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这不是我的孩子
    心脏跳动的时候,她感觉到每一个细胞,每一升血液,都在为这个名叫霍靳尧的男人而产生起伏。

    她发现她对霍靳尧的喜欢越来越多了。她发现她要爱上霍靳尧了。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人呢?

    不是因为他的长相,不是因为他的家世。而是因为他的好。

    他护着她疼着她,连同她家人的份都一起。他将向采萍三餐都照顾得相当好,每一餐都是问过营养师,问过医生什么适合病人才定的菜色跟补汤。

    还有,向采萍住院其实很无聊,毕竟现在她躺在病床又,又不能做其它的。

    可是霍靳尧只要有时间就会来看她。不光看她,还会努力的让向采萍开心。

    因为有他们在,向采萍住院这几天,一点也没有不自在,反而心情时时都很好。

    而他做这一切,是因为向采萍是她的妈妈。所以他爱屋及乌,连她的母亲都照顾得这样周到。

    更重要的是霍靳尧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只是因为他想这样做,他就这样做了。

    “怎么了?汤不好喝?”霍靳尧看苏青桑端着一碗汤一直不喝,有些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没事。很好喝,就是有点烫。”

    “烫吗?”从朝文院打包过来都这么久了,应该早就不烫了吧?

    “现在不烫了。”苏青桑笑了笑:“吃饭吧。”

    吃过饭,小宁去收拾了。苏青桑跟霍靳尧陪着向采萍说了会话。向采萍就犯困想睡了。

    苏青桑在她睡着之后拉着霍靳尧起身,带着他往外面走。

    “你现在是要回公司?”

    “恩。”霍靳尧点头:“下午有两个会要开。”

    苏青桑也不问了。反正商场上的事情她也不懂。不过:“我看你这几天都没休息好。过两天周末,你要不就在家里睡觉?”

    霍靳尧停下了脚步,凑过去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心疼我了?”

    苏青桑脸有些发热,目光看向别处:“谁心疼你了?我心疼我自己。你天天跑来,我烦着呢。”

    “烦我?也不知道谁看到我来了眼睛都亮了?”

    “那是你看错了。”苏青桑才不要承认呢:“我看到谁来了眼睛都亮。”

    “包括苏成辉吗?”他听说苏成辉来了两次,都被苏青桑挡回去了。没见到向采萍。

    苏青桑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一变:“对,包括他。看到他来我要格外注意,不让他有机会见到我妈。”

    “我发现你现在很讨厌他?”

    “讨厌称不上,就是我妈不想见到他。”

    事实上苏成辉再怎么不好,那也是她的爸爸。她对他还是有基本的尊敬。

    霍靳尧没说话,他看着苏青桑,想到另一件事情:“爷爷给我打电话了。”

    “啊?”霍老爷子?

    “他说,让我带你回荣城过年。”

    霍靳尧看着苏青桑:“他只是这样说,我也告诉了他。我说现在你在林市走不开,只怕是不方便回去过年。”

    苏青桑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霍靳尧,实在不能像他这样淡然:“霍靳尧,爷爷怕是不高兴了吧?”

    “怎么会呢?”霍老爷子最开明不过:“他知道你妈出车祸的事情,让你好好照顾你妈。别的事情都不要想。”

    “恩。”苏青桑跟霍老爷子打过交道,知道那是最和蔼不过的一个老人家:“不过,你爸妈肯定不高兴了吧?”

    “我爸妈你就不用管了。”霍靳尧看着她,到底还是没想要欺骗她:“我父母不高兴,也碍不到我们什么。不理会就行了。不过,我可能过两天就要回荣城去一趟。”

    临近年关,其实他在荣城的事情也很多。要不是因为向采萍出事,他早就飞过去了。

    “要去很久?”苏青桑听他的意思就知道这次回荣城只怕没那么快来林市。

    “事情有点多。真处理完,可能就过年了。到时候肯定是要陪着爷爷的。”

    苏青桑一下子沉默了,两个人刚结婚第一年,结果就不能在一起过年——

    “要不,我问一下医生,你妈妈现在能不能移动?”

    “别问了。”苏青桑自己都是医生:“我妈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这个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坐飞机。就算是飞过去,到了那边又要换医院,重新找医生,还要让她重新适应。虽然这些事情你处理起来不麻烦,但想想还是不要了。”

    霍靳尧看着她有些纠结的小脸,有些失笑:“那就留下。我尽量初一回来。陪你们过年。”

    “别。”苏青桑真不想这样:“其实,去年我被安排到值班,就是在医院里过的年。没关系的。”

    她嘴上说得淡然,霍靳尧却听着有些心疼。又想着过去那些年就算是她不在医院过年,可是在苏家那样的地方,肯定也过不好。

    心里已经决定了,快点把这事给解决了。然后回来陪苏青桑过年。

    “到时候再说吧。”离过年还有十几天时间,或许那个时候向采萍恢复得好,可以出院了呢?

    “恩。”

    送走霍靳尧,苏青桑回病房看了眼向采萍,发现她还在睡。就下楼回自己的科室里去了。

    哪里知道一下楼,就看到了产科病房外面的走廊上聚集了几个人。

    其中一个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瘦瘦高高的,这会正拽着黄洁不放手。

    “干什么?”苏青桑快速的上前几步,站到了黄洁前面,让那个男人松开手:“这是医院,是你们闹事的地方吗?放手。”

    “不放,今天你们不把我的孩子赔给我。我特么还就不放了。”

    赔什么孩子?什么孩子?苏青桑转身看向黄洁,她的手被那个男人拽着,脸都要疼变形了。

    “苏医生,你来得正好,你快跟这个家属解释一下吧。”

    “解释什么?”

    “他是今天上午车祸送来的那个孕妇的丈夫,他刚才看了检验单,非说我们抱了他的孩子。”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说清楚?你们是要说清楚?”男人往前站了一步:“你们说说,我老婆是o型血。我是ab型血。现在你们抱个a型血的孩子说是我的。你们哄谁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