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这个男人现在真是恶心透了
    “是,是,厉千雪。”

    将那个即将出口的妈字咽下去,苏沛真眨着眼睛看向采萍。

    “自从知道我不是她的孩子,她就把我赶出来了。不光是这样,昨天她请了很多亲戚朋友,说要给苏青桑正名。我问她我还是不是她的女儿,她就把我赶出来了。妈。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也成了私生女了。我——”

    这对夫妻实在欺人太甚。向采萍怒上心头。她拉起了苏沛真的手,这会之前的怒气没有了,只剩下了对苏沛真的心疼。

    “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怎么说也叫了她二十多年的妈。她怎么就——”

    “我叫她二十多年的妈,不过是因为我们都以为自己跟对方是至亲的母女。可是现在人家正牌女儿回来了。又哪还会有我的立足之地?”

    向采萍心里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事实上也前几天不也因为苏青桑认了厉千雪而让她走人?

    可是这会事情轮到苏沛真头上,她却又开始觉得厉千雪太过分了。

    她本来就恨厉千雪抢了自己的男人,这会听到厉千雪这样对苏沛真,越发的恨得不轻。

    “好孩子。你别哭了。她不认你,我认你。她把你赶出来,我们母女也不稀罕。”

    “妈?”苏沛真一脸茫然的看着向采萍,似乎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妈也不瞒你。我之前那些年,也存下了一些钱。虽然没办法跟厉家霍家这样的大家比。但是也足够我们母女二人开销了。你也不要急。以后就跟着妈妈吧。”

    “妈。”苏沛真听了这话,又要哭了一般。

    向采萍这会听着女儿哭得声音都哑了,一颗心也完全软了下来。

    长叹口气:“行了,别哭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放心。妈定然不会让你受苦的。”

    “好。”苏沛真重重的点头,伸手去握向采萍的手:“妈,我现在算是认清了。什么养育之恩都是假的。只有这血缘亲情才是真的。从今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妈,也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向采萍点头,突然就想到了苏成辉:“厉千雪那个女人把你赶出来。你爸也没有说什么吗?”

    “妈。”苏沛真咬牙,面上的悲凄之色更加明显:“爸。爸他舍不得厉家,再说家里本来就是外公,老爷子作主。他哪里就能不管不顾的把我留下来?”

    “好,好好。真是好得很。”向采萍本来就恨苏成辉,这样一听,现在更恨了:“我当他是个有骨气的,当年娶那个女人也是不得已。现在看来哪里是什么不得已,只怕是舍不得那荣华富贵。”

    苏沛真垂着头,一脸委屈:“爸昨天也不帮我说话。只一个劲的让我来找你。我苦苦哀求他,让他求求厉千雪,不要把我赶出去。可是他就是不肯。

    本来,我之前那样,又做了那许多的错事。实在是没脸来找你。可是我们怎么说都是母女。更何况,我也要让你知道,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今天就厚着脸皮来了。

    妈。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不会。”向采萍现在只恨苏成辉,恨厉千雪。这一恨,看着眼前这个屋子都不顺眼了。

    至于苏沛真的说半段话,说她不想被赶出来,所以哀求,她倒没生气。

    怎么说也是相处了二十多年有感情,要是真的不管不顾就这样被人赶出来也不抗争一下,反而性子太软。

    现在这样就很好,认清了自己的位置,又跟苏家断绝了关系。

    心思一转,向采萍几乎是瞬间就有了语音。

    “走吧。沛真。我们现在就走。”

    “走?走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这里。”向采萍也是有气性的。厉千雪这样对她的女儿,她怎么还有脸住苏青桑的房子?

    “这个房子是苏青桑的,我们不住。我们现在就走。”

    苏沛真没反对:“说起来,之前爸也给我买过一套房子。要不我们先住过去?”

