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对不起啊霍太太
    看到对方时,苏青桑的眉心一跳,几乎是一下子就想到了,之前两个人在视频里的举动。

    苏青桑的脚步停了一下,她站在那里没有动作。放在行李拉杆上的手,却因此而紧了紧。

    只有几秒的时间,她很快就放松的力道。然后唇角微微上扬,看着那个女人往这边走过来。

    她在往这边走,苏青桑就在打量着对方。

    givenchy的白色风衣外套,系着一条下面是一双prada的小羊皮短靴。头发挽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淡紫色的眼影让她看起来魅力有加却又带着几分魅惑。

    苏青桑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确实是很精致,更重要的是她相当的清楚,自己外貌的优势在哪里,并将之发挥到极致。

    跟她因为要长时间站台手术,总是穿着平底鞋不同。对方的一双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比自己高挑不少,无形之中加了几分气势。

    丁晴一步一步的向着苏青桑走过来,面色平和,笑容得体。

    苏青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靠近,目光微微一沉,也只有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霍太太,你好。”丁晴上前几步,走到了苏青桑面前:“我是丁晴,是霍总的秘书,霍总叫我来接你。”

    事实上霍靳尧自己上午有一个晨会,他安排来接人的是杨文昌。不过刚好丁晴在旁边听到了。

    而杨文昌昨天霍靳尧让他查的事情有了结果,所以当时杨文昌有些迟疑。丁晴于是主动提出要来接苏青桑。

    “之前霍太太来公司的时候,我刚好见过她一面。我认得她。放心,我一定把霍太太平安地接回来。”

    “好。”

    最近这段时间,丁晴的能力霍靳尧是看在眼中的,所以也没有多想,同意了让她来接人。

    现在她站在了苏青桑面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红唇娇艳,对着她伸出手。

    那双手跟她总是泡在实验室跟医院手术台,总是用消毒水而造成的略有些泛白的手掌不同。

    纤细手指涂着绯红色的蔻丹,上面甚至还描了极好看的花瓣图案。

    苏青桑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对方的手,又对上对方的眼神。依然平和,好像上次跟她无声开口说那四个字的人眼中流露出来的挑衅是她的错觉。

    “你好。霍太太。”

    她没有第一境伸手,丁晴的风度却相当的好,反而将手往前再递了些许。

    “我是丁晴,霍总让我来接你。”

    苏青桑看着丁晴的手,最终还是握了上去,柔若无骨。

    她握了一下,很快就松开。

    “霍靳尧人呢?”

    “霍总有一个会议很重要,所以走不开。”

    丁晴说话的时候,向前一步,就要去拉苏青桑的行李:“杨助理也忙得很,现在就我更闲一点,所以是我来接你了。”

    将苏青桑的行李拉到眼前,她侧过脸笑着看她:“霍太太不介意吧?”

    “当然。”苏青桑眨了眨眼睛:“我还要谢谢你。”

    “不用谢,这可是我的工作。”

    丁晴说话的时候,手往外面指了指:“霍太太,我的车停在那边,我们往这边走吧。”

    “好。”

    苏青桑点了点头,没有从丁晴手上去拉回自己的行李,而是极安静的走在旁边。

    她的行李不多,就一个箱子。不过来之前厉千雪跟厉老爷子却是挑了不少的好东西,让她作为回礼带回来。

    所以苏青桑有两个行李箱。看到丁晴一边一个拉着两个行李箱,苏青桑还是出声了。

    “丁秘书,我来拿一个好了。”

    “不用,反正就要到我停车的地方了。不远的。”

    丁晴踩着一双高跟鞋,脚步却依然很稳。苏青桑扫了一眼她的脚下,最后淡然的收回了目光。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跟特色,她不会回为丁晴的妆化得比她好,看起来没有丁晴精明干练就产生什么负面情绪。

    两个人离开了机场大厅,走到地下停车场。丁晴将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又绕过来给苏青桑开车门。

    “霍太太,请。”

    苏青桑微微拧眉,很快就笑着侧过脸看她:“谢谢。”

    没有虚伪的客套,苏青桑直接上了车。

    她看着丁晴绕到车的另一边上了车,然后发动了车子。

    从刚才到现在,丁晴的所有反应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苏青桑却不会忘记之前丁晴对她无声开口说的几个字。

