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放心,他没有怀疑我
    她说完这句,就一直在听对方的声音,脸上的笑就没消过:“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放心吧。他暂时没有怀疑我。”

    “你如果这么不相信,大可以自己来啊。”

    丁晴笑起来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玩味。更多的却是自信。

    挂了电话,丁晴捏着手机的掌心轻轻的转了一圈,目光盯着手机屏幕上她专门设置的桌面。

    上面赫然是霍靳尧的照片。

    苏青桑将请假条给孙慧雅签过字,她其实蛮不好意思的。来了这近两个月的时间,请假好几次了。

    之前是陪施梦绾,这次是要回林市。虽然时间都不长,总是不太好意思。

    “没事,我知道你是林市人。”孙慧雅倒是挺能理解她的:“要不多给你一天?你周二再来上班?到时候也可以好好休息。”

    苏青桑来了医院这段时间表现不错,各方面都很配合,也很好。孙慧雅不介意多照顾她一些。

    “那太好了,谢谢孙主任。”

    苏青桑请好了假,开始想着下班以后要买点什么去林市送给厉老爷子跟厉千雪。

    毕竟明天的飞机,要不问一下霍靳尧好了。

    想到她之前竟然送了霍老爷子一只鹦鹉,这鹦鹉自然是不可能再送了。这也没办法带林市去。

    她还在想呢。楼下急诊却是送了一个车祸的孕妇上来。对方情况有些复杂。

    楼下的急诊说苏青桑之前就接诊过这个孕妇,医院里有记录的。苏青桑一听,脚步不停的往前赶。

    苏青桑看着那个女人,有些眼熟。

    直到女人脸上散落的头发被护士撩开,苏青桑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这个女人不就是一个多月前那个碰瓷章毅臣的李红吗?

    这一次女人不是在装了,是真的被车撞了。

    苏青桑看着对方身上那一大滩子血:“赶紧,准备手术。”

    那个送她来的车主明显是被吓到了,一个劲的解释:“不是我撞的,是她自己冲出来的,我没来得及避开。”

    “你先别说话,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我们现在要救人。”

    苏青桑现在哪有空跟这人扯这个?

    上次来的时候李红怀孕是六个多月,现在差不多是七个多月了。这个时间好也不好。

    运气好,孩子能保住,运气不好,孩子能不能平安生下来,孕妇命以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苏青桑现在没有精神去管那个车主了,吩咐准备手术室,她第一时间推着李红进了产房。

    同时吩咐李美琳,呆会孕妇家属来了,一定要让他们补上签字手续。

    都交代完了,苏青桑跟着进了手术室。真进去了,才发现情况相当不好。李红因为是被车撞,整个身体都被撞得飞了出去。

    子宫破裂,大出血,她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把孩子取出来。

    那一头孙慧雅听说了情况,也快速的过来了。苏青桑看着已经痛晕的李红,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孙主任。孕妇子宫破裂,必须尽快手术。而且——”

    “我知道。”这样的情况,孕妇的子宫怕是保不住了。现在一定要全力把孩子抢救过来。

    苏青桑跟孙慧雅这段时间也是经常合作。彼此都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经过手术,还有抢救,李红的孩子总算是成功的离开了母体。

    “孩子情况不错。先送保温箱观察。”

    苏青桑确定孩子没事以后,跟孙慧雅一起开始为李红做抢救措施。不光是她,外科也来了两个医生助阵。

    孩子剖腹产出来后,孙慧雅看着子宫的情况,脸色凝重:“青桑啊,她这个子宫怕是保不住了。”

    破裂成这样,又一直不停的出血。是一定要切除的。只是孙慧雅当医生多年,看得也多。

    刚才李红生了个女儿,如果李红之前还有孩子,还是个儿子还好说。万一这是她唯一一个孩子。

    家长不重男轻女还好,若是遇难重男轻女的,只怕是要来医院里闹的。

    “青桑,这事你就不要管了。你出去吧。剩下我交给我跟他们。”

    他们都在医院里做了很长时间了,算是老员工了。可是苏青桑不一样,她才来医院上班不到三个月。

    认真说起来这还是在实习期呢。万一家属以后闹起来,院里不一定会拿他们这些老人怎么样,不过苏青桑怕是逃不了的。

    “孙主任,别说了。我不会走的。我们现在先把手术做完吧。”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她来了还不到两个月,孙慧雅能这样为她想,她已经很高兴了。

    但是这件事她不觉得自己有错,最重要的是,现在李红的命还没救过来。真有什么事,等人救过来了再说吧。

    三个小时的抢救之后,李红终于成功的捡回了一条命。

    苏青桑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李红的家属已经来了。这次不像是上次那样凶神恶煞了。

    为首的是李红的丈夫,脸上满是急色:“大夫,我老婆跟我儿子没事吧?”

