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我真的没有那么贱的
    正月已经进入了尾声。地处南方的林市却依然还带着几分寒意。

    办公室的暖气开得很足,厉千雪的声音却很冷。

    “签字吧。不是你说的?要见到我才可以签字。现在你见到了,可以签了。”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算起来他有一个多星期没看到她了。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有一天,会这样去思念一个人。还是一个已经成为了他前妻的人。

    “千雪,我不想签字。”

    厉千雪咬牙,几乎马上就要发作。但是她忍住了。

    “苏成辉。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算是君子,我现在才发现,你不要说君子,你连小人都要称不上了。出尔反尔这种事情,你现在倒是越做越熟练了?”

    “我不是出尔反尔。”

    他只是不想切断跟她最后一丝联系。他若是把这一丝关系断了,以后跟厉千雪只怕是连见面都难了。

    “我只是,舍不得你。”厉千雪像是听到这个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脸上毫无波动,只有嘲讽。

    “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厉家的财富?”

    在苏成辉要开口之前,厉千雪打断了他的话。

    “苏成辉,你若是还要一点点脸面的话,就别带我把事做得太绝。这么多年,你为了厉氏付出,我也看在眼里。可是应该给你的,我也给了。我奉劝你一句,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比较好。不然小心得不偿失,到最后一无所有。”

    “千雪。”苏成辉知道,二十多年的冷遇,二十多年的无视,再加上苏青桑的事,厉千雪对他已经没有了一点信任。

    可就算是她不相信自己,他也要说:“厉家的财产我可以分毫不要,厉氏的股份,我也可以全数归还。甚至我名下的房子,基金,股票这些,只要你说,我都可以过户你名下。我只希望不要离婚。”

    厉千雪已经没有耐心了。谈来谈去就是这么几句,他没说烦,她都听腻味了。

    “对,不离婚。不离婚你还是厉氏的女婿。不离婚你还是我厉千雪的丈夫。那还不是你想怎么就怎么样?苏成辉,你真的以为我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无知小姑娘,可以因为爱你,所以你说什么都行?”

    “我没有这样想。”事实上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会爱上厉千雪,他一定会在当年就对她好一点。

    不会做这下这许多的错事,导致现在无可挽回。

    “行了。我不想跟你废话。签字吧。”厉千雪把离婚协议书推到了苏成辉面前。

    他就坐在跟她隔着一张办公桌的对面。为了这个离婚协议,她回来以后给苏成辉打了好几次电话,偏偏他死活不肯签字,只说要见到她才肯。

    她不想见他,他就找到公司来了。

    厉千雪觉得烦,更觉得恶心。她现在就是恨自己当初瞎了眼,怎么爱上这么一个无耻下流没有底线的男人?

    她的名字不要说多跟苏成辉绑在一起一天,就是多绑在一起一个小时都让她难以忍受。

    “千雪。”苏成辉看着那白纸黑字的协议书,只觉得眼睛都开始酸涩起来:“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曾经她对他有多爱,多讨好,现在他就有多卑微。时光流逝,两个人之间的角色,却已经对调了。

    “给你机会?什么机会?伤害我的机会?还是欺骗我的机会?谢谢,不用了。苏成辉,我真的没有那么贱的。”

    掏心掏肺的付出二十多年。为了这个男人,她连小三也当了,恶名也担了,不像她个性的事她也做了。

    可是这个男人倒好,用她的爱,捅了她一刀又一刀。厉千雪眨了眨眼睛,将那些负面情绪压下去。

    “别人说贱一次就够了,不会贱第二次。苏成辉,我在你面前贱了二十多年了。也够了吧?”

    “千雪,我没有——”苏成辉因为她的话开始难受了。想解释,她却根本不给自己机会。

    “你当初为了一个向采萍,给了我二十多年的冷脸。甚至让我帮那个女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说实话,我真的觉得我就算是当年下贱,不小心瞎了眼招惹到你,逼你跟我结婚,欠了你的。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欠你的也应该还清了吧?”

