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你为什么不跟她离婚
    怎么就是胡说八道了?苏青桑对这个指控,有些无语。

    “事实如此。”苏青桑可不觉得自己说错了:“我妈是真的不想看到你。所以你请吧。”

    大年初一,苏成辉的事情也很多。他呆会还要回苏家,这也是抽了时间过来看看向采萍。

    可是没想到苏青桑态度这么坚决,连见都不让他见向采萍:“青桑,你没有权利替你妈做决定。”

    “我怎么没有?我清楚得很,我妈不想到你。”

    “你明知道,你根本就不是——”

    “对。我不是。”苏青桑打断他的话:“那是谁害的?爸,你确定你要在大年初一,在我妈的病房门口这样的地方跟我吵这样的问题?你确定?”

    苏成辉不说话了,他看了眼病房的方向。

    “爸。”苏青桑看着苏成辉,突然开口:“我一直不太明白一件事情。你能给我解惑吗?”

    苏成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既然那么不爱阿姨。为什么你不跟她离婚呢?”苏青桑挑眉,跟苏成辉相似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解。

    如果真的那么不喜欢厉千雪,真的那么对向采萍念念不忘。为什么不离婚?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苏成辉的脸色一变。

    “我觉得是胡说。如果你真的那么痛苦,那么难受。你大可以跟阿姨离婚,跟她分开。以你的能力,就算没有厉家,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出一番成绩来。”

    “如果你今天是单身,是没有结婚的身份。我绝对不会阻止你去见我妈。但爸你不是。你已婚,你有妻子,有家庭。你却还跑来这里找我妈,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做法太过分了吗?”

    苏青桑本来想说太无耻了。但是站着的这个人,终究是她的父亲,她说不出口。

    “你,你懂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苏成辉当然相信自己的能力,他当然也相信就算是没有厉家,以他的能耐也能闯出一番成绩来。

    “是。我是不懂。可能我太年轻了吧。”苏青桑在心里叹了口气:“我只知道。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接受霍靳尧在跟我保持婚姻的情况下,还惦记着另一个人。”

    “我没有。”苏成辉的话说出来苏青桑根本不信,但是他还要说:“我,我只是想知道你妈过得好,我只是——”

    自从出了苏沛真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很愧疚,也很自责。要说后悔也是有的,但是那样的情绪却被他生生压了下来。

    “我妈过得很好,你可不用来了。”苏青桑说到这里,深深的吁了口气:“爸,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就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女儿,我也一样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你放心好了。”

    说完这句,苏青桑转身就回了病房去看向采萍了。

    苏成辉看着苏青桑的背影,脚步坚定,步伐稳健。她刚才说话的时候语气淡然而坚决,他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女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自己就那样长大了。苏成辉看着苏青桑远去的背影,突然就涌上一股比以向采萍还要浓烈的愧疚之情。

    苏成辉转过身,脚步慢了下来。看了眼外面,新年第一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在身上晒得人暖暖的。

    苏成辉感觉不到温暖,他脸上流露出一股茫然之色。直到走出医院,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厉千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她远远的站在医院入口的地方,就那样冷冷的盯着他看。

    苏成辉突然就有一股心虚涌上心头,他站在那不动。

    两个人,一个在医院大楼门口,一个在医院围墙门口。隔着医院的草坪,就这样四目相对。

    他看到厉千雪嘲讽的勾起了唇角,看向他的目光冰冷而犀利,却又透着失望与了然。

    他以为厉千雪会冲过来,会质问他,会过来骂他。结果都没有,她只是那样看了他一眼,接着就转身上车,绝尘而去。

    苏成辉抬了抬脚步,最后却是又停了下来。新年的阳光,突然就变得有些刺眼了起来。

    苏青桑第二天跟几个医生约好去了几个院领导家里拜年,然后又去了一趟施梦绾家。

    至于苏家,她打算初三再去。初三霍靳尧会回来,就不知道霍靳尧几点才能到。要是他下午才回来,那她就要自己一个人去苏家了。

    当苏青桑看到出现在病房的霍靳尧时,还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回来了?”

