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你还是要走
    “妈妈。”苏青桑像是知道厉千雪的所想,又叫了一声。

    “恩。”厉千雪再次抱住了苏青桑:“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厉千雪紧紧的抱着她,她换得很紧,纤瘦的身体此时却有巨大的力量。

    苏青桑被她搂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可是她没有去推开她,甚至没有一点想推开她的想法。

    她的手垂在身侧,指尖动了动,又垂下去。却在厉千雪再次收紧手臂的时候,又一次抬了起来,轻轻的圈住了厉千雪的腰。

    所有人的都在看厉千雪,只有霍靳尧注意到了她的动作。

    他的心头一颤,脚步往苏青桑两人的方向移动了一步,却又停下来了。

    “青桑——”

    厉千雪实在是太难受了,难受到她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只能紧紧的抱着苏青桑,抱着这个二十多年,没有照顾过一天,没有陪过一天的女儿。

    苏青桑被她抱得真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对上苏昱昕跟厉老爷子眼中的隐含的泪光,她终于稍稍冷静了些许。

    “妈。”她轻轻的拍了拍厉千雪的后背:“你冷静一点。”

    厉千雪摇头,太痛了。真的是太痛了。有什么比自己的女儿就在她身边,可是她却一点也不知道更让她伤心的?

    “妈。”苏青桑想了想,声音又稍稍提高了几分:“我快透不过气来了。”

    厉千雪闻言,终于松开了一些。却不肯放过她,而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

    “我没事。”苏青桑看着厉千雪哭成这样,心下其实非常的难受。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看到厉千雪这个模样。

    她抬起手,轻轻的给厉千雪擦泪:“妈。你别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

    厉千雪摇头,她想说她对不起苏青桑的事情很多。不是一下两下说得完的。

    苏青桑却不给她机会。她将她又流出来的泪擦干,动作很轻。

    “真的。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其实也知道,我一直过得挺好的。”

    她不这样说还好,她这样一说,简直就是拿刀子在捅厉千雪的心。

    “怎么能好?哪里就好了?你才是我的女儿啊。可是我一天都没有照顾过你。我——”

    厉千雪一说,几乎又要哭了。苏青桑被她的泪水烫到了。

    “妈,你真的不要这样。你这样,我们就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看厉千雪还有些出神,她的视线看向了厉老爷子他们:“他们——”

    厉千雪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了,胡乱的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她看着苏青桑:“你看我,妈妈真的是糊涂了。”

    将苏青桑牵着走到了厉老爷子面前,厉千雪的声音难掩哽咽:“爸。这是青桑,青桑才是你的外孙女。她——”

    厉千雪看着又要说不下去了。苏青桑赶紧开口:“外公。”

    她叫得很小声,她从小到大一直叫厉老爷子老爷子的,外公这个称呼,是属于苏昱昕跟苏沛真的。

    “诶,诶。”厉老爷子的眼睛也湿了,他伸出手想碰碰苏青桑的脸颊,可是又垂下去:“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昱昕。”苏青桑看着苏昱昕,虽然不知道厉千雪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她也猜出来了,八成跟苏昱昕有关系。

    “姐。”苏昱昕看着她,上前一步:“现在你可真的成了我的姐姐了。亲姐姐。”

    “恩。”苏青桑也有点想哭了。只是她忍住了。

    这一边一家团聚,一片和美。那一头的苏成辉却像是被人遗忘一般,呆呆的站在一旁,无人理会。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跟厉老爷子跟厉千雪他们相认。他心里长舒口气。

    事实上苏青桑认或者不认厉千雪,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可是他知道,对苏青桑来说,不一样。

    如果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果她真的单纯的只是向采萍的女儿,或许她可以一直这样,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像普通的女儿孝顺向采萍一样,孝顺她。

    平平淡淡的跟着向采萍守着一份母女情,过完这一生。

    可是苏青桑知道了,那么如果她不认厉千雪。她表面上或许可以当做什么事都不在意。

    她能说服自己不跟厉千雪相认,只是到底还是会有遗憾的。

    如今这样,倒是很好。

    厉千雪冷静下来,一直握着苏青桑的手。苏青桑这个时候才发现似乎有哪里不对。

    她低下头,就看到厉千雪掌心的痕迹:“妈,你这是——”

    “没事。”厉千雪刚要把手收回来,苏昱昕开口了:“妈刚才在路上以为你去荣城了。一着急,就把手掐破了。”

    “别乱说了。”厉千雪瞪了苏昱昕一眼,转身面对苏青桑时,脸上又有几分小心:“没有的事。妈不小心的。跟你没关系。”

    苏青桑咬着唇,看着那已经不流血的伤口。她记忆中的厉千雪,一向是优雅的,从容的。

    这样掐破自己手掌心的事,对她来说只怕这辈子都是第一次吧。

    “妈,你其实不用这样的。荣城离林市也不远。我还是会回来的。”

    “你会回来?”

