    考虑到苏青桑以后还要在第一医院工作,他到底没把话说太过。

    “周院长,我理解你们,青桑也理解你们。你们现在不就是需要还公众一个真实吗?公众现在不就是想知道一个真实吗?这样吧。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我一定可以证明苏青桑的清白。”

    “那就麻烦霍先生了。”周绍南这会终于放松了,赔着笑脸:“你放心,只要能让公众相信,我们一定让苏医生回来上班。”

    这话的意思是,哪怕不是真话,只要公众信了,就算是解决眼前的问题了。

    “这三天,还是让苏医生在家休息吧。”

    “好。”霍靳尧点头:“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件事情青桑是冤枉的。”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周绍南说话的时候看向苏青桑:“苏医生。你在家好好休息。等过了这三天,再来上班就可以了。”

    也不说事情到底怎么解决。

    院方也头疼。以往遇到医闹,少不得要给一笔钱打发。

    可是这次的事情要是真的给钱,就落人口实了。他们都不是笨蛋,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谢谢周院长。”

    苏青桑其实还是挺感激他们的。至少没有一来就说要让她滚蛋回家,至少他们还是愿意相信她。

    周绍南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心知这次算是他们没处理好。但是现在又找不到更好的处理方式了。

    天域集团不能得罪,那民众的看法也是要顾及的。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警察也来了。他们来得有点晚,事情都结束了。

    问明了情况,又录了口供。

    然后找到林刚问明刚才的情况。林刚打死也不承认自己是医闹,只说是后面的人推了他。

    对于他有没有动手这件事他更是不认了:“不可能,警察同志,我怎么敢对医生动手呢?”

    他确实是没有动手啊。他不过是让别人动手。那别人要动手,跟他无关。

    “没有就好,你们如果对医院的治疗方式有异议,可以通过其它办法申诉。但是我希望你们明白,医闹是犯法的。”

    “是是是。我们都知道的。你们放心。我们不会知法犯法的。”

    警方威摄了一番,这才离开了。

    这一场闹剧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完。

    微博现在是不能删除了,越删除,只怕是越起反效果。

    苏青桑坐在霍靳尧的车上。他们刚刚跟章毅臣分开。

    章毅臣刚才还关心的问了几句,知道什么情况以后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告诉霍靳尧,这事恐怕不是冲着苏青桑来的,是冲着霍靳尧来的。

    林刚跟李红不去揪着那个本来是科主任的孙慧雅,却反而纠着苏青桑这样一个小医生不放?

    是人都会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霍靳尧也早就猜到了,但是难得的是章毅臣竟然也有这样的想法。

    “好了表叔,谢谢你。知道你关心我。放心吧,我还就应付得了。”

    想到公司里最近遇到的那些事情,霍靳尧有理由相信,不管是乔弘的事,还是苏青桑这次遇到的麻烦,应该是出自同一人的手。

    他们以为他在忙公司的事,先把苏青桑给整了。然后他分心乏术,到时候就不会再盯着乔弘的事了。

    想得倒不错,不过可惜了。对方的计划,注定要失败。因为他已经想到了要怎么反击了。

    “你知道就好。”

    章毅臣的神情很凝重,看着霍靳尧,几度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我先回去了。”

    “好。今天还是要谢谢你。”

    霍靳尧不是客气。苏青桑也跟着说了一句:“谢谢表叔。”

    章毅臣看了她一眼,略一颌首算是回应。没有多留,带着他的手下归队去了。

    坐上车,看着两边不断往后飞逝的街景,章毅臣知道。

    他已经接了新的任务,估计有一段时间不会来荣城了。

    这次的事情他不用猜,都知道是针对霍靳尧去的。苏青桑不过是受了无妄之灾。

    霍家的情况说起来并不算多复杂。但那么一大家子人,都有各自的心思。

    以苏青桑的个性想来也是会受不少委屈的吧?

    那样清秀聪慧的女子,如果得到她的人是他,他一定不会让她受这些委屈——

    “头。想什么呢?”

    下属的声音唤回了章毅臣那一瞬间的走神。意识到自己竟然又在想那不可能的事。他的脸色一时有些阴沉。

    “头?”

    章毅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那些念头又一次被他狠狠的压制下去了。

    只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越是压制,到时候反弹得越厉害。

    章毅臣并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身在局中一时看不破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