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我是不是做错了
    扔下这句话,苏青桑也不看他了,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可是直到坐到车上,苏青桑的心情也没有完全平复下来。

    她曾经只是一个单纯的不知道自己身世的私生女。那样的出身不一定有多光彩,可是她却过得很平静。

    可是现在,她的身份变了,她的平静也没有了。

    明天是元宵,厉老爷子还会叫上所有厉家的亲戚过来。到时候,她还有新的局面要应付。

    还有霍家。这次没有陪霍靳尧一起回家,她其实也觉得很不合适。可是眼前林市的事,她根本走不开。

    她突然就怀念起了以前上医学院的时候,那时她只要上学,做课题。一切都是那么单纯,那么简单。

    可是现在——

    坐在车上发了半天的呆,又将车子开出好远,却还是觉得难受,不舒服。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霍靳尧打电话。

    “靳尧。”

    电话一接通,苏青桑就迫不及待的叫了一声霍靳尧的名字。

    “哟。这不是我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嫂子啊?啧。怎么?找我哥什么事啊?”

    苏青桑愣了一下,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霍曼姿:“你哥呢?”

    她算过时间,霍靳尧飞荣城,再回霍家的大宅,这会已经到了,也休息了一会了。

    “一回来就被爷爷叫去训话呢。嫂子,你想不想知道我爷爷都会跟我哥说些什么?”

    看霍曼姿这个语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既然他在忙,那我等他忙完了再给他打电话吧。”

    “我哥这一时半会是忙不完的。说起来不也要怪你吗?你说我哥娶了你,可真像是娶了个祖宗。不但不跟着我哥来荣城,还要我哥跟你去林市发展。这些都算了。这大过年的,你当人家孙媳妇,儿媳妇的也不露个面?说起来真的是我伯父伯母涵养好。要是换了一家人。只怕没这么好说话。”

    霍曼姿的话夹枪带棍的。苏青桑听了很不舒服,正想要把电话挂了。那头却响起了霍靳尧的声音。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霍靳尧刚才上了楼,才发现自己手机不小心掉在沙发上了。

    没想到他就这么一会功夫,竟然也能让霍曼姿来接他的电话。

    霍曼姿脸色有些不好,她也是赶巧,刚好就坐在这里。哪里知道就让霍靳尧逮了个正着。

    霍靳尧把手机拿过去,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这才往楼上去了。

    “青桑?”

    “你还说没事。”苏青桑这会是真的有些忐忑了:“爷爷都生气了。”

    “说了没有关系的。”霍靳尧走到二楼走廊尽头,那里有一间书房是专门属于他的。

    进了门,隔绝掉外面的声音,他的声音也跟着温柔了几分:“你放心吧。曼姿那是胡说八道。不要理会她。”

    他这样说,可是苏青桑又怎么会真的相信?心想过了明天,要不她还是回荣城一趟。

    只不近怕是厉千雪又要多想了,这样一想,苏青桑就有些头疼。

    “你先别管曼姿了。你告诉我,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想到今天的事情,叹了口气还是跟霍靳尧说了。

    “霍靳尧,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是。”苏青桑其实是真的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我当初就不应该好奇,要是我一直就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真的把向采萍当成是我的妈过下去。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你这样想,对你妈才真不公平。”霍靳尧明白她这会是钻牛角尖,有些接受不了向采萍对她恶言相向的事实。

    “你就没有想过,你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你爸呢?他可是下定了决心,要报复妳妈,你就没想过。你想着装一辈子,万一你爸不愿意。等到你妈七老八十了,都没有能力了。再说出来。到时候往小了说,你妈这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哪。往大了说,说不定被你爸一气,她有个什么好歹——”

    后面的话霍靳尧没有再说下去了,苏青桑却是明白了。

    有些事情真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厉千雪如果不知道,确实是可以一直开心快乐的过下去。

    可是万一以后真的走到霍靳尧说的那一天。那不是更加凄惨?

    “谢谢你。霍靳尧。”苏青桑这会也算是回过神来了,她苦笑:“是我想叉了。”

    “我觉得向采萍现在是没缓过来。等她缓过来了,我想她说不定会去找苏沛真。至于你妈,你现在就别想其它的,好好的陪她几天好了。”

    “恩。”苏青桑点头,没有反对。

    霍靳尧想了想:“对了,我已经跟成先云说过了。你到时候来了,直接去他名下的医院上班。他那是私立医院,收费高,医生的收入也高。你们还不会那么累。”

    苏青桑正想说好,又想到之前张秋白给她打电话说的事情:“不过我老师听说我要去荣城。特意给我写了一封推荐信。推荐我去荣城市医院。”

    私立医院固然好。可是公立医院病患多,对自己的技术跟研究能有更好的发挥。

    “行。这件事情还是看你自己。”霍靳尧不会在这方面去干涉苏青桑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可以了。”

    苏青桑点头,霍靳尧在这方面从来不干涉她,这让她很是感激。

    跟霍靳尧聊了一会,苏青桑心情好一些了。挂了电话,她的身体跟着放松了几分。

    看了眼前方已经亮起霓虹灯的马路,轻轻的喃了一句。

    霍靳尧,我想你了。

    苏青桑的心情好了很多,苏成辉的心情却是跌到了谷底。

    他有些踉跄的上了自己的车,脑子里不断的闪过苏青桑说的话。

    事实上那个话之前厉老爷子也跟他说过,只是当时的他,根本没有把那些话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他已经如此成功了。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他又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不会让自己失去任何一样他在意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

    可是现在他却充满了不确定。苏青桑的话,厉千雪的话,厉老爷子的话。甚至之前霍靳尧曾经说过的话。

    每一句,都变成了不断回荡的水波,一波一又波的向他涌来,几乎将他淹没。

    他的脑子里闪过很多的记忆,一点一点的。从最初跟向采萍相处,再到在公司偶遇厉千雪。

    他是怎么被厉千雪给缠上的呢?