    她的行李还在那里呢。

    “你爸的房子我们住什么?住酒店也不住那里。”

    向采萍这会还真的庆幸,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因为愧疚把财产都给苏青桑。不然现在两母女才只怕是真的要流落街头了。

    “妈。这住酒店也要花钱。我那个公寓其实也不小了。我昨天被赶出来,就是在那里住了一天。”

    向采萍本来就恨厉千雪把自己的女儿赶出来了,这会听到女儿连住酒店的钱都开始计较,一颗心真真疼得不行。

    心里越发恨上了苏成辉。怎么说苏沛真也是他养了那么多年的,疼了那么多年的孩子。

    说赶出来就赶出来,一点情面也不讲。

    “他那样对你,他的房子还住什么?”

    “妈。”苏沛真可不想真的去住酒店:“那公寓既然我爸给了,那就是我的。不拿白不拿。”

    向采萍一想,好像也是这个理。这才没有那么生气了。

    “我收拾下东西,我们马上走。”

    向采萍说着就站了起来。她的腰伤本来也没有太大问题了。只是要好好养着。

    苏沛真见状,上前一步:“我来帮你吧。”

    “不用。”向采萍这会腰不方便。也不想过多折腾:“横竖就是几件衣服,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吧。”

    “妈。你就让我帮你吧。”苏沛真一脸忐忑,又带着几分想讨好的亲近:“以后,也就只剩下我们母女相依为命了。”

    向采萍的心又是一疼,到底没有再拒绝。

    因为看着这里膈应,向采萍只带了一些衣服。

    好在之前就是打算去荣城,两个行李箱还没拆开呢。也没什么更多好收拾的。

    拿了一些随身的东西,向采萍跟苏沛真就这样出了房间门。

    外面的小于刚才听到那一声妈就懞了,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把事情小声的跟小宁说了一遍,两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向采萍跟苏沛真从里面出来,小于先迎上去。却一眼看到向采萍跟苏沛真旁边的三个大行李箱。

    “阿姨,你这是——”

    “我们不住这了,现在就要走。”

    这段时间向采萍也承这两个护工尽心照顾,这会向采萍语气也算是亲和。

    “你们两个,也跟着我走吧。”

    “这——”

    小宁小于面面相觑,两个人虽然说是照顾向采萍,可却是霍靳尧雇来的。这会要离开这里,当然也要跟霍靳尧或者是苏青桑打个招呼。

    “这什么?你们既然是来照顾我妈的。那当然是我妈在哪里,你们也在哪了。”

    苏沛真的态度还算是客气。两个人一想,也是这个理。

    横竖人家是雇她们来照顾向采萍的,自然是向采萍在哪,她们也在哪。

    这样一想,小于跟小宁面面相觑,最后回客房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跟在了苏沛真身后。

    苏沛真是开着车来的。下了楼,还不忘跟向采萍解释一下:“我昨天一生气,就开着车跑出来了。倒也没想太多。妈,你不会生气吧?”

    “怎么会呢。”向采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这车是你爸给你买的吧?”

    “是啊。”是她今年的生日礼物。不过这话苏沛真没说。

    放好行李跟轮椅,让向采萍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小宁小于则坐在后面。

    苏沛真这才开着车,往她之前住的公寓去了。

    路上小宁到底多长了一个心眼,把这边的事情发了个信息给苏青桑。

    也没说更多的。只说是来了个年轻女孩管向采萍叫妈,然后把向采萍接走了。现在他们正跟着去。

    很快,苏青桑就回复短信了。让他们继续照顾向采萍,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还说薪水她会定时付的,请他们不必担心。

    小宁松了口气,主人不怪罪就好。不然到时候他们也难做。

    至于钱不钱的,当初霍靳尧可是一口气付了半年的薪水。

    苏青桑放下了手机,心情有些感慨。她是真没想到,苏沛真竟然真的会去认向采萍。

    她以为以苏沛真的个性,只怕没这么容易妥协。怎么也要闹上几场之后再说。

    可是没想到苏沛真这么容易就把向采萍认下来了。看样子,母女天性果然如此。

    向采萍是个好人,只希望苏沛真可以好好对她。不过现在也不急。

    毕竟小宁小于还在向采萍身边,真有什么事,两个人也能招呼一声。

    这样一想,苏青桑多少也放下心来。这事她想了想,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是跟厉千雪说了一嘴。

