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刘童佳听着厉千雪的话,脚步往前一步正要开口。霍明光快速的拉住了她的手臂,带着她往霍阳秀几个的方向去。

    “叔叔,姑姑。真不好意思。陪着童佳去看了个朋友,所以我们也回来晚了。叔叔跟姑姑可不要介意才是。”

    “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霍阳远久混官场,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

    “是啊。坐下吧。”

    霍阳秀也跟着开口,示意两口子坐下。可那一边的厉老爷子跟厉千雪,跟两位打过招呼之后,还没有坐下呢。

    厉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微妙,霍老爷子跟着站了起来,招呼厉老爷子两人坐下。

    “来来,永丰兄弟,这里坐。”

    厉老爷子面色稍霁,跟厉千雪坐了下来。在场的除了霍阳秀霍阳远,剩下的跟厉千雪都算是平辈。

    在霍靳尧的介绍下一一打过招呼。厉千雪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笑,好像刚才进门的时候她那不太好看的脸色是大家的错觉一般。

    这样的厉千雪在霍家其它一众亲戚眼中,自然是极为得体的。再看看打过的那种后,坐在厉千雪旁边的苏青桑,两个时不时的跟她互动。

    对于霍阳秀霍阳远来说,这个亲家看起来还很不错的样子。

    不过对于霍明亮跟霍明美这些一直知道苏青桑不过是一个私生女底细的人来说,眼前这一幕,那就有装的嫌疑了。

    霍明美看了自家大哥大嫂一眼,发现刘童佳的脸色似乎不怎么好。偶尔对上厉千雪的目光也不怎么和善。

    心下一盘算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苏青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私生女,厉千雪跟厉老爷子肯定是冲着霍家的权势来的啊。

    叔叔跟姑姑不知道内情看不出来,可是刘童佳肯定是知道的。

    霍明美觉得自己想到了关键点,再看向苏青桑时,目光就带着几分不怀好意了。

    “老大媳妇是叫青桑吧?你看我,老记不住这个名。”

    开场就先贬了苏青桑一句,也成功的让客厅里各自交谈,形成各自小圈子的众人同时将目光落在了她跟苏青桑身上。

    苏青桑并不应声,只是看了霍明美一眼。目光淡淡的,并没有把她的挑衅放在心上。

    “青桑,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叫你旁边这位叫妈?”

    “是。”苏青桑大大方方,相当的坦然:“这是我妈妈。”

    “可我怎么听霍靳尧说,你妈另有其人?”

    说是另有其人,其实谁不知道,苏青桑其实就是一个私生女。

    霍明美眸光一转,声音淡淡的:“怎么到了现在又叫上妈了?”

    那带着讽刺跟暗示的声音让苏青桑跟厉千雪同时拧起了眉心。

    坐在一旁的霍靳尧面色一沉,眸光阴冷至极。

    “这事,我之前跟老爷子解释过了。青桑出生之后,被医院抱错了,我是后来才知道,青桑才是我的亲生女儿。青桑跟我既然是母女,又相认了,她叫我妈,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厉千雪说得一脸淡然,其它人虽然觉得不怎么相信,不过这个时候却不太可能会去质疑。

    只有那一头的刘童佳,她离厉千雪的位置有些远,这会神情略冷,唇角眉梢都讽意。

    霍明光看着妻子,按着她的手臂,给了她一主眼神。

    “哦,抱错了。后来才知道,就相认了?”霍明美拖长了尾音,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你们母女相认,是要苏青桑嫁给靳尧之后。这个相认的时机好。真的是好。”

    她假笑了两声,目光看了眼在场的其它人:“这早不发现晚不发现,等到靳尧跟她结婚了才发现。真的是发现得好啊。”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听霍明美这样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无非就是说厉家因为看到这个不起眼的私生女攀上了霍家,所以就把私生女认成亲生女儿。

    厉老爷子的脸色因为霍明美的话沉了下来。但是他辈份比霍明美大,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去跟她争论。

    苏青桑脸色不好看,嘴唇一动就要说话。那一头手背却被厉千雪按住了。

    “这位是——”厉千雪按着她的手不让她开口,艳丽的双眸却直直的盯着霍明美的脸。

    明明之前霍靳尧已经介绍过了,这会厉千雪倒像是忘记了一样。

    “我是靳尧的姑姑。”霍明美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脸色更难看了。

    “原来只是姑姑啊。我还以为是靳尧的妈呢。”厉千雪笑了笑,话却只说半句。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毕竟这靳尧的妈都还没开口呢。你就先管上了,所以我问问。”