    “恩。”苏青桑点头:“原本就是定好了,跟霍靳尧回去过节。”

    虽然她以后都会在荣城定居,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实在没有必要跟厉千雪说实话。

    “也就是说,你还是会回来认我,是不是?”

    “我会回来看你。”苏青桑看着她眼中的期待:“我会回来看你,可是如果你不知道,我就不认你。我希望你可以过得开心一些。”

    无知的人,总是会更快乐的。毕竟不会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厉千雪因为她的话,又想哭了。她握紧了苏青桑的手,紧紧的不肯放。

    “我认了你,我才会开心。青桑,答应妈妈,不要走好不好?留下来陪妈妈?”

    苏青桑的眼神中有瞬间的为难,她转过脸去看霍靳尧。

    好跟他,明明都说好了。要一起回荣城。

    之前是为了向采萍,她没有陪他回去。现在又多出了这样的事情。

    霍靳尧跟自己不同。他身为霍家的长孙,肩膀上还有他的责任。这说好的事情她若是不陪着他回去,只怕——

    “妈,恐怕不行。”苏青桑说得很是艰难:“我答应了霍靳尧,陪他回去过节。之前春节,我们就没有回去。现在元宵又不回去。这说不过去。”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任性的人。自然希望可以顾及到所有的人。

    “你你还是要走?”厉千雪急了:“我,我刚认了你。我跟你还没有好好说话,我们——”

    “没有关系的。”先开口的人,是霍靳尧:“青桑。既然你妈希望你留下,那你就留下来吧。陪她一段时间好了。”

    “可是——”

    “明天我自己先回荣城。”霍靳尧冲着她眨了眨眼睛:“你放心,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苏青桑几乎是秒懂他的意思,他说的安排好一切,自然还包括向采萍。

    是啊。她怎么可以把向采萍忘记了。

    “霍靳尧。”苏青桑面有急色。跟不想伤害厉千雪一样,她也不想伤害向采萍。

    她知道这样不应该,可是厉千雪是无辜的。向采萍又何尝不是无辜的?

    “你就不要想了。”霍靳尧上前几步,站在她身边,双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肩膀上:“爷爷是个很开明的人。会理解你的。”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给了她一记眼神。里面有只有苏青桑才有懂的意思。

    苏青桑嘴唇动了动:“可是你妈——”

    “我妈也会理解的。”霍靳尧说话的时候看着她的眼晴:“就算她最近身体不怎么好,你一个妇产科医生也帮不上忙。不如我请人去看她。”

    “可是。”

    “你就放宽心,陪妈几天。至于我妈,我自然会让人好好照顾她。她要是问起来,我就说你去交流学习了。行吧?”

    霍靳尧把什么都想到了,苏青桑找不到话来说:“那,那你——”

    “我明天走。后天刚好可以陪爷爷他们一起过节。至于你,还是在这里呆几天。”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厉千雪适时抓住她的手:“你看。霍靳尧也同意了。你先不要走。”

    “好。”

    苏青桑最终没有反对。事实上,她的内心深处,也是想留下来的。

    厉老爷子跟苏昱昕同时松了口气。这刚认回苏青桑,要是她马上就要离开,还真是——

    苏青桑不走就好。不走就好。

    苏昱昕也松了口气,他本来早就要去学校了。可是因为出了苏青桑这个事,他一直到现在也还没有去学校报道。

    厉千雪只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要跟苏青桑说,可是真的到了这会,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幸好苏青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母女这么多年几乎是零交流,一时连话题都找不到。

    可是也不需要说什么。对于厉千雪来说,只要看到苏青桑在她身边,她就很高兴了。

    这一下午闹下来,很快就到了傍晚时分。

    有佣人过来说可以吃饭了。刚才主屋闹这么大的动静。可是饭还是要吃的。

    厉千雪拉着苏青桑的手带着她就要跟她一起去吃饭。冷不防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苏成辉。她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