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她不是向采萍的女儿
    气息也有点喘,将扣子解开两个,一来就在苏青桑肩膀上拍了一下。

    “你太不够朋友了。”

    “怎么了?”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她还没有从刚才那个认知里回过神来。

    “你啊。真没把我当朋友。”施梦绾捶了她一记:“我们都这么熟了,阿姨出车祸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也不跟我说?”

    苏青桑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抱歉,之前事情太多,我都没注意。”

    “要不是我今天心血来潮想来看你,你是不是还打算瞒着我?”

    施梦绾之前听苏青桑说要去交流学习半个月。她算算时间也应该回来了,谁知道上午打她电话没接。

    下午她刚好在附近,就过来了。哪里知道就听到苏青桑科室的人说她可能去看她妈妈了。

    她一问才知道向采萍出车祸了。

    “走。既然来了,我去看看阿姨。”

    “走吧。”

    这个时间点,向采萍可能已经醒了。

    她的腰椎受伤以后总睡不好,老醒。但是止疼药又不能多吃。所以都是睡睡醒醒。

    “你啊。真没把我当朋友。”

    施梦绾跟在苏青桑身后,脸上还有几分忿忿之色。

    若是以前,苏青桑一定会安慰她,会告诉她自己不是故意的。不过今天她没有心情。

    她的脑子有点乱,带着施梦绾去了向采萍的病房。她神情相当复杂的看着向采萍。

    她已经醒了,看到施梦绾来了神情相当惊喜。

    向采萍跟小宁都没发现她的脸色有异,向采萍忙着跟施梦绾聊天。

    苏青桑看着向采萍,脑子里想的是,她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女儿吗?

    不。她肯定不知道。向采萍送的玉佩她还戴在脖子上,玉质温润,已经跟她的体温变成一样的热度。

    她想到向采萍为了她,跟着苏沛真起了冲突。为了她,甚至甩了苏沛真一记耳光。

    她想起了向采萍给她织的那件毛衣,她回家的第一天就看到了,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当时向采萍一定是等着她回来给她穿的。只是没想到,自己回来了她却已经住进了医院。

    种种迹象表明,向采萍是真的以为她是她的女儿。可是她为什么不是呢?

    血型不会有假,那她是谁?

    “青桑?”

    向采萍的声音唤回了她的神游,她脸上的笑有些僵硬:“妈。”

    这一句妈叫得比以往要僵硬一些,但是没人听得出来。

    “你看你走什么神啊。梦绾问你话呢。”

    “青桑你怎么了?”施梦绾看着苏青桑,似乎是有些疑惑她的走神。

    “没什么,想到下午有一个手术。”

    “我是在问你啊。”好在施梦绾也没有生气:“阿姨这是要住多久啊?要多长时间恢复?医生说没说啊?”

    “住院至少要住一个月。一个月后看恢复的情况。可以不住院,只是来医院做复健。”

    “这么久?”施梦绾瞪大了眼睛:“那不就是变成了过年也在医院吗?”

    “那没办法。确实有点严重。”如果可以谁愿意在医院过年啊?

    “那阿姨到时候我来陪你。”

    “不用了。”向采萍赶紧阻止:“大过年的,来医院不吉利。等过了年再来也一样。阿姨好着呢。”

    “阿姨,你真不要跟我这么客气。青桑的妈妈那就是我的妈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过来陪你的。”

    向采萍很不好意思。不过到底没有再继续客套下去。

    有施梦绾在,向采萍挥手让苏青桑赶紧去上班。

    苏青桑看着向采萍,神情复杂,最后点了点头,跟施梦绾打过招呼之后离开了。

    苏青桑真没有说谎,下午有两个小手术要做,时间都不用太久。也不是什么有难度的手术。

    她在工作的时候尚可以专心,可是停下了手边的事情之后,她却总是不断的想到向采萍跟她的关系。

    她想了很久,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她去了血液科,重新为自己验了一次血型。

    “苏医生,你验血干嘛?单位体检的时候不是验过了?”

    面对血液科同事的询问,苏青桑勾了勾唇角,没有急着回答,对她来说这个问题实在是很难回答。

    “没事,就是想检查一下。”

    对方也没多问。帮着苏青桑检查完了,把结果给她。

    检查血型也不要多久,几分钟就能知道结果。上面的的血型写得清清楚楚。她是ab型血。

    霍靳尧今天一进到医院就敏感的发现苏青桑的情绪有些不太对。

    虽然她在眼向采萍说笑,也一直逗向采萍开心。可是他看得出来,苏青桑的笑意没有到底眼底。

    发生什么事了?霍靳尧想到他得到的消息。

    苏成辉还审送苏沛真去美国了,厉千雪心里愤怒,最后一气之下跑去旅行了,刚好苏昱昕也放假了,她带着儿子一起去了,所以这几天都不在林市。

    也就是说不可能是苏家人来惹了苏青桑,不过也不一定。难道是工作上的事?

    霍靳尧不急着问,他相信等会回到家,苏青桑会跟她说的。

    现在他们晚上都回家住,这是向采萍强烈要求的。说他们白天要上班,要是晚上还休息不好,就不好了。

    小宁留在医院照顾向采萍,她做惯了看护。比向采萍更难侍候的也照顾过不少,所以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果然,霍靳尧的直觉奇准无比。苏青桑一上车就开始沉默了。

    她一句话也不说,目光一直看着前面的马路,路灯照耀下的她神情看起来有几分茫然,有几分纠结,还有一些是他看不清的低落。

    “老婆?”

    “恩?”

    “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她不过是突然发现了一些事情而已。

    霍靳尧微微拧眉,他不喜欢苏青桑此时的语气,相当的不喜欢。

    但是他没有多问,而是将车速稍稍加快了一些。

    车子在苏青桑公寓楼下停下,苏青桑几乎是他车子一停就下了车。霍靳尧看着她的背影,快速的下车。

    “老婆,你没事吧?”

    “我说了我没事。你现在别管我。”

    苏青桑脑子有点乱乱,又有点空,还有一些是茫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