    苏青桑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李红丈夫话里那句儿子时眉头微微跳了一下。

    “你老婆没事。她刚刚给你生下一个女儿。现在母女平安。”

    “什么?女儿?”李红丈夫脸上的急色一下子就不见了,变成另一种情绪了:“怎么可能是女儿?我明明找大师看过的,说这胎是个儿子。”

    苏青桑本来想说李红子宫已经被切除,以后都不能生孩子。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李红丈夫接下来的举动弄得一惊。

    “他娘的,那大师明明说是儿子,怎么变成了女儿?不行,我要找他算账去。”

    苏青桑还想叫住那人去看看李红,看看她的女儿。哪里知道那李红的丈夫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医院。

    她在医院上了这么多年的班,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是苏青桑都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是认真想想这事好像也不奇怪。那个李红丈夫若是个好人,又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妻子大着个肚子还在外面“碰瓷”?

    不过眼前这个情况,苏青桑却是有些头疼了。转身看着李美琳。

    “先把孕妇送回病房吧。帮着找两个义工,好好照顾她。”

    看李红丈夫那个样子,现在根本不会来照顾自己的妻子。

    “知道。”李美琳点头,走之前有些担心的看着苏青桑:“苏医生,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的。”

    “什么?”

    “这个产妇家属一看就不好惹。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产妇的子宫已经被切除了。这万一知道了——”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苏青桑却明白李美琳的意思。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签字他们签过了的。更何况当时那个情况那么危急。不切不行。若是以后他们要找我算账,我自然也会跟他们好好讲道理。”

    若是对方不讲道理,那后面的事,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走法律程序好了。

    苏青桑想得简单,李美琳有心想要再劝两句,苏青桑却已经去签字整理手术记录去了。

    苏青桑一直等到下班,也没有见到李红的丈夫再过来医院。

    虽然这样的众生相她早就已经看过,甚至不陌生了。但是心里依然有些不舒服。

    不过这样的不舒服一直到回到家,都还没办法压制。

    那个李红,虽然在医院里醒了,但是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那个模样,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你回来了?正好过来看看。”

    苏青桑的神游直到进门前终于结束了。

    霍靳尧今天不但回来得很早,还把她明天要送的礼物给准备好了。

    “过来看看。”

    “这个送给你妈,这个送给苏昱昕,这个送给外公。不算是生日礼物。生日礼物我另外请人订了。直接送到林市,我们后天去厉家的时候再带过去。”

    “是什么?”苏青桑看着霍靳尧一脸邀功的模样,十分好奇:“你准备的是什么东西?”

    “不告诉你。反正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外公一定会喜欢。”

    “不会也是一只鹦鹉吧?”

    “你以为我是你?”霍靳尧淡淡挑眉,声音都透着打趣。

    “我怎么了?”苏青桑可不觉得自己那只鸟送错了。看那个鹦鹉多聪明啊?还会跟人吵架。

    无形之中,都能让霍家热闹不少。霍老爷子也会因此而不寂寞啊。多好?

    “你敢说我那只鹦鹉送得不好?”苏青桑面露凶光。几乎是霍靳尧敢说是,她就敢跟他拼命一般。

    霍靳尧举手投降:“我错了。我老婆送的礼物怎么会不好?那当然是最好的了。”

    “这还差不多。”

    苏青桑笑了。既然礼物霍靳尧都买好了。而且她也想不出更好的了,那自然就按霍靳尧买的东西去送礼了。

    她在吃过饭后把行李收拾好,把那些礼物都放好。

    林市本来就有他们的家,东西也不用多带,两个人不过是一个行李箱。

    苏青桑想到明天就可以回林市了,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之前在医院那个小插曲,她暂时忘记了。

    第二天苏青桑很早就起来了,杨文昌一早来了家里,他今天负责当司机,送霍靳尧跟苏青桑去医院。

    不过车开到一半,霍靳尧手机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