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太便宜他了(加更四千字)
    “行了。她的事不归你管。至于要让你妈高兴,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你留下来,好好的陪着她,她就很高兴了。”

    霍靳尧的话让苏青桑沉默,道理是这样,不过心里上还接受不了这一关罢了。

    “霍靳尧。”她突然就往他面前站近了一步,伸手跟他的手握在一起:“你说,我不跟你回去,爷爷真的不会不高兴吗?”

    霍老爷子是一个很好的人。苏青桑不想让老爷子不高兴。

    “当然不会。你放心吧。有我呢。”

    不高兴肯定是会有的。娶了新妇,不但不带回去过年,现在更是连节也不回去过了。

    更何况明明之前说好了的。这会只怕是刘童佳跟霍明光他们都要不高兴了。

    苏青桑没办法完全放下心来,可是霍靳尧的再三保证,却让她多少没那么担心。

    霍靳尧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就又去揉了揉她的发顶:“还是个当医生的人。这么爱操心。行了。万事有我。”

    “恩。”苏青桑重重的点头:“那个,你回去,记得好好跟她说。”

    这个她是谁,他们都清楚。霍靳尧忍住了再弹她一记的冲动:“你啊。能不能别操心这些事情?”

    苏青桑不说话了。她就是想得有点多。

    “你放心吧。我会把故事留给你去说。今天我就说医院有个你之前负责的病人出问题了。需要你盯着,这样可以吧?”

    苏青桑不确定向采萍会不会信。但是眼前这样的说辞真的是最好的办法了。

    “谢谢你。霍靳尧。”

    霍靳尧凑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下一记亲吻:“没事。谢礼我会留着以后慢慢收的。”

    苏青桑脸一红,被霍靳尧这样一打扰,刚才那些愁绪好像一下子都变得烟消云散了。

    送走了霍靳尧,苏青桑转身往回走,才发现厉千雪一直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她。

    发现她转身之后,她脸上又是尴尬,又是自在。

    苏青桑何曾见过厉千雪这个模样。有些心酸,脚步都快了几分。

    “妈,外面风大,你也是,跑出来干嘛?”

    “没事。我就是想看看你。”

    苏青桑眼睛有些发涩,她将那个感觉压下去了。

    上前一步勾着厉千雪的手臂:“妈,你看我还不如看你自己呢。你长得可比我漂亮多了。”

    厉千雪的心情终于因为苏青桑这句话而好转了很多。

    “谁说的?我女儿最漂亮了。”

    厉老爷子之前也是一直在客厅等着,事实上他跟苏昱昕都有和厉千雪一样的担心。害怕苏青桑跑了。

    现在她没有走,厉老爷子的苏昱昕松了口气。

    厉千雪其实很累了。之前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下了飞机情绪又经历了这么一番大起大落。

    她又累,又困,可是又舍不得去睡觉。

    苏青桑跟她说几句话,就发现了厉千雪的疲惫。她有些不忍。

    “妈,你去休息吧。我保证,你睡醒了之后,我还在这里。”

    “那你今天跟我一起睡。”厉千雪抓着她的手:“就跟妈一起睡,好不好?”

    苏青桑无法拒绝,最终点了点头:“好。”

    厉千雪满意了,想到她之前一直没有回来住。叫来佣人让他们上楼,把床单什么全部换过。

    厉老爷子年纪大了,也经不起折腾。确实苏青桑不走之后也上楼休息了。

    两母女上了楼,苏青桑之前在这里有房间,自然也是有衣服在的。

    厉千雪去洗澡的时候,苏青桑回自己的房间把衣服找出来了。佣人有定时打扫,房间的东西还在。

    苏青桑看着这一切,其实很有些感慨。挑了套睡衣出来,就回到了厉千雪的房间。

    她竟然已经洗好澡了,看样子是洗得相当的快。好像就怕她会跑了一般。

    厉千雪这样没有安全感让苏青桑很无奈,拿着睡衣正要进浴室,也跟她一样来个速战速决。厉千雪的手机偏偏在此时响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厉千雪看了一眼屏幕,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苏青桑也看到了。苏沛真的电话。

