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苏青桑也是妈的女儿
    林市发生了什么?

    苏昱昕也想问。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好好的一个家,现在变得家不像家了。

    爸爸另有所爱,为了报复才跟妈妈在一起。妈妈求而不得,可怜的是这么多年一直在疼爱别人的女儿。

    姐姐是他的姐姐,但已经跟他不是同一个妈生的。

    而跟他是同一个妈生的姐姐,现在却成了眼家人最疏远的那一个。

    苏昱昕才十七八岁而已。就算他曾经早早的被厉老爷子带在身边培养。又跟着苏成辉学了不少东西。

    可是那些商业上的东西又怎么能跟家人相处去比?

    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颓丧之气。这般模样的苏昱昕把厉千雪吓了一跳。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昱昕,一时眼中满是担心:“昱昕,你没事吧?”

    苏昱昕突然就伸手抱住了厉千雪。这个举动让厉千雪又是一愣。

    自从儿子上了小学开始,就再没有跟她这样亲近过了。厉千雪想不到其它,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家里一定出事了。

    “昱昕,家里出什么事了?你老实告诉我?”

    苏昱昕的声音发涩,他抱紧了厉千雪,他其实也跟苏青桑一样。不敢去想象,厉千雪知道一切后的反应。

    有口难言,有话难说。

    “昱昕。”儿子这个样子,让厉千雪更加担心,想也不想的就要去叫苏沛真:“你不说我就去叫你姐了。”

    “妈。”苏昱昕一把拉住了厉千雪:“你先别去。”

    厉千雪看着儿子,脸上满是疑惑:“你到底回事?你说。”

    苏昱昕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整个人看起来十分严肃。

    他摆出这样的脸色时,看起来是极像苏成辉的。厉千雪的眉头一皱:“是不是你爸?你爸怎么了?”

    “妈。”苏昱昕抬头看厉千雪:“你,你知不知道爸他,他——”

    “你说。你爸怎么了?”

    就算是再生气,再恼怒,苏成辉也是厉千雪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拽住了苏昱昕的手臂:“你说啊。你爸怎么了?”

    “爸他——”苏昱昕不知道怎么开口,目光看着厉千雪,心里在思考她的承受能力:“妈。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爸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

    “对不起我的事?你指的是什么?”厉千雪的心跳得很快,非常的快。

    在意苏成辉几乎成了一种本能。二十多年了,就算是她不愿意,也会忍不住去关心。

    “就是我姐。我说的是苏青桑。”苏昱昕小心的看着厉千雪的脸色,在心里不断的纠结,不断的盘算:“关于,我姐苏青桑的事。你知不知道她其实是——”

    “你知道了?”厉千雪的脸色有些怪异,她站直了身体,紧是的盯着苏昱昕的脸:“现在竟然连你都知道了?”

    苏昱昕抬头看厉千雪,似乎是不太明白厉千雪竟然已经知道了:“妈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想到七,厉千雪只觉得心头有一把火在烧:“你以为,我为什么来美国?”

    苏昱昕腾的站了起来:“妈。你,你竟然知道了?”

    厉千雪脸色难看,苏昱昕却已经是坐不住了:“妈,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那样对姐?”

    “我怎么了?”厉千雪看着苏昱昕,不敢相信他竟然为苏青桑说话:“我怎么对她?你想我怎么对她?”

    “你难道不想认她,难道不想对她好一点?”

    苏昱昕瞪大了眼睛,他想到厉千雪跟苏沛真之间的关系,难道说厉千雪真的能毫不介意吗?

    “我对她好?”厉千雪像是看疯子一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有听出苏昱昕所说的认她两个字的意思。

    “苏昱昕,你是不是我儿子?你竟然让我对一个其它女人跟你爸爸生下的女儿好?”

    厉千雪这会心口都开始疼了起来。苏成辉欺骗她伤害她就算了,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向着别人。

    她只觉得一口气堵在那里,不上不下,她瞪着苏昱昕,像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

    苏昱昕突然就反应过来了,厉千雪跟他说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情。

    “妈,你想什么呢?姐怎么就变成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姐她根本就是你——”

    “苏昱昕。”呯的一声开门响,苏沛真站在门口恨恨的瞪着苏昱昕:“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三步并两步的进了门,抬手指着苏昱昕:“你千里迢迢飞来美国,就是为了帮着别人女人的孩子说话?你有没有想过妈的感受?”

