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气场全开
    丁晴挂了电话,看着眼前的霍靳尧跟杨文昌。

    “乔弘说,今天晚上九点。在夜之魅见面。”

    因为之前的事情,乔弘对霍靳尧的信任降低,现在只愿意跟丁晴联系。

    霍靳尧的眉心拧了起来,这个乔弘,怎么每次约的地方不是夜总会,就是夜店?

    “霍总。”丁晴看着霍靳尧,目光带着一心想解决问题的迫切:“要不今天晚上就我去吧。”

    “不必。还是我跟你一起吧。”霍靳尧说话的时候,看了眼丁晴:“你的脚没事了吧?”

    昨天丁晴的脚一开始因为一颗小石子而崴了一下,后来进了蓝色之夜,那几个纨绔打架的时候,她又不小心被他们砸在地上的玻璃给绊了一下。

    虽然他及时伸出手扶住了她,但是她的脚还是当时就肿了。

    丁晴这个算是工伤了,霍靳尧身为老板,自然要关心一下下属的伤势。

    “谢谢霍总关心,我的脚没事。你放心,我今天穿了一双平底鞋,我一定不会再拖你的后腿。”

    丁晴说到这里时,脸上还带着几分愧疚。

    “昨天的事情跟你无关。”说起来只能说是意外。

    “你脚上有伤,今天还是不要去了。我跟文昌去就可以了。”

    “可是跟乔弘联系人是我。”丁晴极力争取:“霍总,乔弘联系的人是我,答应见的人也是我。如果他到时候去了,然后发现我不在,说不定会认为我们又骗了他,到时候才是真的麻烦。”

    “霍总,丁秘书说得有道理。”杨文昌认为事到如今不让丁晴参与进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更何况,丁晴是女的,更容易让乔弘放松警惕。”

    “对啊。也可以我先进去,等见到了乔弘再给你们发信息。”

    丁晴的建议不错,霍靳尧想了想,没有否决:“好。那就你跟我们一起去。不过你可以不必急着找乔弘要东西,先安抚他,让他冷静下来最好。”

    “我知道的。我有分寸,霍总,这次只要乔弘出现,我就有把握可以让他解下心防,然后愿意跟我们好好谈一下。”

    “好。”

    周末,办公室暂时也没有其它人。三个人商量好了怎么做之后,就各自去安排了。

    霍靳尧想着最近以来遇到的一系列事情,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关键点被他忽略了。

    夜之魅也是一家夜店,不过没有蓝色之夜那么大。

    夜之魅的位置也比蓝色之夜在偏僻一些。霍靳尧知道,这一定是乔弘不愿意再遇到警察。

    跟昨天一样,丁晴负责联系乔弘,然后进了夜之魅。霍靳尧则跟在了丁晴旁边。

    因为丁晴的脚受伤了,霍靳尧在她上台阶的时候,又扶了她一次。

    “谢谢霍总。”丁晴小声的道谢:“不过你可以不用扶我的。我怕万一乔弘看到,以为我跟你关系不一样。”

    “你想多了。”霍靳尧眼皮都都不眨一下,也不去看丁晴:“乔弘知道我结婚了。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的。”

    “那就好。”

    丁晴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模样,引得霍靳尧终于看了她一眼:“怎么,很怕被乔弘误会?”

    “不是怕被乔弘误会,是怕被人误会。”丁晴的声音很轻:“我刚认识了一个男的不错,正打算交往。我可不想还没开始呢,就先被他误会了。”

    霍靳尧点了点头,因为丁晴的话而放松了几分:“恩。没关系,如果他真的误会,我可以帮你解释。”

    “那我就先谢谢霍总啦。”

    丁晴的声音透着股子欢快,让这样有些紧张的时刻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天域集团的福利相当的不错,不光是福利不错,霍靳尧也不是一个会亏待员工的人。

    之前一直跟着他的张阳,就是因为工作出色,所以这次他太太生孩子,他想休假,霍靳尧马上就同意了。

    至于丁晴,她这两天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干劲,霍靳尧还是很认可的,这是一个好下属,仅此而已。

    两个人一起进了夜之魅的门,为了避免发生像之前那样的事情,两个人挑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

    霍靳尧坐下之后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比蓝色之夜要吵一些,人也要多。

    在这样的地方如果乔弘出现了又想脱身,倒是要容易一些。

    他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但是他一时也想不到,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霍总,你说乔弘今天会不会来?”

