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我觉得对不住他
    霍靳尧刚好在此时给苏青桑盛了碗汤。这汤还是他今天特意吩咐周婶炖的。

    最近苏青桑太忙,黑眼圈都出来了,霍靳尧看着心疼得不行。

    “喝点汤。”

    “我自己来。”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呢。她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秀恩爱,尤其是对面还坐着她那个冷脸婆婆刘童佳。

    刘童佳看着眼前的一幕,面无表情。好像没有看到一般。

    倒是霍明美这会有些忍不住了,目光扫了苏青桑一眼,先就啧了一声。

    “说起来,这靳尧结了婚以后啊。真的是整个人都大变样了。还真的知道心疼老婆呢。”

    霍靳尧面不改色,甚至若无其事的将一筷子鱼夹到了苏青桑的碗里:“自己的老婆,当然是要自己疼。就好像姑父也很疼姑姑,总不会去疼别的女人。是吧?”

    霍明美脸色一变,几乎就要拍桌子了。

    她是霍老爷子最小的女儿,霍家又是一个生儿子多过生女儿的。她自然也算得上是万千宠爱。

    不说其它,霍阳远也只生了两个儿子。并没有女儿。她算是霍家这一辈里唯一一个女孩。

    自小就被父兄宠坏了。脾气自然有些大。

    可是当年也是鬼迷心窍,看中了各方面都比不上霍家的韦南天。

    韦家是不错,但是在霍家面前就不够看了。这些年因为霍家的关系韦家的事业也跟着水涨船高好了不少。

    这地位有了,自然也就不愁有那些别有心思的女人想着利用这个关系攀上来的。

    前两年就闹过一出,韦南天一个秘书生出了别的心思,然后装可怜,装柔弱,引得韦南天心生怜惜。

    虽然最后被霍明美压制下去了,没闹出什么笑话来。但到底不是什么好事。

    这会霍靳尧把这事拎出来说,总有一种在打霍明美脸的感觉。

    “靳尧,你就是这样跟长辈的说话的?”

    “我说错了?”霍靳尧看了霍明美一眼,那个目光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霍明美差点没被他气晕,目光一转,落在了苏青桑身上:“没说错。没说错。靳尧是个好孩子。要我说这霍家的男人个顶个的都是深情的种,青桑嫁给你,真的是好福气。”

    “姑姑说错了。我倒觉得我能娶到青桑,是我的好福气才是。”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不忘看了苏青桑一眼,眼神是十足的宠溺。

    霍明美只觉得牙槽都在泛酸,本来她当人家姑姑的,也没理由放下身段来跟一个小辈这样置气,偏偏她确实是有些意难平。

    霍家家风算是严谨,从霍老爷子到霍明光两兄弟,私下的较量有,但在男女之事上,却都十分恪守规矩。

    娶的妻子都是自己挑的,对妻子也是相当的敬重与照顾。不光是霍老爷子这一房,霍阳远那一房甚至霍阳秀嫁的章家也都是如此。

    偏偏就她嫁给了韦南天、韦南天对她倒算不错。至少看在霍家的份上都会敬着她来。

    可是要跟霍明光那样对刘童佳体贴周到,或者像是霍靳尧对苏青桑这样呵护备至还真没有。

    更不要说之前还闹出了那样一件来,这让她在娘家面前难免有些抬不起头来。

    本来还想要多说什么,可是坐在一旁的韦南天又开始扯起了她的衣袖,再一抬头,才发现霍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阴沉,霍明美这才不说了。

    她能在韦家耀武扬威不过是因为娘家的关系,若是惹了霍老爷子不高兴了,这好日子也差不多到头了。

    这样一想,霍明美也不再顺着刚才的话说了。

    一直坐着没有开腔只是安静吃饭的霍明亮对这些都像是没看到。

    反而是霍逸凡霍逸杨几个,因为霍明美这个渣渣的战斗力觉得这场戏看得还不怎么够。

    “行行行,都是有福气的。我看啊,你们赶紧的生个大胖小子出来。到时候让你爷爷也高兴高兴。四代同堂那才是大福气呢。”

