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越来越不满了
    不能怪厉千雪阴谋论苏成辉。而是她自觉已经把他看透了。

    这个男人是没有心的。又或者是有心,但是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在别人身上。

    想到女儿,厉千雪的脸色又沉了下去:“苏成辉,你不要以为你放低姿态,我就会原谅你。在沛真没有回来之前,我都不会理你的。”

    “千雪。”厉老爷子听不下去了:“你还过不过这个年了?”

    厉千雪心里气不过,只是碍于厉老爷子,她最后还是举起了杯子。

    却没有跟苏成辉碰杯,只是举了一下,又喝了一口酒。

    苏成辉见了,心情不见放松,反而更沉重了几分。

    厉千雪这般疼爱苏沛真,若是有一天她知道了苏沛真不是她的女儿——

    明明是过年,应该是很热闹的。苏成辉却突然有一种,冷到心间的感觉。

    苏青桑吃过饭后,把碗收了起来。她带来的菜种类虽然多,但是份量并不算多。

    跟着向采萍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解决了大半。

    将剩下的菜都收拾掉,又把碗洗干净了。然后才坐下来陪着向采萍看春节联欢晚会。

    说起来苏青桑几乎不怎么看过春晚。难得陪着向采萍持一次,倒觉得没有网上他们那些吐糟说的那么难看嘛。

    向采萍看着苏青桑,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青桑,这个春节能陪你一起过,妈真的很高兴。”

    “我也是。”苏青桑看着向采萍:“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我有时候就觉得,我可能是在做梦。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像你这么好的女儿?”

    苏青桑笑着开口::“妈你说什么呢?我人就在这里,你还是觉得你在做梦啊?”

    “是啊。”向采萍想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遭遇,神情有些感慨:“我自认是一个福薄的人。所以我经常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这样的福气,有一个你这么好的女儿?”

    苏青桑的心跳漏了一拍。她反握住了向采萍的手,声音有些不自在:“妈,你再说这个话,我可不高兴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说我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不然怎么会有一个你这么好的妈?”

    “好啦好啦。”向采萍这才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大过年的,讲点高兴的事。”

    “这才对嘛。”苏青桑在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刚好电视里春晚到了小品的部分,向采萍专心看起电视来。

    向采萍有伤在身,又年纪不轻了,看了一会就困得不行,苏青桑打来水,小心的侍候她洗漱了,让她先睡。

    她自己则在向采萍睡着以后,轻手轻脚的将电视关掉,拿着手机出去给霍靳尧打电话。

    电话响了有一阵却没有人接,苏青桑拧起了眉心,轻轻的将手机装回了口袋里。

    正想要回病房继续睡,可是又怕霍靳尧呆会会回电话。纠结了一小会,苏青桑将手机调成了震动,这才回了病房。

    躺在病房里那张小小的陪护床上,她有些睡不着。

    霍靳尧在干嘛呢?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上次他说他家里有好多亲戚要来,是不是因为亲戚太多,他要忙着应付那些亲戚?

    苏青桑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了枕头下手机震动。

    下意识的伸出手,看到屏幕亮起的瞬间苏青桑还没有完全清醒。

    看着还在睡觉的向采萍,她拿起手机披上了外套去了外面走廊上接电话。

    “你是不是睡了?”

    霍靳尧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苏青桑眨了眨眼睛,走廊上的冷风一次,让她瞬间清醒。

    “恩。睡着了。”

    “你刚才打我电话了?”

    “是啊。你在忙什么?”

    “没什么。”

    事实上今年霍家真的是热闹多了。

    今年因为霍靳尧结婚的关系,霍老爷子的弟弟霍阳远也回了荣城过年。至于霍老爷子的妹妹霍阳秀跟着丈夫在任上,要过两天才回来。

    霍阳远本人在省里任职,以往一直都是在哪个地方任职,就在哪个地方过年。毕竟他身份摆在那里,每年一到过年,上门来拜年的不知道多少。

    他以往怕麻烦,倒是很少来荣城。毕竟他一来,霍老爷子也不得安生。少不得要陪着应酬那些人。

    霍阳远官虽然大,但对霍老爷子这个大哥也算是尊敬。

    今年不一样,一方面是霍靳尧作为霍家的长孙结婚了。这可是件喜事。之前他们不在荣城,自然没法过来,现在趁着过年也来看看侄孙媳妇。

    另一方面是霍阳远年纪也到了退休的时候,他在下半年办了退休手续,然后打算回荣城来养老。

    至于他在a省的关系网,他是一点也不担心。

    跟霍明光,霍明亮两兄弟喜欢经商不同。他的大儿子霍明凡已经历练出来了。要不了几年就可以再往上走一走。

    既然年轻人已经上去了,他这把老骨头自然也可以退下来。

    人放松了,也有精神了。想着来了荣城先看看霍靳尧娶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

    哪里知道,霍阳远来了以后才发现,这霍靳尧的媳妇竟然没回来。

    霍阳远还好,在官场上久了,惯会掩饰。

    不过霍明亮的两个儿子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叔公。这是你面子太小,大嫂不愿意回来呢。”

    “可不是嘛?要我说靳尧也太疼老婆了。这结婚第一年还不在婆家过的,放眼整个荣城,估计也是头一份了。”

    霍明美笑得要夸张一些:“你们大过年的,说这些干嘛?要我说,这靳尧结婚的事,都不一定是真的。毕竟爸爸天天想着要抱重孙。现在不是流行什么租个女友回家过年?这女友能租,老婆不也一样能租?”

    ”大嫂,说到这个,我觉得你真的应该管管你家靳尧了。我们这样的家族,连个老婆都要租,这说出去,可真是笑话了。“

    霍靳尧听着这些亲戚你一句我一句,他面无表情,不为所动。这些话却成功的把刘童佳的脸色给说黑了。

    刘童佳恨恨的瞪着霍靳尧,心里对霍靳尧跟苏青桑的不满。上升到了顶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