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霍靳尧他不举
    苏青桑打电话的时候,一直按的是免提。这会看着丁晴,她将手中的尽管往她面前一递。

    丁晴没有想到苏青桑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冷不防因为苏青桑的动作,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

    这是第一次,她所有的聪明,现在都没了用武之地。

    “丁秘书?”霍靳尧的声音略有些冷:“你们现在在哪?”

    “在,在名华新都。”丁晴这段时间在霍靳尧面前都是自信的,得体的。

    哪怕之前因为乔弘的事情她在他面前曾经有过几分愧疚跟自责的情绪。可是也依然不掩她的精明干练。

    “名华新都?”霍靳尧微微挑眉:“丁秘书,名华新都跟皇庭应该是两个方向呢?”

    丁晴去接人之前,他有让杨文昌把地址告诉丁晴。丁晴现在把人带到名华新都去做什么?

    怪不得苏青桑问他名华新都房子的事。

    “霍总,我——”

    “我现在不想听你解释,给你十五分钟时间,把我太太送回皇庭那边,然后你给我马上回公司。”

    冰冷的语气,相当的不客气。尤其是电话按着免提,旁边还坐着苏青桑。

    丁晴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几乎要烧起来一般。她坐在那里,身体都有些微的颤抖。

    她没想过会面对这样的情况:“霍总——”

    “把电话给我太太。”霍靳尧的声音依然透着冷意,完全不打算给丁晴面子。

    苏青桑一脸淡然的从丁晴手中将手机抽出来,这次将免提按掉,重新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靳尧。”

    “抱歉。”霍靳尧现在不需要知道丁晴是个什么情况,不管什么情况,他都不高兴:“丁晴会马上送你回家。你回去好好休息。”

    “好。”苏青桑看着丁晴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去发动车子,她的唇角无声的上扬:“你也快点去吃饭。工作是忙不完的,不要累坏了身体。”

    “知道。”她的关心让霍靳尧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毕竟还有丁晴在,苏青桑没有说更多的话了。挂断之后,看着丁晴僵硬着一张脸,不过却没有急着去发动车子,反而是重新看着她,目光带着审视。

    她看自己的眼神实在是让苏青桑不舒服,所以她也不想给丁晴什么好脸色。

    “丁秘书,你不开车吗?刚才靳尧好像让你用最快的速度送我回家,不是吗?”

    “霍太太,你别急,我现在就送。”

    丁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发动车子,快速的向着皇庭的方向去了。

    苏青桑坐在后座没有再出声,面上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刚才的电话,丁晴的挑衅,都不能影响她分毫。

    丁晴偶然从后视镜里看到苏青桑的表情,她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握得紧紧的。

    有一瞬间,她真的很想停下车,转过去打掉苏青桑脸上的笑。

    只不过是她忍住了。看着导航指向了目的地,她的脑子转向飞快。

    她不要认输,至少不要就这样认输。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停在了皇庭公寓的门口。

    苏青桑的手伸向车门,这一次她不需要丁晴再来给她开车门了。

    不过她还没有将车门推开,丁晴突然转过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比刚才,倒是冷静了不少。

    “霍太太,你以为,你赢了吗?”丁晴看着苏青桑,脸上带着最后的坚持。

    “我们又没比赛,何来输赢?”苏青桑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好耐性,一直在这里跟丁晴废话。

    “你说没比,就没比吧。不过,我倒觉得你早晚得输。”

    丁晴说话的时候,眼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霍太太知道为什么吗?”

    苏青桑不答话,丁晴也不需要她的答案。

    “那天霍总明明是让我送他来这里,今天他却突然这么不高兴。我承认,我心急了一点。但是如果霍总不心虚,又何必这么生气?”

    “说穿了,他生气的是我不知轻重。也顺便用这个来掩饰他的心虚。”

    丁晴说到这里时,突然笑了笑:“霍太太,到了现在,你还觉得你没输吗?”

    苏青桑脸色不变,她就这么看着丁晴笑着演戏,笑着挑衅。

    她勾了勾唇角,脸上露出了比丁晴还要灿烂的笑:“输?什么叫输?霍靳尧让你送了他回了一次家?我就叫输?”

    “霍太太何必口是心非呢?孤男寡女,我跟霍总两个人,我送他回家,然后上了楼,他又喝醉了,你说,会发生什么?”

