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他太残忍了
    她能接受吗?她会怎么做?向采萍会接受苏沛真当她的女儿,还是失望苏青桑不是她的女儿?

    车厢内的气氛十分的沉默,苏青桑想着这几个月以来向采萍对她的照顾。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云淡风轻的去认厉千雪。一是这么多年,本来就没培养出什么感情。

    二则是为了向采萍。向采萍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几乎到了要瘫痪的地步。

    对了,把向采萍害成现在这个模样的人,还有苏沛真呢。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说穿了全部的真木目,向采萍知道害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会怎么样的伤心呢?

    这一切都是苏青桑不愿意去揭穿的原因。

    她可以不考虑苏成辉,可以不考虑厉千雪,也可以不去考虑苏家其它人的感受。

    但是这几个月的相处,却让她不得不去在意向采萍。她不能,也不忍心去伤害向采萍。

    她做不到。

    霍靳尧还在看她,在等她的答案。苏青桑在心里叹了口气,还能有什么答案?还需要什么答案?

    “走吧。我们去医院。”

    霍靳尧一点也不意外苏青桑的话,若是她真的能这样轻易的就去跟厉千雪相认,那就不是苏青桑了。

    “好。我们去医院。”

    “霍靳尧。”

    他发动车子的瞬间,苏青桑突然开口。他停下动作看她,发现她还盯着前面的马路。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老婆?”

    “我妈是向采萍,没有厉千雪,没有其它人,没有报复,也没有那些阴谋诡计。”

    霍靳尧愣了一下,苏青桑作出这个决定,他真的不意外。

    但是他也知道,这个决定其实很难。可她还是做了,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老婆。你真的知道,你放弃了什么吗?”

    厉家的一切,苏家的一切。光明正大的千金小姐身份。不说其它,最近因为跟天域的合作,厉氏现在又隐隐压过了仇家一头。

    股价一路上涨,公司市值也是节节高升。

    苏青桑却这样想也不想的放弃了。

    “我知道。”苏青桑侧过脸去看他:“我知道我放弃了什么。我不后悔。”

    没有厉千雪,她还有向采萍。

    没有了厉家,她还有霍靳尧。

    钱财之类的身外物,她不需要太多。有或者没有,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霍靳尧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抱得很紧,很用力。

    “走吧。不然太晚了。妈等了该着急了。”

    “好。”

    霍靳尧松手去开车,苏青桑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想到了幼年时的一幕。

    苏沛真被厉千雪抱着。厉千雪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她。

    那个时候,她看了以后特别渴望,她真的很想,很想也像那样去让厉千雪抱一下。

    可是厉千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摆出了完全面对苏沛真时不同的脸色。

    她说,我不是你妈妈。

    那个时候她伤心难过,却一点也不恨厉千雪。

    她越长大,越明白,就越不曾恨过厉千雪。她甚至隐隐有些同情她。

    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养着丈夫跟别人生的孩子,更何况这个孩子还天天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晃荡。

    她对厉千雪从来都没有过恨意。哪怕上次她来医院找她的麻烦,她也没有。

    她一次又一次的去理解厉千雪的处境,体谅她的辛苦。这难道不是一种母女血缘?

    苏青桑的头有些疼。她心里清楚,她表面再怎么质疑霍靳尧的话,可是内心深处,她已经相信了。

    因为她在向采萍身上,不管她怎么找,怎么相处。

    她有感动,有感激,却没有那种从内心深处生出来的亲近感。

    可是她对厉千雪,却曾经有过的。在她小的时候,她总是莫名的想要去亲近厉千雪。

    哪怕厉千雪不断的给她冷脸。她也总是在努力。

    那个时候苏沛真讽刺她的话,对她来说,确实是真的。

    她真的曾经很渴望厉千雪能分给她一些关心,一些爱。以前她只以为自己羡慕苏沛真有母亲,可是为什么她不会去想着找苏成辉的关注呢?

    苏青桑闭了闭眼睛,她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既然厉千雪不知道,那就让她一直不知道下去吧。就这样让她把苏沛真当成自己的女儿,继续这样下去。

    不然如果她知道了,只怕是会崩溃的。

    至于苏成辉,她自然是有办法让他闭嘴,不说出来的。

    “在想什么?”

