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她不能想,一想就要发疯
    厉千雪想到了苏青桑之前有一次出事,她甚至还暗中动了一些手脚。她想让苏青桑不要在林市呆下去。

    她根本不能想,一想就要发疯。

    “她恨我。她恨我。”

    “妈。”苏昱昕都要哭了。他抱住了厉千雪:“你不要这样。我们现在就去找她。我相信她会认你的。”

    厉千雪根本不听。她实在找不到苏青桑可以原谅自己的理由。

    如果她是苏青桑,只怕她也不会认这样的一个妈吧?

    “妈。我们走。”苏昱昕带着她往电梯的方向去。厉千雪却突然挥掉他的手。

    她突然站了起来。冷艳的脸上满是坚定。苏昱昕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

    “妈?你这是——”

    “昱昕。我们是要去荣城。是要去找你姐。”厉千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

    “好。我们现在就去。”

    “但是。”厉千雪的声音冷了下去,她的眼中满是恨意:“在我们去荣城之间,我们要先回一趟家。”

    “妈?”苏昱昕看厉千雪的表情,似乎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走吧。”厉千雪到底是经过大风大浪过来的人,她已经冷静了。

    她要去找回自己的女儿,可是在那之前,害得她跟女儿相见不相识的罪魁祸首,她不想放过。

    哪怕那个人,是她爱过二十多年的男人。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

    厉老爷子看着眼前的苏成辉,再看看两个人中间摆着的棋盘。

    “成辉今天怎么了?好像心不在焉?这种棋路可不是你的风格?”

    “恩?”苏成辉抬头看向老爷子,目光又落在棋盘上,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两颗子都落错了地方。

    “没什么。”拿起第三颗棋子,苏成辉压下内心那一阵心绪不宁的情绪,他总觉得好像要出事。

    厉老爷子看着他落子,也跟着执起一枚棋子。却没有急着落在棋盘上,而是看着苏成辉。

    “千雪跑去美国已经好多天了。现在昱昕也陪着她去了。大过年的,一个家冷冷清清,只有我们两个人。”

    苏成辉无话可说,厉千雪以往跟他闹脾气,使性子,都不会太久。

    这次却因为苏沛真的事情,一直闹情绪到现在。

    “你老婆孩子都跑了,你也不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将棋子落下,厉老爷子的声音听着温和,却透着隐隐的指责。

    苏成辉咬着唇,莫名有些心虚:“千雪既然想出去玩,就让她玩几天再回来好了。”

    厉老爷子没有说话,这一局棋,苏成辉输得厉害。

    “看来,你今天是没有心情跟我下棋了。”

    厉老爷子看着苏成辉,叹了口气。正想让人进来把棋盘收了。

    家里的门被人用力推开。冷风吹进来,老爷子看了眼门口。

    厉千雪站在那里,她身边跟着苏昱昕。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回来了?”厉老爷子看到女儿还是很高兴的:“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人去接你们。”

    “你回来了?”苏成辉看到厉千雪,站了起来,目光看了眼苏昱昕:“昱昕也是,怎么不跟我说一下就跑美国去?”

    厉千雪一步又一步走向苏成辉的方向。苏成辉被她的眼神弄得愣了一下。

    苏昱昕脚步动了一下,但是又站在那不动了。

    厉千雪死死的盯着苏成辉,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

    之前被她掐得出血的掌心,又一次流血了。厉老爷子跟苏成辉都看着她的脸,只有苏昱昕看到厉千雪掌心滴出来的血。

    “妈——”

    他叫了厉千雪一句。可是厉千雪置若罔闻。

    她已经走到了苏成辉面前,苏成辉不曾见过这样的厉千雪。他的心跳得有些快,内心有些隐隐的不安。

    “千雪。你——”

    “啪”的一记耳光。重重的甩在了苏成辉的脸上。

    厉千雪的手掌心在流血,这一巴掌下去,苏成辉的脸上也沾上了血渍。

    这记耳光打得又重又狠,比之前她误会自己有女人的时候还要重。苏成辉被打蒙了。

    “厉千雪,你——”

    “啪”的又是一记,厉千雪甩出了第二记耳光。

    巨大的怒气,让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她的手掌因为这两记耳光要得掌心发麻,可是她觉得不够。

    她抬起手正要打第三下的时候,厉老爷子站了起来:“千雪,你这是干嘛?”