    这话霍老爷子爱听,目光看向苏青桑,越发的祥和了起来。

    霍明美因为霍老爷子这样明显的重视,又是一阵不平。目光扫过了苏青桑的肚子:“说起来,青桑跟靳尧结婚也有大半年了吧?这怎么还没动静啊?是没打算要孩子呢,还是说——”

    “孩子自然是打算要的。”霍靳尧一下子就看到苏青桑有些变了的脸色,他给了她一记眼神,转身面对霍明美。

    “不过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现在还没来说不定是缘分没到。哪天缘分到了,自然也就来了。”

    更何况没说出口的话就是不过才结婚半年,多少人结婚一年多甚至好几年还没生的都大把。

    霍明美嘴唇动了动,霍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转身看着苏青桑时神情依然慈祥:“青桑你不要有压力,我虽然想抱曾孙,但你也不要有压力。”

    这么宽和的话,真的是极少有长辈会跟晚辈这样说。尤其还是霍家这样的家庭。

    霍明美现在才觉得老爷子偏心真的是偏得没方向了,只是越是这样,她反而越不能再说什么了。

    霍逸凡微眯着双眼,似乎是想到什么一般,低下头不说话了。

    霍曼姿就算是知道苏青桑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可是看到她一个外人这么受爷爷喜欢,到底还是有几分醉意。

    只是他们觉得霍老爷子偏心,苏青桑却反而因为他的宽容而更加不自在了。

    说起来她短时间之内确实是没有做好要孩子的打算,可是看着这样的霍老爷子,她总有一种自己在欺骗他的感觉,这让她很不好受。

    这样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了晚上。这个星期苏青桑值了好几天的班,加上之前她的例假又来了,霍靳尧已经有几天没有好好跟她一起亲热了。

    这会一把人抱在怀里,就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太好。

    “怎么了?”

    苏青桑看着他,不知道要怎么说,想了想,还是照实说:“霍靳尧,我怎么觉得,我有点对不住爷爷呢?”

    “好好干嘛这样想?”

    “爷爷年纪也大了,他一心想抱曾孙。可是我现在却——”

    “瞎想什么?放心吧。爷爷也就是说说,你要是真的不生,他还有揍你不成?”

    “霍靳尧。”她是认真的,她不是好赖不分的人。

    霍老爷子从一开始她进霍家门就开始护着她,一直到现在,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是她知道霍老爷子对她跟霍靳尧都是真心疼爱。

    可是她偏偏骗了霍老爷子,这让她很自责。

    霍靳尧以前没发现苏青桑心思这么重,这会看到了,竟然还觉得挺好玩的。

    “我说了,爷爷真的不会介意的。”霍靳尧怕她不信,补充了一句:“爷爷年纪是不小了。身体也没有往年好。但是他除了血压有点高,其它的一点问题也没有,你也不要想太多。”

    “可是——”

    “好。那我问你。难道你现在想生孩子吗?”霍靳尧看着她的眼睛,问得十分认真。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清丽的脸上带着几分迟疑。

    纠结了近一分钟之久,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想。霍靳尧,你不要生气,我现在真的不想生孩子。”

    先不说她现在的工作刚有起色。她正是想着好好一展身手的时候。就是她内心的阴影,其实也还没有完全消除。

    “既然是这样,那不就结了?”

    霍靳尧将她的腰扣在自己的怀里,低下头,亲吻她的脸:“我说过了,不想生就不要生。这是你的权利。你不需要纠结。你觉得你没有准备好,那我们就等你准备好。”

    在她看来这些是大事,可是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小事。

    更重要的是,其实霍靳尧也还没有准备好,怎么样才能当一个好爸爸。

    苏青桑眨着眼睛看他,一直知道霍靳尧长得帅,但她真的是第一次觉得,他在她心里的形象,高大,威猛。像一座山一样可以让她依靠。

    她忍不住就抬头凑上去吻他的唇,同时双手搂上他的颈项。

    老婆的主动对霍靳尧来说那可是极为难得的体验。偶尔让对方占据一下主动权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不过霍靳尧不满足于此,难得老婆主动了一回,他当然要趁机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利才是。

