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做错事
    苏青桑愣了一下,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冷不防听到,却还是让她有些意外。

    她以为苏成辉不会愿意签字的。不管从哪个方面考量,苏成辉都不像是会肯签字离婚的人。

    她还记得之前看到苏成辉看厉千雪的眼神,那时她就有很微妙的感觉。没想到——

    “爸。他同意了?”

    “恩。今天上午签字,今天下午就把手续办了。”

    厉千雪的声音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苏青桑看着屏幕上厉千雪的脸,她的样子倒不像是伤心,反而像是解脱。

    在心里叹了口气,为厉千雪,也是为苏成辉。看来,之前都是她的错觉。

    苏成辉或许并不爱厉千雪,不过是舍不得厉家女婿的身份。不然怎么会签字?

    “这些都是大人的事,你也不用想了。我也只是告诉你一声。毕竟,他就算是跟我离婚,也还是你爸爸。当然,你也有权利决定,以后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他。”

    厉千雪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就过分了。这么多年苏成辉对她的两个孩子哪里尽过心?

    他满心满眼都只有一个苏沛真。对剩下的两个孩子都是表面情。既然是这样,那苏青桑跟苏昱昕长大不想认这个父亲,也是可以理解。

    但是厉千雪不会去替孩子们做决定。他们都大了,有自己的思维跟想法,她不会去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他们身上。

    苏青桑听着厉千雪的话一方面觉得有些好笑,一方面却又有些无奈。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加上这么多年跟苏成辉也没有多少亲近,苏成辉怎么样,她虽然关心,但不会真的太过去纠结。

    可是苏昱昕不一样。这几个月下来,她也算是看清楚了一些苏昱昕的个性。

    这件事情,只怕苏昱昕没有那么容易过去吧。

    “妈,你放心吧。不管你跟爸现在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妈,他也永远都是我爸。”

    厉千雪闻言,又是欣慰,又是伤感,内心更多的却还是对苏成辉的恨。

    他做下这许多的错事,可是看看他的儿女,一个两个的,倒都都还顾念着对他那一点父子情分。

    可是苏成辉呢?眼里除了苏沛真,还有别人吗?

    苏青桑又宽慰了厉千雪几句,看她实在不像是有事的模样,才结束了通话。

    放下手机,就听到外面的声音,她起身出去,发现霍靳尧已经回来了。

    “回来了?”

    今天霍靳尧有应酬,晚上没有回来吃饭。

    “恩。”霍靳尧在沙发上坐下,在她靠近的时候将她一把拉到了他腿上。

    “吃饭了没有?”霍靳尧让杨文昌找的人今天已经来了:“玉婶手艺如何?”

    玉婶是杨文昌在十几个家政里挑出来的钟点工。

    偶尔让苏青桑做饭还好,霍靳尧哪里会舍得让她一直做?

    “挺好。”苏青桑点头,将脸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

    霍靳尧低下头看她,敏感的发现她的情绪不太对:“怎么了?不喜欢她?”

    “跟玉婶无关。”苏青桑知道这事瞒不住,霍靳尧早晚都会知道的。

    把厉千雪跟苏成辉离婚的事情说了一遍:“我也没想到,我的判断出了问题。”

    她以为苏成辉对厉千雪有感情,现在看来倒是她想多了。

    霍靳尧不发表评论,不过:“你先别急,我倒觉得这件事情可能不像你想的那样。”

    苏青桑摇头:“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妈。我跟她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些年,虽然之前并不熟悉,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厉千雪的个性极端,要么爱,要么恨。今天字一签,以后她跟苏成辉,就再没有可能了。

    霍靳尧突然就伸出手去捏了捏她的脸,他捏得有点用力,她脸都红了。

    心下有些恼,用力拍了他的手背一记:“你干嘛?”

    “我说你累不累?”将手在她泛红的脸上揉了揉,霍靳尧清朗的声音中有些无奈:“你都成年了,你弟弟眼看着也大了。你父母就算是离婚,也影响不到你们什么。你不觉得你操心得太多了?”

    苏青桑抿了抿唇,她倒不是觉得累,就是有些感慨。

    “霍靳尧,你说,是不是人活着,就不能犯错误?一个人犯了错,就再也没有机会挽回了?”

    霍靳尧想到苏成辉,对于这个岳丈其实真的觉得挺无语的:“那也要看是什么错吧?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值得原谅。”

    苏青桑当然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可她就是闷闷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也没觉得怎么样,最近倒开始觉得我爸挺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自己作,怪谁?

