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早上霍靳尧起床的时候,苏青桑在床上翻了个身。拉高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霍靳尧看她把自己包裹成一团粽子,伸出手在她肩膀的地方按了按:“不起来?”

    “不起来。”苏青桑的声音都带着睡意。昨天晚上她值大夜班,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偏偏昨天霍靳尧也有应酬,跟她差不多时间回来的。他在外面应酬一向很克制,不过还是难免会喝点酒。

    借着酒意,两个人很是胡闹了一番。今天苏青桑不要上班,自然不愿意这么早起来。

    霍靳尧看着被子包裹下只露出一张小脸的苏青桑,突然就觉得心软成一团。

    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记:“那你再睡一会。晚点记得起来吃饭。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恩。”苏青桑应声的时候,眼睛又闭上了。只是她眼睛一闭上,很快又睁开了。

    “霍靳尧。”

    “恩?”

    “我今天不上班,要不,我去看看爷爷?”

    上个星期被刘童佳那样一闹,霍老爷子虽然没有生气,但是她能看得出来他可能是不高兴。

    苏青桑知道霍老爷子不生气了,但还是想跟霍老爷子解释一下。

    霍靳尧坐在床边看着她,抬起手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她的皮肤是真的好,细嫩光滑。

    “霍靳尧。”苏青桑的脸往边上侧了侧,避开他的手:“我问你,要不,我去挑个什么礼物送给爷爷?你觉得送什么好?”

    霍老爷子的地位摆在那里,自然是什么都不缺的。但是苏青桑想哄老人家高兴点,送礼,当然是要人家喜欢啦。

    她的心思太浅,霍靳尧一眼就能看明白:“没有关系的。爷爷真的不生气。”

    事实上不想生孩子的人,还有他。他也没想好,要不要这么早就当父亲。

    刘童佳说是苏青桑怂恿的,真的是太看得起他了。他是那种会听女人怂恿的人吗?

    他也是拿着这个话去跟霍老爷子说的。霍老爷子虽然不高兴,但是听完他的理由之后也不再提这事了。

    所以苏青桑真的没有必要再想着这些事情。

    “别想太多,我去上班了。”

    霍靳尧又亲了她一下,这才离开去上班了。

    他这样说,苏青桑却不能就这样算了。来了荣城之后,霍老爷子是什么样的态度,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既然霍靳尧自己不说,那她就自己想一下,要送点什么给老爷子好了。

    苏青桑很少给长辈挑礼物。以往送东西给苏成辉跟厉千雪,不过是面子情。

    后来相认了,厉千雪只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她。甚至之前的向采萍了是,她一时还真的不知道要送些什么给厉老爷子。

    苏青桑有点小纠结。从百货公司出去之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百货公司后面的一条小马路上。

    等她反应过来想退出去的时候,就听到边上的小巷子里面似乎有什么声音。

    苏青桑知道好奇害死猫,她这会加快了脚步就要往外面走。哪里知道巷子里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两个男人,一个男人是平头,看到苏青桑的瞬间,眼色一冷,那犀利的目光让苏青桑吓了一跳。

    身体本能的后退了一大步。却在看到光头身后的那个男人时克制住了想逃跑的冲动。

    见义勇为的那个好青年?

    章毅臣看到苏青桑时也很诧异,不明白她怎么会在这里,看了那个平头一眼,示意他先走。

    平头看着章毅臣:“她听到了。”

    “我没听到。”苏青桑赶紧举起三根手指:“我刚来,我什么都没听到。”

    欲盖弥彰说的就是这种,但是苏青桑真的什么都没有听到。平头一看更加不放心了,脚步往前一步。

    章毅臣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去吧。她真的没听到。”

    平头对于章毅臣的话明显不赞同,但是没有多想,最后又看了苏青桑一眼。

    那个眼神满是警告,引得苏青桑的身体都有些颤抖了,他这才转身离开了。

    苏青桑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对上章毅臣的脸时又是一个打颤。

    将身体紧紧的贴着后面的墙壁。还在二月上旬,温度很低,苏青桑却感觉到后背沁出一阵汗意。

    她想到自己之前几次见到章毅臣感觉都不错,但那是因为对方做好人好事。

    可是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规定说会做好人好事的就一定不会做坏事啊。

    章毅臣看着苏青桑一脸害怕的模样,长腿一迈,两步就站到了苏青桑面前。

    今天不是周末,天又还冷,本来也没有多少人,这样的小巷子,更没什么人了。

    苏青桑咽了咽唾沫,在对方站到她面前时,清了清嗓子。

    “那个,我真的没听到你们的话。”

    这真的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苏青桑还想再解释两句,章毅臣的手一抬举了起来。

    苏青桑吓了一跳,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睛。随后想想不对,快速的睁开,那人的手却只是放在她身侧,撑在她旁边的墙壁上。

    “没听到?”

