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苏青桑希望能得到那个答案。并不是因为她不喜欢向采萍,也不是因为她想去认那个亲生的妈或者是怎么样。

    她只是在看到向采萍之后,突然想到了一点。

    如果这二十几年向采萍的日子是孤独寂寞,那她那个亲生的母亲,是不是过得比向采萍还要孤独寂寞?

    向采萍当年卖掉了房子去北方做生意,算是有手腕有魄力。可是都一样思女成狂。

    那那个女人呢?那个把她生下来的女人呢?

    她会不会也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过得很不好?生活得很不幸?

    苏青桑不愿意这样想,但是克制不住。

    她前面二十几年知道母爱无望,并不渴求这个。但是最近这几个月,她看着向采萍,生出这些个念头。

    她想,不管她最终会不会认那个女人。她都想为她尽一点心,算是感谢她将自己生下来,带到这个世界上。

    至于其它,就让她找到人再说吧。

    “老婆?”

    霍靳尧的声音响在另一边,苏青桑回过神,对着夜空中的烟花笑了笑:“霍靳尧。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

    “当然。”霍靳尧点头:“哪怕是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能给你摘一个下来。”

    “又来哄我。”苏青桑才不接这个梗:“是。我说我要天上的星星,回头你送块陨石给我。”

    “你不喜欢?”霍靳尧的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些遗憾:“你可不要小看陨石。很多陨石都是有研究价值的。比钻石还贵呢。”

    又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是是。比钻石还贵,回头你也别送钻石给我了,直接买几块陨石,摆上一房间。要不你干脆开个陨石博物馆,直接就展览。这个主意好吧?”

    “老婆你真了解我。”霍靳尧将身体随意的靠在了墙壁上,看着同样的夜空眸光微闪:“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开个博物馆。展览一些别人没见过的东西。”

    隔着电话,霍靳尧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落寞和怀念。那个曾经心心念念想开个博物馆的小男孩,后来怎么就不见了呢?

    苏青桑听着他胡说八道那是一个字也不信,都要没脾气了:“真伟大的梦想,那后来怎么就没当上呢?”

    “开博物馆光花钱不赚钱啊。我这不是要先赚钱养老婆么?”

    “霍靳尧。”苏青桑可算是逮着一个漏洞了:“你想着赚钱养老婆的时候,我还不是你的老婆吧?”

    “对啊。虽然你不是我老婆,不过那个时候我就有先见之明。知道要先存好老婆本啊。你看你老公我多聪明。”

    苏青桑都要被他逗乐了:“霍靳尧,我说那春晚没邀请你,真是可惜了。你这一嘴贫的,不去说相声还真可惜了。”

    “那是啊。他们没眼光呗。要不下次我说给你听?”

    霍靳尧顺着杆子往上爬,苏青桑这下真乐了。

    “好啊。以后你就多学着点,我回家了的时候你就给我说相声。”

    “行。就这么说定了。”

    “行啦。”苏青桑都败给他了:“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好。那你休息去吧,别太累,有事就叫小于跟小宁她们。”霍靳尧本来要挂电话了,又突然开口叫了她一声:“老婆。”

    “恩?”

    “我原来订了明天的机票想过来陪你的。不过我叔公来了。后来我姑婆也会过来。我可能要初三以后才能来林市了。”

    “没事。你忙自己的事吧。”苏青桑在这一点上是非常体谅霍靳尧的:“代我向叔公跟姑婆问好。下次我一定回去。”

    “知道。我叔公还行。他比较好说话,而且以后退休了,几乎都在荣城了。不过我姑婆不常来。等你回来我们应该是要特意去看一趟姑婆。”

    霍靳尧的姑婆霍阳秀,是个司令,目前在某军区任职。她长年随丈夫住在部队大院里,平时很少来荣城。

    “好。”苏青桑没有回避,嫁给了霍靳尧,就表示要接受他那一大家子的亲戚关系。她虽然不习惯面对家里的亲戚,但是会努力跟他们相处好的。

    “我姑婆人不错,你见到就知道了。”

    “相信你。”苏青桑说到这里,也想到一件事情:“对了,有件事情,我想问你。”

    “什么?”

