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你忙着泡夜店还有空想我
    霍靳尧没有作声,丁晴站在那满脸愧色。她在赌。赌霍靳尧回去之后,苏青桑不会再问他。

    不过就算是问,她今天这个解释,也算是过关的。她有信心,自己有百分之九十的机会可以过关。

    霍靳尧看着丁晴,丁晴能力不差,接手张阳工作到现在,在公事上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可圈可点。

    甚至因为对方是女人,有些事情做得比张阳还要细心一些。

    如果可以,他暂时不想更换秘书人选。

    但,那也是有条件的。

    “丁秘书。”

    丁晴站在那里,并不确定自己今天能不能过关,如果不能,也只能怪她运气太差。

    “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霍总您说。”丁晴垂首,姿态放得极低。

    “工作上,犯一点小错,或者是哪一些方面,一时没有做到最完美,我都能理解。但是在跟我太太有关的所有事情上。统统都是我的底线,懂?”

    苏青桑绝对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她也绝对不可能因为他没有告之她,自己在名华新都有房子,所以就不高兴了。

    那不是苏青桑的风格。霍靳尧更偏向于,有其它的原因。那个原因,很有可能是跟眼前的丁晴有关。

    丁晴双手交握在一起,这会连头都不敢抬:“对不起霍总,对不起啊霍总。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你如果在我面前说谎,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吧?”

    丁晴这会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她的后背隐隐有汗沁出:“霍总,我并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

    “丁秘书。”霍靳尧看着丁晴,声音略冷:“你确定,我太太只是因为发没有告诉她我都有哪些物业,所以跟我发脾气?”

    “我不是那个意思。”丁晴垂眸:“或许,也可能是我言行有不妥当的地方,或者是哪句话说得让霍太太不高兴了。总之都是我的失误。”

    “你知道就好。”霍靳尧低下头,不再看丁晴,丁晴这会是真的感觉到身后的汗落下去了:“霍总。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办公室很安静,霍靳尧不说话。他只是忙着手里的事情。

    既不让丁晴离开,也不说对丁晴的处置。

    丁晴嘴唇动了动,忍不住就想再说什么的时候,霍靳尧终于忙完手上的那几份文件,抬起头来看她。

    “可以,我给你一次机会。”霍靳尧看着丁晴,摆了摆手:“如果再有下次,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说之前乔弘的事,丁晴也出力不少,甚至因为这个还受了点伤。

    他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上司,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天天换人。

    丁晴转身离开了,出了霍靳尧办公室的门时,轻轻的吁了口气。

    低空飞过,不过,总算是过关了。

    这一次是她心急了。下次,她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不过,也不会有下次了。

    丁晴转过身看了眼霍靳尧办公室的方向,目光坚定。

    霍靳尧准备下班的时候,杨文昌进来了。

    他今天让人乔弘的账户查了一圈,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

    这并不正常。看起来像是临时起意。可是发展到现在霍靳尧反而有理由去怀疑,这件事情不简单了。

    “是。这并不正常。”

    霍靳尧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脸上神情略有些凝重,目光看着杨文昌:“你确定,他所有的账户你都查过了?包括他家人的账户?”

    “是。”杨文昌很肯定:“全部都查过了,甚至乔弘那已经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跟外公外婆都查过了。”

    “没有可疑?”

    “没有。”

    “那他们有没有突然搬家呢?”

    “也没有。”杨文昌的办事能力是摆在那里的,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乔弘父母住在离公司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车程的一个平价小区里。之前乔弘的父母凑了首付说要给他买新房让他结婚。结果就发生了他女朋友的事。”

    霍靳尧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好他敲击桌面的动作一停,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继续盯着乔弘的账户。”

    “霍总?”

    “盯着他,一是看看他那两百万都花在什么地方。二是,你看看从现在开始这半个月的时间,有没有人突然给乔弘钱。”

    杨文昌目光一亮:“霍总,你的意思是,乔弘的钱还没有收进去,所以才查不到。”

    “对。”如果有陷阱,那对方一定是许诺了对方什么好处的。

    好处不一定要马上给,有可能可以事后给。只要看那个给好处的人是什么份量,就会知道了。

    “那如果最后乔弘还是没有可疑呢?”

