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你应该问我爸做了什么
    苏昱昕面无表情的看着厉千雪。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跳得有多快。有多剧烈。

    他的眼中,有隐隐的期待,还有不顾一切的疯狂。

    他在去美国之前,还曾经想过,也许霍靳尧是胡说八道的。也许那两个孩子根本没有抱错。

    他甚至想过去找那份霍靳尧说的亲子鉴定。可是他没有找到。

    没找到,他心里有怀疑,有不信,还有期待。

    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揭穿苏青桑的身世,伤害最大的是厉千雪,不是别人。

    他给厉千雪跟苏沛真做亲子鉴定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他错了?会不会霍靳尧错了?会不会苏青桑错了。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只有一个人的错。苏成辉。所有的错,都是从他开始。

    而自己作为苏成辉的儿子,他现在要挽回这个错误。他要让一切回到正轨。

    “亲子鉴定?谁的?”

    厉千雪看着那份鉴定,她心里一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跟姐的。”苏昱昕的声音很轻:“在美国的时候,我拿了你跟姐的头发,去做了亲子鉴定。”

    厉千雪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苏昱昕,你什么意思?”

    苏沛真是她亲生的女儿,现在苏昱昕却帮她跟苏沛真做亲子鉴定?他疯了吗?

    “妈。你先不要急。你先看,你看完了我再告诉你,我什么意思。”

    “我不要看。”厉千雪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拒绝去看。

    “妈。你确实吗?你真的不要看吗?”

    苏昱昕将那份鉴定报告又往前送了几分,他的目光坚定,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厉千雪的脸。

    厉千雪想到苏昱昕一回林市就让苏沛真离开,又想到他特意去美国,说的那些在她听来莫名其妙的话——

    她瞪着眼睛看他,慢慢的将那份鉴定结果抽了过去。她没有急着翻开看,而是瞪着眼前的苏昱昕。

    “苏昱昕。你知道了些什么事?你说。”

    “妈,你还是先看完了,再来听我说吧。”

    苏昱昕极力控制,声音却依然有丝颤抖。谁会想得到呢?

    有谁会想得到,苏成辉竟然会做那样的事情?

    厉千雪抽出了那一份鉴定报告,她一直看着苏昱昕,紧紧的盯着他的脸。

    直到那薄薄的纸张被抽出来,她低下头,目光落在了鉴定报告上。

    鉴定报告是在美国做的,全英文。但对于厉千雪来说,那些都不是问题。

    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上面的那些英文字母,几乎要将每一个字母分开,再重新组合一般。

    可再怎么拆开,再怎么组合。不会变的内容,就是不会变。

    厉千雪跟苏沛真,不符合遗传规律(100%排除为母女关系)。

    她捏紧了那张纸,抬头看向苏昱昕:“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苏昱昕感觉到心头的大石此时一点一点压上来,他伸出手握紧了厉千雪的手。

    “妈,你不应该问我做了什么,你应该问,我爸做了什么?”

    厉千雪是何等聪明的人,她捏紧了苏昱昕的手。用力得几乎要将指甲掐进他的肉里。

    “什么意思?你爸做了什么?我的女儿呢?沛真不是我的女儿。那么我的女儿呢?”

    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呢?如果不是苏沛真,现在在哪里?

    她的眼睛都红了,苏昱昕有些不忍了。他转开了脸:“妈,你其实一直都看着她的。”

    “反话说清楚。苏昱昕。”厉千雪的手越发的用力了。苏昱昕吃痛,却没有拉开她的手。

    他闭了闭眼睛,压下那一股想流泪的冲动。转身看着厉千雪,一个字一个字的开口。

    “妈。你还没听明白吗?你一直都看着她的。她也一直生活在家里的。她——”

    厉千雪的手松开了,苏昱昕的话,将所有的事情指向一个十分可怕的事实。

    他刚去美国那天好像说过了。她听了,可是她没有往心里去。

    现在,苏昱昕又一次把这个事情摊到台面上来。她那些隐隐的女人的第六感,此时让她已经可以猜测得出来了。

    可是她拒绝这样的猜测,她要问清楚,她要确定那个最后的答案。

    她咬着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保养得宜的脸上再不见一丝优雅,有的只有震惊,不敢置信,还有拒绝。

    “苏昱昕。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表达什么意思?你说。”

    “妈。”苏昱昕轻笑一声,那个笑里,有嘲讽,有无奈,有苦涩,有怜惜,还有同情:“你何必还要自欺欺人呢?你这么聪明,你其实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不可能。”厉千雪闭了闭眼睛,脑子里电光火石之间,闪过了很多画面,很多事。

    她不相信,她怎么能相信?

