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你换两个孩子的时候心虚吗
    苏成辉看着他拿出了那两张纸,他第一眼没办法看清楚他拿的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不会是他想看到的。

    “爸,你可能不知道。”霍靳尧将那两张纸打开,摊平在苏成辉面前:“这是青桑自己拿了你们的头发,去做的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苏成辉瞪大了眼睛:“你,你们——”

    “其实,根本不需要做。对吧?”

    霍靳尧淡淡的挑眉,将那两张纸,往苏成辉面前一推:“因为你很清楚。青桑是谁的孩子。”

    苏成辉根本没有去看那一份亲子鉴定报告。他的身体极为僵硬的坐在办公桌后面,整张脸都泛着一层青色。

    “怎么?你不看看吗?”霍靳尧的身体微微和前倾。

    他身上气势全开,没有半点收敛。若是一般的人面对他这样的目光,只怕已经自己先扛不住说出答案了。

    可是苏成辉是什么人?短暂的惊慌之后是一片冷静,他看也不看那两份报告。

    “霍靳尧,你想怎么样?”

    “你真的不看一下吗?”霍靳尧摸了摸自己的下颌。犀利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苏成辉的脸。

    “霍靳尧。”苏成辉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我不想怎么样。”霍靳尧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撑在桌子上,深邃的眸光丝毫不放过苏成辉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我就想问问你,你换两个孩子的时候,你心虚吗?”

    苏成辉既然已经平静下来了,就不会再受霍靳尧的影响:“你现在是在质问我?”

    “你要这样想也可以。”霍靳尧神情不变,他就在质问他,又如何:“我是真的好奇。这二十多年,你看着厉千雪把一个不是自己的女儿宠上天,却天天无视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你是不是特别得意?”

    苏成辉的脸色有些许的变了,但也只有一下,他忍着没有开口。目光极为淡然:“霍靳尧,这是我跟她的事,与你无关。”

    “是。这是你跟厉千雪的事。但是这跟青桑有关。”

    霍靳尧的目光难得的透着狼戾:“你让她背负着私生女的名声那么多年,你让她错失母爱那么多年,你甚至连自己都不肯给青桑多哪怕一点点的关心跟爱。苏成辉,你觉得你配当这个父亲吗?”

    苏成辉的脸色又是一变,他看着霍靳尧,突然就重重的点了点头,上扬的唇角带着几分嘲讽。

    “你现在,是来为她出气吗?”

    “不敢。”霍靳尧的声音比他更讽刺:“你怎么说也是我的老丈人。我可不敢对你怎么样?”

    “那你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霍靳尧站直了身体。高大的身体就算是隔着一张办公桌也可以给苏成辉足够的压迫感。

    “没什么意思。”霍靳尧的双手紧握成拳,他内心涌现出巨大的愤怒。那样的怒气,让他甚至有冲动揍苏成辉一顿。

    但是他忍住了。他就这么看着苏成辉。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我知道了。青桑也知道了。”

    苏成辉不发一言,霍靳尧的头稍稍往前倾了些许:“只要我们想,我们可以随时去告诉老爷子,告诉厉千雪,青桑真正的身世,她是谁的女儿。”

    苏成辉依然沉默,之前向采萍出现得很突然,苏青桑知道自己不是向采萍的孩子很突然。

    可是这些,都比不上现在霍靳尧的出现更突然。他确实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秘密会被人知道。

    “这些事情,不可能永远隐瞒下去。真木目永远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我就想知道,真到了那天,你又要如何自处?”

    苏成辉当初一个冲动想要报复厉千雪。选择了那一条道路。

    他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可是一路走到今天,他却已经越来越不敢去想苏青桑的身世被发现时他所要面对的一切。

    现在霍靳尧这样直接的指出来,那是他根本不敢去想的。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能去幻想一下,厉千雪知道这个答案的结果,他要狠狠的报复,嘲笑厉千雪的场景。

    可是越到后来,他就越不敢去想了。他根本无法想象,厉千雪知道这件事情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面对霍靳尧的如此的质问,他只能强自镇定。

    “那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他这样的态度,霍靳尧一点也不意外。他没有再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办公室里的气氛沉静,两个人都没有开口。可是一门之外的办公室外面走廊,一个身影站在那里良久,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他原来要敲门而入的动作,这个时候完全停在那里,他像是受到惊吓一样,想也不想的,快速的逃掉了。