    厉千雪没有接电话,之前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认女儿这件事里。这会冷静下来,她也想起苏沛真来了。

    苏沛真不是她的女儿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可是再怎么恨苏成辉,她也养了苏沛真二十几年。

    若是让她一下子就对苏沛真冷脸相对她做不到。但要是让她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跟苏沛真当母女,她更做不到。

    厉千雪现在看着那个号码,越发的恨上了苏成辉。

    “妈。你还是接一下吧。”

    苏青桑其实挺同情苏沛真的,她都不敢想,苏沛真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厉千雪看着她,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妈。”苏沛真之前回自己公寓的时候,苏昱昕跟厉千雪说去探探苏成辉的口风,看看他是不是同意自己回来。

    可是现在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她没接到苏昱昕的电话,也没有接到厉千雪的电话。

    苏沛真之前一个人在美国,哪怕厉千雪请了人照顾她,她也觉得受够了。

    现在回了公寓,虽然已经回国,可还是一个人。这跟让她呆在国外又有什么区别?

    晚上保姆做过饭给她吃之后,她就一直在等厉千雪的电话。等来等去没等到,就主动给厉千雪打电话了。

    “爸怎么说?他到底同不同意让我回来啊?”

    厉千雪没有说话。事实上到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苏沛真相处了。

    她这一声妈,厉千雪都不想应声。

    “妈。爸是不是不同意?”苏沛真的声音一下子充满了沮丧:“爸怎么这样啊。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气。”

    厉千雪不想听下去了。她突然就想起来了,苏沛真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让苏成辉送走的。

    要不是因为苏沛真,向采萍不会受伤。苏青桑不会对向采萍心存怜悯。

    “你爸没有消气,你就在再呆一段时间吧。等他消气了。自然会让你回来了。”

    厉千雪的声音有些冷淡。苏沛真愣住了:“妈?”

    “就这样吧。我今天一天也累了。我想先休息了。”

    “妈?”苏沛真的声音此时带着几分担心:“你,你是不是跟爸吵架了?你不要跟爸吵了。他要是不想让我回来,我就不回来好了。你不要因为我跟爸吵架。”

    本来父母的感情就不怎么好。再这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只怕感情更加不好了。

    到时候万一向采萍那个女人再一挑唆。说不定苏成辉的心就越发的偏向她了。

    厉千雪因为苏沛真的话,没能再继续硬下心肠。苏青桑对向采萍有母女情。苏沛真对她,又何尝没有?

    “我知道。你休息吧。我也累了。先睡了。”

    怕自己露馅。厉千雪很快的挂了电话。转身面对苏青桑时,她又不自在了:“青桑,你会不会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姐,苏沛真。”苏青桑跟苏沛真的身份对调,苏青桑就不再是苏沛真的妹妹了。而是她的姐姐了:“她到底在我身边养了二十多年。我——”

    她倒是想把苏沛真的身世直接告诉她。可是却有些说不出口。

    “妈。我都知道的。你不要解释。”

    感情不是生出来的。而是相处出来的。苏青桑很清楚这一点:“我去洗澡,妈你先睡吧。”

    苏青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房间只留下床头的小灯。厉千雪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苏青桑我不怕吵醒她一般,很轻的躺下。

    哪里知道厉千雪根本没睡沉,一听到她的动静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她。

    “你洗好了?”

    “妈。你睡吧。”苏青桑看她这个模样,是真的心疼了:“我在这,我不会跑的。”

    厉千雪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你不会跑。我就是,我就是——”

    有点不放心罢了。苏青桑握住她的手:“那我今天牵着你的手睡?”

