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谁给你的权利
    苏青桑的照片挂在产科外面的墙上,之前李红的丈夫就找过了产科的医生了。

    后来孙慧雅虽然劝了半天,却也只是表面劝住了他。哪怕孙慧雅说是她动的手术,他都不信。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孙慧雅那可是个主任。是主任就表示有一定的关系。苏青桑不一样,他问过了,新来的医生。

    他动不了一个主任,还动不了一个小医生?

    “对。是你。就是你——”

    李红的丈夫把手上的保温桶往边上随手一放,一个跨步挡在了苏青桑面前。

    苏青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李红丈夫,眉心微微拧起:“有事吗?”

    “呵。有事吗?当然有事了。”

    李红丈夫说话的时候,将袖子往上捋了一把,同时还紧了紧拳头。

    苏青桑拧眉,看着对方的动作不急着开口。身后的李红躺在床上叫了一声:“林刚,你干嘛呢?”

    “干嘛?”李红丈夫,也就是林刚看着苏青桑,抬起手用食指指着她的鼻尖:“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老婆的子宫给切了的?”

    苏青桑看着林刚点了点头:“是我。”

    “好。承认了哈。带种。”林刚点头:“我再问你,谁给你的权利,啊?谁同意你把我老婆子宫给切了的?”

    “林先生,我想我要先跟你解释一下,当时你老婆那个情况,非常的危险。如果我们不帮她切除子宫,她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明白吗?”

    “你是说有可能?”

    “对。”

    “那也就是说不是百分之百了?”林刚指着她:“既然不是百分之百,那么谁给你的权利?你说啊。”

    苏青桑因为他的手差点碰到鼻尖了,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林先生,你冷静一点。所谓的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当医生的不会把所有的话说死。但是你太太当时那个情况——”

    “够了。我不想听。”林刚又向前一步:“我告诉你,是你把我老婆的子宫切掉的。你就要负责。”

    “负责?”苏青桑看着对方:“你想怎么个负责法?”

    “怎么负责?简单啊。你赔我一个儿子。”

    林刚之前已经找到那个说李红一定会生儿子的所谓的“天师”算过账了。

    这账要一个一个的算。天师那边算完了,现在轮到苏青桑了。

    苏青桑看着眼前的男人伸出来的手几乎又要戳到她面前,试图又往后面退了一步:“林先生,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好吗?”

    “无理取闹?我今天无理取闹给你看。”

    林刚说完,就提起了拳头,对着苏青桑的面门就揍了过来。

    苏青桑没想到她会动手,当然不会站在那里任他打,身体退后了好几步,避开了林刚的拳头。

    梦见没想到苏青桑竟然敢避开,越发的愤怒:“你这个该死的庸医,你害我老婆,你害我老林家没有儿子。我揍死你。”

    他说话的时候奔着苏青桑冲了过去,李红在旁见了大叫:“林刚你要干嘛?你快住手。”

    “闭嘴。臭婆娘,没你什么事。”

    林刚这口气可是憋了好几天了,今天怎么也要把这口气出了。

    苏青桑看着他跑过来,绕到了病床的另一头。

    不过那个位置更坏,她心中一急,瞪着林刚声音极冷:“林先生,你再这样的话,我就报警。”

    “报警啊。你报啊。要坐牢我也要先打死你这个害我没了儿子的庸医。”

    林刚的拳头已经对着苏青桑挥了过来,苏青桑本能的抬起手就要去挡。不过预计中的拳头却没有过来。

    李红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跳下来,鞋子也没有穿,就这么死死的抱着林刚的腰不放手。

    “林刚,你住手。”

    “臭婆娘,你给我放开。”林刚说话的时候就要去拉李红的手。

    李红突然就发作了:“放什么放?放什么啊?啊?”

    她用力的推了林刚一把,瞪着他,眼神凶狠:“你想打人,打完了进局子,那是你的事。你不要连累我。我还在坐月子呢。你闹个啥?你说你闹个啥?”

    “臭婆娘,你——”

    “我什么?我什么?”李红这几天不是没看到丈夫的态度,不准不热,让他照顾她一下,他也不肯。看看,这都过了吃饭的点了,才给她送饭过来。

    别人家的女人生了孩子,好吃好喝的侍候着,他呢?