    苏成辉以为自己不记得了。可是事实上,他却是记得相当的清楚。

    那年,他刚从一家公司跳槽到了厉氏。本来,他的梦想是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

    他想的是怎么样快速的成功。成为人上人。

    事实上他一开始只想着把厉氏当成一个踏板。但让他意外的是他遇到了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当年在商场上,手段了得,经营理念跟苏成辉也是相当的契合。因为偶尔认识了厉老爷子。

    所以他进了厉氏,本来只想着把厉氏当跳板的他,却因为厉氏觉得这刚好就是一个自己可以一展拳脚的机会。

    苏成辉那个时候对工作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热情与投入。

    同一时间,他跟向采萍的关系也差不多被他母亲也定了下来。

    苏成辉家里以前跟向采萍家里比邻而居。他比向采萍大两岁。

    那个时候,两人的父母都是双职工,忙起来根本没空照顾他们。

    向采萍的妈妈是个护士,比苏成辉的父母还要忙。于是苏成辉的父母没事就会接向采萍过来玩。

    后来一场意外,向采萍的父去世了,母亲工作更忙了。向采萍没有了父母照顾,过得跟个孤儿差不多了。

    也因为这样,苏成辉的母亲没事就接她过来玩。她渐渐地变成了苏成辉家的孩子。没事就在苏家吃饭,做功课,甚至在苏家有一个专门的房间给她休息。

    苏成辉天天被父母耳提面命,说要照顾好向妹妹。他也是这样做的,照顾妹妹嘛,又不是多难的事。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以后顺理成章的发展成为情侣,然后等着长大了在一起,结婚,生子。

    苏成辉怜惜向采萍。他把她当成是自家的一个小妹妹。从小就被赋予了照顾她的责任。

    对于娶向采萍,苏成辉不反对,他照顾向采萍成了习惯。照顾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两个人有了口头婚约,也订下了什么时候订婚,什么时候结婚的日子。

    他也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厉千雪。

    她跟向采萍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她张扬,明媚,强势。

    第一次见,她就指着他的方案,质疑他,诘问他。而他也很不客气的反击。

    他不觉得自己的方案有问题,厉千雪分明是故意为难。可是他也不知道,他的反击跟他的不客气,落在了厉千雪眼中就成了特别。

    毕竟当时的厉氏,谁不看着厉千雪的眼色来?

    厉千雪看上了苏成辉。在后来一次又一次的针锋相对中,她越发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她喜欢苏成辉,她想着非要得到他不可。

    可是厉千雪其实也是有些小傲气的。知道苏成辉有个青梅竹马时,也不是没想过放弃。

    可是后来有一次,两个人一起争客户。当时厉氏还不像现在这样,人人上赶着要合作。

    那个客户很难缠,两个人分别跑了几次都没能把客户拿下来。最后厉千雪决定,一起出马。

    果然,她放下架子跟苏成辉合作,两个人一起出马,那个难缠的客户,竟然让两个人拿下来了。

    这是苏成辉第一次见识了厉千雪的能力,也是厉千雪第一次发现,当苏成辉不跟她针锋相对的时候,这个男人的模样。

    她忍不住主邀请他庆祝,庆祝两个人第一次合作的成功。

    苏成辉正是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两个人说到那个客户,忍不住就多喝了几杯。到了后来都喝醉了。

    再后面的事情,就说不清楚了。也不知道谁起的头,谁主动的。

    反正当苏成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厉千雪没有穿衣服睡在自己旁边的情形,还有厉老爷子阴沉的脸色。

    苏成辉认定了这是厉千雪的设计,是她故意让自己喝醉,是她叫来了厉老爷子。

    他没有去上班,他想着要不要辞职,可是他又不愿意。他刚升了职,已经是部门经理了。

    若是现在辞职他有些不甘心。可是不辞职,他又恨厉千雪设计了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向采萍关心他怎么不去上班的时候,他不知道怎么的就跟向采萍又滚到了一起。

    一团混乱。他自己都觉得当时的他一团混乱。

    可是还没等他想明白,想清楚,到底要不要辞职的时候,厉老爷子派人来叫他去上班了。

    “你跟千雪的事情,只要你跟她结婚。我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苏成辉是有傲气的,他不肯。他递交了辞职报告。

    一半是逃避,一半是愧疚。那一个多星期,他日夜跟向采萍在一起,想要弥补。

    向采萍不知道,她本来就跟苏成辉有多年的感情。现在看到苏成辉对她更加温柔体贴,她没有怀疑,只觉得高兴。

    看着温柔小意的向采萍,苏成辉似乎觉得好像没那么烦闷了。

    可是他没想到,就那么一次,厉千雪竟然怀孕了。她有了他的孩子。他感觉更乱了。

    他执意辞职,不想跟厉千雪在一起。

    可厉老爷子开始施压,他离开厉氏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偏偏这个时候他母亲知道了这些事情。苏成辉已经是三代单传。苏母不可能让厉千雪把那个孩子打掉。

    她求着他娶了厉千雪,又亲自上门找到向采萍的母亲认错。说向采萍跟苏成辉无缘。

    向采萍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怒之下说两个人婚约不算数。说她绝对不会嫁给苏成辉的。

    苏成辉最终娶了厉千雪,他也是在结婚之后才知道了。那一次,怀孕的不光是厉千雪,还有之后的向采萍。

    再后来,他鬼迷心窍,想着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初厉千雪的设计。

    恼怒之下,苏成辉冲动得做出了偷换孩子的事情。

    再后来,事情就变成现在眼前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