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如果我签字,你能不能原谅我
    他当然知道苏昱昕是怎么来的,可就算是知道,他现在也已经后悔了:“他怎么说也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

    “苏成辉。”厉千雪是真的受够了,她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成辉儒雅的脸:“昱昕最多还有十个月,就成年了。你觉得他现在是还需要监护人的年纪?”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要他没有成年,我都有权利——”

    “你没有。”厉千雪毫不退让:“苏成辉,你要钱,要财产,甚至要公司的股份,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两个孩子,是我的。你别想沾染分毫。”

    “他们也是我的孩子。”

    “你把他们当过是你的孩子了吗?”厉千雪瞪着他:“你几时把他们当成过你的孩子?青桑就不用说了,差点被你送孤儿院。可是昱昕呢?你见过林市哪一家像我们这样的人家,把孩子送去住校的?”

    之前那些她觉得有些疑惑的点,在苏沛真的身世大白之后,她倒是都对得上了。

    “更何况,不用我提醒你,昱昕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吧?”厉千雪的声音如刀,字字要命。

    这句话,直接就戳中了苏成辉的软肋,他的脸色一时竟是比纸还白。

    厉千雪想到苏昱昕出生时的事情,唇角扬起一抹嘲讽,那是对他,也是对自己。曾经的她,真提太傻太傻了。

    苏成辉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如厉千雪所说,他确实是没有资格提苏昱昕的监护权的。

    那个时候他鬼迷心窍,不光不喜欢苏青桑,还把苏昱昕的存在也当成了他的耻辱——

    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都是湿的,胀得难受,又酸得难受。

    看碰上那个签名的地方,厉千雪早已经把自己的名字签好了。

    她的字是专门练过的,一手字写得特别漂亮,就跟她的人一样。那漂漂亮亮的名字写在上面,再再提醒他,一旦签下名字就再无回头路可走了。

    他突然就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了厉千雪:“千雪,如果我签了字,你能不能,能不能原谅我?”

    原谅他之前的鬼迷心窍,原谅他之前的错,原谅他之前的无知,原谅他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意,让她受了那许多的苦和委屈。

    原谅?厉千雪看着苏成辉的眼睛,面无表情,却心硬如石。

    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原谅他的。永远不会。他对她做的那些事情,随便拎一件出来都足以让她痛上一生。

    可是他不光做了,还不止一件。

    她转开脸,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苏成辉突然就明白了,也知道了。

    看,这就是厉千雪的个性,敢爱敢恨。连说谎都不屑。

    他颤着手,把自己的名字在一式三份的协议书上签上字。

    每一个字写下去,都像是有刀在割他的心一样的疼。一直写到最后一个字。

    签好了日期,他抬起头来看厉千雪。

    “千雪。对不起。”

    他欠她的那许多,已经不是对不起三个字可以弥补的了。可是现在,他也只剩下这三个字了。

    厉千雪没有说话,伸出手,将那三份协议中的两份拿了过来:“明天我会让陈律师去把手续办好。离婚证到时候会给你送过去。”

    她的声音平静,不带一丝情绪。苏成辉听了难受。

    “千雪。”

    “没事的话我走了。”

    这间办公室是苏成辉的,厉千雪以前没事经常来,当然,多是说工作。

    现在嘛:“厉氏,你就不用了呆了吧。我想凭你现在的手段跟能力,就算是没有厉氏,也不会太差。是吧?”

    “我,明天就走。”苏成辉心痛难当,却还想着多跟她说几句话:“我们之前跟天域的那个合作案。现在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其中还有一部分是——”

    “苏成辉。”厉千雪打断了他的话,她捏着文件的手,格外的用力:“请你不要忘记了。我在厉氏副总这个位置上,也坐了十几年了。”

    苏成辉一时尴尬了,他点了点头,神情有些不自在:“是啊。你在这个位置上,也做了十几年了。”

    厉千雪不欲多说,转身离开。苏成辉却又一次挡在她的面前。

    “我,我能不能去看昱昕?”

    厉千雪深呼吸,目光犀利的看着他:“昱昕是你的儿子。我不会阻止你去看他。不光是昱昕,包括青桑,我都不会阻止你去看他。但是有一点,他们都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你,是他们的事。我不会参与,也不干涉。”

    看到苏成辉明显还要说话的样子,厉千雪退后了一大步。将文件举起来,挡在两人之间。

    她脸上的抗拒实在是太过明显,苏成辉越发的难受。想了半天。那许多话最后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最后只能说了一句:“千雪,再见。”

    若是有机会,让我再见见你。让我们重新来过,我会重新追求你。好好对你。可不可以?

