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我现在就要被人逼死了
    说起来向采萍是个好人。希望苏沛真可以放下成见,好好跟她相处。

    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真心换真心,又本来是母女,哪里就会一直仇视下去呢?

    苏青桑是真的希望苏沛真可以早日想清楚,然后接受向采萍,不然向采萍这一辈子,才真的是太可怜了。

    苏沛真看着眼前的公寓楼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地方她自然是知道的,苏青桑以前的公寓,她还来过一次。

    现在这里面,住着向采萍那个老女人。那个她名义上的生母。

    嗤笑一声,苏沛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向采萍那样的人,又怎么能跟厉千雪比?

    不说出身,就是那一身的气度,长相。向采萍一张脸饱经风霜,看起来五十多岁,满脸皱纹。

    可是厉千雪呢?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出头。还有平时的谈吐,做的事情。

    厉千雪哪怕是生气,发怒,也会努力让自己维持优雅。哪像那个向采萍,竟然敢对她动手。

    两个人压根没有可比性。可是偏偏现在这样的一个老女人,变成了她的亲妈。

    苏沛真咬牙,想到那一记耳光,她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戾气。眨了眨眼睛,她又将那阵戾气压下去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知道苏成辉在找自己,他正想着找到自己让她来跟向采萍相认。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就这么大刺刺的直接就送上门来了。

    向采萍这两天还是住在这公寓里。倒不是她没地方去,而是她被打击到了,一时也想不到,自己还能去哪里。

    这两天她的精神都蔫蔫的,小宁跟小于叫她她就吃饭,让她下楼她也不愿意,让她起来做复健,她更不愿意。

    明明不过是才两天的时间,她的精神头却一下子差了很多。

    她想不明白,当年那个阳光少年苏成辉怎么就变成那样的一个人?

    报复吗?疯了吧?

    她最痛惜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在她看来,苏青桑那是千般好万般好。怎么也比那个苏沛真强。

    可是她这样想的时候,又觉得苏沛真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又不能继续想下去。

    心里恨上了苏成辉,若不是他,她好好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心头着恼,索性也不出去了,天天窝在家里不动。

    小于小宁两人受了苏青桑跟霍靳尧的雇佣,自然是好好照顾着向采萍。可是看她情绪不好,苏青桑又不出现,也知道事情不对。

    两个人倒是都小心了起来,越发的用力照顾向采萍。

    向采萍却是自己想不开。她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偏偏不愿意复健,也不愿意出门。

    之前还能走几步路的,这会却是完全坐在轮椅上,除了正常的生理需求,也不愿意起来活动。

    这样对身体恢复其实并没有好处,小于小宁暗暗着急,也试着给提起来给苏青桑打电话,让她来看看。

    可是向采萍一听他们这样说,当场就发作了。两个人到底是外人,也没明白这两母女闹什么,也不好再说了。

    如此几天,向采萍看着比之前倒是苍白跟憔悴了一些。

    昨天是元宵,可是家里都没有一点过节的气氛。那小宁是有家室的人,匆匆回了一趟家。

    到底担心老太太一个人呆着心里想不开,今天早早的又过来了。

    只是这中饭还没吃完多久,敲门声就响了。这个时间,也不知道谁来。小于起身,快速的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人却是小于不认识的,她又没见过苏沛真,自然不知道她是谁?

    “你好,请问你找谁?”

    看眼前的女孩子很年轻,不过脸色不太好,头发跟衣服也有些乱。一时也不知道对方是来做客还是其它事。

    苏沛真进门之前,特意在楼下的门外吹了会冷风,又把自己的头发弄得有些乱。

    拿出镜子确定了自己的脸色很难看之后,她这才上了楼。

    此时她的苍白脸色不是装出来的。倒真的是被风吹的。身体还很冷,这样的不舒服让她把她今天遭受的一切都怪到了苏青桑头上。

    心下愤恨,脸上却露出了一抹让人心疼的笑:“你好,我找一下向采萍。”

    “你找阿姨啊?”小于退后一步:“阿姨刚吃了饭回房间了,你是哪位?”