    苏青桑倏地瞪着霍靳尧:“我看你倒挺幸灾乐祸的。”

    “老婆。我这不叫幸灾乐祸。我这叫清醒。”

    他捏着苏青桑的手,极为认真的开口:“你想啊,一个人活到知天命的年纪才知道什么而言对他是最重要的,是不是一件悲剧?”

    “他若是个聪明的,早一点知道什么对他来说最重要。那么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

    从厉家的女婿到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这其中的落差不可谓不大。

    苏成辉最大的错,大概就是他一直没有去认真思考什么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什么才是他最想要留住的。

    每苏青桑也懂这些道理,可是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可以一开始就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呢?

    很多人往往浑浑噩噩过了一辈子,都没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好了。别想你爸的事了。他那么大个人了,他的事,就让他自己去操心吧。”

    若是真的对厉千雪还有感情,苏成辉自然会有所行动。毕竟他现在的年纪摆在那里,若是再没有动作,只怕两个人都要遗憾此生。

    若是苏成辉对厉千雪没有感情,不过是想得到厉家跟厉氏所带来的好处,那就这样离婚了也好。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应该是苏青桑这个当女儿的能管得上的事了。

    “我知道。”只是有些感慨吧。若是苏成辉早些年能醒悟过来,也不会——

    腰上搂着她的手臂一紧,苏青桑没有防备,整个人跌进了霍靳尧的胸膛里。

    “干嘛?”

    “你说,干——嘛?”霍靳尧拖长了尾音,苏青桑哪有不知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闹了,我亲戚来了。”

    霍靳尧正打算放肆的手突然就停在那不动了,他极为郁闷的看着苏青桑。

    “不是还有几天?”

    “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换了环境跟地方的关系,她这次提前了。

    霍靳尧深吸口气,将脸埋进了苏青桑的颈窝,在里面蹭了蹭。

    “行了。去洗澡吧。”

    霍靳尧却没有如她所想的去洗澡,而是伸手抱紧了她的腰。苏青桑愣了一下,她似乎是现在才发现霍靳尧今天有些不对。

    从他刚才进来后,就一直是她在说,他在顾念她的心情。可是她好像才发现霍靳尧的情绪好像也不怎么好。

    “出什么事了?”

    “没事。”霍靳尧的声音有些低:“就是想抱抱你。”

    他不说,苏青桑也不问。将手环上他的后背,微微收紧了力道。

    这个动作让她能听到他极为规律地心跳声。她将耳朵贴在上面,极小声的开口。

    “霍靳尧,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公司的事情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我会听。”

    “好。”霍靳尧揉了揉额角,看着苏青桑脸上的认真,笑着凑过去亲了下她的唇角。

    苏青桑在医院的工作慢慢上手,本来也没什么不熟悉的。

    跟着孙慧雅上了一台手术之后,后面有小手术都开始交给她主刀。再到了后来有大的手术她也跟着开始参与了。

    苏青桑慢慢变得忙碌了起来。不光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值班。

    值班分了大夜班跟小夜班,小夜班还好,只呆上半夜就可以回家了。可是大夜班就要在医院呆一个晚上。

    苏青桑没有什么不习惯的,霍靳尧对她过分投入工作的事情虽然有些心疼。

    但只要是她想的,万没有阻止的。不过经常吩咐玉婶做一些好吃的,或者炖些补汤。

    不过到了周末,霍靳尧却是会带着苏青桑回霍家老宅。

    霍老爷子年纪大了,就喜欢热闹,喜欢人多。

    一般周五晚上霍家的人都到得比较齐。除了霍明光一家,还有霍明亮,跟霍明美一家。

    餐桌上的气氛很是热闹。

    霍明美之前被厉千雪下了面子,心里十分不痛快。这会看到苏青桑,那点子不痛快就又浮出来了。

    说起来苏青桑来荣城有半个多月了,这还是她上班后第一次跟他们一起吃饭。

    因为上个星期五,苏青桑又是十分好心的去给他们科室的一个同事值班。

    所上个星期五的聚会,苏青桑不在。今天倒是撞上了。

    霍明美看到苏青桑,想着上次被厉千雪给的那一顿排头,脸上的笑就先带出了几分厉色。

    她在厉千雪那里吃的亏,这母债女还,苏青桑总要为好妈妈弥补一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