    苏青桑看着她,脸上的笑意不减:“你是想暗示什么?靳尧喝醉了,跟你酒后乱性?还是说,你主动勾弓丨,然后靳尧借着酒意。成了你们的好事?你确定?”

    丁晴的嘴巴动了动,她很确定,如果自己敢说霍靳尧借着酒意跟她成了好事,这个女人一定会马上打电话给霍靳尧求证的。

    “男人喝醉了,做点什么事情同,很正常。霍太太这是生气了?”

    她在期待,期待苏青桑生气。可惜的是,苏青桑从来不按牌出牌,注定要让她落空了。

    “丁晴,丁秘书,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医生。”

    “你——”

    “毕竟年纪轻轻就有幻想症,这不太好。”

    “霍太太,你以为我是在说谎骗你吗?你不相信你可以打电话给霍总,你大可以问问周五那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在一起呆了一个晚上。”

    那自然是呆了一个晚上,不过是在公司的办公室呆了一个晚上。不光如此,同时在一起的还有杨文昌。

    不过这个话,丁晴是绝对不会说明白的。就算是苏青桑去问霍靳尧,也是一样的答案。

    “丁秘书,你确实没有必要骗我。我也相信你确实是跟靳尧在一起呆了一个晚上。不过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吧?”

    “什么?”

    苏青桑已经不愿意再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同情中带着嘲讽,然后她推开车门一只脚迈下车。

    “靳尧每次喝醉了酒,只会睡觉,不会做其它。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

    故意不说完后面半截话,苏青桑将车门呯的一下关上,然后走到后面去拿行李。

    丁晴没有听到最后一个词,想也不想不的跟着下了车,看着苏青桑把两个行李箱拿下来,她伸手挡住她要去拉拉杆的动作。

    “还有一点是什么?”

    苏青桑轻轻的挥开她的手,将两个行李箱一起拉到自己的面前。看着丁晴脸上的急色,她微微向前倾了些许,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开口。

    “霍靳尧啊他——不——举。你不知道吧?”

    中午时分,小区里面现在也没有什么人。苏青桑就算是搞了嗓音也不怕人听到。

    但是她偏偏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

    看着丁晴呆掉的模样,她轻笑一声:“丁秘书,下次如果想说谎,最好还是做一下攻略比较好。”

    “不,不可能——”丁晴不信,苏青桑说的字,她一个字都不要信,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要信。

    “不可能?那你怎么就不想想,以霍靳尧的家世,他为什么要娶我呢?我的身份,你应该也有调查吧?”

    不管厉千雪是不是认了她,至少现在明面上,她还是厉家的私生女。她的身份,并没有公开。

    丁晴整个人几乎石化一般,她瞪大眼睛看着苏青桑,一时难以消化她说的话。

    苏青桑看着她,目光满是同情跟讽刺。最后拉着两个行李箱快速的进了公寓的大门。

    丁晴站了好一会,直到一阵冷风吹过,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脑子里想着高大威猛的霍靳尧,再想想苏青桑的话,怎么都没办法把两者联系到一起去。

    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

    她就在这样的震惊中,带着些茫然的回到了公司。

    一进公司,就被霍靳尧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对上霍靳尧冰冷的眼神时,她都还没有从刚才苏青桑的话里回过神来,她的目光甚至下意识地看向霍靳尧的下半身。

    不过却是被办公桌给挡住了。她又忍不住去看霍靳尧的眼睛——

    霍靳尧被她的目光盯得一阵不快,微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的丁晴。

    “丁秘书,能不能麻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让你把我太太送到皇庭,你却将人送到了名华新都?”

    他的声音很冷,话更冷。丁晴刚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为自己想好了说辞。

    “对不起啊,霍总。我接到霍太太的时候,她并没有说她要回家去吃饭。当时我问了她,她说她没有吃午饭,我就想起了名华新都那附近有一家私房菜馆的菜做得不错,所以想带霍太太去尝一下。”

    “经过名华新都的时候,想起之前之前陈秘书说你那个房子出租的事情,就顺口跟霍太太聊了几句,然后才发现,她好像并不知道那里有你的房产。对不起啊霍总。我不应该多嘴的。”

    丁晴这话说得实在是漂亮,先是说她是“好心”送苏青桑去吃中饭。然后说苏青桑是因为发现霍靳尧有名华新都有房子,所以才给他打电话。

    换言之,不就是说苏青桑是因为知道了霍靳尧有她不知道的产业,所以才会打电话给他,才会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