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他看向她的目光有几分探究,苏青桑似乎没有看到,面色平静:“逛街的时候看到这套衣服很适合你,就买了。”

    苏青桑从章毅臣之前呆着的公寓出来之后,本来是想回家的,不过想到自己衣服上那些血渍,到底还是决定去买套衣服换掉。

    不过给自己买完以后,苏青桑从versace经过时刚好就看到这套摆在橱窗里的休闲西装。

    那个款式跟设计,还有颜色苏青桑一下子就觉得很好看。

    她对品牌不怎么懂,也知道霍靳尧现在穿的衣服几乎都是高订。但是这不影响她想给霍靳尧买这件衣服的冲动。

    霍靳尧看着她眼中的热切,把衣服套上,嘴上却开起了苏青桑的玩笑。

    “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老婆你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苏青桑的手一伸,直接就扯上了霍靳尧的前襟。

    “是啊,我可对不起你了。我刚才跑去跟一个男人约会。完了以后怕你发现,所以就买衣服讨好你啊。”

    就他会满嘴跑火车?她也会。

    霍靳尧穿衣服的动作停了一下,凑过来盯着苏青桑的脸:“生气啦?我开玩笑的。”

    “我认真的。”苏青桑眨着眼睛看他,神情看起来无比的认真:“我刚才真的跟一个男人出去,然后共处一室呆了两个多小时。”

    “老婆。我错了。我不应该怀疑你。”霍靳尧看她,凑过来在她的脸上啵了一记,然后快速地把衣服穿好。

    他身高一米八八,倒三角的身材是个标准的衣架子。

    宝蓝色的外套衬得他格外的有精神,苏青桑退后一步,目光落在霍靳尧身上。

    “我眼光不错吧?”

    “必须不错啊。”霍靳尧不在意衣服穿在身上感觉如何,他在意的是苏青桑的心意:“谢谢老婆。”

    “不谢。”苏青桑唇角挂着一抹笑:“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嘛。当然要对你好一点了。”

    “老婆。”霍靳尧搂着她的腰,轻易的将她抱了起来:“我都说了开玩笑的。”

    “我也开玩笑的。”今天的事苏青桑本来是想跟霍靳尧说的。但是既然章毅臣说不能说,她就不说。

    她不太懂部队的事,也明白他们有他们的纪律。想了半天,到底没有把今天的事告诉霍靳尧。

    苏青桑没想到,自己竟然在不久之后的周末,在霍家又看到了章毅臣。

    荣城进入了二月,天气渐暖。离上次她帮他那个“朋友”处理作品已经过了快一个星期。

    今天的章毅臣穿着一身军装,看起来格外不同。

    苏青桑因为对方身上那一身军装,忍不住就多看了他两眼。

    章毅臣的长相也很帅,但跟霍靳尧的帅是不一样的,他的五官略硬朗,浓眉大眼,衬着那高大的身材,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这样的军装一穿,整个人像是一棵挺拔的青松。苏青桑突然就想到网上说的,果然是长得帅的都上交给国家了。

    这样的兵哥哥,确实是很帅的。

    不过这一看,就对上了章毅臣的视线。他对着她几不可察的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苏青桑想到自己之前帮他处理那个平头的伤,把这个当成是他的示好。

    快速的将目光收回来,跟霍靳尧一起坐到了霍老爷子的对面。他们刚坐下,刘童佳跟霍明光就下楼了。

    再怎么跟刘童佳相处是不好,苏青桑跟霍靳尧也站起来跟两个长辈打招呼。

    说起来苏青桑对刘童佳的称呼真的很尴尬,她应该跟着霍靳尧一起叫妈的。可是刘童佳明显不待见她这样的称呼。

    来了荣城这么久,苏青桑竟然没有叫过刘童佳一声妈。

    而那一声阿姨的称呼,让章毅臣的目光忍不住就往苏青桑脸上多停留了一会。

    苏青桑跟霍靳尧都没有注意,只有刘童佳看到了章毅臣的眼神,她的脸色一时越发的不好看了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苏青桑发现刘童佳的脸色十分阴沉。好像谁惹了她一样。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那个眼神更是犀利如刀。里面的不满毫不掩饰,除了不满,还有一些其它的情绪。

    过于直接的目光不要说是苏青桑,就连霍老爷子跟章毅臣都注意到了。

    “我吃饱了。”

    刘童佳根本没吃多少,却早早的放下了筷子离开了。

    苏青桑莫名就有些忐忑,忍不住就看向霍靳尧,用眼神询问他是怎么回事。

    霍靳尧给了她一记眼神,示意她没事。刘童佳看他们不顺眼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了。

