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她这是拿你当借口
    当初贺萱瑶往霍家跑得勤,不就是因为这个丫头喜欢霍靳尧?

    若是那个时候霍靳尧娶的是贺萱瑶,现在只怕孩子都好大了吧?以贺萱瑶对霍靳尧的在意,又怎么会不肯生孩子?

    更不要说还要霍靳尧天天哄着她,捧着她了。这样一想,刘童佳看贺萱瑶的目光就多了几分不同。

    贺萱瑶被刘童佳打量得有些不自在,脸上的笑都僵了几分。

    刘童佳收回视线,神情淡淡的:“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吧。今天都记在我卡上好了。”

    一行四人接下来就行动一致了,做完spa,刘童佳难得有兴致的提议她们一起去喝下午茶。

    她今天比以往更热情跟态度其它三个人不是没感觉,不过却都不明白刘童佳这是想做什么。

    等一行人去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茶餐厅之后,刘童佳将贺萱瑶拉过,让她坐到了自己的旁边。

    “萱瑶以前还经常来看我,最近来得少了。怎么?你是不待见我这个伯母了?”

    “怎么会呢?”贺萱瑶之前被霍靳尧那样羞辱了一番,哪里还有脸上霍家去?

    她虽然不甘心,可是贺家在林市的业务都让人抢走了。她实在是怕了霍靳尧了。

    “如果不会的话,下次你还来。我现在年纪大了,就喜欢跟你们年轻人在一块呆着。”

    “伯母说笑了,你年纪才不大呢。我现在跟你在一起,别人一定以为你是我姐姐呢。”

    “看这张嘴甜的。”刘童佳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听得我都当真了。下次你可要多来找伯母。”

    贺萱瑶不明白刘童佳是什么意思,李香芫看着刘童佳的脸色,话峰一转:“听说你儿子结婚了。靳尧是个眼光高的。你与其让萱瑶陪你,还不如让你儿媳妇陪呢。”

    李香芫一提起苏青桑,刘童佳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她的态度毫不遮掩,徐太太跟李香芫面面相觑。

    徐太太难掩八卦之心,很是好奇的开口。

    “这是怎么了?娶了媳妇还不高兴?”

    高兴?有什么好高兴的?娶那样一个女人,要家世没家世,要孝顺没孝顺,更重要的是连品德都有问题。

    她一想到苏青桑跟章毅臣做的那些事情,就恨不得把她做的好事都捅给霍靳尧知道。

    不过她也清楚,她现在没有实质的证据不说。以霍靳尧对苏青桑现在的那鬼迷心窍一般的着迷,只怕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

    她不说话,其它两个人想问也无从问起。

    刘童佳不想多说苏青桑的事,她觉得说到都恶心。分别的时候,她拉着贺萱瑶的手,一直让她来玩。

    又不忘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无非就是她中意的儿媳妇,一直是像贺萱瑶这样要家世有家世,要出身有出身的。

    才不会是像苏青桑那样的私生女,还半路认回去。

    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得台面。也就是霍靳尧鬼迷了心窍,把一根草当成宝。

    刘童佳说了半天,看贺萱瑶差不多领会了她的意思之后,就离开了。

    她一走,徐太太也告辞了。留下贺萱瑶坐在位置上看着李香芫,面带纠结:“妈,你说霍伯母是什么意思?”

    “我看,她这是对她那个儿媳妇不满,想着让霍靳尧换个媳妇呢。”

    “不可能吧?”霍靳尧跟苏青桑的感情,她就算是没有天天见着,在林市也听过很多了。

    刘童佳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念头?

    “你没听她说吗?说现在有些女人,给点颜色就蹭鼻子上脸,又不愿意生孩子,又不愿意孝顺长辈。”

    李香芫了是个人精,话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怕刘童佳没明着说,但那样的指桑骂槐,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贺萱瑶因为李香芫的话眼神一下子就亮了,不过也只有一下。

    想到之前在霍靳尧跟苏青桑手上得到的羞辱,吃下的亏。她又有些害怕。

    “妈,那你说——”

    “你傻不傻?这种事情,你最好是不要掺和到里面,人家毕竟是两母子。现在不过是一时不满,等她缓过劲来,他们母子是没事了,你却变成里外不是人了。”

    李香芫到底多吃了几年饭,这种事情她看得多了。

    贺萱瑶不说话了,不过内心那个念头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说起来上次苏青桑那样羞辱她,她还没有反击回去。偏偏那话也不能跟别人讲。

