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这是你对我最后的仁慈
    苏沛真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向采萍却能听出里面的意思。

    她想用这个方法去试探苏成辉,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你爸那个人,现在我算是看透了。要多虚伪有多虚伪。他不给你算了。横竖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妈的一切都是你的。”

    “谢谢妈。你最好了。”苏沛真将脸埋进了向采萍怀里,闻着跟厉千雪身上完全不同的气息,眼中有明显的感动闪过:“我现在才知道,谁才是真的对我好。”

    这一边是母女感情不断的节节高升。那一头的苏成辉,却在上车之后坐在那里发呆不动。

    他并不愿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自己的女儿。可是苏沛真刚才的语气还有表情,都让他感觉,她是说真的。

    她是真的想要厉氏的股份,真的想回到苏家。问题是这两件事情主动权现在都不在他手上。

    厉千雪执意要跟他离婚,他想回厉家而不能。而厉氏的股份他又怎么可能给苏沛真?

    哪怕他真有那样的能力,现在他也不想再伤了厉千雪的心了。

    想到这几天每次给厉千雪打电话都是不欢而散,他的心就一片苦涩。

    现在的厉千雪,连多跟他说几句话都不愿意了。每次通电话说的话都是问他什么时候签字,什么时候离婚。

    更重要的是,不管他说什么,说多少话。厉千雪是一句也不信了。

    她骂他不要脸,骂他无耻。说他为了不离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是真的想不要脸,真的想无耻一回。可是听着厉千雪那些骂他的话,他不但无法生气,反而只剩下了心痛。

    原来以前他这样说厉千雪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心情?

    换位思考,才会明白对方当时的心情。可是现在他明白了,也理解了,厉千雪却再也不愿意相信了。

    这几天苏成辉很忙,一方面忙着找苏沛真,一方面是公司的事。

    他知道厉千雪不再信任自己了,可是有些事情,有些项目是他经的手。

    他就算是要跟厉千雪离婚,也想着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哪怕他现在所有的举动落在厉千雪的眼中都是别有用心,他也要去做。

    而现在知道了苏沛真要去荣城的事情,到底还是觉得应该跟厉千雪还有苏青桑说一声。

    他总觉得苏沛真去荣城的目的不单纯,虽然他并不愿意这样去想她。

    更重要的是他总要借着更多的机会去联系厉千雪。哪怕只是听听她的声音也好。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跟厉千雪又一次不欢而散。

    跟苏成辉不愿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苏沛真不同,厉千雪现在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苏成辉。

    “沛真要来荣城?”来荣城干嘛?厉千雪想着之前那一次跟苏成辉在电话的争执:“怎么?你以为苏沛真来了,就可以阻止我,不跟你离婚?你会不会想得太好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意思,苏沛真来不来荣城也不必跟我说,除非,她是来找我跟青桑麻烦的。”

    “不是。”苏成辉本能的为苏沛真辩解:“她怎么可能去找你们的麻烦?她现在跟向采萍相认了,向采萍之前在荣城生活。所以决定带沛真过去,不可能是来找你们麻烦的。”

    “那你就不用跟我说了。”

    虽然厉千雪心里也关心苏沛真,但是这个时候她是绝对不会流露出来的:“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是你的女儿。她以后去哪里,做什么,你都不必跟我说。”

    “千雪——”

    “除非是她来荣城是想找我,或者是找青桑的麻烦。”

    “这不可能。”

    “不可能就最好了。”厉千雪的声音很冷:“苏成辉,怎么说我也养了苏沛真二十几年,我把她当成是亲生女儿,能给她的都给她了。她若是还能在心里怪我,或者是怪青桑。那我只能说,她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千雪,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沛真也曾经是你一手一脚带大的。她虽然有些娇纵,有点任性。但是本性绝对不坏。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厉千雪当然愿意相信苏沛真本性不坏。那怎么说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女儿。她不会,也不愿意去把苏沛真想得很不堪。

    可是一面对苏成辉,厉千雪就不想让他太想当然:“就好像我曾经也一心想过要相信你,相信你就算是不爱我。可是对我还有最起码的尊重跟坦诚。

    结果却发现我的尊重跟坦诚就是一个笑话。你换掉我的女儿,让我的女儿背负着私生女的名声长大。更让她现在受人耻笑。

    苏成辉,你现在还来跟我说什么信任。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还有信任可言吗?”