    厉千雪重重的喘着气。她的手掌很疼,她的心也更疼。

    她一想到苏青桑挂自己电话时说的那句对不起就无法呼吸。她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对苏青桑的忽略跟无视就痛得心脏像是被人捅刀子一样的难受。

    她的手还举在半空中,看着苏成辉带着血的脸,她的拳头握了又松,松开又握紧。

    最后,她一点一点的将手放了下来。盯着苏成辉,用极为缓慢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开口。

    “苏成辉。我们离婚。”

    苏成辉的脸还火辣辣的疼,因为厉千雪这句话,他的表情有瞬间的怔忡。

    “苏成辉。我们离婚。”

    厉千雪又说了一遍,那四个字说出来,她感觉得到,她整个人都轻松了。

    她像是丢掉了多年的包袱一样。她盯着苏成辉的脸,语速很慢,却又相当的坚决。

    “苏成辉,这一次不管谁来说。我都要跟你离婚。”

    “千雪。”厉老爷子看着女儿,他这会算是看到了,女儿的手掌竟然在流血。

    他快速的走到了厉千雪面前:“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厉千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只是盯着苏成辉看,牢牢的,紧紧的盯着这个男人。

    这个她爱了二十多年,求了二十多年的男人。

    她要牢牢的记着,记着这个男人是怎么样的残忍,怎么样的无情,怎么样的狠毒。

    “千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厉老爷子在女儿这里得不到答案,他就去看苏昱昕。

    苏昱昕已经进门了。对上厉老爷子眼神中的疑惑时他一言不发。

    “千雪。”厉老爷子想到厉千雪之前是去美国看苏沛真去了,难道苏沛真出什么事了?

    厉千雪这会完全没有心情去看自己的父亲。她的眼中这个时候,只有苏成辉。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他那些隐隐的预感成真了。

    对上厉千雪的视线,他突然就意识到一件事情。厉千雪要放弃他了。

    她不要他了。

    这个认知让苏成辉内心一阵恐慌,他甚至顾不上去问是什么原因让厉千雪这样。

    “千雪。你现在不冷静,等你冷静了我们再谈。”

    “苏成辉。我恨你。”厉千雪打断了他的话,她看着他,脑子里走马灯一样的闪过这么多年以来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我真的恨你。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你。”

    是真的恨。

    “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如果我手中有刀,我发誓,我现在一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她的声音有些哑。这一路过来,她太累了。

    长途飞行,又发现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不是自己的。

    而她自己的女儿现在却不要她了,离开了。厉千雪能撑到现在不疯不崩溃,是因为苏昱昕一直陪着她。

    是因为她还抱着一丝信念,她还要见到她真正的,亲生的女儿的信念。

    那些念头支撑着她,让她不至于倒下。但是那些情绪,此时却迫切的需要一个出口。

    “我真的真的特别想杀了你。千刀万剐。”

    厉千雪的话让苏成辉再次怔忡。他看着厉千雪,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

    “你,你——”厉千雪,这是知道了?可是怎么会?

    内心的恐慌更甚,苏成辉这会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

    “苏成辉。你不爱我,我可以原谅你。你伤害我,我也可以原谅你。可是你不应该欺骗我。”

    不光是欺骗了。苏成辉的所做所为。已经远远超脱了欺骗这两个字的范围。

    厉老爷子看着厉千雪,敏感的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千雪,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女儿有多爱苏成辉,他再清楚不过。这二十多年,两夫妻表面相敬如宾,内里如何,他多少也是知道的。

    虽然一直不待见苏成辉对女儿这样。但总想着反正他们都已经结婚了。

    时间久了,苏成辉总会慢慢看到女儿的好的。最近这些年,女婿跟女儿的关系好像升温不少。

    可是现在听女儿说话,好像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厉千雪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她还是无法克制胸口那些翻滚的情绪。

    “你,你知道了?”怎么会?苏成辉突然就看向了苏昱昕。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厉千雪会知道?

    厉千雪冷笑,她的笑没有一点温度:“你以为,你瞒天过海,可以瞒一辈子?你以为,你的欺骗,可以骗一辈子?苏成辉,你做梦。”

    厉老爷子看着厉千雪,又看了眼苏成辉,最后视线回到女儿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

    厉千雪嗤笑,她伸出手指着苏成辉:“你问他啊。爸。你可以问一下你的这个好女婿。他做了什么事?”

    厉老爷子犀利的目光落在苏成辉身上。‘

    苏成辉的脚下有些发软,他几乎要坐不住了。

    真的知道了。厉千雪,她真的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