    这一夜,自然是被翻红浪,无限春光。

    第二天是周六,苏青桑今天难得休息。虽然昨天被霍靳尧折腾得狠了。不过一般只要她在霍家,就一定会下楼去陪霍老爷子。

    荣城的天气还没有暖起来,老爷子身体不算很好,却还是穿着夹棉的太极服在外面打拳。

    苏青桑将羽绒服一套,跟着出去站到了老爷子身边。

    “爷爷。早。”

    “早。”霍老爷子看到苏青桑就格外喜欢,朝着她笑了笑:“穿这么厚?怎么打拳?”

    “没事,这个是薄款。能打得动的。”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还比了两个动作,老爷子笑了:“那行,把我上次教你的再打一遍。我看看。”

    “好。”

    苏青桑也不含糊,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就运动起来了。

    霍老爷子看了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虽然力道还差一点,不过动作没错。”

    “谢谢爷爷。”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跟着霍老爷子学起了新的动作。

    然后又被霍老爷子指出她的不足,说她力道不够。她的拳确实是没有什么力道,没办法,谁让霍靳尧体力太好,她早上能起得来,已经是她厉害了。

    打完拳,跟着霍老爷子进了门。周婶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苏青桑跟霍老爷子分别回房间洗漱整理过后才重新下了楼。

    不过一下来,她就看到刘童佳冷着张脸坐在那里,看到她时,那个脸色更加阴沉。

    苏青桑愣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看向了坐在刘童佳对面比她早下楼的霍靳尧。

    霍靳尧对着她摇了摇头,苏青桑的心安定下为,以为霍靳尧的意思是说没事了。

    却不知道霍靳尧也不知道刘童佳这是要唱哪一出。

    外面天冷池水都结冰了,他要游泳就改为在霍家的室内泳池。游完了顺便去健身房呆了一会。

    等到他冲了个凉回来,就发现刘童佳冷着张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他的时候让他过去坐下。

    所以这会他也不知道刘童佳到底有什么事。目光看了眼坐在刘童佳旁边的霍明光。他好像也是一头雾水。

    “妈。有什么事就说吧。”

    霍靳尧的语气算是平和。毕竟他从很早以前开始,就跟这个妈就不怎么亲近。

    今天是周六,可不表示他就没有事情要忙的。

    刘童佳看了眼楼上:“别急。总要等人齐了再说话。”

    说话的时候不忘瞪了霍靳尧一眼,那个眼神实在是让霍靳尧觉得不怎么舒服。

    才想问刘童佳到底想干嘛,苏青桑跟老爷子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怎么都在这里坐着?不吃早饭了?”霍老爷子在楼梯上就看这个儿媳妇难看的脸色,心里也有些不喜。

    大周末的,老人家难得看到孙子孙媳妇都回来了,偏偏刘童佳要摆这样的一个冷脸。

    就算是知道刘童佳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也足以让霍老爷子不高兴了。

    “爸。饭可以呆会再吃,这话却是现在不得不说清楚了。”

    刘童佳说话的时候站了起来,走过去伸手就要扶霍老爷子。他摆了摆手,他身体还没有差到那样的地步。

    在沙发上坐下,霍老爷子的声音很轻:“说吧,什么事?”

    刘童佳正要开口,看到跟霍靳尧坐在一起的苏青桑时,眼中原来只有三分的不满这会就带出了七分。

    不过不光是霍老爷子在看他,连霍明光都在看她。实在不明白她到底想说什么。

    “爸。”刘童佳最终还是将目光转回到了霍老爷子的身上:“说起来这么多年,你对靳尧如何,我也是看在眼里的。我知道你最是疼他不过了。”

    这是事实,身为霍家的这一代的长孙,霍靳尧从小就聪明,长得又帅气。

    尤其是做事沉稳,从接手天域集团后几乎就没有做过让人挑理的事。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现在还不一样做错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