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
    书房的气氛此时近乎诡异,苏成辉没有动,他就这么看着厉千雪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然后在他面前站定。

    “那个女人是谁?”

    她面目平静,无悲无喜。她一直以为苏成辉爱的人是向采萍,这么多年对好念念不忘。

    可是如果除了她,除了向采萍,苏成辉还有另一个女人。那说明什么了?

    厉千雪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怀疑她这么多年的爱只是一个笑话。

    可是她不死心,总是想着撑过就好了。她总想着只要她熬过去了,熬到苏成辉死心了,不再想着那个女人了,他总会看到自己的好。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没有熬到苏成辉死心,没熬到他忘记那个女人。却等来了苏成辉原来还有另一个女人的事情。

    苏成辉看着厉千雪眼中的厉色,内心的心虚又一次冒头之余,他只能努力镇定。

    “没有那个女人。你听错了。”

    “我没聋。”厉千雪看着苏成辉,眼中的讽刺明显:“而且你们门没关好。”

    她的声音极力镇定,却已经可以隐隐听出其中蕴含着的怒意。苏成辉低下头,没有跟厉千雪直接对上。

    “没有其它的女人。你真的听错了。”

    这是苏成辉第一次用这样低的声音跟厉千雪说话,他的声音满是无奈。厉千雪却只出了心虚跟掩饰。

    她向前一步,站到了苏成辉面前,身体几乎跟他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离。

    她就这样盯着他的眼睛:“苏成辉。苏青桑的妈是谁?不是向采萍是谁?”

    “没有谁。”

    “没有谁?你无性繁殖啊?你凭空变出一个孩子来?”

    厉千雪对苏成辉失望透顶,二十多年,她爱得无力,爱得疲惫,现在,却是绝望跟失望。

    真正的失望。

    “我说了。没有别的女人。”

    厉千雪紧紧的盯着苏成辉的脸,她闭了闭眼睛,再问了一遍:“苏青桑的妈是谁?你说。”

    霍靳尧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眼前这个情况。

    厉千雪跟苏成辉这个局面,他身为人家的女婿,明显是不适合再呆下去了。

    他看了苏成辉一眼,再看看厉千雪。两个人现在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气氛却是剑拔弩张。

    他连跟苏成辉打招呼都没有,直接就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书房。

    下了楼,苏青桑还在等他给息一个答案。霍靳尧看着她,对着她几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苏青桑会意,两个人跟厉老爷子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苏昱昕看着刚才霍靳尧的脸色,直觉告诉他,有事发生。

    书房里,厉千雪还在质问苏成辉。可是苏成辉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更不会告诉厉千雪答案。

    “我说了,没有别的女人。你听错了。”

    厉千雪不想再问了,她的手一抬,几乎甩手就是一记耳光。

    苏成辉的脸被她打得偏了过去,他看着厉千雪,嘴唇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厉千雪突然就笑了,她看着苏成辉,一边笑着一边重重的点头:“苏成辉。我们离婚吧。”

    这是厉千雪第二次提到离婚这个词,苏成辉愣了一下,本能的拒绝:“我不同意。”

    “无所谓你同意不同意。”厉千雪收敛了笑,她的声音满是疲惫:“现在是我,我决定了要跟你离婚。苏成辉,你听好了。我要跟你离婚。”

    “我不同意。”苏成辉的声音终于正常了一些,他看着厉千雪,脸上的神情坚决:“你不要想了。我是不可能跟你离婚的。”

    “苏成辉。”厉千雪咬牙,看着苏成辉:“做人不要太无耻。你凭什么以为,在你一再背叛我之后,我还能跟你毫无芥蒂的在一起?”

    “我没有背叛你。”苏成辉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厉千雪都不会相信,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

    “你没背叛我?那苏青桑哪来的?你不光背叛了我,你还背叛了向采萍。苏成辉。我一直以为你爱着向采萍。二十多年了,你装出一副深情的模样,折磨我,无视我。我还真以为你有多高洁。有多君子。原来呢?”

    原来不过是一个渣男,而她却为了一个渣男,耗掉了自己半生的时光。

    “苏成辉,我再说一次。我要离婚。我现在就去跟我爸说。”

    厉千雪转身就要离开,苏成辉一把提住了她的手臂。

    厉千雪没有防备,身体被苏成辉圈住。他看着厉千雪脸上的坚决,心里莫名有些惊慌。

    为了掩饰那要的情绪,苏成辉想也不想的开口:“厉千雪,我不会跟你离婚的。凭什么当年你想结婚就结婚,现在想跟我离婚就离婚?做梦。”

    “你——”

    “更何况,你确定你现在要离婚?”苏成辉看着她的脸,有些口不择言:“这些年,厉氏都是谁在管?你说。更有,你爸身体可不怎么好。医生都说了不能让他受刺激。你确定你要告诉你爸?”