    若是可以得到刘童佳的支持,把苏青桑从霍家少奶奶的位置上挤下去——

    李香芫还在说明情况,明白的告诉她霍家的浑水不要沾。

    不过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的贺萱瑶,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李香芫吩咐完女儿见她没有反对,带着她离开了。

    这几个人走了,那个位置安静了下来。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他们位置后面,有一个被盆栽挡住了的位置。

    苏沛真坐在那里,嘴角的笑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苏青桑慢慢已经适应了荣城的生活。

    除去要值班的时候,周末她都是跟着霍靳尧一起回霍家,陪陪霍老爷子。

    刘童佳虽然还是看她不顺眼,不过她心理强大,并不把刘童佳的不喜欢放在心上。

    就像是霍靳尧说的,只要霍老爷子站在他们这边,刘童佳再怎么不喜欢,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章毅臣,那天之后,他就又不见了。

    听霍靳尧提了一嘴,说是他回部队去了。霍靳尧跟这个表叔的关系看来倒是真的不错,她能听出霍靳尧话里的亲近之意。

    其实不光是霍靳尧,霍老爷子也特别喜欢这个外甥。每次提到都是赞不绝口。

    不知道是不是苏青桑的错觉,每次霍老爷子跟霍靳尧谈论章毅臣时,她总能看到刘童佳变得更加阴沉的脸色。

    慢慢的,苏青桑算是猜测出来了,刘童佳怕是不喜欢章毅臣这个表弟吧?

    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青桑将脸在霍靳尧的胸膛前蹭了蹭,抬头看他,眼神带着几分欲言又止。

    把自己的疑惑跟霍靳尧提了一嘴。霍靳尧看着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你这是关心我妈呢?还是关心我表叔啊?”

    “都不关心。”刘童佳看她不顺眼,每次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至于章毅臣,两个人之前有那么一次误会在,虽然她后来知道对方是吓自己的,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

    她恨不得离得远远的,会问起来单纯是好奇。

    “我只是好奇。”

    霍靳尧不在意她的好奇,他搂着她,下颌抵着苏青桑的发顶,声音极轻:“我妈连自己的儿子都看不惯,又怎么会看得惯表叔?”

    苏青桑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那,你妈为什么会看不惯你?”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她从来了荣城开始就知道了。霍靳尧很不招刘童佳的喜欢,而这样的不喜欢毫无道理。

    霍靳尧是刘童佳唯一的儿子。又是霍家的长子。刘童佳为什么不喜欢他?

    苏成辉就算是一心偏爱苏沛真,可是也没有不喜欢苏昱昕的。哪怕是她当时顶了个私生女的名头,苏成辉也不过是无视她,但是要像刘童佳这样倒不至于。

    苏青桑没有听到回答,她本能的要抬头,霍靳尧却紧紧的按住了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抬起头去看他。

    “霍靳尧?”

    她想要看清楚,霍靳尧的力气却很大。他一手按着她,一只手将灯关掉。

    “睡吧。”

    苏青桑窝在他怀里不动,她听得出来霍靳尧的声音比刚才要轻了许多,可是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靳尧?”

    “睡吧。”霍靳尧说话的时候搂着她躺好。他的手圈在她的腰上。

    房间的灯已经关了,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无从得知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那个问题,既然他不想回答,苏青桑也不问了。

    伸手圈上他的腰,将小脸在他的胸膛前蹭了蹭,她没有再问。

    霍靳尧也没再出声,感觉怀中人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她身上还有沐浴乳有淡淡香气,夹着她本身身上的馨香。

    他深吸口气,感觉到刚才因为苏青桑的问句而产生的心跳失序,这会慢慢恢复了正常。

    苏青桑忙了一天,这会也困了。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就上着了。

    霍靳尧却是睡不着。黑暗中听着苏青桑平稳的呼吸,他的手臂微微收紧。

    在他睡着之后,他的手没有再圈得那么紧了。

    这一晚恶梦再次来袭,狭小昏暗的房间。到处一片狼籍的环境。

    他慌不择路的奔跑,身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最后一张放大的,极为狰狞的脸靠近。吼出来的声音困扰了他这二十几年之久。

    “你去死吧。你去死吧——”

    那些不断闪过过的混乱画面,还有那一句句的你去死吧。让霍靳尧整个人都陷入恶梦里。

    跟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醒过来。他的身体僵硬,双手不自觉的开始用力。

    苏青桑是被热醒的。这样的天气,她感觉到腰上圈着她的手越来越紧。

    她试图将那圈着她的有如铁钳一样的手臂拉开,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开的时候终于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