    “林刚,做人要讲点良心。要不是你出那个馊主意,让我去碰瓷,我会被车撞?孩子会早产?我会落到要摘除子宫的地步?”

    “那不是你自己也同意了?”

    “我同意了,我是同意了。可是我后悔了。”李红这几天从知道自己生了女儿开始,就一直在忍。

    林刚骂她没用,公公婆婆发现生的是个女儿看都不来看一眼。

    他也是,一天到晚骂她。说她生了个赔钱货,说她笨。她受够了。

    “我后悔了。我早就不想干了。是你说,说什么这个来钱快。以后要存钱养儿子。是不是你说的?我早就不想干了。我——”

    李红突然就哭了出来,无力的蹲在地上。

    “我后悔了啊。我真的后悔了啊。我不应该听你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我就不应该听你的。”

    她自己就算了啊,可怜的是孩子啊。明明还要呆在保温箱里,这个杀千刀的硬是说什么放在保温箱里浪费钱啊。硬是把女儿抱过来了。

    “你,你这个臭婆娘瞎嚷嚷什么?你让开,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庸医。”

    林刚面带心虚,却不肯就这样认输。他指着李红:“你让开。听到没有?”

    “你打,你打,你连我一起打死算了。”李红突然坐了起来:“来,来打。打死我好了。朝这打。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我为什么不死了?为什么?”李红说话的时候去踹他:“你说,是不是要我当时一尸两命死了你才更高兴?你说啊?”

    林刚避开的同时将手抬了起来:“臭婆娘我警告你,你别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啊。我告诉你,我——”

    他的我字还没有说完,李红却突然倒在了地上。

    “臭婆娘,你不要装死。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算了?”

    苏青桑上前看着眼前的乱局,瞪了林刚一眼:“你够了。你没看到她伤口又裂开了?不想她死就让开。”

    她是真的生气了,这出闹剧看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臭婆娘就是装死——”林刚还想说什么,声音却弱了下去。

    苏青桑现在顾不上他了,看着像个木头一西单站着不动的林刚。

    她叫来了护士跟护工一起帮忙,然后让他们一起把李红抬到了门诊那里给她检查。

    伤口果然又裂开了。不过为什么会晕倒,估计是一时怒急攻心,气血不足引起的。

    苏青桑第一时间处理,重新缝合。这一番忙下来,只觉得一身都是汗。

    好不容易处理好了,又让人把李红重新送回病房。苏青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没想到事情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那个李红,她还记得她一脸凶狠的拉着章毅臣说要让他负责的样子,今天倒是让苏青桑有所改观。

    回到办公室,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让李美琳多看着点儿。

    她以为,这件事情闹到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揭过去了。毕竟李红都这样了,那林刚要是还有点良心,就不会再来闹了。

    不过苏青桑低估了人的无耻程度。她以为这事过去了,却不知道,她到了晚上的时候,上了本地的微博热搜。

    微博上出了两张她的照片,一张是她扶着李红,想把昏迷过去的李红给抬起来的。但是因为角度问题,看起来她可不像是要扶起李红。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说不定会以为她脸上的担心跟急切是心虚。

    那微博的正文,也是这样写的。

    医生辱骂病患,导致病患病情加重

    下面的报道,没有一句是实话。正文的内容大意是因为苏青桑追到病房对产妇进行了辱骂,所以导致孕妇情绪激动,连缝好的作品都继续开裂了。

    而为什么辱骂孕妇,是因为孕妇有碰瓷的嫌疑。

    然后是反问,身为医生,可以歧视病人吗?身为医生,可以因为病人的身份而进行辱骂吗?