    “苏成辉,你卑鄙。”厉千雪气坏了。她几乎又想要甩苏成辉耳光。

    “对,我是卑鄙。我也知道我卑鄙。可是这个卑鄙的男人,难道不是你自己要的?难道不是你爱的?承认吧厉千雪。先招惹我的人。是你。”

    将她的手制住,苏成辉又是男人,她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再度得手?

    “所以呢?我就要花一生的时间,为我当年逼你结婚的事赎罪是吗?”厉千雪的声音已经失控了。她不敢相信的瞪着苏成辉,原来这个男人竟然是这样想的吗?

    苏成辉想说自己没有那个意思,可是他想到了苏青桑,又想到了苏沛真。

    他无法辩驳,最后他的声音反而低了下去:“厉千雪,你还可以再闹大声一点,看看会不会心动你爸,还有昱昕。”

    苏成辉很清楚厉千雪的底线在哪,厉千雪用力的推了他一把,退后一步。

    “苏成辉,我当初真的瞎了眼。”

    扔下这句话,她没有再说下去了,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她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他一个。

    苏成辉在她走了之后,像是被人抽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无力的后退了几步,靠在书桌上。

    他的后背沁出了一层的冷汗。他没有去管厉千雪的怒气。

    他只知道,苏沛真跟苏青桑的秘密,暂时保住了。

    只是这个秘密还能保住多久,他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了。

    坐在车上的苏青桑,看着霍靳尧。他把刚才在书房里的对话跟苏青桑说了一遍。

    苏青桑拧起了眉心,她想着苏成辉的话。

    “他说没那个女人?他倒真懂得为自己的渣行为掩饰。”

    就算是苏成辉是她的生父,苏青桑现在对他也生出了几分怨气来了。哪有这样的人?敢做不敢认。

    霍靳尧不说话,他想着从向采萍出现之后的一切。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苏青桑还在猜测自己生母的身份,见到霍靳尧不说话,她也停下不说了。

    大过年的,心情有些低落。为了苏成辉的隐瞒,还有苏成辉的渣。

    “霍靳尧,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猜错了?有没有可能我妈其实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有可能是一个身份地位不怎么样的普通人?”

    霍靳尧的思路被她打断,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怎么说?”

    “比如说,一个技女或者是——”苏青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我想了一下,怎么都不觉得我爸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还能跟第三个女人发生关系。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同时要就会阿姨跟我妈,所以在外面的时候不小心生了意外。”

    所谓的意外其实就是一|夜|情一类的。苏青桑不愿意这样去想自己的父亲,可是眼前这个情况,这倒是最有可能的。

    “然后我妈生的孩子刚好就发生意外。我爸就把我偷龙转凤带回苏家?”

    前面刚好是红灯,苏青桑说完这个可能,转过脸去看霍靳尧,期待他的认同。

    霍靳尧的眉心微微拧起,他还在想自从苏青桑跟向采萍相认之的这一系列事情。

    他总觉得苏青桑的身世没有她以为的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还有其它的内幕。

    表面上看苏青桑的身世没有问题,但是很多细节经不起推敲。

    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一时相不到哪里怪怪的。直到苏青桑偷龙转凤落入他的耳中。

    那四个字似乎像是一道闪电一样,把他想不通的地方,所有的症结点都给划开了。

    他突然转过脸看着苏青桑,目光灼灼,紧紧的盯着苏青桑的脸。

    他想起了苏沛真,既不像苏成辉,也不像是厉千雪。可是苏昱昕却跟苏成辉很像。

    再看苏青桑,若是认真细看,苏青桑跟苏昱昕站在一起更像两姐弟。他们都完美的继承了苏成辉五官的优点。

    尤其是苏青桑,她若是完全女版的苏成辉,五官最多清丽。可是苏青桑的眉眼像苏成辉,但是脸型却——

    厉千雪。

    “霍靳尧?你怎么了?”前面已经是绿灯了,后面的喇叭响个不停。苏青桑有些担心的看他。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错了?不是就不是吧。反正现在这样也很好。”

    “不。你没说错。但是我们猜错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