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她是怎么抢走我的一切的
    苏沛真刚才站在人群之外。看着苏青桑出尽风头。看着厉老爷子跟厉千雪是怎么护着苏青桑,怎么让她成为苏家的千金。

    她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以为她耳朵出问题了。

    苏青桑怎么可能是苏家的千金小姐?她怎么可能是厉千雪的女儿?厉千雪的女儿明明是她,是她才对。

    苏沛真闭了闭眼睛,她努力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让自己此时的神情看起来太过狰狞。

    虽然那很难。

    客厅里没有人说话,苏青桑的身世一公布。那苏沛真到底是谁,大家就心知肚明不必再问了。

    就算不知道苏沛真到底是哪来的,是谁的女儿。不过眼前看这个局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所有人都沉默,看着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苏家大小姐,走进了人群中间。

    厉千雪养了苏沛真二十多年,对这个女儿也是了解的。此时看着她直接向着自己走来,她莫名就有几分心虚。

    但是那样的心虚也只有一下而已。她自认这么多年,对苏沛真付出的母爱都是发自真心。

    她没有做过对不起苏沛真的事情。甚至到现在,她跟厉老爷子依然打算给她身为苏家养女的应有的身份跟待遇。

    想到这里,厉千雪的心平静了不少。

    “沛真回来了?你这一路回来也累了。先上楼休息一下吧。”

    厉千雪看着苏沛真,眼中带着几分隐隐的希望。

    希望苏沛真可以懂事,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暗示,希望她可以知道今天是什么场合。

    她宠着苏沛真这么多年,是真的把她当成了接班人之一来培养的。她想苏沛真或许应该会有这样的眼力劲。

    “我不累。”苏沛真不是没看到厉千雪的暗示,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

    可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她能控制得住的,比如说,她莫名其妙的被人取代。她甚至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妈,外公。我刚才听到一些话,不过那个意思我没听太明白。不如妈你跟我说一下。”

    她淡淡的开口,握紧的拳头有明显的克制。

    对上苏青桑的脸时,她突然就抬起了手:“她。怎么就变了你的女儿?你的女儿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她其实还想问,苏青桑凭什么?什么叫抱错了?

    怎么就抱错了?她根本不会去相信这么拙劣的借口。

    之前那么多年都没有问题。到了这里来说报错了?

    苏青桑的脚步不着痕迹的往后面退了一小步。并不是她怕苏沛真,而是不尽量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让她以为自己此时是在得意跟炫耀。

    苏昱昕注意到她的动作,他无声无息的捏了捏她的手,然后往前站了一步。

    “姐。你先回房间休息,有什么事呆会再说。”

    “你先别叫我姐。”苏沛真看着苏昱昕,她没错过刚才苏昱昕的小动作,心头越发的难受了:“现在她才是你的姐姐吧?”

    厉千雪拧眉,在此时终于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她把苏沛真宠坏了。

    “沛真。昱昕说了,有事呆会再说。”

    “我不要呆会说。我要现在说。”苏沛真的声音相当的不客气。伸出手指着站在厉千雪旁边的苏青桑。

    “她,不过是一个私生女。我就想知道,她现在凭什么,又是什么资格。可以站在这里。”

    厉千雪现在很不喜欢听到私生女三个字。要不是苏成辉自私阴狠,她的女儿怎么会担着私生女的名头长这么大?

    “那件事情是误会,刚才我也说过了。当初出生的时候,医生抱错了。青桑不是私生女。”

    “那我呢?”苏沛真的声音忍不住就提高了一度:“如果她不是私生女。那我算什么?啊?你说啊。我算什么?”

    她质问的语气让厉千雪有些不适应。满屋的亲戚,她实在没办法就这样发作。

    “沛真。我再说一次,有什么事等呆会再说,你先上楼休息一会。”

    “我说了我不累,我不要休息。”苏沛真相当的固执:“我不能问吗?我没有知情权吗?我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

    一句又一句的反问,伴着的是苏沛真越来越高涨的怒气。

    厉老爷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苏沛真找上门来是早晚的事情,但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沛真。”厉老爷子开口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不光是过节,还是苏青桑的好日子,他希望一切顺顺利利的。

    “沛真既然回来了,就休息一下。家里现在客人这么多,有什么事,呆会再说。”

    厉老爷子的话轻飘飘的,却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若是换了平时,苏沛真一定会听他的话。

    可是今天不是平时,反而因为厉老爷子的话,让苏沛真的怒气跟着起来了。

    她向前一步,直接面对厉老爷子跟厉千雪:“所以我现在是这个家不受待见的那一个了是吗?所以我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就已经先失去了这个家里的话语权了是吗?是这样吗?”

