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老婆你今天辛苦了
    苏青桑下午本来还有些伤感,有些委屈的。可是这么半天闹下来,那点子情绪都不见了。

    这会只剩下疲惫了。想着快点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好上班。

    哪里知道房间门一关,霍靳尧就把她抱上了。

    “霍靳尧——”苏青桑双手放在他胸膛前:“我今天好累,想睡觉了。”

    “老婆。”霍靳尧对于她这么不解风情有点淡满,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的咬了一记:“我现在可不是在想那件事情。”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对于霍靳尧的话,真心不怎么信。

    这个家伙白天还好,人模人样的。到了晚上,跟狼差不多。满脑子就是那事。

    “好,不想那事。可以让我先去洗澡吗?”

    “呆会洗。”霍靳尧圈着她的腰,抱着她走到房间靠着阳台位置的沙发上坐下。

    今天没有月亮,从这个角度去看,却可以看到远处灯火辉煌,霓虹闪耀。

    他圈着她的腰,让她在他的腿上坐好。

    “老婆,你今天辛苦了。”

    “没什么辛苦的。”苏青桑以为他说的是章毅臣的事情:“那是你表叔。”

    更何况她也没怎么累。

    “我不是说表叔。”霍靳尧将她的身体转过来,让她跟自己对视:“老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苏青桑愣了一下,对上他的目光,发现他眼中都是她的影子。

    心脏像是被什么轻轻的挠了一下。那轻轻的一下,就触动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

    “霍靳尧?”

    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有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老婆。”霍靳尧在她的唇上亲了一记:“你就真的没什么话想跟我说?”

    苏青桑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了。

    但她不想把这事来麻烦自己,她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得好的。

    “我现在就是想去洗澡了,可以吗?”

    “那你就不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今天这么晚了才回来?”

    苏青桑心知,她什么都骗不过他,她也没打算骗他:“确实有点事情,但是,我想我会处理好的。”

    霍靳尧的目光深邃,那漆黑如墨的双眸,此时装满了苏青桑的倒影。

    “老婆,我知道你很要强,我也知道你可以处理得好。但是,我更希望你依靠我。依赖我,让我来处理。如何?”

    “你处理?怎么处理?”苏青桑想到李红那说变就变的说辞。

    “那,你可以先把事情跟我说一下,我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来决定要怎么处理。”

    苏青桑低下头,想到李红,都不知道要怎么说。

    霍靳尧也不催她,就只是安静的圈着她的腰。下颌抵着她的发顶,轻轻的摩挲。

    这是两个人已经形成的,极为亲昵的姿势。苏青桑在他的怀抱跟气息中,慢慢的放松下来。

    其实之前情绪真的调整得差不多了,她一惯很能调节自己。

    但是被他这样抱着,她却突然又觉得很委屈了。就像是孩子摔倒时,若是没人去哄,孩子自己就不哭了。

    若是有人哄,一定会哭得更厉害。

    苏青桑没有改变姿势,就这么抱着霍靳尧的腰,用很小声的声音。把从最初遇到李红,到那天帮她做手术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反口,往我身上沷这么大一盆脏水。如果我知道,我打死也不会在中午去看她。”

    还是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去看李红。

    霍靳尧听完了,倒觉得这事是人为的,有人预谋的那咱阴谋论,消除了不少。

    看样子,这应该是一起意外事件。

    “老婆,你就是心太善了。”

    苏青桑摇头,她并不觉得自己心善,她是医生,医者父母心。

    本来看李红是个可怜人,所以想去看看她,并没有想到,事情最后变成这样的结果。这也是苏青桑始料未及的。

    “你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

    “你怎么解决?”苏青桑看他:“找到李红,威胁她,让她出来说真话?”

    “也可以啊。”

    “不用了,我怕,到时候会有反效果。”

    “什么反效果?”

    “就是——”苏青桑想到今天李红本来就出尔反尔,更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了:“我其实是怕,到时候她又反口。真的那样的话,就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了,还会连累你了。”

    “不会的。”霍靳尧很有自信:“我让杨文昌去处理这件事情,你要相信他的能力。相信他的手段。”

    “我没有不相信你。”苏青桑抬头跟他对视,目光清澈,里面却透着淡淡的温情:“但是靳尧,我更希望是我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

    “你解决?你怎么解决?”