    苏昱昕不给她机会。他扶着她的肩膀,盯着她的脸看,里面满满的,都是同情。

    “妈。二十五年前,你生下的孩子被爸爸换掉了。他把那个女人生的孩子抱了回来当成你的孩子。而你的孩子被他抱走。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让他最终还是把那个孩子抱回来了,养在苏家。”

    “可是那个孩子,已经不是厉家的外孙女。也不再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了。”

    “那个孩子,变成了苏家的私生女。就是苏青桑。”

    厉千雪的脸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她整个人僵在那里,呆滞的,无法动弹的僵在那里。

    苏昱昕不忍心,却不得不继续说。

    “妈。苏青桑才是你的女儿,才是我的姐姐,亲姐姐。”

    “妈。这些都是真的。霍靳尧查出来姐姐的身世,找上门向爸爸质问。我刚好听到了。”

    “妈。你听清楚了吗?苏青桑才是你的女儿。苏沛真,她是,她是——”

    苏昱昕不忍再说了。有些事情一旦揭开,露出来的就只能是真实的丑恶。

    他明知道结果,却还是不得不去揭开那一块布。

    厉千雪一直在听苏昱昕说话,苏昱昕怕她不信,又说了一遍霍靳尧当时跟苏成辉说的话。

    “妈。事实已经很清楚。我知道你可能很难接受。但事实上就是——”

    “停车。停车。”厉千雪突然有了动作。她甚至忘记了车子还在开,伸出手就要去拉车门。

    苏昱昕赶紧制住住了她:“妈,你干嘛?”

    “我要去找苏成辉。我要去找苏成辉。”

    “妈——”

    “停车。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问清楚。”厉千雪的眼神有些茫然,有些空洞。还有不敢置信的震惊。

    她不信,她一个字都不要信。

    “妈。你找他也没有用的。他不会承认的。”

    霍靳尧已经把证据都放在苏成辉面前,他承认了吗?

    根本没有。他根本不会承认。因为这是他的报复啊。他又怎么会跟厉千雪承认自己做下的错事?

    厉千雪停下了动作,她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感觉到心脏那里传来一阵尖锐的疼。有人拿着刀子,一刀一刀的扎在她的心上。

    她疼得受不了了,她缮了起来,几乎坐不住。

    好疼。真的好疼。

    “我不信。我不相信,我一个字也不信。”

    她的声音很轻,透着颤意。

    “妈。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苏青桑才是你的女儿。是我的姐姐。”

    苏昱昕伸出手扶着她,目光坚定:“妈,我已经让司机去姐姐家里了。她才是我姐姐啊。我们要接她回家。”

    厉千雪再次低着头,苏昱昕感觉到有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手背。那个温度几乎将他灼伤。

    他还能感觉到厉千雪在颤抖,她受到了打击,他知道。

    可是这样的打击,早晚都会来的。若是他不曾听到苏成辉跟霍靳尧的对话,他可以当成什么事也没有。

    若是他没有为苏沛真跟厉千雪去做亲子鉴定,他也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可是他不能。他不可能就这样视而不见,不可能就这样任苏成辉一直瞒天过海的欺骗他们下去。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明知道苏青桑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却依然把她当成一个私生女去对待。

    厉千雪的心在疼过之后,她的头也像炸裂一样,无数的画面,对话闪过。

    她跟苏成辉的争执,那一天苏成辉一直说他没有其它女人的事情。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她知道的。所以他说他没有别的女人,她当时不相信,只当他是在为自己找借口。

    现在,听过苏昱昕的话之后,她却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苏成辉没有别的女人,他确实是没有背叛她。他没有第三个女人。

    可是他。可是他做的事,比他在外面有女人还要伤她。

    心又开始痛了。厉千雪疼得全身都在发抖,她无力的靠在苏昱昕肩膀上。

    “妈,你冷静点。”苏昱昕扶着她,不让她就这样崩溃了:“你冷静点,我们还要去接姐姐啊。”

    厉千雪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的眼睛已经被泪水给模糊了。她看不清楚,也看不真切。

    身体的反应,她控制不了。就像是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痛一样。

    她攥紧了苏昱昕的衣服,指关节一片苍白。她抬头看他,模糊中的双眼看到了苏昱昕那张跟苏成辉极为相似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