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他也太乱来了吧
    苏青桑上了楼才发现,霍靳尧刚才被打得地方都已经青了。

    他的腹肌很结实,但是衣服下的皮肤却是极为白皙的。这样看,那被打的地方看起来就格外吓人。

    “怎么青得这么厉害?”看着那不止一处的淤青,苏青桑眉眼间除了心疼,还带出几分不满来:“表叔也太乱来了吧?他自己当兵,那体力耐力肯定更好,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呢?”

    明知道霍靳尧打不过他,也不让着他点。太过分了。

    “老婆没事。”霍靳尧就喜欢看苏青桑紧张自己的模样:“他也没占多少便宜。我跟你说,他身上肯定也有伤。”

    “再有伤也没你这个厉害。”苏青桑看着霍靳尧跟肚子上青的那两块。眼中有淡淡的心疼:“你去洗澡。我去拿药。”

    “没事。”霍靳尧浑不在意:“小伤,明天就消下去了。”

    “不行。”苏青桑看着都疼:“你快去洗澡,我让成叔拿药上来。”

    霍靳尧拧不过苏青桑,只好去洗澡了。等他洗好出来,苏青桑已经拿着药在床边等着了。

    洗过澡才发现他腰上那块淤青看着颜色更深了。苏青桑眼中的心疼越发的明显。

    “你怎么好好的想起来跟你表叔打架?”

    “说了这不叫打架,这叫切磋。”

    苏青桑不想跟他争,在她看来打架跟切磋是一个意思。

    房间内开着暖气,霍靳尧就这么光着上身在那里让苏青桑给他擦药。

    苏青桑将药油倒出来,刚一碰到霍靳尧,霍靳尧就叫起痛来。

    “疼,疼。”

    “疼死你活该。”苏青桑瞪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却轻了很多:“让你下次继续切磋去。”

    “你不知道,我跟毅臣一向这样。”

    当着霍老爷子跟长辈的面,霍靳尧叫章毅臣一句表叔。

    私下两个人关系不错,霍靳尧对章毅臣一直直呼其名。

    霍靳尧挤眉弄眼的让苏青桑擦药。苏青桑给了他一记白眼。

    “我说真的啊。”

    霍靳尧想起了自己当年去部队的事:“你知道吗?我以前还去我姑婆所在的部队里呆过,当时就是跟我表叔在一起。身手上,我承认我是不如他。”

    像章毅臣这样每天都在锻炼的人,这短短十几年的时间,能一路从一个普通士兵变成大校,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他再立一个功,就又要往上升了。所以老婆,我打不过他不是我不行。是他太厉害了。”

    人跟人之间的缘分也是奇怪。不光是霍老爷子喜欢章毅臣,霍靳尧跟他关系也好。甚至比跟霍逸凡兄弟,还有韦思海兄妹的关系都更好。

    “是是是。”苏青桑看他受伤了还在贫,忍不住就加重了一下手上的力道。

    看着霍靳尧五官挤到一起,她才像是满意了一般:“知道你行。你不用解释。”

    她又不是没看过部队是怎么训练的视频的,那种地方出来的人,当然不是霍靳尧这样每天呆办公室的人可以比的。

    “老婆。”霍靳尧可就怕苏青桑认为他不行。

    “我说真的。章毅臣他那么厉害是因为出身不一样。我要是也进部队,我身手保证比他强,才不会被他打。你信不信?”

    “信信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这话说得就是不信啊。霍靳尧他怎么能让自己的老婆这样想他呢?

    药一擦完,他将她手上的药油往边上一放。翻个身就将苏青桑压在床上了。

    “你不信我比他强?”霍靳尧眯着眼睛,星子般的眸中满是危险。

    “别闹。我还没洗手呢。”一手的油,他也不嫌腻。

    “洗什么?呆会都擦我身上好了。”

    苏青桑几乎要被霍靳尧的话弄笑了,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早上起床的苏青桑有点没精神。要不是今天要上班,她保证起不来。

    霍靳尧一早去锻炼了,苏青桑匆匆套上衣服就下楼。若是不想迟到,她的时间很赶。

    走到楼梯转角的地方时苏青桑打了个哈欠,没注意脚下的她一个不小心就踩空了。

    她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要去抓旁边的扶手。

    只是她离扶手还有点距离,眼看就要摔下去,一双大手及时扶住了她的腰,并顺势将她的身体带离了台阶边沿,站到了转角更大的空位上。

    苏青桑站稳了,她有些后怕的拍了拍心口。却在看到眼前结实的胸膛时突然意识到了眼前的状态。

    霍靳尧在楼下健身房锻炼,那么现在扶着她的人是谁?

