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这是你表叔
    霍老爷子正因为苏青桑刚才送的礼物而开心,看到来人时脸上的笑越发的灿烂。

    “毅臣来了?快过来。”

    “舅舅。”章毅臣走到了霍老爷子面前:“舅舅,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样精神啊。”

    “精神不过你。”霍老爷子打量起了章毅臣。三十几岁的年纪,身上一股子沉稳劲。

    那一身在部队里锻炼出来的肌肉跟高大身材,一看就跟常人不一样。

    “你啊。上次你妈过来你也不跟着一起来。”

    “他们有他们的事要忙。我就不跟他们凑那个热闹了。”

    章毅臣说话的时候就看到那只鹦鹉,更看到了鹦鹉边站着的人。

    他的脸色有瞬间的凝滞,目光扫过苏青桑的脸。

    刚才进来的时候霍靳尧站在苏青桑旁边。他比苏青桑高大,所以将她大半个身体都挡住了。

    等他站到了霍靳尧的对面,才看清楚。

    “靳尧,这是——”

    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却忍不住再问一遍。

    “表叔,这是你侄媳妇。苏青桑。青桑,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表叔。他是姑婆最小的儿子章毅臣。别看他年纪轻轻,现在已经是大校了。”

    “表叔好。”苏青桑脸上的笑有点僵硬。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下午才刚见过章毅臣,这会在霍家竟然又遇到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霍靳尧的表叔?

    想到他下午对她的那一番近乎调戏的行为,苏青桑的脸色突然就有些不自在了。

    “你好。”章毅臣在最初的震惊过后,用最快的时间收拾好了脸上的神情,对着苏青桑伸出手,那个模样好像是第一次见她一般。

    “你好。”

    霍老爷子跟霍靳尧都在,苏青桑不得不伸手跟他相握。

    他的手掌比霍靳尧的还要大一些,掌心似乎有些粗砺。苏青桑只握了不到一秒,就快速的将手收了回来。

    章毅臣因为她的动作,多看了她一眼:“靳尧结婚,我没过来。今天来得匆忙。没有准备见面礼。失礼了。”

    “表叔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不在意这些虚礼。”

    这么年轻的一个男人,却要叫表叔。在辈份上压了她一头。苏青桑心里想着对方下午的举动,还有些不自在。

    不过有一点倒是能明白了。对方是个军人,那下午可能是在执行什么任务不能让她知道吧。

    这样一想,苏青桑之前心里的不快跟害怕倒是消散了不少。

    “要的。下次补上好了。”

    章毅臣看着苏青桑低垂的眼眸,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微微厥起的红唇。

    想着下午两个人近在咫尺的状态,他莫名就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收回视线,他看了看那只鹦鹉,又看了看霍老爷子:“舅舅,你还没说你们刚才在笑什么呢?”

    “喏。这个。”霍老爷子想到刚才那个情形。满是皱纹的脸上这会又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青桑孝顺我,买了只鹦鹉回来陪我。我们正逗它说话呢。”

    那只鹦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章毅臣进来之后,就又不开口了。

    不过这会霍老爷子也没有空去理那只鹦鹉了。让成叔把鹦鹉拎下去,他对着章毅臣招手,示意他在自己的身边坐下。

    他很喜欢这个外甥,人家说甥舅亲,章毅臣虽然长年在部队,但只要来荣城,都会来看他。

    “听你妈说你升大校了。我还没恭喜你呢。这么年轻的大校可不多。”

    “不多,也不是没有。再说人家总还要给我爸面子,也不算什么。”

    “你就不用谦虚了。人家再看你爸的面子,也要你实打实的有功劳,立了功才能往上走啊。”

    章毅臣笑笑,并没反驳。

    苏青桑看着章毅臣,想到他两次见义勇为的事情。再想想对方军人的身份,下午那点不快这会倒是没有了。

    晚饭的时候,老爷子让章毅臣坐到了他旁边。霍靳尧往下一个位置,坐在章毅臣跟苏青桑中间。

    霍靳尧跟章毅臣关系似乎不错。苏青桑时不时看霍靳尧凑过去跟章毅臣说话,说的都是一些以前的事情。

    周婶端汤上桌的时候,霍靳尧习惯性的盛了碗放在苏青桑面前。

    “这个汤很补的,周婶专门为你炖的,你多喝点。”

    对于两个人只要在这边吃饭就要秀恩爱的行为,刘童佳跟霍明光都已经看得麻木了。

    刘童佳的反应不过是嘴角抽了抽。这个汤怎么就是专门为苏青桑炖的了?