    苏昱昕后面想说的话,因为苏沛真的突然出现中断。他看着苏沛真,想到两个人十几年的姐弟情。

    他后面的话突然说不出口。

    苏沛真一脸气愤,看到苏昱昕难看的脸色,再看看厉千雪一脸受伤的模样,她气不打一处来。

    “昱昕,你到底是不是妈的儿子?你有没有搞错啊?你用什么样的态度跟妈说话?”

    “你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了?你竟然帮着苏青桑说话?你知不知道她甚至不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她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种。你竟然为了她跟妈吵架,你——”

    “闭嘴。你骂谁是野种?”苏昱昕忍不住就打断了苏沛真:“她也是爸的女儿。也是妈的女儿——”

    “啪”的一记,厉千雪抬起的手重重的打在苏昱昕的脸上。

    这是她第一次打苏昱昕,巴掌传来的麻木感,让她的身材都往后退了几步。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眼苏昱昕。她的眼眶有泪,可是没有落下来。

    她咽了咽唾沫,想着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的求而不得。想着苏成辉一次又一次仗着她的爱,肆无忌惮的伤害她。

    她想到了很多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可是这些加起来都比不过自己的儿子站在苏青桑那一边,跟自己作对对她造成的伤跟痛。

    “妈。”苏沛真上前几步,第一时间扶着厉千雪,目光瞪向苏昱昕:“苏昱昕。你满意了?你非要气死妈才甘心是不是?”

    苏昱昕的脸火辣辣的,他连抬手去捂都懒了。

    他看着厉千雪那个样子,那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妈。我只是,不希望你后悔。”

    “我现在就后悔了。”

    厉千雪其实很早就后悔了。可是她是一个骄傲的人。骄傲到哪怕明知道自己走错了,也不愿意回头。

    她的身体有些颤抖,她呆呆的看着苏昱昕,只觉得心头有一把火在烧,烧得她理智全无。

    “我早就后悔了。”

    后悔一意孤行的嫁给苏成辉,后悔在发现他爱上自己无望之后,没有及时抽身。

    多少年的光阴,被她就这样错过。她本来就是天之娇女。被人捧在掌心。

    结果为了一个苏成辉,一退再退,一忍再忍。

    “沛真,我们走。”

    她暂时不想看到儿子。她转身离开,脚步都有些踉跄。

    “妈。”苏昱昕向前一步,他不能让厉千雪就这样走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这么多年,错过了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其实爸他——”

    “够了。”厉千雪闭了闭眼睛:“你若还是当我是你妈,就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苏昱昕看着门在他面前打开,又关上,整个人越发的颓丧了起来。无力的退后几步坐在了床上,整个人都被茫然充斥。

    他在房间发呆良久,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突然就站了起来,快速的向外面走去。

    苏沛真已经睡着了。他进到她房间,深深的看着她。这个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他应该转身走人的,可是他不有。他想到他得到的消息。

    元宵节前,苏青桑会跟着霍靳尧去荣城。现在离元宵已经没有几天。

    如果苏青桑真的去了荣城,厉千雪会知道,可是她也会失去她的女儿。真正的女儿。

    他上前几步,走到了床边,他弯下腰,轻轻的拔下了一根苏沛真的头发。

    捏紧了那根头发,他转身走向了厉千雪的房间。厉千雪订的总统套房,一共有三个房间。

    他走了进去,才发现厉千雪竟然还没有睡。

    “妈。”

    厉千雪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听到他的声音,她头也不回。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

    “我当然知道。”

    苏昱昕上前几步,他将掌心苏沛真的头发捏得紧紧的,一直走到了厉千雪的面前。

    “妈,对不起。我今天态度不太好。”

    厉千雪不说话,她的心都被伤透了。

    一开始是丈夫,后来是儿子。她觉得自己命苦。

    她经常想,可能是因为她之前的人生过得太顺邃了。所以才让她的后半生,求而不得,痛苦不堪。

    “妈,你怎么还不睡?”苏昱昕眼神中有不忍。可是他很清楚,有些事情若是真不说出来,只怕将来厉千雪会更痛苦。

    “你去睡吧。我睡不着。”

    她的人生很失败。丈夫不爱她,儿子反对她。厉千雪想哭,可是她强势惯了,现在连哭都不会。

    苏昱昕站到了她的面前,他看着母亲披散的长发。

    他在她身边弯下腰,半蹲下去:“妈。你信不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