    “恩。”霍靳尧笑着点了点头:“怎么?不高兴?”

    苏青桑摇头,突然就上前两步,一把抱住了霍靳尧:“坏死了,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才到。”

    “想你了,就提前回来了。”

    那些应酬实在没意思得很。尤其是今年霍阳远来了。上门拜年的不知道多少。

    他不耐烦这些,一早飞去姑婆家拜年之后,吃了午饭,就直接订了机票飞林市过来了。

    他抱着她,抱得有些紧。两个人分开也有十几天了。他是真的想她了。

    苏青桑也是,闻着他身上自己熟悉的味道,莫名就有一股相落泪的冲动。

    眼睛泛红,鼻尖泛酸。明明以往的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也没有关系,今年却因为有霍靳尧,让她觉得特别的想他,想让他陪在自己身边。

    “我也想你。”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将那些激动的情绪压下去。将脸在霍靳尧怀里蹭了蹭。

    霍靳尧抱起了她,低下头亲吻她的发心。苏青桑本来还在腻歪的,却在听到旁边的笑声时瞬间回过神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病房。病房里不光有向采萍,还有小于也在。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快速的从霍靳尧怀里退开,脸上带着几分漂亮的绯红色。

    瞪了霍靳尧一眼,她的目光看是凶狠,其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霍靳尧更是将她重新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妈。”带着苏青桑往床边一站:“新年好。”

    “好好。”向采萍看到女婿是真的高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霍靳尧转身去拎地上他刚才因为看到苏青桑才放下的礼物。

    “给你带了些东西,这些你以后都用得上。”

    苏青桑看着那一堆的礼盒,还有包装。对于霍靳尧的用心有些感动。他明知道向采萍不是她的亲妈,还能做到这样,真的很难得了。

    “你这个孩子。你看你,人回来就好,还给我买什么东西啊。”

    向采萍有些嗔怪的开口。她早年自己也存了些钱。真的不希望女儿跟女婿在她身上花费太多。

    “妈,你就收着吧。这些可都是好东西,都是内供,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

    霍靳尧一脸不以为意:“我都问过了医生的。这些对你身体恢复有好处。”

    向采萍知道这个女婿有能耐,也知道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的用心她很感动。

    没有再推辞,让苏青桑把东西都放好。心里却决定了等她出院了一定要快点恢复健康,可不能成为霍靳尧跟苏青桑的拖累。

    有了霍靳尧,向采萍的精神了很多,拉着霍靳尧说了好半天的话。

    霍靳尧也不会不耐烦,相当有耐心的陪着向采萍,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那半天。

    最后还是小于给向采萍使眼色,她才想起来。这女儿女婿都十几天没见了。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管我这个老太婆了。”向采萍故作嫌弃的说:“都回去吧。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小两口十几天没见了。想腻歪就去腻歪吧。”

    “妈。”苏青桑脸都红了:“说什么呢?”

    “我说错了?”

    “妈。我今天陪你。”

    “我可不要你陪。我有小于呢。你赶紧走。”向采萍摆了摆手:“吵得我头疼。”

    “行。”霍靳尧倒是一点也不知道客气,大刺刺的搂着苏青桑的腰:“那我先带青桑回去了。”

    “去吧。路上小心。”

    苏青桑忍不住就伸手去捏霍靳尧的手臂。可惜的是他手臂太结实,她捏不动。

    一回到家,霍靳尧就将苏青桑搂进了怀里,再一转身,直接将她压在了门板上,低下头就是一记深吻。

    没想到他这么心急的苏青桑忍不住就抬手去推他。双手却被霍靳尧轻易的反制在身后。

    他抱着她,径直走向了房间。两个人的唇没有须臾分离。

    眼看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离,苏青桑有些急了:“还,还没洗澡。”

    “呆会再洗。”霍靳尧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将她轻易的压倒在床上,手一伸就将她的脚抓到了自己的手上。

    “你干嘛?”苏青桑被他吓到,他背对着她,她一时都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却突然感觉到了脚上一凉。好像有什么金属扣在脚上。

    霍靳尧退开,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将她的脚抬起来让她看到:“好看吗?”

