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你是看着那个女人吧
    “外公。爸。妈。姐。”苏昱昕把外套脱了下来,上前跟几个人打过招呼。

    有佣人上来帮他把外套拿下去挂好。苏昱昕站在茶几前,看着眼前的情况。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厉千雪不说话,厉老爷子也不说话,苏成辉拧着眉心,一句话也不说。

    最后苏昱昕只能看着苏沛真,指望她给自己一个答案。

    “姐?”

    “昱昕,你回来得正好。”苏沛真几乎要哭出来一般:“你看看爸。他竟然说让我去美国。我不要去。”

    去美国?苏昱昕看了苏成辉一眼:“为什么要去美国?”

    苏沛真不说话了,厉千雪瞪了苏成辉一眼。她心里的恨意像是大海那么深,只是现在,她冷着张脸,一脸怒气。

    “爸,我不要去美国。我都已经念完硕士了,我为什么还要去继续读书?”

    厉老爷子一直坐着不开口。

    “去念书?”苏昱昕看了苏沛真一眼:“你还要去读书?”

    “对。爸说的。”苏沛真气得不轻:“他让我去美国再念几年书再回来。我说我不要去。”

    厉老爷子拍了拍苏沛真的手,最后看了眼苏成辉:“你现在是想流放沛真了吗?想放弃她了吗?”

    苏成辉的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爸你说什么呢?我让沛真去念书也不过是想她修身养性罢了。”

    “修身养性?”厉千雪听不下去了:“你到底是让女儿去修身养性还是想流放女儿?你心知肚明。”

    “我没有那个意思。”苏成辉就算是心里有那个意思,也不会说出来:“我现在送走她是为她好。不然等霍靳尧来收拾她吗?”

    “霍靳尧有什么资格收拾她?苏成辉。你不必说得那么高尚。你心上人回来了,你现在只恨不得把一颗心都送给她去,一个女儿又算什么?”

    厉千雪咬牙,心头是真的恨。苏成辉对她不好就算了,这么多年一直冷着她,是她自己选择的。

    可是现在呢?他连她的女儿也容不下了吗?

    枉她以前还看着他觉得他对苏沛真不错,以为他还是有心在这个家的。原来是因为那个女人没有回来。

    现在那个女人回来了,他眼里除了那个向采萍,哪还有他们这些人一分一毫?

    “她害得采——”苏成辉顿了一下:“她害得人家出车祸,你以为霍靳尧会就这样算了?”

    “那是她害的吗?那是罗夫跟宋夫人做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

    “那罗夫人宋夫人要不是想着帮她出气,要不是有她怂恿。她们何必去为难人家一个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厉千雪腾的站了起来:“怎么?她就那么精贵?就不能找她出气?她甩了我女儿一记耳光,你这个当爸爸不知道去为女儿出气,却还在这里欺负女儿,想着把女儿送走?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就算苏沛真的言行有过不妥当,有暗示的成分在。可是罗夫人跟宋夫人是自己上赶着去的,跟苏沛真有什么相干呢?

    苏成辉不想跟厉千雪争论这个:“我只知道她是成年人了,她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付出什么代价?那撞人是她吗?动手是她吗?”

    “她不杀伯仁伯仁因她而死。她怎么就没责任了?”

    苏成辉以前还很喜欢看厉千雪维持苏沛真的模样,可是今天却只觉得有口难言。

    “苏成辉,你不要扯那些没的。你分明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回来了,所以看我们母女几个看哪哪不顺眼。你了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同意你把沛真送走的。”

    “厉千雪,你给我讲点道理。”

    “苏成辉。到底谁不讲道理?”

    “够了。”厉老爷子听了这半天,头都疼了。他将手中的手杖用力一敲,厉千雪跟苏成辉都不说话了。

    厉老爷子先看厉千雪,目光带着不赞同,还有指责:“千雪,你也不小了。不是小姑娘了。脾气也收敛一点。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能说,这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吗?”

    “爸——”厉千雪心中委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还有你。成辉。”厉老爷子看向了苏成辉:“成辉。这么多年了,我自问,我们厉家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爸,我没那个意思。”苏成辉就算是敢跟厉千雪顶撞,对厉老爷子也还是很尊敬的。

    毕竟这么多年,他一直带着自己,手把手的带着他在商界一路拼杀。也是他教了他许多道理。

    他可以不爱厉千雪,但对厉老爷子确实是从心底尊重。

    “我知道,当年我逼着你娶了千雪,你心里也有怨气。可是成辉啊。这时间都二十多年了,昱昕都要十八岁了。你心就有再大的怨气,看在千雪为你生了两个孩子,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毫无抱怨的对你付出的份上,你的怨气也应该消了吧?”

    苏成辉不说话,这话他没法接。

    有些恨,有些怨,真不是短时间之内可以消掉的。

    厉老爷子叹了口气:“我年纪大了。你们的事,我也管不了了。你说你怕霍靳尧找沛真算账,我老头子愿意走一趟,跟他说说情。至于沛真——”

    目光看向了苏沛真,厉老爷子有些无奈:“读书倒不必了。不过去念个短期进修班,还是可以的。”

    “外公——”苏沛真咬着唇,对这个安排其实也相当不满意。

    “就这样决定了吧。你们都散了吧。”厉老爷子摆了摆手:“我说了,我年纪大了,就想看着一家和乐。沛真真要一走几年,我也不舍得。去个几个还是可以的。”

    对上苏沛真还带着不满的目光,他的声音倒是严厉了几分:“你的个性,确实是有问题。太骄纵,太任性。你爸爸让你去外面呆一段时间也好。”

    厉老爷子发话了,那么这事就只能这样决定了。

    苏沛真再不满意,也只能同意这个决定。只是心里到底不服气,腾的站了起来,跺着脚就上楼了。

    走的时候把脚步声踩得特别大声,以示抗议,但是没有人去理会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