    她看得出来,厉千雪对苏沛真还是有感情的。这会苏沛真去认了向采萍,怕她会有什么想法。

    “妈。怎么说沛真也是阿姨的亲生女儿。她现在想开了,愿意认她,也算是喜事一桩。”

    厉千雪不说话,心情多少有些受影响。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不声不响的跑掉现在去认另一个女人当妈。

    心下有些不是滋味,可是看看苏青桑,又觉得似乎可以理解。她自己的女儿认回来了,难道还阻着别人不让人家母女相认不成?

    揉了揉额角,她的声音轻了轻了很多。

    “也好。她们母女团圆,以后好好过日子,也差不到哪去。”

    以后苏沛真要结婚,她再贴补点嫁妆,也算是全了一场母女之情。

    厉老爷子沉默,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目光一转看向苏青桑。

    “明天就要去荣城了。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都收拾好了。”苏青桑点头:“真要缺点什么,到了那边再买也是一样。”

    “我也是这样说的。”厉千雪看着厉老爷子,怕他不高兴苏沛真的举动,赶紧转移话题:“爸你以前不是跟霍老爷子有交情吗?刚好趁这个机会散散心也好。”

    厉老爷子微微蹙眉:“也不能算是交情,打过几次交道。不过对方是个爽快人。也是没想到,两家竟然有一天会当亲家。”

    “这也是缘分。”厉千雪笑着开口。

    三个人到底没有再说,吃过饭,又说了会明天去荣城的事才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苏青桑一早就起来了。厉千雪起得比她还早。

    飞机是十点的,本不用起这么早。可是想到就要去荣城,马上就可以见到霍靳尧了。苏青桑的心都跟着飞了起来。

    两个人明明也没有分离多少日子,只是这么两三天而已。

    可是中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感觉她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霍靳尧了一样。

    厉千雪起来就看到女儿的好心情,心下有些吃霍靳尧的醋,但更多的还是高兴。

    自己婚姻不幸,女儿可以幸福,也是很好的。

    想到这个,又想到苏成辉。昨天晚上竟然打电话来说什么能不能缓几天签字?等他找到苏沛真再说。

    要不是苏青桑说了苏沛真去跟向采萍相认的事情,厉千雪几乎又要被他骗过去。

    这个男人现在真的是恶心透了。

    明知道苏沛真去跟向采萍母女相认了。却还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什么人不见了,跑来她这里博同情。

    要不是顾忌两个儿女以后的名声,厉千雪真的恨不得跟他彻底撕破脸,也好闹他一个没脸。

    又想想今天要来荣城,到底是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把这事扔给陈律师去处理了。

    反正她也不急。苏成辉能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等她从荣城回来了,他这个字不签也得签。

    “妈。我们走吧。”

    回过神对上苏青桑关心的眼神,厉千雪一阵熨帖。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扶着厉老爷子出了门。

    飞机在荣城降落时,刚过了吃中饭的时候。

    厉老爷子年纪大了,这样的短途飞行也觉得累。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就想着休息一下。

    来之前,厉千雪已经让人开始留意这边的房子,不过就算找到合适的,也还要先收拾一下。

    所以三个人只能暂时去住酒店。

    厉千雪租了荣城最大的五星酒店的总统套房。进了门,就让厉老爷子先去休息一会。

    她也想着休息一下,然后明天早上再去拜访霍老爷子。

    苏青桑这会饿了,让酒店送餐上楼。没多久,房门就响了。以为是酒店送餐的苏青桑也没有多想,快速的跑去开门了。

    只是没想到,打开门,外面站着的人竟然是霍靳尧。

    “霍靳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