    这摆明就是在骂霍明美多管闲事了。霍明美被厉千雪这样的三言两语给气着了。她的脸都红了,瞪着厉千雪的脸。

    “怎么?我不能问吗?像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不就是看中了霍家的权势?为了钱势连个私生女得了认下来,也不怕丢了你们的脸面。”

    在场的人都看着眼前这一幕。老的少的都不开口,霍逸凡几个小辈眼中更是一脸兴味。

    “明美。”霍老爷子听不下去了:“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说错了吗?”霍明美看了眼霍老爷子:“我们家虽然说不干涉孩子的婚姻自由。可是有这样的亲家还真是——”

    后面的两个字没说出来,不过是人都听清楚了是什么意思。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厉千雪看到霍靳尧要开口,她却是先一步开口,声音依然很淡:“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谁却不相认,那才丢脸。至于你说为了权势认女儿——人说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心中有魔,所见皆魔。姑姑想必就是那种为了权势去认女儿的人吧?”

    “你说什么?”霍明美长到这么大,几时受过这样的讽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好话不说第二遍。”厉千雪就算是坐着,气势上也是绝对不输人的:“看你年纪也不大,这耳朵却开始不灵光了。还是要及时去检查检查才是。”

    本来在人家的地盘上,总是要低调一些的。可是这个霍明美的话实在是太难听。

    她若是不帮着女儿好好出这个头,以后苏青桑又怎么能在霍家立足?

    霍明美的丈夫韦南天一直沉默看到现在。明白妻子是占不到叙便宜了。在旁边扯了扯霍明美的手臂,示意她不要说了。

    霍明美一把甩开他的手,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倏地转身看向了霍老爷子:“爸。你就这样看着别人欺负你的女儿?”

    霍老爷子不说话,厉千雪却笑了:“怎么就是我欺负你了?说起来还真有意思。这遇到点事就找家长告状好像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我家昱昕今年都十七岁了,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呢。”

    这话就是在说霍明美连小孩子都不如了。

    霍明美连连点头:“好好好。这哪里是来结亲的?这分明是来结仇的吧?”

    “明美。你给我坐下。”霍老爷子看着霍明美,眼神满是不赞同:“坐下。”

    霍明美站着不动,韦南天稍稍用力,将她的身体一拉,让她坐了下来。

    霍老爷子清了清嗓子,有此不自在的看向了厉千雪:“抱歉。明美从小到大被我宠坏了,有些不知道分寸。一时胡言乱语,亲家母可不要往心里去。”

    谁胡言乱语了?霍明美一听又要发作。韦南天按着她的肩膀,靠近了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她这才忿忿的转开脸不再看这边了。

    “当然不会。”厉千雪说话的时候转回头慈爱的看了苏青桑一眼:“本来呢。靳尧姑姑说这些话,我们听听就算了。不这青桑虽然是个好孩子,却有些笨嘴笨舌,不太会说话。我这个当妈也就越俎代庖多说了几句。也希望老爷子你不要见怪才好。”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哪就会见怪呢?”霍老爷子的场面话说得也是相当的漂亮的。

    转过脸看厉老爷子:“永丰兄弟,你说是吧?”

    “这是自然。”厉老爷子看了这一圈下来,也看明白了。对于女儿刚才的做法,倒是相当的赞同。

    不过心里还是有隐隐的担心。担心苏青桑以后要面对这么大一家子的人,婆婆又不好相处,以后只怕——

    一直听到现在始终不曾开口的霍阳远跟着开口。

    “对啊对啊。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这能结儿女亲家,那也是缘分。还有什么怪不怪的。”

    他一说话,霍阳秀也一起帮腔。几个辈分最大的都发话了,剩下的小辈也说不出什么其它的来了。

    霍老爷子维护的意味太明显,一众小辈就算是心里还有些什么想法,这会也就咽回去了。

    这事就算这么翻过去了,一客厅的人这会都不再说刚才的事了。

    只有刘童佳她看着厉千雪,眼神满是嘲讽。那个眼神不要说是其它人了,苏青桑也感受到了。

    等中午要出去吃饭的时候,她让厉千雪跟厉老爷子上了自己的车。

    几乎是一上车,她就忍不住开口问厉千雪。

    “妈,你刚才进门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