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霍家这会灯火通明。

    大厅那长长的u型沙发上,坐着霍老爷子,霍明光,刘童佳。霍明亮跟霍逸凡霍逸杨两兄弟。最意外的是在场的竟然还有刘乐贤。

    霍靳尧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了刘乐贤的脸,最后回到了霍老爷子的脸上。

    “爷爷,青桑回来了。”

    霍老爷子看了他一眼,恩了一声算是回应。

    苏青桑进门时就觉得今天气氛不太对。不过她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自己过年又没回来,这元宵节又没回来。虽然也有打电话给霍老爷子拜年,不过估计老人家还是心里有气吧。

    “爷爷。”苏青桑主动上前,跟几个长辈打招呼。

    其它人还好,都维持着彼此的面子,都给了回应。只有刘童佳,哼了一声直接就转开了脸。

    刘童佳不喜欢自己,苏青桑早就知道了。想了想,转身看了霍靳尧一眼。

    霍靳尧上前两步,一把搂上了苏青桑的腰:“妈,今天青桑从林市飞过来也累了。我先带她上去休息。”

    “累了。是累了。”刘童佳看到霍靳尧这样维护苏青桑,就更加生气:“能不累吗?这都在外面玩了一天了。当然累了。”

    霍靳尧的目光淡淡地扫了眼刘乐贤。他一接上自己的目光就缩了缩脖子,然后似乎是不经意的转开了脸。

    勾了勾唇角,霍靳尧根本不理会这个不着调又喜欢煽风点火的表弟。

    “爷爷。青桑今天早上的飞机,中午才到的。因为她的妈妈跟外公也一起来了,所以她才没有第一时间回来。”

    霍靳尧并不看刘童佳,只是对着霍老爷子说:“青桑的外公就是厉永丰。林市厉氏集团以前的董事长。这次他跟青桑妈妈过来,就是特意来拜访你们的。”

    “拜访?我们可受不起。这人都来了,还放任女儿跟你跑去玩。自己却不上门,这明显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又哪担得起他们来拜访。”

    刘童佳就是不喜欢苏青桑,看她不顺眼。这人一旦钻进死胡同里,那就很难出来。

    “为什么没有一下飞机就过来,因为他们林市有个规矩,过了中午十二点就不能去亲家家里拜访了。既然他们不能来家里,下午我自然是带着青桑跟他妈妈还有外公到处走走了。”

    “我想这样的小事,爷爷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永丰兄弟来了?”霍老爷子之前跟厉老爷子倒是有过几次交道:“那敢情好。我们明天可以好好的聚一聚了。”

    刘乐贤看不得霍老爷子对霍靳尧这种无条件的维护,切了一声:“我今天可没看到什么表嫂的外公。表哥。难道你把人藏起来不成?”

    他听起来似乎是疑惑,眼中却有明显的挑衅。

    刘童佳的脸色又黑了几分。霍靳尧却还是看也不看她:“两位长辈当时玩累了,去一旁的小店休息,所以一时没看到。”

    目光一转,霍靳尧的视线回到霍老爷子身上:“爸爸,你不用担心。他们明天就过来拜访了。”

    霍老爷子点了点头,他哪厉永丰也打过那一两次交道,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过:“可是你之前不是告诉我——”

    目光扫了苏青桑一眼,他后面的话到了嘴边却没说出去。

    “爷爷。”霍靳尧打断了霍老爷子的话:“这件事情你要是想知道,我呆会去书房跟你说,现在让青桑先去休息吧。她也累了一天了。”

    霍老爷子刚想点头,刘童佳倒是忍不住了。

    “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非要去书房说?”视线扫了苏青桑一眼,眼神是相当的不客气:“还是说,有什么事是见不得人的?”

    这话一出,客厅里的人神情各异。霍老爷子脸色有些不虞。到底顾虑着刘乐贤也在,不想在晚辈面前落了刘童佳的面子。

    至于其它人,这会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霍明光虽然不太赞成妻子的决定,不过到底没有开口。

    苏青桑的眉心微微拧了起来。清丽的小脸面无表情。

    她今天来的路上,已经跟霍靳尧说过这件事情了。之前她留在林市的时候,就跟霍靳尧打过招呼了。

    让他暂时不要跟霍家人说她的身世。

    苏成辉是她的生父,却想着报复她的生母,然后把她的身份换掉了?

    苏青桑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份难以启齿,也觉得霍家人知道了就知道了,没什么。

    不过之前厉千雪还是很替她着想的。说有苏成辉这样的父亲,她就算觉得无所谓,可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要是让人知道连自己的亲人都设计她,以后她在丈夫家怎么抬得起头来。

    所以想商量一个说辞。到底怎么跟霍靳尧的家人说。

    之前在路上,苏青桑就跟霍靳尧说过了。意思跟上次厉千雪对着厉家那些亲戚的说法一样。

    意思无非是当初抱错了,至于怎么抱错了。当初发生了什么事,谁还会认真的去追究不成?

    “妈。”霍靳尧因为刘童佳的话,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青桑累了,我想让她上楼休息。”

    “累了?累了还折腾到这么晚才回来,连饭也不回家吃?也是,你现在眼中只有人家的父母家人,又怎么会有我们这些人呢?”

    “说起来,她不是私生女吗?一个私生女,一在却让厉家的人眼巴巴的跑上来说什么要拜访。拜什么访?不会是看着这个私生女巴上了我们霍家,想来捞点好处吧?”

    这话说得实在是咄咄逼人。不要说霍老爷子,就连苏青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嘴唇一动正想反驳,霍靳尧却不着痕迹的按住她的手:“妈。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先带青桑上楼。至于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也说了见不得人了。那自然也只能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再说了。”

    “你——”

    刘童佳被霍靳尧气到了,脸色一下子沉了起来:“我没说完,我就想知道,你们眼里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有没有我这个当妈的?”

    “我不过就是想问问,怎么了?心虚了?我说错了吗?你们结婚的时候他们不来,这个时候来?难道不是想着要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