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你又何必遮遮掩掩
    “没谁。”苏青桑其实也没想过,有一天她跟苏成辉之间的关系会变成这样的:“但是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这很难吗?还是说,生我的那个人,她的身份难以启齿?”

    “你——”

    “难道不是?如果不是因为生我的那个人身份实在是让你难以启齿,你又何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还在这里遮遮掩掩?”

    苏成辉脸色胀得通红,他根本不接苏青桑的话,苏青桑也不求他真的就这么容易给自己答案。

    可是心里还是有疑惑,有不解,有想要答案的冲动。忍不住就往前一步,抬起头看苏成辉。

    “爸,我是一|夜|情的产物吗?”

    “你——”苏成辉被她气到了,手一抬,几乎就想要给苏青桑耳光。

    苏青桑就这么仰着头,定定的看着他。阿迪秦睿手在空中停了几停,最后恨恨的收了回来。

    “哼。”了一声,苏成辉抬起脚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次,苏青桑没有阻止。她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被苏成辉用力甩上的门。

    有些疲惫,有些无力,退后一步,她半倚在办公桌的位置。

    她的疑惑解了一半,却还有一半没有解。苏成辉是她的爸爸,这应该是真的。

    那她的母亲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生下了她?

    苏成辉之前又还跟哪个女人过从甚密?无解。

    他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应该去问谁?苏成辉不告诉她答案的话,她还能找谁来得知答案?

    手机突然响了,她看着上面霍靳尧的名字接了起来。

    霍靳尧在两天前回了荣城。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就算他身为天域集团的总裁,也没有办法太任性。

    荣城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苏青桑也知道他很忙,有几次晚上了,她都还能听到他那边敲击键盘的声音。

    还有不时听得到杨文昌过来跟他汇报工作。

    “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苏青桑看了眼时间:“吃中饭了没有?”

    “吃过了。”霍靳尧把手中一份文件交到了杨文昌手上,用眼神示意他出去:“你没有午睡一会吗?”

    “没有。有点事,睡不着。”

    苏青桑想着刚才苏成辉的反应,心情受到点影响。

    “怎么了?”霍靳尧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不对劲:“发生什么事了?”

    “霍靳尧。”苏青桑清了清嗓子:“我不是孤儿。”

    “你问你爸了?”

    “是。他刚才来看我妈。”苏青桑反苏成辉的话跟他的表现重复了一遍。当然,她没有提苏成辉被她气得差点想打她的事。

    “你是说,你爸承认你是他的女儿,却没告诉你,你的生母是谁?”

    “是。而且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苏青桑有些沮丧:“难道我的生母是个身份很不堪的人吗?”

    不然为什么苏成辉会是这样的态度?

    “不一定。”霍靳尧想的却比苏青桑要多一些:“有没有可能,你生母的身份不但不是不堪,反而惊人呢?”

    “你什么意思?”

    “你想啊。你爸当年能得到厉千雪的青睐,赖着也要让他娶了自己。难保林市不会有其实千金小姐也看上你爸。可是又争不过厉千雪,所以干脆放弃。”

    霍靳尧也就是随口一说,苏青桑听得哭笑不得。

    “得了吧。你可能不知道当年的厉家是一个什么境况。谁胆子这么大,去跟厉千雪抢男人?”

    不要命了吗?

    “不然呢?解释不过去。如果是外面的女人生的,他大可以直接就告诉厉千雪,你是谁生的,是谁的女儿。反正虱子多了不怕痒。这在外面找一个女人也是找,找两个女人也是找。”

    “霍靳尧。你够了啊。”苏青桑听不下去了:“虽然我觉得我爸挺渣的,但怎么被你这么一说我怎么反而觉得你的猜测比我的猜测更不靠谱呢?”

    “怎么就不靠谱了呢?”霍靳尧倒觉得这个完全有可能:“要我说,你就有可能是哪家大家千金生的。不过是不能跟厉家对上,所以你爸讳莫如深,不肯直说。”

    霍靳尧看着眼前的屏幕,这一句就是随口一说。

    不过那个不能跟厉家对上却让他的脑子一闪,有一个非常荒唐的念头闪过,其实有没有可能——

    苏青桑咬着唇,不接霍靳尧的话:“行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呢。”

    霍靳尧去了荣城以后,每天晚上都会跟她通电话,可是这个时间打电话来却还是第一次。

    一想到这事,霍靳尧的思绪就从苏成辉身上收回来了。

    “是有件事。”霍靳尧的声音很轻:“爷爷想让你还是来荣城过年。我已经拒绝了。可是他的意思是,他可以派人专机去接你跟妈。还说如果你不放心。他会请最好的医护人员。”

    “怎么这么突然?是因为有什么必须要去荣城的理由吗?”

    霍靳尧停了一下,想到某些事情:“我可能忘记眼你说了。我爷爷有兄妹三个。我还有一个叔公,一个姑婆。他们平时并不在荣城。”

    “每年过年的时候,我的叔公跟姑婆都会过来。我姑婆跟我叔公知道我结婚了。想见见你。”

    若是其它人,霍靳尧自然可以不在意。但是他的叔公霍阳远,姑婆霍阳秀,都不是一般人不说,辈份又比自己大了两辈,对方说要见见霍家的长孙媳妇也很正常。

    这个要求完全合理,更何况这是苏青桑嫁给自己的第一年。

    “青桑。我爷爷的意思是,他会安排最好的医院。请你放心。一定会让咱妈受到最好的照顾。”

    这个话的意思就是她一定要跟着他去荣城了?

    “霍靳尧。你家的人是不特别多?”

    “你怕了?”

    “也不是怕。就是觉得有点麻烦。”

    上次已经见过了霍靳尧的叔叔跟姑姑,还有他那一群堂弟表弟。当时她以为那已经是全部了。

    可是没想到现在还又要来一个叔公,再来一个姑婆,再加上这叔公姑婆各自的孩子,这得带出多少亲戚来?

    苏青桑莫名就不想回荣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