    那是周婶看她这几天精神不太好才炖的。嘴唇动了动,刘童佳想说话的,但是看到章毅臣时选择了沉默。

    她不说话,霍明光就更不说话了。毕竟这一幕他们都看腻了。

    只有章毅臣是第一次。他就坐在霍靳尧旁边,看他一会给苏青桑盛汤,一会给她夹菜。

    这是他没有见过的霍靳尧,也是他没有见过的苏青桑。

    他想起在医院里面对碰瓷家属时一脸狡诈的苏青桑,想起他送人去医院时她用那种促狭的语气问他是不是又被人碰瓷时的苏青桑。

    还有今天下午,她明明害怕却极力镇定的表情。对着他时一脸防备的神情——

    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快了几拍。他低下头,专注于眼前的食物。

    明明知道她是自己的侄媳妇,偏偏那几次短暂的会面,她的影象却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毅臣这次能在荣城呆多久?”

    霍老爷子的声音让章毅臣回过神去。

    “三天。”

    “那就住家里吧。”霍老爷子发话了,章毅臣本来想拒绝,眼角的余光看到苏青桑正夹着一筷子菜放进霍靳尧的碗里,意外没有反对。

    霍老爷子很高兴,让成叔去收拾房间了。

    苏青桑洗过澡,发现霍靳尧竟然还没有回房间。给霍靳尧打电话,发现他的手机没人接。看了看时间,她套上了外套下楼。

    问了成叔之后,苏青桑终于在霍家的健身房找到了霍靳尧。

    苏青桑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霍家的健身房很大,其中一半的地方放着各类的健身器械。还有一半垫着厚垫子,看起来像是给人练瑜珈的。

    苏青桑推开门,就看到那个她一直以为是练瑜珈的空地上霍靳尧跟章毅臣正打作一团。

    看得出来,两个人只是在切磋,并不是真的打架。

    章毅臣身手不错,霍靳尧也不差。两个人你来我往,好一顿过招。

    不过章毅臣突然就发起了戟,对着霍靳尧不断的攻击。他变了风格,霍靳尧也跟着变了风格。

    苏青桑不懂格斗,却看得出来章毅臣的身手比霍靳尧好。

    霍靳尧坚持了很久,最后还是被打翻在地。

    身体被章毅臣压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喘着气:“你来真的啊?”

    “身手差了。”章毅臣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对着霍靳尧伸出手拉他起来:“最近疏于锻炼了吧?”

    “恩。”霍靳尧不否认:“公司事情多,哪能像你们一样,天天在军营里跟人操练。能比吗?”

    他起来了,喘着气在章毅臣的胸膛上捶了一记:“你丫的。竟然下这么重的手。疼死我了。”

    他总感觉今天的章毅臣跟他对打的时候不像以前,用了全力。

    正想问原因呢。眼角的余光却看到苏青桑过来了。他一下子就精神了。

    “老婆。”三步并两步走到了苏青桑面前,他一把拉起了苏青桑的手:“你看表叔多过份。打得我疼死了。”

    苏青桑不着痕迹的看了章毅臣一眼。然后心疼的看着霍靳尧。

    “哪里伤着了?”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霍靳尧可不觉得在媳妇面前卖惨是件丢脸的事。他指着身上好几个地方。

    苏青桑下意识就要去掀起霍靳尧的衣服来检查,看到向着这边走过来的章毅臣时停下了动作。

    “回房间去,我帮你擦点药。”

    “好。”霍靳尧看着苏青桑心疼的眼神满足了。也不管章毅臣还在边上,凑过去就在苏青桑的脸上亲了一记。

    以往霍靳尧不是没有在人前秀过恩爱,不过被章毅臣看到,苏青桑总觉得很不自在。

    “走啦。不想擦药了是吧?”

    “擦。当然要擦。”霍靳尧转身对着章毅臣摆了摆手:“表叔,下次再切磋了。”

    苏青桑对着章毅臣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才跟霍靳尧离开了。

    章毅臣站在那里不动,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香气,那是苏青桑身上的味道。

    他刚才就看到了,苏青桑明显是刚刚洗过澡,发尾微湿,身上还有淡淡的沐浴乳的香味。

    哪怕走了,那个味道好像还留在空气中。将他轻轻的围绕。

    章毅臣站在那里不动。他几乎是在军营里长大的。

    从小到大,身边除了母亲和姐姐并没有其它的异性。出任务跟在部队里的那些不算。

    军营里的女人多数都少了点柔媚,多了点阳刚。

    像苏青桑这样的女人,他接触不多,却没想到偶尔的相遇,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身体往墙壁上虚靠站着,伴着空气中那些味道慢慢消散,最后再也无法捕捉,章毅臣的眸光越发的幽暗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