    厉千雪觉得讽刺。这个苏成辉,年纪越来越大,倒是越来越矫情了。

    “苏成辉。再见。”

    轻飘飘的扔下这五个字,她的再见跟他的,明显不是一回事。

    转身,厉千雪踩着精致的高跟鞋,踏踏踏的走出了苏成辉的办公室。

    门关上的一瞬间,厉千雪的眼睛红了。

    再见,再也不见。

    为那个男人流过的泪,为那个男人受过的罪,为那个男人犯过的傻,现在统统再见。

    她还年轻,才四十几岁。她要重新来过,丢下那个男人,去过自己的生活。

    苏青桑接到厉千雪的电话时,她刚去见习了一场手术出来。

    为什么说见习,她刚来这边,对于手术室安排的人员还不熟悉。这些都是要时间去认识,适应的。

    刚好今天孙慧雅有一台手术,她就进去观摩了。

    从手术室里出来,苏青桑看着孙慧雅:“孙主任,你刚才那个下刀的手法真厉害。怪不得我来的时候,张老师让我多跟你学呢。”

    虽然孙慧雅跟张秋白是同学,可是这边的医院病人多,手术安排得也多。

    她的技术在这么多手术的磨练下,自然比张秋白要高。

    “行啦。你就别夸我了。老张也不差,不也教出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

    孙慧雅对苏青桑还是挺喜欢的,也愿意多教教她:“你要真夸我,就好好学。以后这可是你们的天下。”

    “恩。”苏青桑点头:“我这就去做笔记。”

    看着苏青桑一溜烟的跑了,孙慧雅失笑:这孩子。倒还有几分老张当年的用功劲。是个好苗子。

    苏青桑正在做今天的手术记录,厉千雪的电话就来了。

    “妈?”

    接到厉千雪的电话,苏青桑还有点意外。她们昨天晚上才刚刚通过电话。

    恩,这也是厉千雪回去之后必须要做的事情。每天晚上都要视频通话。

    “恩。青桑,你在上班?”

    “是啊。”

    “妈,你现在有事吗?”

    “没事,就是想你了。”

    苏青桑看了眼手机,敏感的发现电话那头的厉千雪的情绪好像有点低落。

    “那我晚上回家再跟你视频通话。”

    “好,那你忙吧。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

    苏青桑正想挂电话,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开口:“妈,如果有什么事情,你也别想太多。你就想想我,再想想昱昕。你不光有我,你还有昱昕。”

    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会站在厉千雪身后,支持她的。

    厉千雪没想到会听到苏青桑的安慰,眼睛一时又有些湿润了:“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多想呢。”

    挂了电话,厉千雪却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陈律师动作很快。她的协议书上午给了他,下午他就把离婚证,跟一些相关的手续送过来了。

    她看着眼前那本暗红色的离婚证,端起了放在一旁的红酒喝了起来。

    只是没喝两口,她的眼睛变被泪水给弄模糊了。

    再怎么谈定,再怎么冷静,要割舍掉一段二十多年的感情,都足以让她痛不欲生。

    就像是把心脏上的烂肉不打麻醉就这么挖出来,生疼生疼。

    可是如果不挖出来,烂肉在里面不断的侵蚀,只怕将来更痛。

    现在这样,其实挺好。至少痛过这一场,以后她就不会再痛了。

    苏成辉,今天过后,她终于跟他一刀两断,从此再无关系了。

    而你也不要再想着影响我分毫。

    等苏青桑晚上忙完了回家再跟厉千雪视频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好所有的情绪了。

    其实厉千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哪怕内里千疮百孔,表面上,她也会让自己看起来光鲜亮丽。

    这是她的骄傲。从某个方面来说,苏青桑跟她还挺像的。

    跟厉千雪说了会自己这几天上班的事情,也许是察觉到了下午厉千雪的情绪不太高,苏青桑可着劲的让厉千雪开心。

    被她这样一哄,厉千雪就什么低落的情绪也没有了。跟女儿聊了好一会,到底还是把她跟苏成辉离婚的事情,告诉了苏青桑。

    “青桑。你爸签字了。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