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我需要你
    无视掉章毅臣的话,苏青桑的眼中现在只有霍靳尧。

    “靳尧,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好。”霍靳尧说话的时候招呼了霍老爷子跟章毅臣一句,搂着苏青桑的腰就往餐厅去了。

    章毅臣转身去扶霍老爷子:“舅舅,我们也去吃饭吧。”

    “好。”霍老爷子没多想,两个人跟在苏青桑两人身后。

    苏青桑正在跟霍靳尧小声地说话,这只鹦鹉这几天闹出不少的笑话。

    本来还想着买它回来说吉祥话的。谁知道吉祥话一句不肯说,跟人吵起架来倒是溜得很。

    她是真的没想到,说起来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霍靳尧却觉得蛮逗。养这么一只鸟,挺好玩的。

    章毅臣一边扶着霍老爷子,一边跟他说话,看向前面的视线却一直盯着苏青桑的身影。

    还有她跟霍靳尧说话时脸上涌现出的淡淡笑意。明明不是绝色,可眉眼之间,却尽是风情。

    章毅臣将那无意中泄露出来的点点风情尽收眼底,目光里有隐隐跳动的火焰。

    只是那团火焰,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

    章毅臣只在霍家住了三天,后来就回部队去了。

    苏青桑在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把这件事情翻了过去。

    之前的那次小冲突,她就当成是对方的无心之举好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当她在下班的时候,看到突然出现在她办公室门口的章毅臣时十分意外。

    这会已经下班了,其它的医生都走了。办公室还留着两个值班的医生。

    苏青桑看到对方时叫了一句表叔。剩下的两个医生就不再关心这边了。

    “有事吗?表叔?”

    苏青桑看章毅臣的模样,明显是有事。她拿起自己的包包站到了办公室外面。

    “你下班了?”

    “是。”

    “那正好。快跟我来。”

    章毅臣说话的时候就要去拉苏青桑的手,她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目光看着章毅臣,眼中满是不赞同。

    “表叔,你有事吗?”

    “我——”章毅臣左右看看,想了想,加了一句:“你现在能不能跟我走?我有事拜托你帮忙?”

    “你先说什么事。”

    章毅臣的声音很轻,却又透着几分急切:“很急的事情。我需要一名医生。现在,马上。”

    苏青桑打量了他一眼,这个时候才发现,章毅臣一身黑色外套上面似乎有些不太明显的痕迹,那个在她看来是十分熟悉的血渍。

    她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要工具吗?”

    “要。”章毅臣点头:“能不能快点?”

    “你等我一下吧。”苏青桑也没有问什么事,她去了药房,开了点药跟绷带,又回自己的办公室拿了全套的手术刀。

    她动作很快,前后花了不到十分钟。

    跟着章毅臣出了医院大门,没有多说的上了章毅臣的车。

    他在她上车之后,快速的踩下油门,将车开得飞快。

    苏青桑不适应这样的车速,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外面的街景。

    不到五分钟,章毅臣带着苏青桑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公寓。

    公寓有些年头了,两边的墙壁都已经斑驳得不成样子。

    这样的情景让苏青桑的脚步有些迟疑,只是看着章毅臣凝重的脸,到底还是跟着他上楼,进了门。

    几乎是一进门,她就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救他,快点。”

    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苏青桑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上次跟章毅臣在巷子里见面的那个平头。

    “他中了三枪。一枪在手臂,一枪在腹部,还有一枪在腿上。”

    “这么严重,为什么不送医院?”

    苏青桑只是这样问,人已经上前,开始察看起了对方的伤口。

    “不能送医院。”

    章毅臣没有解释更多的原因,苏青桑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话,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回到了眼前那个几乎称得上是血人的人身上。

    手臂跟腿上的伤看起来不怎么严重,倒是腹部那一枪看起来最严重。

    这个人运气倒也不错,流了这么多血,又中了三枪,竟然还活着。

    “我本来想帮他取出子弹,不过子弹打得太深,我怕失了分寸。”

    伤在腹部里面都是内脏,章毅臣怕自己不小心造成二次伤害,所以才会去找苏青桑帮忙。

    “我已经帮他先处理过了,就是把伤口包扎了一下。但是需要你把子弹取出来。”

    “知道了。”