    “总会有办法的吧?”虽然苏青桑这想了一路,也还没有想到什么好语音,但是这不防碍她的乐观。

    “反正暂时院里也没有对我做什么处分,我也觉得事情也还没有到最糟糕的那一步。”

    霍靳尧不敢苟同。医生跟老师这两个职业,说起来都是承受误会,误解最多的。

    这样的误会落在其它人头上,他可能不会管,但是这样的误会落在苏青桑身上,他就觉得自己忍不了。

    他一点也不想让苏青桑被人这样误会,哪怕只是这样想都不行。

    “靳尧。”苏青桑将双手轻轻的圈住他的腰:“谢谢你。但是,我其实真的不是特别介意的。”

    最初可能确实是很生气,可是气完了以后,冷静下来,却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也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不需要去关心那些键盘党,那些无聊人士在想什么,在信什么。她只要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她只要她在意的人,爱她的人相信她,就可以了。

    至于其它人,真的不必管的。

    霍靳尧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杨文昌打来的。他告诉霍靳尧,他跟公关部的人,通过这几个小时的努力,把热搜终于撤下来了。

    相关的微博,也删除了。删除理由也简单,发布不实内容,必须要删除。

    “你看,解决了吧?”

    霍靳尧把微博页面给她看,上面所有跟苏青桑这个所谓的“庸医”有关的新闻,这会全部都看不到了。

    苏青桑没想到霍靳尧动作这么快,那他一定不是刚知道的,说不定早就知道了。

    她的鼻尖红红的,有点泛酸,又胀得有些发热:“靳尧。”

    “我说了,让你相信我吧?”

    当然,这并不算是彻底解决。最重要的根源还在那个李红身上。只要她不再出来闹事,那就不会有更严重的问题。

    苏青桑没有说话,事实上她一直都是相信他的。

    “好了。”看她似乎是感动得要哭的模样,霍靳尧有些失笑。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一捏:“不是说过了?都交给我?你看,事情简单吧?”

    确实是简单的,苏青桑点了点头,脸上突然就露出几分笑意。

    “其实这些什么微博啊,热搜啊。我都不介意。我只要你相信我就可以了。”

    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他愿意相信她,站在她身后,她就觉得够了。

    “傻老婆。”霍靳尧在她的唇上亲了亲:“我当然相信你,你可是我老婆啊。”

    苏青桑笑了笑,将脸在霍靳尧的胸膛前蹭了蹭。

    “霍靳尧。谢谢你。”

    有他在她身边,哪怕他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她也有一种安心之感。

    那些难熬,委屈,到了这一刻,好像都变得不足挂齿了。

    都是小事情,小委屈。她能调适好自己的心情。

    “去洗澡吧。”霍靳尧拍拍她的背:“早点睡。”

    “好。”

    早上起来的时候,苏青桑忘记了房子里还有一个章毅臣了。

    她穿着睡衣,随意套了件衣服就去厨房了。

    走出房间门的一瞬间,刚好看到章毅臣从外面往里面走。

    她眨了眨眼睛,低下头看了眼自己身上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倏地就转身回房间去了。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但是那尴尬中带着几分不自在的目光,还有那有如小鹿般闪躲的身影,却在章毅臣的心上重重的弹了一记。

    垂眸,他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苏青桑再出来的时候,外面只剩下霍靳尧了。她在出来之前,已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反复检查过了,确定没问题才又出来的。

    “靳尧。”

    “老婆早,我买了早点,吃饭吧。”

    “好。”苏青桑点头,目光看了眼客厅,又看了眼客房的方向:“表叔呢?”

    “说是有任务,走了。”

    苏青桑没有说话,走了也好,省得尴尬。

    虽然海滩上穿着三点式的美女大把,但是一想到自己曾经的狼狈模样都被一个“长辈”看进去了,苏青桑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吃饭吧。吃了我送你去上班。”

    “不用了,我自己去。”

    微博既然得了撤下去了,也没有更新的新闻冒出来,那么剩下就是李红了。

    医院不是没有过处理医闹的经验。像李红这样的,相信院方会有办法的。

    “我送你。”

    霍靳尧到底还是担心她,他也怕遇到上次那样的事。

    微博可以删除,热搜可以撤下来。但是有些记者可是无孔不入的。

    昨天杨文昌已经打过招呼了,万一来两个不长眼的。他还真的要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青桑想了想,到底没有拒绝。

    她觉得这件事情算是解决大半了,剩下的小半就在李红手上。

    李红跟林刚既然会在怀孕的时候都去碰瓷,说不定也是因为钱。只要赔偿的金额到了他们的心理预期,估计就不会闹了。

    不对。说起来他们还真的不能给钱,那样有理都变没理了。

    可如果不给钱,怎么样让李红改口?又怎么样平息这次的事情呢?

    “别想太多。”

    她在神游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医院的门口。万幸,这次医院门口没有什么人。

    苏青桑拍了拍心口,觉得自己太紧张了。

    霍靳尧拉过她的手,轻轻的捏了捏:“好啦。说了不要紧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恩?”

