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O型血
    “孕妇大出血,需要o型血。”

    “需要o型血。”

    医生跟助手的说完,

    有护士去拿o型血了。苏青桑这会顾不上其它,在手术台上,一秒的分神都不许有。

    孕妇不光是撞到的时候伤了肚子,胸腔也有损伤。手术室里的气氛非常紧张。

    外科的医生在给孕妇做开胸手术,产科的医生则在给孕妇做剖腹产手术。

    两个手术同时进行,却因为配合的次数很多,所以有条不紊。苏青桑跟陈主任早已经配合多次,分外默契。

    一个多小时后,产妇的剖宫产结束。母女平安。同时胸腔手术也结束了,产妇被推到了加护病房,新生儿则被送去了婴儿观察室。

    苏青桑负责写手术记录,护士黄洁还有些心有余悸:“真危险。刚才那产妇休克的时候,我还以为救不过来了呢。”

    “可不是?”另一个护士成思玉开口:“出了那么多血,输血都输了一千cc。能救过来真的是奇迹。”

    “是啊,这么大的出血量。”

    苏青桑看了两个人一眼:“聊八卦?”

    黄洁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转身就快速的离开了。苏青桑看了眼病历,继续写完剩下的手术记录。

    没过多久,新生儿的体检就送过来了。苏青桑看了一眼,确实都没有问题之后,把所有的记录都备份,并保存好。

    做完这一切,苏青桑就去陪向采萍了。

    “累坏了吧?”向采萍现在腰上的伤还没好,暂时还不能动。不过床已经可以摇起来,然后她可以在护工的帮忙下,半坐着自己吃饭。

    “不累。”苏青桑看着向采萍,将霍靳尧买来的中饭打开。

    这是霍靳尧让杨文昌跑了趟朝文院带过来的,烫已经煲得入了味,特别适合病人。

    小宁非常有眼色,拿过碗跟筷子摆开。

    “你要上班,就不要过来。”向采萍看着女儿照顾自己,总有些不自在。

    “妈,你看你。我上班也要吃饭啊。”

    “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乱说。”苏青桑瞪大了眼睛:“你看我哪里瘦了?这段时间你这吃不下去的补汤可都进了我的肚子,我根本就胖了。”

    “胖点好。”向采萍看着女儿,怎么都觉得女儿太瘦了:“女孩子还是要胖一点好。”

    “才不要。”苏青桑对自己现在的身材还是很满意的:“再胖下去霍靳尧就该不要我了。”

    “我听到了。你可不要冤枉我。你就算是再胖一倍。我也不敢不要你啊。”

    霍靳尧清朗的男声传来,苏青桑腾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你怎么来啦?”

    “刚好约了个客户,对方就在这附近。见完了就过来了。”

    霍靳尧说得随意,事实上是他知道苏青桑今天回去上班,想过来看看。

    “你吃饭了没有?没有就一起吃。”

    “好。”霍靳尧上前,看着眼前的菜色。不但考虑到了向采萍这个生病需要恢复的人的心情,还考虑到了苏青桑的口味。

    “不错,饭是文昌送过来的?”

    本来送饭这种事情是轮不到杨文昌来,不过让别人去,霍靳尧总有点不放心。

    “是啊。”苏青桑点头:“你这个助理不错。”

    霍靳尧看了她一眼:“你要是知道他一年薪水多少钱,你就会觉得他应该不错。”

    “多少?”苏青桑随口问了一句。霍靳尧说了一个数字,苏青桑瞪大了眼睛。

    “这么多?”

    “恩。文昌是全能。”很多事情他都会处理得相当好,他值得这个薪水。

    “这么高的薪水?”苏青桑随口说了一句:“我这个医生当得真没前途,还不如去给你当助理呢。”

    霍靳尧笑了,也不管病房里还有其它人在,揉了揉她的发顶。

    “我怎么舍得你受那个累?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当霍太太就好。”

    “霍先生霍太太感情真好。”小宁看了忍不住插了句。向采萍笑眯眯的:“感情好就好。我可是还等着抱外孙呢。”

    苏青桑一时有些不自在了,她看了眼霍靳尧,生怕他会露陷。

    “一定会的。”霍靳尧若无其事的搂着苏青桑的肩膀:“早晚的事,妈你别急。我跟青桑一定是不生则已,一生就来两个。到时候生一对龙凤胎,让你天天忙都忙不过来。”

    “那敢情好。我可当真了。”向采萍乐了:“你到时候要是没生龙凤胎,你就准备赔我吧。”

    “瞎说什么呢。”苏青桑听不下去了。这生孩子生几个是她能决定的吗:“要是到时候只生一个,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霍靳尧搂着她的腰:“只要是老婆你生的。不要说是一个了。就是你生一个球,我也一定捧在手心里疼。”

    “去你的。你才生个球。”

    苏青桑斥了一句,才发现自己骂他就等于把自己骂进去了,脸一扭,不理这个家伙了。

    向采萍跟小宁笑得肚子都痛了。尤其是向采萍:“我说靳尧啊。我这伤口还没好呢。你们这样逗我,我伤口都要开裂啦。”

    “妈,你没事吧?”苏青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向采萍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笑得有些激动了。”

    苏青桑闻言又瞪了霍靳尧一眼,都怪他不好。霍靳尧一脸无辜,举起双手投降:“都是我的错,行了吧?老婆大人?”

    苏青桑借着盛饭的动作起身,才不理他。

    霍靳尧向前一步,看着向采萍:“母亲大人,你看青桑又生气了。你赶紧给我劝劝。”

    “不劝。”向采萍故意冷着张脸:“你错了就受罚。我才不帮你劝呢。”

    “那母亲大人你说怎么罚吧。”霍靳尧相当随意,向采萍看了眼眼前的饭菜,这绝对不止四个人的量了。

    “那就罚你把全部的饭菜都解决了吧。”

    “喳。”霍靳尧比了一个手势:“遵命。”

    向采萍忍不住就又被他逗笑了。一时病房的气氛和乐得不行。

    苏青桑看着霍靳尧,她觉得心脏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有一种名叫心动的感觉,在这一个时间段里不断的漫延,从心脏那里,漫延到她的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