    章毅臣相信苏青桑没听到,他的耳朵尖得很。苏青桑的脚步声没有逃过他的耳,他听到有人靠近之后就没有开口了。

    所以苏青桑是不可能听到什么的。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一改之前在医院那样从容冷静的模样,满脸的害怕,他又一次生出那种念头。

    眼前这个女人,挺有趣的。

    “苏——青——桑?”

    苏青桑在医院有自己的胸牌,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不过这也让苏青桑更害怕了。

    “先生,我真的没听到你们说什么。”努力让自己镇定,她知道有些变态越看到别人害怕就越兴奋。

    “能不能麻烦你,先让开一下?”

    章毅臣站着不动,他盯着苏青桑的脸,突然就低下了头。

    苏青桑越发的紧张了起来,眼看章毅臣的脸在她面前越放越大。她实在是忍不住抬起手就要甩他一记耳光。

    只是她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抓住了。章毅臣轻易的抓住她的手不说,还成功的让她的手挣脱不了。

    “你——”

    章毅臣再次贴近了她的脸,苏青桑被吓了一跳,看着对方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她另一只手也跟着想抬起来。

    不过很悲剧的,又被他抓住了。

    “放开我。”两只手腕都落在对方的手上,苏青桑这会完全处于弱势。

    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她实在是后悔自己今天不应该一个人出门。

    手机响了,听铃声是霍靳尧。她想去接电话,可是男人还握着她的手不放。

    她又试了几次,却是怎么也挣不开。

    心头火起,苏青桑的声音都跟着冷了几分:“先生,你最好是放开我,我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人。”

    天域集团在荣城怎么说也是相当的有势力的吧?这个人要是真的敢做什么,她相信霍靳尧一定不会对他客气。

    “是吗?”章毅臣本来就要放手了,他只是想吓吓这个女人而已。不过她的话倒让他本来打算收回的手又一次抓紧了。

    “你不是我可以惹得起的人,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苏青桑咬牙,之前因为这个男人连着两次见义勇为而生出的好感,这会更是消失得点滴不剩。

    “总之不是好人。”

    “恩。没错,你也说我不是好人。既然我不是好人。那我又何必害怕惹到了你?”

    苏青桑的脸都白了。是了,天域集团确实是一般的人惹不起。那是对企业跟普通人来说。

    可是对方如果是亡命之徒或者是坏人,那根本就不怕她好不好?

    苏青桑心下盘算,想将手抽出来,却发现对方的劲用得很巧。她明明感觉不到疼,可就是挣脱不开。

    手机铃声这会停了下来,苏青桑也冷静了。

    “这位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

    “你说。”

    “你们,做这些生意。”苏青桑想了一会才想到生意这个词,声音就轻了几分:“无非了是为了钱。你先放开我。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这样不是比你直接对我做什么来得容易一些?”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答应了我的条件之后,又去报警呢?”

    狡猾,苏青桑咬牙:“我现在人都在你手上。我怎么去报警啊?”

    “那可不一定。”章毅臣盯着她的脸:“比如你说去帮我转账,结果到了银行却去报警?”

    “那你想怎么样?”苏青桑也来气了:“难道你想杀了我不成?”

    “那倒不至于。”章毅臣看着苏青桑,那双眼睛闪过一抹促狭,苏青桑下意识的觉得不好。

    下一秒,男人的脸往她的脸上一凑。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唇已经被他亲了一记了。

    “你——”苏青桑被气到了。她瞪大眼睛看着眼睛的人,眼中满是怒火。

    “行了。现在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了。”章毅臣说话的时候松开了手。

    苏青桑气结,抬起手就是一记耳光,不过对方的身手太过敏捷,又一次抓住了她的手。

    “果然,女人的话不可信啊。”

    章毅臣活了三十几岁,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想调戏一个女人的心情。看到苏青桑气得通红的小脸,忍不住就凑过去又亲了她的脸一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