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他把你看光了
    不想让霍靳尧继续刚才的话题,她想到另一件事。

    “说起来,你这个表叔明明家世也不差,干嘛非要干这些危险的事?”

    “他如果不做这些危险的事,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升到大校呢?”

    霍靳尧对章毅臣很是推崇,两个人感情也好,对于章毅臣的选择,他倒是相当的理解。

    姑丈公已经是司令了。章毅臣如果一直借着父辈的光,倒也没什么问题。

    但章毅臣明显是有野心的,那他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不会让人以为他是靠关系走到这一步。

    “对了。什么叫我这个表叔?我的表叔难道不是你的表叔么?”

    苏青桑吐了吐舌头,她没办法说章毅臣看着实在是太年轻了。根本不会想到那差了一辈的辈份上去。

    霍靳尧却突然眯起了眼睛,倏地就将她的身体转过来,靠近了她的脸。

    “你刚才说,我表叔看到了你在泡温泉——”

    既然是在泡温泉,那她应该没有穿衣服吧?

    霍靳尧的脸靠得很近,他的鼻尖几乎跟她的鼻尖碰在一起。苏青桑眨了眨眼睛,看着霍靳尧深邃的眸子。

    “那是意外。”

    意外?霍靳尧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你被他看光了?”

    他的声音不但透着明显的醋意,苏青桑还能听到里面的危险。

    看着他放大的脸,她本能的摇头:“没有,我有穿泳衣。”

    “泳衣?哪一种?连体式?还是三点式?”

    霍靳尧说后面那几个字时语气极轻,他拂出来的气息温热,带着清凉的薄荷味道。

    苏青桑脸慢慢的就红了:“三,三点式。”

    霍靳尧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苏青桑的脸。他突然就将她拉了起来,带着她一路走到了衣帽间。

    然后半倚在门口看着她。苏青桑不明白他的意思,眨着眼睛站在那没有动作。

    “快点。”他目光热切,眼中带着几分迫不及待。

    “什么?”

    “把泳衣找出来,穿上。”

    她不知道,霍靳尧不介意提醒她:“说起来,我都没见过你穿三点式。”

    之前她去日本泡温泉,他说要跟她一起去,后来有事,没能成行。

    这次她带着施梦绾去温泉会馆玩。他想着她们两个都是女人,他不方便跟着去,所以又没去。

    说起来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苏青桑穿泳衣的样子。

    “霍靳尧。”苏青桑不想理这个家伙,她越过他就要往外面走,霍靳尧一把搂上她的腰。

    一个反转,轻易的将她的身体固定在了衣帽间的柜门上。

    “你自己找出来换,或者是我帮你换上。二选一。”

    “我哪个都不选。”苏青桑摇头,就算是脸红到了脖子根,她也没打算就这样妥协:“我困了,我要去睡觉。”

    又不是去游泳,还穿泳衣给他看?他要疯,她可不陪着他一起疯。

    霍靳尧点了点头:“看样子,你是更倾向于我来动手——”

    说话的时候,他将她的腰紧紧的扣着,不让她有机会往外面跑。

    他则在她的衣柜里翻找了起来。她来荣城带了一些行李,但是不多。

    这里面所有的衣服都是他后来让人添置的,其中,自然也有泳衣。毕竟霍家可是有泳池的。

    霍靳尧随便一翻,就找出好几套。各种颜色跟款式应有尽有。

    “就这个吧。”拿出其中一套粉红色的泳衣,霍靳尧上下扫过了苏青桑的身上:“来,换上。”

    “霍靳尧,你够了。”她现在又不去泳池,穿什么泳衣。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霍靳尧可不是跟她开玩笑的,他说的是认真的。

    苏青桑哪能让他动手。身体往后退了一大步:“不要。我自己来。”

    霍靳尧比了一个请的动作,他眼角带笑,看着苏青桑,眼光热切。

    苏青桑被他看得一阵不自在,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布料上。心里有些咬牙,最后只能接过。

    她本来穿着睡衣,要换上泳衣就要把睡衣脱了。

    在霍靳尧面前宽衣解带的事她不是没做过,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动手。

    说起来她主动在他面前这样,几乎是经一次。

    这样一想,苏青桑越发的不自在,甚至莫名就有些脚软。

    霍靳尧的目光还直直的盯着她,眼中似乎有隐隐的火花。

    等到她把睡衣脱掉,他眼中的火花就变成了火苗。苏青桑觉得有些渴。

    她任睡衣滑到地上,最后颤着手将那一小块布料穿起来。

    她的动作说不上快,被他盯着,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两个人又亲密过这么多次了,还是让她觉得不好意思。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换上那三点式的泳衣,他眼中的火苗就这么变成了火焰。

    “”苏青桑绑好身后的带子,才发现霍靳尧一直盯着她看。

    她突然就有一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感觉。忍不住就退后了一步,身体就这么碰到了身后的衣柜门。

    霍靳尧顺势往前一步站定,他盯着她的脸,眸中烈焰灼热。

    “我已经穿给你看了。”苏青桑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她眨了眨眼睛,想往边上走:“你让一下,我要去睡了。”

    霍靳尧像是盯着小白兔的大灰狼,双眼几乎要冒红光,又怎么会让她就这样走?