    厉千雪的眉心拧了起来,第一次发现,这个女儿太咄咄逼人了一些。

    “怎么不说话?不是这样吗?”苏沛真是真的生气,也是真的不高兴。她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不高兴。

    “外公,妈,我连了解一下情况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你们难道不打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苏青桑不开口,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

    苏昱昕沉默,他跟苏沛真怎么说也是从小到大的姐弟情。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让她闹得太难看。

    厉千雪有些头疼,心里越发的恨上了苏成辉。

    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要面对这样的情况?要不是苏成辉,她现在大可以开开心心的陪着她本来的女儿。

    苏沛真突然就笑了,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扫过眼前这一圈的人。

    “好。真好。真的是好得很。”她突然就往苏青桑面前一站,艳丽张扬的杏眸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苏青桑的脸。

    “他们不肯为我解惑,你应该可以吧?”

    “苏青桑。”她半扬着下颌盯着苏青桑的脸:“你应该可以解释一下,你是怎么从一个私生女变成了苏家的大小姐?你应该也可以解释,你用了什么手段。让我妈,我弟,我外公统统都站到了你那边?”

    “对了。我爸呢?我爸怎么不在?我还想问问我爸,他是不是也一样被你蛊惑了。”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对于苏沛真的话,她不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而不管怎么回答,苏沛真都未必会接受那个答案。

    “沛真。”厉千雪听不下去了。以前看苏沛真为难苏青桑时她不知道苏青桑的身份,自然不会有多少感觉。

    可是现在她的亲生女儿在她眼前被苏沛真为难,她就忍不了了:“注意你的措词。”

    “我要注意什么?”苏沛真越发的生气。厉千雪越是维护苏青桑,她就越生气:“我能注意什么?我都要被抢走一切了。我难道不能问清楚。我的妈妈,我的弟弟,我的外公是怎么被人抢走的。我不能问吗?”

    她也不去看厉千雪,再一次瞪着苏青桑。

    “说啊。你告诉我,你是用了什么方法,你是用了什么手段啊?你说啊。我就想知道,你凭什么出现在这里,你凭什么来抢夺我的一切。”

    苏青桑放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她微微咬着唇。在厉千雪要开口之前,按住了她的手臂,转身面对苏沛真。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可以告诉你。但是你确定,你要在这里说?”

    她的眼睛清澈至极,里面没有一丝不满,或者是不快的情绪。

    她就这样看着苏沛真,眼神流露出来的,是对她最真诚的建议:“你如果真的想知道,我们可以在这里说。但是你真的听吗?真的要我们现在就说出来,在这里说?”

    她想提醒苏沛真,这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不是只有他们几个。

    如果苏沛真这样闹,她的身世一定瞒不住的。

    厉千雪已经决定了给她身为苏家养女应有的体面。但是如果苏沛真执意要继续追问下去,别人又怎么会猜不出来,她是苏家的私生女?

    她的个性,真的能受得了自己的身份从正牌千金大小姐变成一个私生女吗?

    苏沛真咬着唇,几乎是带着几分愤恨的看着苏青桑。她不断变换情绪的双眸,带着明显的愤恨跟不满。

    “说啊。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能说?”

    后面那三个字,苏沛真的嗓音提高了一度。她失去了一结的冷静跟风度。愤怒让她变得尖锐,她迫切的想知道一个答案。

    厉千雪拧眉,她此时对苏沛真,有淡淡的失望。

    “沛真。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就跟我来吧。”

    母女一场,厉千雪愿意维护苏沛真的体面,还有她的尊严。

    可是苏沛真不愿意这样想,她看着厉千雪,只觉得变了。她现在是不是恨不得她从这里消失?

    她是不是恨不得让她赶紧滚蛋,好给苏青桑腾位置?

    她瞪着眼前这些本来是她最亲近的家人,她的眼中有明显的痛苦,还有愤怒。

    “妈。我记得你以前教我,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