    她不说还好,她越说,苏成辉越难受:“不要说了。千雪,我求你。不要说了。”

    他做过什么,他比她更清楚。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越发的后悔,愧疚,还有自责。

    “行。不说。说回正事吧。签字吧。我真的不想跟你一直扯皮。太没意思了。”

    厉千雪也不想翻旧账。她想起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天真的觉得她可以打动苏成辉。

    她固执的认为,只要给她时间,总有一天她可以通过努力让苏成辉爱上自己。

    可是现在看来果然是她太天真了。天真也天真过了,不要脸了不要脸过了。

    现在就让她好好的做回自己,当那个厉氏的副总。厉家的千金大小姐吧。

    苏成辉坐在那里不动,看着放在自己眼前的那支笔,只觉得手有千斤重,根本抬不起来。

    他曾经在她面前有多骄傲,多不屑。现在他就有多不舍。可是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厉千雪同意不离婚呢?

    他这般姿态看在厉千雪眼中,实在是恶心得让她想吐。

    到了这种时候,摆出这种依依不舍的模样。说穿了就是不舍得厉氏跟厉家带来的好处。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多深情呢。

    真的是够了。

    厉千雪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失控。看着时间又过了五分钟,她最后的耐心也告罄了。

    “苏成辉,你能不能快点把字签了,让我们好聚好散?”

    “说实话,要不是回来之前,青桑劝我说,让我跟你好聚好散,我根本不会来见你。”

    “所以麻烦你,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把字签了。不然我们闹得太难看。对孩子不好。”

    苏成辉因为她的话抬起头看她:“青桑?”

    “是啊。苏青桑。你的女儿。那个你不重视的,不喜欢的,这二十多年也不怎么疼爱的女儿。”

    想到苏青桑,厉千雪又是一阵心疼。她的女儿那么好,苏成辉凭什么这样对她?

    “你知不知道?你对青桑那么坏,可是我要回来的时候,她还一直在劝我,让我跟你好好说。不要闹得太难看。”

    “呵,苏成辉,青桑她是真的把你当成了她的父亲,尊重你,顾及你的颜面。可是你呢?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这二十几年为青桑做过些什么?”

    不要说苏青桑了,就算是苏昱昕,苏成辉又为他做过些什么?

    她之前还奇怪苏成辉为什么坚持要把苏昱昕送到寄宿学校。合着根本不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也不心疼。

    一想到这里,厉千雪就更加生气。若这么多年苏成辉只是对她不好就算了,可是他对两个孩子也不好。

    尤其是有了苏沛真作比对之后。她才更加无法原谅苏成辉。

    任何一个母亲,自己的孩子都是她的逆鳞。苏成辉,不光踩了她的底线,还触到了她的逆鳞。

    苏成辉又是沉默,他确实是很对不起苏青桑。尤其是想到自己当初甚至鬼迷心窍得想过把苏青桑送到孤儿院去,他就更加愧疚。

    虽然最后并没有,但是他无法否认厉千雪的话。

    用极慢的动作从口袋里拿出了他自己带来的钢笔,说起来这支笔,还是厉千雪送给他的。

    那年他生日,她送给他的礼物,最初他是想扔在一边不用的。可是后来他还是留下来了。

    上次回家收拾东西,无意中看到了,他又拿起来用了。

    他记得的事情,厉千雪自然也记得。看着苏成辉在这个时候把这支钢笔拿出来,她只觉得这个男人更恶心了。

    一支笔送了这么年不见他用,现在要离婚了,装模作样拿出来。

    这是想干嘛?是讽刺她吧?

    厉千雪有心想刺他几句,不过想到他现在都要签字了。马上两个人就毫无关系了。她也不想说了。

    横竖苏成辉再怎么让她恶心,也就恶心现在这一下了。

    等他签完字,她让人去把手续办了,自此以后就是他是他,她是她了。

    苏成辉拿起那份文件看了起来。其实他真的看过很多次了。里面每一个条款,每一个条件他都知道,也都记得。

    只是现在他还想再拖延一会时间罢了。

    苏成辉的笔都已经落到纸上了,厉千雪也因此松了口气。可是没想到他却突然一停。

    “等一下。”

    她就知道。厉千雪脸色不善:“你还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苏成辉咽了咽唾沫,看着厉千雪变了脸色:“昱昕的监护权——”

    他不说,厉千雪还忘了。林市人说年龄都是说虚岁。

    苏昱昕是年底出生的,所以是虚岁十八,之前过的也是虚岁的生日。事实上离他十八周岁成年还有近一年的时间。

    厉千雪的拳头紧了紧:“这件事情好像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了吧?毕竟这个孩子也是你不要的。”

    苏成辉的脸一白,拿着笔的手颤了颤:“我没有不要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