    “老婆。”单手撑在了她的颈侧,他高大的身躯让她无处可躲:“你今天就是让章毅臣看到你这个模样?”

    他现在把章毅臣打一顿是怎么回事?

    躲哪里不好?躲到苏青桑泡温泉的地方?真的是欠揍啊。

    “我说过了,那是意外。”

    是意外不假,但是一想到章毅臣看到苏青桑这般勾人的模样,他就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当然,章毅臣的为人他是信得过的。他出身部队,刚毅正直。

    他曾经听表姑婆提过,说曾经有过刚进部队的新来的女兵看上了章毅臣。

    就见天在章毅臣面前晃悠。可是章毅臣一直不为所动。后来那个女兵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竟然送到了章毅臣的面前,脱光了衣服想要造成事实。

    可是章毅臣愣是无视那个女兵的投怀送抱,直接就把人给扔出去了。

    当然,他把人扔出去的时候还是顾及了一点对方的面子,把衣服跟着扔了出去。

    对方虽然心急火燎的穿上了衣服,可是到底这事还是没能压住。后来那个女兵就调走了,说是调走,说不定是直接退伍了。

    这样的事章毅臣身上好多。加上这几年他好像一心扑在自己建功立业这件事情上,对女色就不太上心。

    不然也不会三十好几了还没谈个女朋友也不想结婚。

    霍靳尧才这样想,眼睛却落在了苏青桑心口那一大片风光上。他突然就觉得喉头一紧。

    那些庸脂俗粉是可以拿来跟苏青桑相提并论的吗?苏青桑是苏青桑,那些人是那些人。

    低下头,不轻不重的在她的唇上咬了一记。苏青桑吃痛,叮咛了一声。

    这一声在霍靳尧听来那就是往他眼中的火焰再浇了一点油。

    就在这衣柜门板上,他按着她的身体,重重的吻了上去。

    苏青桑的后背贴着衣柜门,只觉得一片冰冷,她怕冷,只好将双手抱着霍靳尧想往前一点。

    这样的动作完全就是投怀送抱了,霍靳尧眯着眼睛,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身体悬空的瞬间,苏青桑害怕得将双手紧紧的抱着霍靳尧的颈项。

    霍靳尧盯着她就在自己眼前的那两团雪白,眸色一沉。

    贴着她的颈子,声音几乎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一般:“老婆,你是我的。”

    她的人,她的身体,她的一切都是他的。他不想让别的男人沾染分毫。

    哪怕那个男人是他的表叔也一样。

    霍靳尧看着眼前的杨文昌,他半眯着眼睛。

    “你说什么?”

    “贺家的千金贺萱瑶,昨天进了公司。”

    “谁同意的?”

    “不是我。”杨文昌就怕霍靳尧会想到他头上:“是董事长安排的。”

    “我爸?”

    “是。”杨文昌看着霍靳尧的脸色,有些小心的开口:“之前说是安排顶替张阳的位置,不过我不同意,后来她自己说去市场部。我们就让他去了。”

    “她说去市场部,你就让她去了?”霍靳尧挑眉,眼神犀利。

    杨文昌的头又一次低了下去,眼神都透着心虚:“那个,董事长他那边。”

    霍靳尧没有说话,这件事情不是霍明光的意思,应该是刘童佳的意思。

    “没关系,她想要呆在市场部是吧?没事,明天开始,让她跟着市场部的老张一起去跑业务。老张怎么做,就带着她也怎么做。”

    杨文昌眼神一亮,老板这一招倒是高。高明得很:“霍总,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你是以为来了的是一个祖宗,我们要供着她?”

    霍靳尧跟杨文昌两个人合作多年,已经有了默契。但是杨文昌有时候却也还是不得不听霍明光的,毕竟霍明光是董事长。

    霍靳尧理解杨文昌的立场,不过他可不会就这样算了。

    “吩咐下去,让老张认真教徒弟,也让这位贺小姐,好好的学一学我们天域集团的做事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