    没有视频,就因为几张照片,而且还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照片,苏青桑就被下面那些键盘党骂到狗血淋头。

    现在的医患关系本来就比较紧张。然后出了这样的视频。

    接下来,又有一条微博爆出了新的猛料。说苏青桑辱骂孕妇算什么?还因为私仇,把孕妇的子宫都给摘除了。

    微博内容相当劲爆,大意就是苏青桑因为知道这个孕妇是碰瓷的。

    所以在对方被车撞了之后,明明对方的子宫还保得住的,却偏偏因为这点子原因,故意把孕妇的子宫摘除,让产妇再也没有当母亲的权利。

    两篇微博,一发出,就激起了千层浪。

    不光是微博上那些键盘党,喷子在骂。林刚也找到了院方,说苏青桑在病房跟产妇起了冲突,导致产妇情绪激动而开裂。

    苏青桑下午刚好安排了一个小手术,等她手术做完,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闹得非常大了。

    刚才因为苏青桑在手术的关系,院方没有第一时间叫她去谈话。

    等她手术做完了,院办的领导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同时把孙慧雅跟苏青桑,还有妇产科里其它几个参与了上次李红抢救的医生,都叫到了院办的办公室。

    苏青桑是来得最晚的一个,等她到了的时候,院办的办公室已经坐了不少人。

    副院长周绍南,院办的陈主任跟黄主任。妇产科的孙慧雅,沈灵芸,杨璐,还有李美琳,何雪丽两个护士。

    苏青桑这会刚脱了手术服,看着眼前这个阵仗,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一没刷微博,二没看新闻。所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是一出来就被人叫到这了,这会看着几个领导,又看看孙慧雅,先跟领导都打了一圈招呼。

    然后想着找个位置坐下的时候,被人叫住了。

    周绍南看着苏青桑,他对苏青桑是知道一些的,来的时间不长,但是名声不错。在妇产科里评价也都很不错。

    这次的事情算是一个意外。他们能理解苏青桑作为是一个新人医生可能会有一些情绪上的冲动。

    但是也愿意给苏青桑一个机会。

    “苏医生,对于这次的事情。我们希望你可以先给出一个解释。”

    市第一医院没有急着做出什么开除苏青桑或者处分她的决定。而是想着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什么事?”

    苏青桑是真的不太明白,她忍不住就去看了孙慧雅一眼。

    孙慧雅也知道苏青桑这次是运气差,那个子宫切除,根本不关她的事,不过那个在病房起冲突的,还被人拍了发到网上的,她也想听听苏青桑怎么说。

    李美琳十分好心的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三两下翻到了那两个微博,然后递给苏青桑看。

    苏青桑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就有些呆掉,这是什么新闻?

    她耐着性子把微博的内容都看完,又把下面的评论也挑着看了几条。最后将手机还给李美琳,说了声谢谢。

    转身对上周绍南的目光时,她站了身体:“周院长,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

    苏青桑看了孙慧雅一眼,把当时李红送医的情况说了一遍。

    “当时那个情况,孕妇子宫破裂,大出血,而且出血量一直在增加。我们采取那样的措施是不得己而为之。”

    “这件事情,孙主任也可以给我作证。”

    “好。”周绍南点头:“这件事情,我也听孙主任说了一下,我相信你们的处理是为了保住产妇的命。那么今天中午是怎么回事啊?”

    “李红是我的病人,我作为当时主刀医生,关心一下她术后的情况,但是我没想到,会遇到她丈夫林刚。”

    苏青桑把之前的情况说了一下,包括林刚当时是想来打她,然后她为了躲避,所以绕到了床的另一边。

    结果林刚想打她的时候,李红扑过来,跟林刚起了冲突,一时气血上涌,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周院长,请你相信我身为一个专业的医生,我是绝对不可能去辱骂孕妇的,不管孕妇是什么身份,碰瓷者也好,甚至罪犯也好,医生的天职是救人。跟病患的职业无关。这一点,我们当初在学医的时候就已经宣誓过了。”

    周院长看了眼院办其它两位领导,跟他们对视了一眼。

    他们自然是愿意相信自己医院的医生,相信苏青桑的。

    不过事情闹到现在这样,医院一定是要拿一个态度出来的。

    “恩。你不要紧张。我们叫你来,也只是为了查明一下情况,如果你说的属实,那么我们医院,也一定会对微博的内容,包括对孕妇那个家属,做出一些相应措施。”