    “那就只能说明他确实是临时起意了。”不过霍靳尧并不相信:“去吧。你也辛苦了,今天早点回家。”

    “霍总,上午董事会那帮人——”

    “没事。我应付得了。”

    霍逸凡最近确实是有点太得意了。不过没有关系,让他再得意一会吧。

    霍逸凡本来是公司的副总,最近却风头却隐隐压过他。不过是因为他谈下了伊克斯的案子。

    可是那个案子到底是怎么谈下来的,他们全部心知肚明。把大半的功劳都揽到他身上,霍逸凡倒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不光是霍逸凡,被放在公司设计部的霍逸杨,最近都跟着嚣张不少。

    不去想那兄妹几个的暗中做的手脚。横竖他们也蹦达不了多久。

    霍靳尧本来想跟杨文昌说一下丁晴的事情,如果可以现招一个备用的人进来,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

    既然答应了给丁晴一个机会,就让她留着好了。横竖张阳也只是休假,又不是辞职。

    杨文昌眼中有些担心,看着霍靳尧最后却是不发一语的离开了。

    他真的觉得霍靳尧太不容易了。没见过谁家董事长像他们董事长这样,帮着侄子也不帮自己的儿子的。

    霍靳尧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小白菜,引得杨文昌同情。

    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璀璨。

    苏青桑在厨房跟玉婶不知道说什么,两个女人的聊天声中隐隐杂着笑声传出来。

    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饭菜香。衬着一室晕黄的灯光。

    在林市时那种温暖的感觉又来了,霍靳尧将车钥匙放下,轻轻的换了鞋,走到了厨房门口。

    玉婶正在炒菜,苏青桑在边上帮忙:“玉婶,汤再放点盐就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玉婶笑着开口:“没想到太太学手艺这么有天份。这个汤呆会先生回来知道是你煲的,一定喜欢得很。”

    “谁说煲给他喝?”苏青桑放好盐,又尝尝了味道,确定不错:“我这几天累了,煲给自己不行吗?”

    “太太现在这样说,呆会怕是要让先生多喝几碗才是。”

    玉婶看着苏青桑口是心非,笑得更灿烂,将菜盛起来。一转头就看到霍靳尧回来了。

    苏青桑正想着反驳,冷不防就看到了霍靳尧的身影,她吓了一跳,手上的勺子都差点掉地上。

    瞪了霍靳尧一眼,将汤端到外面去了。

    霍靳尧跟在她身后,在她放下汤的时候圈上她的腰:“老婆,我好想你。”

    “别闹。”苏青桑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一记:“去洗手,准备吃饭。”

    “老婆,我真的很想你。你都不想我吗?”

    他就这么靠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指过她的颈项。

    苏青桑觉得痒,缩了缩脖子:“谁要想你?快去洗手吃饭。”

    “遵命。”

    他举起三根手指,然后快速的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苏青桑摇了摇头,回到厨房帮忙把菜端出来。

    玉婶有些不好意思:“太太,你坐着吧,我来好了。”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下午回来,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又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玉婶已经开始做晚饭了。

    霍靳尧出来的时候,四菜一汤已经摆上了菜。玉婶解下了腰上的围裙:“先生太太,那我先回去了。碗你们放着,我明天会过来收拾的。”

    玉婶走了,苏青桑盛了碗汤,意外没有像以前那样先放到霍靳尧面前,而是放在自己的面前。

    她端起碗,闻着那个香气,觉得不错。看不出来,自己在厨艺上确实是有天份。

    霍靳尧一看她这跟平时不同的态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凑过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老婆,你生气了?”

    “没生气啊。”苏青桑喝了口汤,恩。味道不错。下次可以试试别的。

    就这样还没生气?

    “那,老婆给我盛碗汤呗。”

    “你没手吗?”苏青桑凉凉的扫了他一眼。

    “”霍靳尧的目光越发的哀怨了起来,不过只有一下,很快就露出一脸讨好的笑:“老婆,别生气了。”

    “我说了我没生气。”

    “不是,你看,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在名华有房子的。名下产业太多了,你要是想知道,我让文昌明天计算一下,我都有多少不动产,动产,还有其它的基金股票债券什么的,到时候都给你过目一下?”

    苏青桑放下碗,看也不看他:“不用了。我看那些干嘛?”

    “你现在是我老婆了啊,那我的财产,不也是你的?”

    “是吗?”苏青桑扯了扯嘴角,笑得略假:“谢谢。不过不用。我赚的钱,够我花。”

    不说厉千雪认了她后给了她百分之五厉氏的股份,每个月的分红。也不说厉千雪在荣城买下的几处物业,除了她自己住的那个小别墅,剩下有两套房子现在已经出租了。每年光房租也不少。

    她自己每个月的薪水也够她开销了。她又不是一个花钱如流水一味享受的人。

    “老婆,你真的别生气了。我保证,下次我什么事都告诉你。行不?”

    霍靳尧拉着椅子往她身边靠了靠。苏青桑扶额,侧过脸看他:“你吃不吃饭?”

    “老婆——”霍靳尧对上苏青桑的眼神,无奈妥协:“我吃。老婆你好凶。”

    苏青桑的嘴角抽了抽:“霍靳尧——”

    “不过老婆凶的样子也很可爱。我都很喜欢。”

    苏青桑的额头跳了跳,相说谁来把这个家伙给收了去。为什么在外面好好的,到了她面前就总是这么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霍靳尧接下来几次想开口,可是苏青桑都不看他,只是安静的吃饭。

    玉婶厨艺相当不错,至少苏青桑就觉得挺有胃口的。

    吃这饭,霍靳尧想着可以好好聊一下了。哪里知道苏青桑主动拿了碗去洗了。

    “老婆,放着让玉婶明天来收拾好了。”

    “不用。”苏青桑自顾自的收拾餐桌,洗碗,根本不看霍靳尧。

    “老婆。要不我来帮忙?”