    “好。”厉千雪反手握紧了她的手。她抓得有些紧,苏青桑没有去挣脱。

    “青桑。”厉千雪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明明已经很困了,却还是想跟她多说几句话:“之前那些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苏青桑摇头:“妈你不要这样想。”

    “我应该对你好一点的。”厉千雪是真的很后悔:“我真的应该对你好一点。”

    若是那样,她不会像现在这样后悔,自责,懊恼。一想起错失的时光就心痛难忍。

    “妈。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我真的挺好的。”

    怎么会好呢?厉千雪想着十八岁以前,苏青桑都在家里:“跟妈说说你的事好不好?随便什么事都行。”

    苏青桑有些为难了,她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

    “就说你为什么要当医生?”

    苏青桑为什么会当医生,因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女人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所以她选择当妇产科医生,她想接触更多的孕妇。想知道这些母亲都在想什么。

    可是这个话,不能对厉千雪说。一说,她又要难受了。

    “妈,我说点我在医学院的事情吧。”

    “我们大一的时候先学理论。然后——”

    苏青桑跳过了刚才那个问题不回答,厉千雪却能敏感的察觉出来,她一定有所隐瞒。

    她不想说,她就不问。只是心里却还是有些许遗憾。女儿跟她现在并不亲近。

    她要是想让苏青桑完全相信她,接受她,只怕也不是这么一天两天的事情。

    苏青桑的声音很好听,至少厉千雪听得很入迷。她听着她说起上大学的趣事,说起她第一次上解剖课时的心情。

    那些曾经错失的时光,在通过这样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

    厉千雪实在是太困了,强撑着听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还是睡着了。

    在厉千雪睡着之后,苏青桑终于可以歇口气。事实上她也累了,看着厉千雪,她轻轻的将身体往她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这种感觉相当的奇妙,与她跟霍靳尧睡的感觉完全不同。

    霍靳尧给她的是安全,安心,还有厚实的温暖。可是厉千雪给她的是另一种感觉。

    她说不上来,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

    厉千雪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她身体很柔软,也很温暖。苏青桑极小心的将脸往她肩膀的方向凑近了一些。

    感觉着厉千雪身上的温度,这是属于妈妈的温暖。苏青桑闭上眼睛勾起了唇角,慢慢的睡着了。

    厉千雪昨天疲惫至极,早上却是早早的醒了。

    头一天的刺激太大,她做了一个晚上的梦。从最初遇到苏成辉,到后来生下他的孩子。

    再到昨天那种种。她梦到她并没能留下苏青桑,她还是坐上了去荣城的飞机。

    任她怎么叫,苏青桑都不肯回头。她被那样的梦境吓醒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睡在自己旁边的苏青桑。

    女儿平稳的呼吸声,还有因为睡了一个晚上而红润的脸颊,都在提醒她,她刚才只是在做梦。

    是梦就好。厉千雪手脚还有些发软。她看着苏青桑的侧脸。这样看她,五官能感觉得到跟她相似的地方又多了几分。

    这是她的女儿。亲生的。真正的女儿。

    看苏青桑的脸偎着她的肩膀,手还跟她的握在一起。有一种小婴儿偎着父母的感觉。

    她跟苏成辉分房睡已经很久了。去美国的时候也是跟苏沛真一人一个房间。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人睡一张床上了。忍不住就抬起手,捏了捏苏青桑的脸颊。

    温热的触感提醒她苏青桑是真的。不是做梦。她的女儿,现在正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

    “霍靳尧,别闹。”苏青桑被她的动作干扰,以为是霍靳尧在身边的她嘀咕了一句。没有醒来,而是蹙了蹙眉之后又睡了过去。

    厉千雪因为她的话愣了一下。她好像现在才想起来:苏青桑,已经结婚了。

    霍靳尧,之前厉千雪一直不喜欢他。他的种种维护苏青桑的举动,在她看来都是让她有些不舒服的。

    可是现在她更不舒服了。总觉得太便宜霍靳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