    苏青桑的唇抿了抿,想到某件事情:“往年,每年初一,我虽然不喜欢但是也会去苏家给厉老爷子还有给我爸拜年。”

    自从她上大学搬出来以后,如果在外面,她过年还是会回苏家去的。

    前年跟去年她都帮着同事值班。今年她初一依然要值班,但是她有点小纠结。

    “霍靳尧,我今年其实不想去苏家。”

    她并没有生苏成辉的气,但是她也不想见到苏成辉。

    “不想去就不要去。”霍靳尧说得相当随意:“这两天你就在医院里陪着妈就好。你要去苏家,等我回来再跟你一起去。”

    “好。”苏青桑不反对,有霍靳尧在,她想,她会要冷静跟淡定得多。

    “老婆。你听我说。有我在,以后你不想做的事情就不要做。不想见的人就不要见。没事的。”

    这话说得真的够任性的。可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哪里就能真的这么随心所欲?

    不说其它,苏家对她怎么说也还有养育之恩。不管苏成辉是基于什么原因告诉厉家人她是向采萍的女儿,他养大了她也是事实。

    现在她就希望苏成辉有一天会告诉她答案,告诉她她的生母是谁。

    “真的。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难道你不相信我?”

    “恩。我相信你。”

    事实上跟着霍靳尧这大半年的时间,她还真的没受过什么委屈。

    苏青桑跟霍靳尧这一通电话聊下来,已经快到凌晨一点了。

    那些放烟花的都散了,四周很安静,苏青桑悄悄的回了病房。

    早上,向采萍醒得比苏青桑要早。苏青桑起来的时候她已经醒了。

    “早。”苏青桑快速的起身:“新年好。妈。”

    “新年好。新年好。”向采萍看着苏青桑,对着她招了招手:“来。这个给你。”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红包:“新年快乐。”

    “妈,你这是干嘛?”

    “压岁钱。昨天就应该给你,说起话来都忘记了。”向采萍说到这个,脸上还有些自责。

    “谢谢妈。我都这么大了,哪还需要这个?”不过苏青桑却是很感动。她在苏家长大,压岁钱自然也有。

    可是那样每年公式化的转账,又怎么能跟这样的红包相比呢?

    “别跟我客气。”向采萍笑了笑:“以前的没给你,以后妈再慢慢补上。等以后我有了外孙,我年年都给他发压岁钱。”

    “那敢情好,你好好保重身体。我先替他谢谢你。”

    “你啊。”

    吃过早饭,第一个来看向采萍的人是左弘琛。他是医生,没那么多讲究。

    第二个来的是施梦绾。苏青桑没想到她这么早就来了。

    “你这个孩子。大过年干嘛跑医院啊?”向采萍有些嗔怪的开口:“可以过几天再来啊。”

    “阿姨没事,我不信那个。”施梦绾说话的时候,将手中带着的礼物放下:“我跟青桑关系好着呢。才不忌讳这个。”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有人来看向采萍,病房里热闹了很多。几个跟苏青桑相熟同样也安排了值班的医生都过来看过向采萍。

    这样一来,过年的气氛倒是有了。

    苏青桑要值班,并不能时时呆在病房里,有人陪着向采萍她也挺开心的。

    快到吃饭的时候,苏青桑把手中的工作交接完,匆匆的往病房的方向走。哪里知道又看到了苏成辉。

    他站在病房外面,明显是想进去,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停在那里。

    “爸。”苏青桑再怎么在心里腹诽苏成辉,面上也是看不出分毫:“新年好。”

    “新年好。”苏成辉说这句有些不自然,他清了清嗓子,看了眼病房的方向:“你妈她——”

    “我妈恢复很好,等过完年,让医生再给她检查一下。就可以准备出院了。”

    这段时间苏青桑跟护工的精心照顾,向采萍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比医生预计的要好。

    出院以后,就只要好好复健就可以了。以后慢慢恢复正常,至少可以像平常人一样了。

    “我——”

    苏成辉刚说了一个我字,苏青桑就将他的话给打断了。

    “爸。大过年的,算我求你。你就别进去看我妈了。”

    向采萍绝对不愿意在新的一年,大过年就看到苏成辉。那绝对不是好事。

    苏成辉的脸色有些难看:“青桑,我希望你记住,我是你爸。”

    “我知道你是我爸。”苏青桑点头:“那又怎么样?我妈不会想见你。你也好心一点,高抬贵手,放过我妈,成吗?”

    苏成辉的脸都绿了,他瞪着苏青桑的脸半晌:“我只是想跟她拜个年。”

    “不用了。”苏青桑是真的认为没必要:“我妈不见你,还能过个好年。她看到你,只怕这个年都要过不好了。”

    这话说得。苏成辉脸都绿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