    苏青桑没有多耽误,她虽然是妇产科医生,可是缝合伤口这些事情,她也是早就驾轻就熟了的。

    脱下外套放到外面,将她刚才带来的工具全部都放到床边。

    弯下腰将对方的衣服剪开,开始为对方处理起了伤口。

    真的在处理的时候才发现她带来的麻醉根本派不上用场,这人早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厥了,不用麻药也没有关系。

    腹部中了枪,万幸的是没有伤及内脏,不然苏青桑是绝对不敢就这样处理的。

    子弹堪堪擦过对方的胃部,差一点就要造成胃穿孔了。

    苏青桑不得不感慨这个人命大。无暇顾及其它,快速的为对方取出子弹,接下来就是腿上的子弹跟手臂的子弹。

    取一处,缝合一处。她不敢耽误,生怕这个平头因为她的迟疑而失血过多死了。

    苏青桑当了这么多年医生,缝的最多的是就是产妇的肚子,缝男人的肚子还是第一次。

    虽然有新鲜感,她却丝毫不敢放松。近两个小时后。苏青桑终于把对方的伤口全部都处理完了。

    将平头手臂上的绷带绑好,苏青桑起身时感觉到自己的腿都有些发麻了。

    这么冷的天,在这个没有暖气的房间她的后背愣是出了一层薄汗。

    站直的同时也看到了一直等在门口的章毅臣。苏青桑的声音很轻。

    “暂时都处理好了。”

    “暂时?”章毅臣看了眼床上脸色还是一片苍白的战友:“什么意思?”

    “他出了这么多的血,正常来说是要输血的。可是你又不肯送医院。虽然我处理算是及时,但是今天晚上还是很危险。需要守着他,确定他明天早上能醒来,那才真的没事了。”

    说实话,中了三枪,又流了这么多血,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挂,这个平头的生命力也是真的挺强的。

    “谢谢。”章毅臣明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苏青桑什么事了。

    他的目光落在平头的身上:“我会照顾他的。”

    苏青桑点了点头。活动了一下四肢,对上章毅臣一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时,她有些不自在的将手放下来。

    “那——没事我先走了。”

    “我送你。”

    “不用。”苏青桑看了眼床上的平头:“你还是照顾他吧。我自己打个车回去就可以了。”

    毕竟伤那么严重,又没有输血,苏青桑还真的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对了,他失血过多,半夜可能会发烧,你记得一定不能让他烧起来。如果实在控制不住,就用酒精给他擦身体。”

    她刚才来的时候有带酒精过来消毒,这会还剩下不少。刚好可以让章毅臣拿去用。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章毅臣这声道谢格外真诚。

    他这个样子跟之前在巷子里调戏自己时倒是判若两人,苏青桑有些不自在,出了房间拿起自己的包包走人。

    “没事我走了。”

    “你不需要处理一下吗?”章毅臣看了眼她身上。因为帮着平头处理伤口的关系,她的衣服上也沾了不少的血。

    如果就这样跑出去,似乎不太好。

    “没事。我还有外套呢。”苏青桑说话的时候把外套穿上了。

    这样一来,确实是看不出来了。章毅臣不说话了,不过在苏青桑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又一次把她叫住了。

    “苏青桑。”

    “恩?”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放心。我没有那么多多嘴。”

    “不,我说的还包括靳尧。不要告诉他。”

    苏青桑侧过脸看章毅臣,对上他眼中的认真时点了点头。

    “还有——谢谢。”

    “不用客气。”虽然苏青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但是她能猜出一二来。

    既然对方要保密,她就不会说出去。

    离开公寓,苏青桑站在门口左右观察了一圈,又绕了个弯才出了巷子。

    苏青桑回到家时,霍靳尧已经回来了,他明显刚洗过澡,发尾还有些湿意。

    这会正坐在床上。看到苏青桑进门时,他将书放到一边。目光落在苏青桑手中拎着的几个袋子上。

    “逛街去了?”

    “恩。”苏青桑点头,将手中的袋子放下:“你是不是给我打电话了?我在逛街没有听到。刚才在电梯里才看到了。”

    “那你吃饭没有?”霍靳尧下了床,走到了苏青桑面前,第一眼就发现她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不是早上出门那一套了。

    “吃过了。”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将脚边的袋子拎了起来,从里面拿出一套versace的休闲西装。

    暗条纹的款式,宝蓝色的布料。将它往霍靳尧的身上比了比:“试一下。”

    霍靳尧没有急着去拿那件衣服,反而看着苏青桑眼中有些意外:“怎么好好的想起来给我买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