    那是一条很细,却很纤巧的脚链。白金的材质,上面是一片片的小叶子。

    叶子的形状很精致,然后链子中间有一个小铃铛,苏青桑几乎是脚一动,就能听到那个铃铛响。

    “你——”

    “新年礼物。”霍靳尧的手轻轻的拨过脚链上的那个小铃铛:“喜欢吗?”

    苏青桑的脚很白,脚链衬得她的脚踝更加的漂亮,秀气。

    “我们当医生不让戴首饰。”苏青桑干巴巴的说了这一句。霍靳尧却顺势将她的脚一拉,轻易的压在她的身上。

    他的脚缠上了她的:“没关系,我们只在家里戴。”

    说话的时候,他将脸贴近了她的耳边,压低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有磁性:“只在床上戴。”

    苏青桑这会只觉得从脚踝一直到头顶都在发热,她半咬着唇,有些气恼的看着他:“你,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想你啊。”霍靳尧说话的时候捏了捏她的下颌:“难道还能想别人?”

    “谁,谁知道啊?”

    满脑子不正经的思想,她想到这里,轻轻的将他一推:“下去。”

    霍靳尧果然就下去了,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刚才好像没有那么用力吧?

    可是霍靳尧很快就回来了。他手上拿着她在日本买的,另一套内|衣。

    “我的新年礼物,已经送给你了。现在,轮到你把新年礼物送给我了。”

    “我不要。”送一次就够了,还要来两次?

    苏青桑想躲,可是哪里躲得过霍靳尧?

    很快,被打扮成兔女郎的苏青桑,就被霍靳尧成功的掳获在了怀里。

    这一个晚上,苏青桑除了自己的声音,跟霍靳尧的声音,就听到了脚踝上那脚链的声音。

    一直响,一直响,一直响

    年初三,天气不若前两天一样是大晴天,有些阴沉。

    苏青桑早上起来时,想到自己昨天跟霍靳尧那一番胡天胡地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霍靳尧,这些天是忍太久了是吧?

    下手那么重,一点也不——

    拍了拍脸,苏青桑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今天可是还有任务的。

    起床跟霍靳尧说了下今天要去苏家拜年的事情。

    霍靳尧倒也没反对:“好啊。反正礼物什么我都准备好了,我们直接过去就行。”

    苏青桑点了点头,对于要去苏家她的热情实在是不怎么高。

    霍靳尧见状,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将她的头发揉乱。

    “真那么不想去,就不要去,没有关系的。”

    “哪能不去呢?”苏青桑眨了眨眼睛:“没事,我们拜个年,马上就回来了。”

    霍靳尧既然说他准备好了礼物,苏青桑自然是相信他的。

    去了苏家,厉老爷子已经起床了,跟着苏昱昕在下棋。苏成辉跟厉千雪还没有起来。

    见到霍靳尧,厉老爷子还是有些感慨的。这个优秀的年轻人,可以说是自家人,娶的却不是苏沛真,反而娶了苏青桑。

    要说心里不遗憾,那是假的。但是万物皆有缘法,强求不来。

    “老爷子,新年好。”

    苏青桑跟霍靳尧一起向厉老爷子拜年,又跟苏昱昕互相拜年。

    “新年好。”厉老爷子看着霍靳尧:“你来了正好,过来陪我下棋。”

    “昱昕,你上楼去把你爸爸叫下来。”

    “好。”苏昱昕看了苏青桑跟霍靳尧一眼,转身上楼去叫苏成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