    他跑得飞快,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样。

    办公室里,苏成辉的气势最终弱了下去。他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低下头,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前额。

    “我其实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如果一开始是一时冲动,只想着报复。到了后面,已经是不可收拾了。

    越到后面,就越不敢面对。他甚至故意让自己对苏青桑很坏,完全无视她。

    他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动作让厉千雪少为难苏青桑一些。他知道如果他对苏青桑表现出关心,哪怕只有一点点,也会让厉千雪不快。

    他不能给苏青桑厉家外孙妇,苏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但是他可以让她过相对平静的生活。

    后来,她考上大学,搬出去住。一切对他来说,其实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样很好,她有她自己的人生。她善良,乐观,坚强。她过得好,苏成辉内心的亏欠也可以少一些。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苏成辉可以控制的了。

    他闭着眼睛,脑子里走马灯一样闪过这些年的一切。

    他的声音通过手掌传来,低低的,若不是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霍靳尧几乎要听不清。

    “你现在,是想告诉千雪真木目吗?”

    霍靳尧看着他的模样,心里生出一种感觉,眼前的苏成辉,是一个可怜人。

    一个被仇恨,被冲动惩罚的可怜人。可是他不会同情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青桑不让我说。”

    苏成辉慢慢的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霍靳尧。

    他不相信,不相信苏青桑会放弃她原来的身份,他不相信。

    “你不信是吧?我也不信。”霍靳尧的声音很冷,想到那个看着冷清其实有些傻气的女人,心头有些微的疼意。

    “可是这真的是她的决定。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成辉没有说话,他看着霍靳尧,眼中有不解。

    “因为青桑说。她不能伤害向采萍。”

    苏成辉的身体一震,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她跟向采萍相处了几个月,真正的培养出了母女之情。她不敢去想,如果向采萍知道,跟她起冲突的是她的亲生女儿。还有害得她差点瘫痪的是她的亲生女儿。那向采萍要怎么面对苏沛真?又要怎么面对厉千雪女儿这个本来应该是跟她对立面的人?”

    苏成辉的薄唇紧抿,他站在那里,身体有些僵硬。

    “你可能没有想过吧?”霍靳尧看他的模样,在心里轻叹一声:“你的一个举动,可能会逼疯两个女人。”

    厉千雪不能接受,向采萍又何尝能接受?

    “你可能不知道向采萍对青桑有多好吧?”

    霍靳尧淡淡的看着他,不介意告诉他一些苏成辉不知道的事实。

    “你知道上次她为什么会遇到苏沛真?因为她想去给青桑买毛线,给她织围巾。”

    “你可能还不知道,她不光给青桑织毛衣,织围巾,她还给青桑做腊肉,做香肠。”

    “她给青桑买那个玉佛吊坠,是因为觉得青桑天天呆在医院里,想让她戴个玉佛压一压。”

    “还有,她还——”

    “别说了。”苏成辉突然瞪向霍靳尧:“别说了。”

    他重新垂下头去,双手捂着脸。霍靳尧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他看着苏成辉,脸色平静。

    “青桑不想说,我就不会说。但是,我是真的希望你能知道。秘密不可能永远是秘密。总有一天秘密会有揭穿的时候。我有预感,就算我们不说,你的秘密,只怕也瞒不了多久了。”

    以厉千雪当时对苏成辉的误会,她以后一定会有的动作。到了那个时候,苏成辉的秘密真的能守得住吗?

    苏成辉依然没有抬头,他维持着那一个姿势。

    他一直用手捂着脸,霍靳尧也无从得知他此时的表情。想来心情复杂,别有一番挣扎。

    但是他并不想同情苏成辉。跟他比起来,厉千雪跟向采萍两个人才更可怜,更无辜一些。

    当然,最无辜的,是苏青桑。

    想到苏青桑,霍靳尧就不想再看到苏成辉了。转身离开。事实上,厉千雪向采萍再怎么可怜,与他无关。

    他只是心疼那个小女人罢了。她太懂事,太成熟,让他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至于苏成辉,他知道有他今天的话在这里,只怕苏成辉最近这一段时间,都不好过了。

    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惩罚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