    对上章毅臣的浓眉大眼时,她有些不自在的开口:“谢谢,我站稳了。”

    章毅臣看着苏青桑,慢慢的将手抽了回来。他的身形不输给霍靳尧般的高大,盯着苏青桑因为刚才那一吓而泛白的脸,他只觉得手抽回得太快。

    “走路要看脚下。”

    苏青桑抿了抿唇,对章毅臣的教训有些不自在。

    她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今天不过是意外。

    退后一步想继续下楼,章毅臣又拉了她一把:“小心点。”

    她身后就是楼梯,她这是还想摔下去吗?

    “谢谢。”苏青桑低头道谢,往边上站了一步,确定安全的同时也是摆脱他的手。

    章毅臣的手刚才还放在她的腰上,这会一下子空了。

    下意识的握紧,目光就没有从苏青桑的脸上离开过:“小心点。”

    “我知道,谢谢。”苏青桑对他没话说,转身下楼,这一次她低着头,就这么盯着楼下的台阶。

    章毅臣也是要下楼,就这么跟在苏青桑身后。

    苏青桑有心走快一步,又觉得那样太刻意了。索性就这么走。

    她只顾着低头看路,没有注意到章毅臣的身材很高大,而他又走在她身后。

    也因为这样的关系,他的角度可以让他轻易的看到她颈项上的痕迹。

    就算他不怎么有经验也能看出来,那是吻痕。在后颈这样的地方,只能是霍靳尧给她留下的。

    这个讨人厌让章毅臣的眸光再次暗了下去。

    二楼楼梯尽头转角,刘童佳看着刚才那一幕,双手攥紧至泛白。

    章毅臣要在荣城留三天。所以这三天他都会住在霍家。

    因为这个关系,霍靳尧每天都开车过来接苏青桑,带着她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回霍家。

    第三天刚好是周六,苏青桑不用上班。她一早起来陪着霍老爷子打太极拳。

    这段时间下来,她已经打得有点样子了。就是力道太小,引得老爷子一直说她饭量太小。要多吃点。

    “爷爷,我是女孩子,你可别再说我吃得少了。跟别人比我吃得不少了。”

    “还是太瘦了。要胖一点才好。”

    霍老爷子之前是有点不高兴的,不过听了孙子的解释之后,倒顾不上生气了。

    霍靳尧跟他妈妈关系不好,他也是知道的。霍靳尧不想生孩子。刘童佳却把这个算在苏青桑头上。

    他年纪大了,只想着看家族和睦,这些小事,他也不想再操心了。

    苏青桑还来不及说什么,远处的屋檐下却不停的响起了“爷爷爷爷”的声音。

    是之前那只鹦鹉,刚来不肯说话,这两天没人理他了,自己说个不停。

    霍老爷子又笑了:“好聒噪的鸟。”

    他怎么都没想到苏青桑竟然会送一只鹦鹉给她,这个想法还真是——

    “是有点吵。”

    苏青桑之前还担心自己上当了,这只鸟不会说话,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舅舅。”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苏青桑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

    转过身看到章毅臣时微微点头:“表叔。”

    目光看到他身边的霍靳尧时,马上又笑开,上前一步,勾着他的手臂。

    “锻炼完了?”

    “恩。”霍靳尧点头,看向苏青桑的目光满是宠溺。

    章毅臣站在旁边,看着人家两夫妻恩爱。那一声表叔,泾渭分明的把两个人的身份划成两个辈分。

    “恩。”章毅臣不着痕迹的看了苏青桑一眼,转身看向霍老爷子:“刚才舅舅在说什么呢?听起来这么高兴?”

    “说这只鸟,说他好吵。”霍老爷子现在看到这只鹦鹉,还觉得挺好玩的。

    “你才吵,你才吵。”

    那鸟平日都呆在花鸟店,被老板训练得格外的聪明,这会跟人吵起架来。

    苏青桑忍不住不想笑,不过因为边上站着章毅臣,她的笑都收敛了几分。

    倒是霍靳尧,忍不住就抬手去揉她的发顶:“它这是会跟人吵架。”

    “不知道。”苏青桑看着那挂在屋檐下的鸟,也觉得挺好玩的:“反正我逗它的时候,它总不说话,可是听到有人骂它一下子就来劲了。”

    “看来是个笨鸟。”霍靳尧说话的时候瞪了那个鸟一眼:“笨鸟。”

    果然,那个鹦鹉一下子变炸毛了,在笼子里扑腾了起来:“你才笨,你才笨。”

    “哈哈哈哈。”

    这下是霍老爷子跟霍靳尧都笑了起来。

    章毅臣的唇角也跟着上扬了几分,转头看了眼苏青桑:“有了这个舅舅你以后可就不寂寞了。侄媳妇这个礼物送得好。”

    他说侄媳妇三个字在苏青桑听来怪怪的,想到自己之前跟他那几次短暂接触,总有一种对方话里有话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