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青桑的妈在哪里
    事实上这两天家里的气压有些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沛真不在国内的原因。

    厉千雪脸色一直很难看。难看到根本不像是在过年,反而像是谁欠了她钱一样。

    她的异常连厉老爷子都看出来了,只是厉千雪不说,那厉老爷子也不好多说。

    年轻人自己有自己的事情,他们当父母的,也不好过多的干涉。

    为了厉千雪,厉老爷子也操了很久的心了。他年纪大了,是真的不愿意再操心儿女的事情。

    厉千雪一早起来就有些头疼,她躲在房间里不愿意出去。早上来了两家拜年的。对方地位不如苏家,也不用她怎么招待。

    送走了人,她就着睡着回笼觉。只是看到苏成辉时,她脸上涌现出几分厌烦。

    她现在看到苏成辉就烦。不,不是烦。是心冷。心冷到不愿意再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了。

    苏成辉刚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厉千雪时愣了一下,最近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僵。

    自从初一那天让厉千雪撞到他在医院出现后,厉千雪再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明明是过年,正是热闹的时候,两个人在家里竟然一句话也没有。

    哪怕家里来了客人,厉千雪对着客人还能有个笑脸,但是对着他却马上又是冷眼相对。

    晚上两个人本来也是各占一边睡觉。但是这两天厉千雪却是单独拿了床被子出来,睡在床的另一边。

    就好像现在,她回房间休息,看到他的目光盯着床的方向时,她转开脚步,往另一个方向去。

    房间有一张意大利手工订制的贵妃椅。厉千雪从衣柜里拿了个毛毯往上面一躺,打算再眯了会。

    只是还没睡着,就听到了院外的汽车声。她有些烦燥,过年就是这样,来拜年的人特别多,没个安静的时候。

    以往应付这些人跟事,她并不觉得累,然后没过多久,苏昱昕上来了。

    “妈?爸?”苏昱昕看着房间里气氛各异的父母,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家庭和睦,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恩爱。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苏昱昕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是他的奢望。

    “姐姐姐夫来了。”

    苏沛真人不在国内,这姐姐姐夫自然是指的苏青桑跟霍靳尧了。

    厉千雪早在苏昱昕进门时就起来了,听到这个称呼。她看了苏成辉一眼,发现他坐着不动的时候嘲讽的勾了勾唇角。

    “怎么?你最宝贵的女儿来给你拜年,你不打算下楼赶紧去招待招待吗?”

    苏成辉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厉千雪看了苏昱昕一眼:“我头疼。想再睡一会。”

    说完这句,她又躺下了。苏昱昕有些无奈,忍不住就看了苏成辉一眼。

    苏成辉这个时候哪怕再怎么不想见到苏青桑,也不得不下楼。

    楼下霍靳尧跟厉老爷子在棋盘上的战局正酣,苏青桑正坐在旁边看着,他不太懂棋,却能看出棋盘胶着。

    不过看厉老爷子拧眉细思,而霍靳尧则状若无意,感觉霍靳尧好像更轻松一样。

    待她又一次看到苏成辉时,苏青桑的心情很复杂。

    在她心里苏成辉明显是个渣男,可偏偏这样一个渣男是她的父亲。

    “爸。”

    “爸。”霍靳尧也停下了手中的棋局,起身给苏成辉拜年。

    苏成辉淡淡的点头,面上看不出有多热情。苏青桑对于他的态度丝毫不奇怪。

    若是苏成辉哪天对她热情周到,那才真的是一件怪事。

    霍靳尧重新回去跟厉老爷子下棋,几个回合之后厉老爷子投子认负。

    “长江后浪推前浪,真的是后生可畏啊。”

    厉老爷子满脸赞叹,对于霍靳尧这个年轻人,他是真的很欣赏。

    “老爷子过奖了。”霍靳尧淡淡一笑:“说起来我爷爷爱下棋,我不过是跟他下得多而已。”

    霍靳尧跟厉老爷子在下棋,苏昱昕则跟苏青桑在聊天。

    苏成辉反而成为了多余的那一个。而他似乎也不在意,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神。

    快吃中饭的时候厉千雪下来了。她睡了一觉,脸色已经好一些了。

    霍靳尧跟苏青桑站起来跟给她拜年。厉千雪反应十分冷淡的接受了。

    苏青桑早就习惯了厉千雪的这种态度,也不伤心。

    苏昱昕看着苏青桑,眼神有些抱歉。苏青桑对着他笑笑,不以为意。

    厉千雪察觉到儿子的目光,脸色越发的不好看。

    丈夫站在苏青桑那边,现在连儿子也站在苏青桑那一边去了。

    她觉得心头有一股气梗在那里。上不上,下不下的。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让她等不到其它人吃完饭就先告辞了。

    对于女儿最近越来越反常的行为,厉老爷子除了无奈,也还是无奈了。

    幸好霍靳尧跟苏青桑都不在意这件事情,毕竟不是自己在意的人,什么态度就无所谓了。

    吃过饭,苏青桑本来是要告辞了。可是看到苏成辉,她还是忍不住想去问一下,自己的生母是谁。

    霍靳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他握了握她的手:“我去。”

    苏青桑咬着唇,很是诧异的看霍靳尧:“霍靳尧?”

    “放心吧。我有数的。”

    说完这句话,霍靳尧让苏青桑陪着厉老爷子跟苏昱昕聊天,他借口谈公事叫苏成辉进了书房。

    苏成辉不明白有什么公事是要在这样大过年的日子里谈的,不过之前霍靳尧去了一趟荣城,也许又有什么新的项目或者是其它。

    两个人进了书房,佣人送上两杯茶之后就退了下去。

    苏成辉看着霍靳尧,等他主动开口。

    霍靳尧却端起眼前的茶喝了一口,然后啧了一声:“这不是雨前龙井?就这样泡可有点浪费了。”

    苏成辉不说话,茶叶是厉老爷子喜欢喝的,所以他找人弄了些。

    至于怎么样泡,他其实并不怎么爱茶,平时也不大讲究。倒是厉老爷子有空的时候,会自己泡茶煮茶。

    “你刚才说公事——”

    “没有公事。”霍靳尧看着苏成辉,他大概看出来了,最近苏成辉的这个状态不太对:“事实上是有点私事要跟你说。”

    “什么?”苏成辉的眉心先拧了起来,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你想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