    苏青桑手上的动作终于停了一下,转过脸看他,声音淡淡的:“恩,你是想再打破几个碗吗?”

    霍靳尧怂了。不再说话了,看着苏青桑忙碌。

    她动作很快,又很利落。不多时就把厨房都收拾干净了。顺便还把外面的餐桌都擦干净了。

    霍靳尧一直跟在她身后,她也能当成没看到一样。忙完了直接就回房间去了。

    霍靳尧无奈只好又一次跟进去。

    苏青桑下午已经把行李都收拾了一次了。把里面的礼物一个个拿出来。

    有送给霍老爷子,有送给霍明光的,还有刘童佳的也有。剩下的还有一些林市的土特产,苏青桑打算明天带去医院送给孙慧雅他们。

    明天要上班,苏青桑按着之前买好的份量一个个装好,放好。

    霍靳尧在边上看她动作:“老婆——”

    “闭嘴,别打扰我。”

    霍靳尧哀怨得不行,看了苏青桑一眼,转身就去浴室洗澡了。

    苏青桑也不怕霍靳尧生气。事实上她还生气呢。

    就算她相信霍靳尧跟丁晴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可是你霍靳尧身为一个已婚人士。

    看到有女人投怀送抱的时候不推开,还一脸享受其中的伸手?

    苏青桑才不理霍靳尧,自顾自的把所有要送人的东西都装好,放好,明天只要拎到车上就可了。

    她这才去衣柜里拿睡衣,准备去洗澡。她要进去的时候,霍靳尧刚好从里面出来。

    “老婆,你去洗澡啊?”

    苏青桑给了他一记看笨蛋的眼神,她拿着睡衣不是去洗澡是干嘛?

    “老婆,要不要我帮你洗?”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对着苏青桑眨了眨眼睛。他长得帅,哪怕是这样痞痞的表情,看起来也挺勾人的。

    苏青桑呼吸一停,随之努力平稳。

    “谢谢。不用。”

    “老婆,你不用跟我客气的。我很乐意帮你洗澡的。”

    说话的时候,他甩了甩头。他刚洗好澡,身上带着几分湿气。发尾是湿的,有水滴下来,就这么落在他只围着浴巾的胸前。

    苏青桑目不斜视,强迫自己不去看霍靳尧的男色。

    “谢谢,可是我不怎么乐意让你帮我洗澡。”

    苏青桑说完,越过他就往浴室去。霍靳尧却突然一把抱住了她。一个转身,轻易的将她的身体压倒在墙壁上。

    他很高大,苏青桑又很娇小。被他这样一压,她整个身体都仿佛是被钉在墙上一般。手上的睡衣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霍靳尧,你放我下来。”

    双脚悬空的感觉并不怎么好,苏青桑咬牙瞪着他,示意他放自己下来。

    霍靳尧才不放,他仗着身高的优势,轻易的困住苏青桑的身体,让她跟自己对视。

    额头抵着她的,两个人的鼻尖几乎就要碰到一起。

    他的眼睛跟她四目相对,那一双黑色瞳仁,黑得不见底。苏青桑在心里骂了一句。

    混蛋,就知道用男色来诱惑她,太过分了。

    “老婆,你气完了没有?”不光是用男色,霍靳尧压低了嗓音,用气声说话。

    他的声音十分姓感,苏青桑突然就觉得有些呼吸不稳,强迫自己不看这张颠倒众生的俊颜。

    “你耳朵有问题啊?我说了,我没生气。”

    “骗人。”霍靳尧一只手扳过她的脸,不让她逃避:“好。你说不生气就不生气好了。老婆,我们也好几天没见了。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

    说话的时候,他的一只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一点一点的,滑过她的前襟,然后是锁骨。

    “霍靳尧。”

    苏青桑现在不想跟他发生关系,她还有事没问清楚呢。

    “嘘。老婆。”霍靳尧凑过去,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记:“你不在家我都想死你了。你真的就一点也不想我?”

    “你想我啊?”苏青桑偏过头去,避开了他凑过来的第二个吻:“我怎么觉得你这么忙,应该没空想我呢?”

    “老婆——”他是很忙不假,但是忙跟想她是两回事:“你这样想我,我真伤心。”

    “你伤心啊?我怎么不觉得?”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微微挑起了眉尾,那双清澈的水眸此时带着几分促狭。

    一只手轻轻的戳着他的胸膛,不是是***。就是那么轻轻的点了点。

    “毕竟,你不是忙着管公司的事,就是忙着去夜店泡小妹妹?你这么忙,哪来的空想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