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无法克制
    “表叔?”

    苏青桑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她发现,她最近偶尔章毅臣的次数好像多了点。

    可是这好像又不算是偶遇,毕竟霍家是章毅臣的舅舅家,他想来就来,根本不需要顾忌。

    “恩。”章毅臣看着苏青桑,对于她口中那一句极淡的表叔应了一声。

    他刚才似乎也是在笑,唇角现在还是上扬着的,带着淡淡的,清浅的笑意。

    苏青桑不太确定他听到多少自己跟鹦鹉的对话。莫名就有点窘。

    好像她在他面前出现的时候,形象都不会太好。

    “表叔是来找爷爷吗?爷爷出门去了。不在家。”

    “我知道。”章毅臣是来找霍老爷子的。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苏青桑跟霍靳尧两个只有周末才会来霍家,平时并不会过来。

    他是有意想着避开苏青桑来的时候。哪里知道,想避开还是没有避开。

    没想到苏青桑竟然在家。不但在家,还在这后院逗鹦鹉。

    她笑起来的样子,带着几分纯真坦率。她身上没有荣城其它千金的那种骄纵之气。看起来就是有发邻家女孩一般的可爱。

    可是他很清楚,这只是她的其中一面。她还有很多面。

    对着碰瓷家属时的狡黠,为人缝合伤口时的专注认真。还有面对那人手下时的嚣张跟气势。

    脑子里最后一闪而过的是苏青桑泡在温泉时半露出水面的圆润肩膀,如刀削般的玉骨冰肌。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收敛神色,脸上的笑也跟着收去了几分。

    他的表情太严肃了,苏青桑以为他不想看到自己。也是,她可是看到他狼狈躲进衣柜的人呢。

    “那,表叔自便,我先走了。”

    她说完就要往屋里去,章毅臣却她要跟自己错身而过时突然叫住了她:“别动。”

    苏青桑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他一眼。

    章毅臣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太僵硬了,有些不自在的放低的声音:“有脏东西。”

    “哪?”

    “你别动。”章毅臣抬起手将她头发上沾着的一根极轻的羽毛轻轻的拈了下来。目光看着他,眼中带着几分隐藏的热切。

    但是他的唇角却抿得紧紧的,那是在极力克制的结果。

    苏青桑低着头并没有看到章毅臣的表情,在他把那根羽毛拈到她面前的时候低头道谢:“谢谢。”

    章毅臣的唇角冷硬,声音都跟着变得低了几分:“不用。”

    苏青桑因为他过于冷漠的态度没有多留,而是用最快的脚步离开了。

    章毅臣却是站在那里没有动。苏青桑走了,他脸上的神情稍稍放松了一些。

    闭上眼睛轻嗅,空气中还有刚才苏青桑身上的淡淡馨香。

    章毅臣突然睁开眼睛,目光看向园子里的某一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敏锐的发现刚才那里有人在窥视。那种被人偷看的感觉十分明显。

    如果不是因为他刚才走神了,他刚才就会发现的。

    章毅臣的神情严肃,盯着那个方向好一会,却再没有那个感觉了。

    他的脸色微微一沉,他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太不小心了。

    他应该再小心一点,不要让人看出分毫。毕竟那一点子绮念,他是可以克制住的。

    可是真的只是一点绮念吗?明明相见不过几次,明明不过短暂的交集。可是他却总是忍不住去想。

    如果她不是霍靳尧的妻子就好了,如果她没有那么早结婚就好了。

    他甚至会想,如果她嫁的人是他,也会在他面前露出那样温柔的笑意,带着几分娇羞的模样?

    闭了闭眼睛,章毅臣及时将这个疯狂的念头压制下去。

    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不能再想了,如果让人察觉出来了,带给他,还有苏青桑的,都不会是什么好的结果。

    章毅臣又看了刚才那个地方一眼,想着是谁在哪里的可能,最终转身离开了。

    苏青桑回家的时候发现霍靳尧今天竟然先回来了。她有些意外。

    玉婶在厨房做饭,霍靳尧坐在阳台的凉椅上。外面那么冷,他也没进来。

    她回来了,他也没发现。苏青桑拧眉,放下东西换了鞋子走了出去。

    “靳尧?”

    霍靳尧转过身,在看到苏青桑时唇角勾了起来:“回来了?”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看他,阳台没有开灯。她刚才好像看到霍靳尧眼中有一闪而过的阴郁。

    可是现在他却只是带着浅笑看她,好像刚才那个情绪是她的错觉。

    “你没事吧?”

    “没啊。”

    “没事你一个人跑这外面吹冷风?”

    要知道这种天气,荣城都还没停止供暖,外面冷得很。

    她站在这里都觉得冷,更何况也不知道他吹了多久的风了。

    苏青桑突然就伸手握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果然不像以往那样温热,而是冰凉冰凉的。

    苏青桑瞪了他一眼:“霍靳尧,你这叫没事?”

    她眼中的关心真真切切,霍靳尧看着她,突然就伸出手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

    苏青桑在一秒的怔忡之后,反手抱住他,双手一抱着他的腰。

    他的衣服都被风吹冷了,她的脸靠在上面,被那冷意弄得有些不舒服。

    “霍靳尧。”她没有抬头,只是将手臂稍稍紧了紧:“我是你老婆。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是。也许你们公事上的事情,我帮不了你。甚至你的其它的事,我也帮不了你。但是,至少我可以听。”

    苏青桑的声音很轻,响在这夜色渐沉的晚上。

    霍靳尧依然沉默,他没有办法说。他看着苏青桑,想着下午迈卡说的话。

    他说不出口。他没有办法告诉苏青桑,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的堂弟,他的叔叔,几乎每一个人,都不想让他好过。

    闭了闭眼睛,霍靳尧将下颌抵在了苏青桑的发顶。

    她的发间有淡淡的香气,他觉得那个味道闻着很舒服。她的身体很软,跟他的身材相比,娇娇软软的,抱在怀里,让他的心都跟着软成一团。

    “霍靳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跟我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