    苏青桑没办法放下心来,现在却不是问霍靳尧的时候。

    这顿饭的气氛十分的怪异。吃过饭,霍老爷子让霍靳尧陪自己下棋。

    章毅臣坐在边上看着,苏青桑看了会觉得无趣,跟霍靳尧说过之后起身上了楼。

    跟之前一样,苏青桑洗完澡,又看了会书。发现霍靳尧还没上来。

    想了想,她直接去了健身房。

    让她意外的是,霍靳尧不在。只有章毅臣一个人在里面,他坐在器械上举哑铃。

    他身上的军装已经被脱掉了,里面只穿着一件背心。苏青桑一眼就能看到他过于结实的肌肉跟小麦色的肌肤。

    非礼勿视。苏青桑收回脚步要离开,章毅臣却已经看到她了。

    “你找靳尧?他跟舅舅去书房了。”

    “哦。”苏青桑点了下头就要离开,想到什么脚步又停了一下,转身看向章毅臣:“上次那个人他没事了吧?”

    章毅臣已经将哑铃放下来了,他站了起来,向着苏青桑走了过来。

    “他没事了。”章毅臣走到了苏青桑面前,他不知道锻炼了多久,脸上有些红,却不见出汗。

    “那天半夜他确实是发烧了,我按你说的方法帮他物理降温,后来烧退下来了,第二天就醒了。”

    “没事就好。”苏青桑也就是随口一问,知道对方没事,她也可以放心了。怎么说也是她收治的第一个非女性病人。

    转身要离开,章毅臣却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拉她的手。苏青桑看着他的手,本能的往后退。

    退得太急,左脚绊到了右脚。不但没有避开,身体反而往后倒。

    身体失衡的瞬间,章毅臣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苏青桑的身体就这么倚在了章毅臣胸膛上。

    苏青桑快速的撑着对方的胸膛站好,手上碰着对方结实的胸膛,腰上是章毅臣的手。

    这样的接近让苏青桑不自在,站稳之后往后退了一大步。

    再看章毅臣的目光就有些不善了。章毅臣似乎是明白他在恼什么,脸上的神情不变。

    “抱歉。我只是想跟你说谢谢。”

    “不用。”苏青桑的声音有些冷:“你上次已经说过了。”

    是啊。他上次已经说过了。这次不过是又想着找一个借口跟她说话罢了。

    她离得他很近,上次那熟悉的香气又一次涌入他的鼻尖。那是她的味道。

    脚尖微动,他几乎又想上前像刚才那样搂着她了。不过苏青桑明显是非常不待见他的。

    她连话也不跟他说,直接转身离开。

    她的脚步有些急,走得有些快。章毅臣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背影,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转角再看不到了。

    他站在原地深吸口气,只觉得那阵香气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越发的让他感觉到清晰了起来。

    苏青桑,他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过于专注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走廊的另一头,刘童佳站在那阴影之中。

    看着刚才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哪怕听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话,也足以让刘童佳脑补很多画面了。

    她的脸色阴沉,冷着一张脸,从走廊的另一头穿过厨房上楼回房间去了。

    刘童佳下午约了徐太太做spa。徐太太就是徐若离的妈妈。

    因为之前两家差点结成亲家,来往一直不少,她跟徐太太经常走动。

    要不是因为霍靳尧不肯娶徐若离,只怕现在两个人的孩子都好大了。

    这一次更过分。也不知道霍靳尧跟徐若离说了什么,徐若离去年年底说要去游学,已经好几个月不在家了。

    徐太太对徐若离的举动很有微词,又知道这一切是霍靳尧造成的。可是却连责怪也不敢。

    自己的女儿死心眼,怪谁呢?现在她跟刘童佳见了面,还要和和气气的。

    两个人去了会所,意外碰到了李香芫,她身边跟着贺萱瑶。两母女看起来似乎也是要过来做spa的。

    “童佳?”李香芫看到刘童佳时,眼中满是惊喜:“好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李香芫是李峻生的姑姑。出身李家的李香芫嫁的是贺家,也是贺轩楷跟贺萱瑶两个人的母亲。

    贺家权势经不上霍家,更比不上李家。但是李家的底蕴却是不差的。当年李香芫嫁进贺家,算是低嫁了。

    她跟刘童佳从小就认识,关系算是不错的。

    “是挺巧的。”

    刘童佳跟对方打招呼,目光一下就看到了旁边的贺萱瑶。

    若是她没记错,这个贺萱瑶之前可没少借着各种机会往自己家里跑。她还知道,这个贺萱瑶喜欢霍靳尧。

    “霍伯母。”贺萱瑶在刘童佳面前一惯的形象都不错,这会也一样。

    刘童佳目光在贺萱瑶身上扫了一圈,突然就想起件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