    “谢谢周院长。”苏青桑点头,她发现自己真的是倒霉体质啊。

    不过她不慌。有李红的话,有之前在林市的经验,她相信这件事情也会圆满解决的。

    院办的人既然想着要还苏青桑一个清白,也还第一医院一个清白,当然是要快点处理好这件事情。

    现在只要跟医患关系有关的新闻,都特别容易引人眼球。尤其是这事已经引得有些记者过来,想要采访了。

    幸好周院长及时反应,跟记者说他们一定会在查明情况后接受对方的采访。这才阻止了那些记者一股脑的涌到医院里来。

    “既然你说那个产妇是这样说的,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产妇问清楚情况,然后通报媒体,也让他们知道,我们医生的素质。”

    苏青桑点头,她也希望可以快点还自己清白。

    虽然知道是早晚的事情,但是老是背这样的锅,她还真觉得自己很倒霉啊。

    一行人离了院办,周绍南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

    孙慧雅也关心这件事情,于是周绍南,院办的陈主任和黄主任,还有苏青桑自己,一共四个人,去找李红。

    眼下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医院里却还有不少在值班的护士跟医生。

    看到这么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都有些诧异。尤其是周副院长,说是副院长,却是管着医院一些常务事务。

    身后有些人,跟在了周绍南身后,都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人更多了。

    这边医生跟着,下班了来看病人的一些家属,也跟在后面。

    周绍南本来想把这些人都赶走的。但是想想人多也好,正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清楚了。

    苏青桑走在最前面,她的心并没有多少忐忑跟不安的情绪。

    她刚才帮李红把裂开的伤口重新缝好了,过了一个下午,人差不多应该醒了。

    她只要问清楚,说明白了,就没自己的事了。

    苏青桑想着刚才李红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样子,觉得这事也不难解决。说清楚就好了。

    来到李红病房的时候,李红刚好醒过来。本来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又缝合了一次,令她的脸色比中午看到还要苍白,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虚弱。

    苏青桑一进门,林刚就过来了:“你这个庸医过来干嘛?”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激动。”周院长年轻最长,他走在前面,看着打算冲过来动手的林刚。

    “我们今天来,是来问一点事情的。”

    “想问什么?”林刚瞪苏青桑,满脸怨毒:“我婆娘被她害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周绍南已经知道这个林刚有多不讲道理了。话说回来,要是真的讲道理,也不至于让自己怀孕的妻子去碰瓷了。

    他并不看林刚,只是看着李红:“李女士,你好。今天中午我们的苏医生还来这里看过你,还帮你处理了伤口,你现在怎么样了?”

    周院长这话问得相当的有技巧了,一是说清楚了,苏青桑只是来看李红的,还做了好事。

    李红只要顺着这个话说,就不会出错了。苏青桑看着李红,等她开口。

    病床上的李红,此时脸色苍白,身体看起来极为虚弱。对上苏青桑上的视线时,她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唾沫,随之就流下泪来。

    “苏医生,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不过是碰瓷而已。我出了车祸,也已经受到惩罚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还要来追到病房里来骂我?”

    李红这突然出声的指控让苏青桑整个人都怔住了,她呆呆的看着李红,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红,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医生,我求你了。放过我吧。”

    跟中午挡在她面前义正言辞,说得正义凛然的那个李红完全不一样。

    眼前的李红,像是换了一个人,也换了一个说法。

    “李红,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

    “苏医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也受到了惩罚了。我现在连子宫都没有了,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女人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李红的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又在哭泣,哭泣中带着指责。

    这样的场面,就算是相信苏青桑是清白的孙慧雅都忍不住觉得她现在的状态太惨。

    更不要说其它跟过来的同事了。

    是的,病房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好些人。除了刚才跟过来看到底发生什么事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

    还有隔壁病房的一些住院产妇跟家属也跟着凑过来看热闹。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里,都盯着里面看。也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刚才李红的话。

    她伤口今天刚刚开裂,又重新缝合,这会不管不顾,让林刚扶着她坐了起来,指着苏青桑。

    “你们看啊,这个医生,就因为我是碰瓷住进来的,就这样对我啊。你们看啊。这就是现在的医生啊。”

    李红的声音虚弱,但不影响她把自己的控诉说得声泪俱下。门外有好事的病人家属,把这些场景拍了下来。

    苏青桑根本没有注意身后有那么多人,她只顾盯着李红看了。而

    周院长想阻止是来不及。有不少人拍到了刚才李红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