    “没事,我自己进去找她吧。”

    苏沛真说着这话,却是直接越过小于往里面走了。

    “姑娘——”

    小于想拦着,没能拦住,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苏沛真冲了进去。

    “姑娘,你等会,让我跟阿姨说一声。”

    她还没说完呢,苏沛真已经一间一间找起来了。

    也不用多找,横竖这房间就这么大。打开第二扇门的时候,苏沛真就看到了那个老女人。

    她坐在轮椅上,似乎是听到动静要往外面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苏沛真时,向采萍愣了一下,苏沛真却是哇的一声,扑到了向采萍面前。

    “妈。”

    向采萍当场就愣住了。这两天她心情不好,一想到苏成辉做的事情,她心里就恨得不行。

    又惋惜青桑那么好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女儿。又想到苏沛真刁蛮任性不容人的个性。

    这些事情一纠结,让她也提不起兴致来想认苏沛真。毕竟两个人之间有隔阂,她要是这样送上门去认,苏沛真会不会认她她也不清楚。

    毕竟人家本来好好的千金大小姐,要是认了她,变成了私生女。以苏沛真的个性,真的能接受吗?

    向采萍虽然被气到了,但是这件事情她却是看得很透的。

    毕竟苏沛真再怎么不好,再怎么被苏成辉宠坏了,那也是她的孩子,是她的亲骨肉。

    发生了苏青桑的事情到现在,也不见苏沛真上门,她已经做好准备苏沛真不会认她这个当妈的了,也是因这样才让她的情绪越发的低落。

    没想到,苏沛真竟然来了。还来得这样突然,还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看着苏沛真就这么抱着她的腰哭泣的模样,向采萍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对上小于好奇跟诧异的目光时,看了她一眼。

    小于心领神会,退了出去,并把门关上了。

    “妈——”

    苏沛真又叫了一声,她这会的眼泪却是真的。她是真的在哭。

    能不哭吗?本来好好的当成苏家的千金大小姐,厉氏企业的部门经理。抛开被仇彦博退婚那一段不说,她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人生会在这样的时候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外公妈妈都不是自己的,家也不是自己的。最重要的是要妈妈不要她了。

    她跟厉千雪在一起二十多年啊。二十多年,难道就因为她不是她生的,就可以把那二十多年一笔勾消吗?

    苏沛真这会不明白,厉千雪是迁怒,把她对苏成辉的怨气发到了她身上。

    她更不知道她的身份至今还没被抖出去也是因为厉千雪还顾念着母女之情。

    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可怜,觉得自己失去了一切。哭得是无比凄惨。

    向采萍本来是不喜欢苏沛真的,甚至之前都没想好要不要认这个女儿。

    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看到苏沛真哭成这样,向采萍的心也软了。

    手抬起来,颤抖了几次,最终还是放在了苏沛真的发顶。轻轻的抚过。

    她也不开口,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引得苏沛真抬起了头来。

    本来一张脸就在外面吹着冷风,冻得苍白。这会又哭得是梨花带雨,看起来万分可怜。

    向采萍心软了。

    “别哭了。”

    “妈?”苏沛真咬着唇,有些怯怯的缩了缩脖子:“你,你不生我的气了?”

    生气?有什么好气的。向采萍叹了口气:“以前的事情都算了吧。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行。”

    苏沛真的肚量,怕是没有苏青桑那么大。到时候说起来,也是自己抛弃她在前,就怕她心里忌恨自己。

    “妈。”苏沛真摇了摇头,此时哭得是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前的行为不好。我也知道,因为之前的事情,你对我有误会。”

    苏沛真声音听着都是哑的,她吸了吸鼻子,努力的让息的境平静下来。

    “可是现在我真的知道错了。妈。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向采萍看着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行了。都说了没什么,你起来吧。”

    到底天凉,她这样半跪在地上,只怕膝盖呆会要受不了。

    “不起来。”苏沛真眼泪流得更凶了:“我也是经过了这些事情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家人。妈。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妈,你女儿我,都要被人逼死了——”

    向采萍心脏一紧,看着苏沛真:“你说什么?谁逼你去死?”

    苏沛真垂下头,哭得越发的厉害,就是不说一个字。

    向采萍气坏了。忍不住就伸手去拉她:“别哭了。你快起来说话。好好的说。到底谁要逼死你?”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向采萍听到有人欺负自己的女儿,也有些坐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