    苏青桑看了眼医院附近,又想到那已经删除的微博:“我想,院里会有办法吧?剩下的事情,你就先不要管了。”

    “当然不能不管。你可是我老婆。”

    霍靳尧在她脸上亲了一记。

    晨光照进车里,把霍靳尧的脸染上一层金色。他笑着亲她,眉眼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苏青桑有一瞬间的感觉,觉得这个时候好像那些事情都不重要了。只有眼前,现在,这个霍靳尧。

    这是她所喜欢的,也是她的男人。

    “好。如果有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不过,应该没什么事了。

    “去吧。”

    苏青桑在霍靳尧的目光中进了医院的大门,再去到自己的科室。

    走过来,跟平时感觉一样。没有任何不同。好像昨天那个冲动,那些争执,都是她的错觉一样。

    可越是这样,苏青桑越是觉得有些心慌的感觉。

    “青桑,你来了。”郑晨宇看到她时,跟她打招呼。

    昨天郑晨宇轮休,并不知道医院发生的事。今天来的时候,事情已经算是平息了。

    苏青桑看他好像没什么事一般,多少松了口气。

    “早。郑医生吃饭了吗?”

    “没。苏医生这是要请我吃饭?”

    “也可以啊。”苏青桑知道对方昨天休假去了:“不过我还真有东西给你。”

    “我知道,有礼物。”郑晨宇笑得灿烂:“昨天有人在朋友圈晒过了。”

    “啊?还有人发朋友圈?”

    “对啊。所以我可是等着了。”

    郑晨宇的打趣让苏青桑又放松了几分。她把昨天没送出去的土特产给了郑晨宇。

    郑晨宇接过在手上晃了晃,对着她笑笑:“谢谢啦。下次请你吃饭。至于我,就先吃早饭去了。要帮你带饭吗?”

    “不用。我吃过了。”苏青桑看他要走,叫住了他:“郑医生。”

    “恩?”

    “你今天早上进医院,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什么特别的事?”

    “没事。没有就算了。”苏青桑摇了摇头,心想,事情可能真的解决了吧。

    那个李红,昨天会改口,可能是被她老公怂恿的。

    也许她今天又良心发现了呢?

    苏青桑上午还有门诊,她忙起来,就只能先把这事给放下。

    她没有去看李红。这个时候她觉得她可能越去看,越会引得李红的反弹。

    到时候说出更多无中生有的话来,对她跟对医院的形象都不好。

    不过她也有问了一下孙慧雅,李红的情况。孙慧雅说昨天那样闹了一场,李红倒是舒服了。在他们走了之后,好吃好睡的又睡着了。

    她的伤口今天早上查房的时候也给她检查过了。苏青桑处理得不错,已经没有大问题了。

    李红也没有问起苏青桑。好像完全把昨天的事情忘记了。倒是林刚一脸不服,逮着孙慧雅追问了好几句。说什么医院难道想就这样算了?

    说什么医院是不是打算就这样包庇辱骂病人的医生?说什么他们医院就是这样欺负人的?

    当时孙慧雅都不知道自己能回答什么。

    奇怪的是李红瞪了林刚几眼之后,林刚就不问了。

    “她好像是愿意就这样算了。”

    孙慧雅说着自己的想法,她并不能保证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至少目前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不闹出来,不向院方施加压力。我们也不会那么为难。

    ”我知道。“

    苏青桑点头,只要李红现在不反悔,不改口,按着现在这个态度发展下去,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孙慧雅走时拍了拍苏青桑的肩膀:“青桑,不管怎么样,现在事情基本控制住了。你也可以放松下来,好好干。”

    苏青桑点头:“谢谢你,孙主任。”

    既然院方都表明态度了,苏青桑也不打算再问了。

    下午有一个手术要做,虽然是小手术,也需要时间准备。

    她投入手术中,整个人就完全沉浸其中。也就不会去注意,外面的事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等苏青桑从手术室出来,差不多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

    她吩咐完病人要注意的事情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离下班还有十五分钟,打算换衣服走人的苏青桑拿出手机又刷了一遍微博。

    哪里知道,打不开。她愣了一下,又试了一次,还是打不开。

    苏青桑心里浮现出不好的预感。莫名就不想这样放弃。她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刷新,一次又一次。

    微博终于可以打开了,她办公室的门也敲响了。

    进来的人是李美琳,她此时看起来满脸急色,满眼紧张。

    对上苏青桑的视线时,她平复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的呼吸平复下来。

    “苏医生,出大事了。”

    苏青桑的心跳漏了一拍。掌心的手机捏紧,她看着李美琳:“怎么了?”

    “你看微博。”

    李美琳看到苏青桑拿着的手机,声音很轻:“你快看,你看了就知道了。”

    她说话的时候,看了眼外面,目光再回到苏青桑身上时,带着满满的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