    “没什么。”苏青桑摇头,对上霍靳尧有些担心的目光时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霍靳尧,我想,既然厉千雪不知道,就让她一直不知道下去吧。”

    既然决定了让一切就这样下去,那么就连厉千雪,她也要瞒着。

    “让她什么都不知道的过完这一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算是感谢厉千雪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报答吧。

    霍靳尧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他在开车的空档,伸出手握住了苏青桑的手。

    “好。”

    “谢谢你,霍靳尧。”

    “谢字太轻,不如你今天晚上把自己送给我当谢礼?”

    “好。”苏青桑没有拒绝,她也需要霍靳尧,需要借助一些事情,来让她忘记掉,她今天所受到的震憾。

    到了医院,苏青桑跟霍靳尧一点声色也没有露出来。事实上想瞒过向采萍是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像以往一样说说笑笑的逗向采萍开心,在她累了想睡觉的时候两个人告辞回家。

    向采萍的身体恢复得很不错。等过完元宵节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只需要定期来复检,然后好好做复健就可以了。

    苏青桑上了车,脸上再没有刚才的笑意。她一路发呆,一直回到家。

    在进门的同时,她终于伸出手抱住了霍靳尧。

    “霍靳尧,我很难受。”

    她可以让一切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她可以不去认厉千雪,可以继续把向采萍当成是亲妈对待。

    可是这一切都不能掩饰她此时内心的难受,还有痛苦。

    霍靳尧没有说话,他将她纤细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中。

    “如果你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没有。”真正的难受,其实是哭不出来的。

    苏青桑闭上了眼睛,感觉眼睛湿润,发热,可是她却不想哭。

    “他怎么可以这样呢?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如果不想要我,他可以让她把我打掉。他如果真的那么想报复,他可以不娶她的。”

    她没有说清,但是霍靳尧知道,这里的她指的是厉千雪。

    “可是他娶了,却又这样对她。我们可以把一切的事情都隐瞒下来。可是,可是我真的突然就觉得。她太可怜了。”

    有些事情是经不起细想的。

    苏青桑陪着向采萍的时候,还能维持脸上的笑意。可是当分开之后,她却只觉得难受。

    “他太残忍了。”

    苏青桑拽紧了霍靳尧胸前的衣服,她很用力,非常的用力。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霍靳尧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事实上他也很看不起苏成辉,很不能原谅他这样的做法。

    “他就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会崩溃,会发疯吗?”

    又或者,他明知道,可是却还是这样做了。

    “霍靳尧,我以前不恨他的。可是现在,我真的好恨他。真的。”

    苏成辉不喜欢她,无视她,冷遇她,她都不介意。她只当自己命不好。

    可是如果她真的是厉千雪的女儿,那苏成辉就是真的残忍。他的举动对厉千雪那样骄傲的人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狠毒的报复。

    “我真的好恨他。”

    “霍靳尧,你明白吗?我恨他。”

    霍靳尧的下颌抵着她的发顶,他亲吻着她的头发:“别想了。真的。别想了。”

    “如果,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样?”

    这不光是因为厉千雪是她的生母,还是因为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产生的不忍。

    “老婆,不要想了。”霍靳尧低下头去吻她:“你不是已经决定了?那就不要想了。”

    “霍靳尧?”苏青桑抬头,将双手搂上他的颈项:“吻我。”

    她不要想了,她要忘记之前那所有的事情,她要忘记这一切。

    “好。”霍靳尧抱起了她,给了她一记深吻的同时,将她的身体一直抱回了房间。

    极致热情的一个夜晚,苏青桑在这样的纠缠之中,忘记所有。

    不管是多深的黑夜也无法阻止黎明的到来。

    苏青桑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了身体酸意的同时,那一切的一切,也像是潮水一样的涌上了心头。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到十点了。她年三十跟初一值班。今天是不需要上班的。

    按正常来说,她现在应该起来去看向采萍了。可是苏青桑突然就有一种冲动,想去看看厉千雪。

    她用很快的速度起床,洗漱好,出了房间,霍靳尧已经出门了。

    餐桌上有他留下的字条,厨房有他一早让人准备好的早餐,只要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苏青桑匆匆吃了几口,就拿着包包出门了。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见到了厉千雪能做什么。

    既不能相认,又不能说破。可是她现在就是有冲动,想去见一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