    丁晴的话让霍靳尧看她一眼,最后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是我感觉他会来。”

    今天是周日,明天周一,要面对那些经理,要汇报这个项目的进度。

    最近霍逸凡动作频频,如果霍靳尧不想让霍逸凡再得意一些的话,这件事情就不能再出差错了。

    丁晴不说话了,似乎也变得紧张了起来。她拿出手机似乎又想给乔弘打电话,却让霍靳尧制止了。

    “不用再打了。”霍靳尧的神情略有些冰冷:“如果他不来,你打也没用。如果他来,你再一直打电话,会让他觉得我们需要求着他。”

    就算是形势再差,霍靳尧也不愿意失去主动权。

    今天运气不错,乔弘终于肯现身了。

    他进来之后,又在场子里转了很久,最后才往霍靳尧跟丁晴坐的地方走了过来。

    霍靳尧之前坐在里面,丁晴坐在外面,所以乔弘一开始并没有看到霍靳尧,等他看到的时候想走人,却发现杨文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跟在他身后。

    被杨文昌挡住了去路,乔弘走不开,只能在两个人面前坐下。

    “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楼上我订了个包厢,我们去那里说。”

    开口的是杨文昌,霍靳尧点头,乔弘自知此时走不掉,只能跟在他们身后上了楼。

    进了门,乔弘瞪了丁晴一眼:“丁秘书,你说话不算话。”

    “乔弘,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是一个人来。”

    丁晴虽然这样说,却有些心虚。乔弘不说话,他站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透着颓丧。

    “乔弘,你知道的吧?你现在的所做所为,都是犯法的。”

    天域集团这次的项目关系重大,从头到尾都是霍靳尧在负责。他有多看中这个项目,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有跟进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员工都签了保密协议。今天乔弘的做法已经违约并犯法。

    他知道,乔弘也知道。

    果然,乔弘一听,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霍总,倍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没办法。我,我——”

    “东西呢?”

    霍靳尧并不想听乔弘说他那些所谓的苦衷。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活得不容易,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选择去走偏门。

    “没,没带来。”乔弘说这个话时明显有些心虚:“我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

    霍靳尧勾起了唇角,眼中尽是冷意,冷冷的瞪着乔弘,他的声音很轻。

    “你的条件?”

    “我,我要钱。”乔弘被霍靳尧此时流露出来的气势给惊着了,他的声音都软了下去。

    “多少?”

    “一,一百万。”

    乔弘并不算贪心,女友换肾要几十万,要等肾源。这个中间还要接受各种治疗。

    事实上一百万都不一定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两百万。”霍靳尧相当大方:“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转账,但是你要先带我们去把东西拿回来。”

    乔弘搓了搓自己的手,看着霍靳尧:“我,我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

    “我想回天域上班。”

    “不可能。”霍靳尧的面色冷厉,完全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公司员工守则你应该看过,我是不可能会让你再回公司上班的。”

    “我,我——”乔弘想到天域集团的好福利,一时满脸纠结:“我就想回公司上班。”

    “我说了,不可能。”霍靳尧气场全开,他就那样坐在那里,但是给人的感觉像是盯着猎物的猎豹。

    “乔弘,不需要我来提醒你,你做的事情带来的是什么样的后果吧?如果我现在报警,把你往警局一送,你这辈子都完了。”

    乔弘当然知道,他感觉到后背汗开始落下:“你不敢的,你如果报警,我就会让我朋友把东西交给安寻公司,到时候你损失就大了。”

    “是吗?”霍靳尧笑了,他拿出了手机,按下了一一零三个字,却没有拨出去,而是一脸笃定的看着乔弘。

    “你可以试一下,我现在报警,你会怎么样。”

    乔弘不说话,霍靳尧却拿着手机站了起来,两步站到了乔弘面前。

    “你以为,我来找你,就什么准备也没有做?”

    霍靳尧身高一米八八,比乔弘高出不少。他往他面前一站,气场全开。眼神锐利。

    “没错,你确定是可以把东西给安寻,我也可以保证他们会要你的东西。但是你前脚给,我后脚就报警。你们是签保密协议的,坐牢,你是跑不掉的。”

    “而安寻的人敢买天域的机密文件,你觉得他们会是什么结果?”

    乔弘被霍靳尧一连串的追问弄得后退一步,身体碰到了墙壁,整个人脸色苍白,冷汗涔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