    “千雪?”

    “不要叫我的名字。”厉千雪不能想那些事情,事实上这之前的事情,她都已经不愿意去想了。

    她这几天就好好的陪着女儿,陪着自己的老父亲到处走走,看看,本来已经开始觉得心情开朗了很多了。

    偏偏苏成辉,总要时不时的来个电话,在她面前出现在一下,让她心总有一种被苍蝇盯上的感觉。

    “苏成辉,早在你把青桑跟沛真互换身份,让青桑成为一个私生女开始。我跟你就再无话可说,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请你签字离婚。”

    “千雪。我——”

    “你若是还有一点点良心,就不要想着以为维持了这段婚姻可以得到更多好处。那是不可能的。”

    “我没有这样想,千雪,我说过了,我不想离婚,是因为我发现了你才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苏成辉,在我彻底的厌恶,恶心你之前收起你那些虚伪得让我作呕的话。你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觉得我是你最重要的人,那我只希望你签字,离婚。我会把这个当成是你对我最后的仁慈。”

    厉千雪是在跟厉老爷子要到霍家门口的时候,接到苏成辉的电话的。

    她不想让老爷子担心,所以拿着手机到另一头去打电话了。她挑的位置是在霍家外面院墙的转角。

    她明明看着这边没有什么人,却在挂了电话的时候,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刘童佳刚好就站在那里。

    厉千雪不知道她听了多久,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但是对上刘童佳眼中似笑非笑的嘲讽时,她确实是觉得尴尬跟不自在。

    想要作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刘童佳却一步又一步的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她侧着脸,就这么盯着厉千雪:“换孩子?离婚?”

    厉千雪被人听到她最为窘迫的事情,心里自然是不自在。可是这个女人是刘童佳,一开始就跟她不对盘的刘童佳。

    “偷听人说话,好像非君子所为?”

    “偷听?”刘童佳看着厉千雪,像是在看一个笑话:“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现在站着的这块地,是我们霍家的?”

    她在他们霍家的地盘说自己偷听?

    “若是我没有记错,我好像,并没有踏进你的院子?”

    “确实是没有。”刘童佳可不想再跟厉千雪打这产的嘴仗。她冷冷一笑,神情带着几分嘲讽:“不过你都站在大马路上说这些,又怎么能怪别人偷听?”

    厉千雪这一辈子能让她尴尬的事并不多,眼前这一件就算一样。

    最重要的是,听到的人还是刘童佳。她太清楚这个女人对苏青桑有意见,这会指不定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强迫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厉千雪面上也是一片平静:“抱歉,跟霍老爷子约定的时间到了。我先告辞。”

    “这就急着走了?”刘童佳还真庆幸自己刚才想着下车走走,不然怎么会听到这么精彩的好戏。

    “你刚才说,苏青桑的爸爸把她的身份换了?”

    “你听错了。”厉千雪面不改色。

    “听错了?”刘童佳唇角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了:“我的听力好得很。这就难怪了。怪不得我说之前还是一个私生女,现在怎么好好的变成了千金大小姐。原来有这样的典故在里面?”

    厉千雪知道,这件事情如果让霍家人知道,必然是自己这一方落了下风。

    上流社会最重门弟。哪怕有再多的龌龊也是关起门来的事情。没有谁会真的把一些事情放到台面上去。尤其是有私生女这一类的。

    像这样换掉私生女的身份,让她变成千金大小姐,让正牌千金变成私生女的事情,放到哪个家族也是容忍不下的。

    一想到这里,她就越发的恨上了苏成辉。

    可不管心里怎么想,厉千雪面上也不会流露出分毫:“是。所以青桑是我的亲生女儿。不存在你说的那个,为了钱,为了攀上你们霍家,才去认一个私生女的事情。你现在放心了?”

    “放心?我放什么心?”刘童佳眯了眯眼睛,对于厉千雪上次一再出言讥讽的事现在还记得牢牢的:“放心你们家族有这样的优良传统?还是放心你们糊涂到这种地步,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好?又或者是放心你那个刚认回来的女儿,有一个这样的爸爸,那谁又知道,她自己会不会做出更离谱的事来?比如,有预谋的,骗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