    她更不会忘记之前看到视频里面,丁晴朝着霍靳尧方向扑过去时的状态。

    她不想把人心想得很坏,但是她现在也不觉得人心就很好。

    尤其是丁晴,她有充分的理由去怀疑,这个女人动机不纯,或者直接一点说,她对霍靳尧有企图。

    她说她是霍靳尧的秘书,那么霍靳尧的秘书跟霍靳尧自然也是天天见面的。

    男人跟女人,夫妻之外的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一天有至少八个小时都呆在一起——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将心里那些心思全部都收了起来,她不愿意去怀疑霍靳尧,不管她再怎么有疑惑,她都会等见到霍靳尧了亲自问他。

    之前一早起来赶飞机,苏青桑本来是困得很了,不过前面开车的人是丁晴,她是怎么也没有办法在这车上休息的。

    脑子里还在想那个视频,还有丁晴跟霍靳尧抱在一起的画面。她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去质问这个女人,不过,她忍住了。

    她不说话,丁晴也不介意。

    “霍太太,上次来公司,我都没有跟你好好说说话。其实我们公司的小姑娘知道霍总结婚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女职员因为这个而心碎呢。”

    她的目光跟苏青桑的目光在后视镜里交汇。

    她说这个话似乎是在夸霍靳尧,苏青桑却是勾了勾唇。

    “心碎应该不至于吧?天域集团的女员工没有一半也有三分之一,可是都心碎去了,那谁来干活啊?”

    “呵呵呵呵。”丁晴笑了,笑得略有些夸张:“霍太太你真幽默。”

    “幽默称不上,只是说实话而已。”

    苏青桑的神情淡淡的,却透着一丝笃定:“我相信靳尧公司的人,不会这么没有职业素养,你说是吧。丁秘书?”

    一语双关,丁晴不是笨蛋,自然听懂了。一时脸上的笑都收敛了几分。略有些尴尬。

    不过尴尬也只是一下,她专心看着前面,似乎是在认真开车。嘴上却还是因为自己刚才的随意开口而做了一个补充。

    “那是自然,天域集团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跟公司所有同仁的努力都是分不开的。”

    苏青桑点头,似乎是在赞同丁晴的话。

    “我也觉得。所以我不认为,靳尧结婚了,公司的女员工就要心碎了,还是说,丁秘书自己因为靳尧结婚而心碎,所以就觉得别人都这样?”

    “霍太太真的很爱开玩笑。”丁晴没想到,苏青桑竟然又给了自己一个软钉子:“为霍总心碎的女员工里肯定没有我,毕竟,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至于为什么会知道其它女员工的情况,霍太太其实也能理解,公司大了,八卦的人总会多几个的。”

    “恩。这个我相信。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就有是非。但是我更相信,靳尧公司的员工,也更相信靳尧。若是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只是因为他结婚的消息就让公司员工无心工作,那靳尧这个总裁似乎也不必再当下去了。你说是吧?”

    丁晴不说话了,这是她第一次跟苏青桑正面交锋。

    原来以为只是一个软兔子,现在却发现,遇到是一只刺猬,竟然这么扎手。

    “霍太太说得是,霍总能力一流,手段超群。我也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公司的员工一定能跟着天域集团走上一个更高的台阶。”

    “丁秘书。”苏青桑将身体半倚在车后座,车内的暖气很温暖,她穿着外套并没有脱,此时却觉得有些热。

    “你家霍总不在这里,所以这些拍马屁的话,你可以不用在我面前说。”

    “霍太太你又开玩笑了。我可不觉得这是拍马屁的话。难道霍太太不喜欢人家夸霍总能干?”

    “确实不喜欢。”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微微笑开,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在我心里,霍靳尧什么都好,所以,真的不需要我vy再听别人夸他。”

    她眼中的笑意,脸上的甜蜜,丁晴只是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她就觉得那个笑脸莫名就有些刺眼。苏青桑凭什么笑得这么甜蜜呢?无非是因为霍靳尧罢了。

    如果没有了霍靳尧,苏青桑又是什么?什么也不是罢了。

    垂眸,丁晴知道自己今天还是表现得急了一点。她应该再冷静一些的。

    但是想到昨天晚上在夜之魅气场全开的霍靳尧,她突然就有些忍不住。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跟霍靳尧朝夕相对,她就不信,她会一点机会也没有。

    她没有再开口,而是盯着前面的马路专心开车。

    苏青桑也不说话,她看着丁晴的背景,想着她接下来还会出什么样的招。

    这一路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丁晴,看着不显,实际上第一句话明着暗着都在想办法刺激她。

    要说这个女人没有别的目的或者是企图,她是打死也不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